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领主成长日志 > 章节目录 第三章 纵横捭阖
    <!--go-->

    凭借对刺客身形的印象,罗兹首先排除了那六位腰挂佩剑身着盔甲的侍卫,随后他将目光转向了那八名仆役。

    虽然只是匆忙间的一瞥,罗兹百分百肯定那刺客十个男的,所以厨娘帮厨两个清洁女仆都将排除嫌疑,而剩下的只有临时管家马夫花匠侍从四人。

    罗兹将目光从四人身上略过,然后根据对刺客体型特征的记忆将目光对准了那位因真正管家随主人返回封地而被任命的临时管家,然后对临时侍卫长吩咐道:“查尔斯,我命令你将马修管家绑起来!”

    “啊……”临时侍卫长查尔斯见罗兹一直看着他们不说话,以为这傻子少爷召集他们真的是梅蜜撺掇的,所以在听到罗兹的命令后一时间竟然手足无措。

    “没听到我的命令吗,我让你将马修管家绑起来!”罗兹面容严肃的再次命令道。

    “是,大少爷!”查尔斯虽然诧异于罗兹的变化,不过出于对主人的服从,还是依照罗兹的命令,从背后取出绳索,将茫然无知的马修绑了起来。

    被绑起来摁着跪在地上后,马修才醒悟到自己的处境,随后突然意识到什么,脸色骤然煞白,不过依然强打起精神对罗兹质问道:“大少爷,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绑我?”

    “呵呵,马修管家,你真的不知道做错了什么了吗?”罗兹直视着马修的眼睛,虽然是在发笑,但笑容中却满是洞察人心的凌厉。

    “我……我真的……真的不知道哪里做错了,还请……还请大少爷明示。”马修虽然被罗兹看的发毛,但依然抱着侥幸心理,强打起精神,结结巴巴的争辩道。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如果自己将事情说出来,我可以饶你不死,但是你如果再敢隐瞒半句,我会让查尔斯将你身上的肉一片一片的割下来,相信以查尔斯的技术,肯定能在你临死前将你剃成一个骨架。”罗兹看马修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于是阴森森的威胁道。

    “可是……大少爷,我真的……”马修心里更过的是对罗兹以前懦弱样子的认识,心中虽然惊恐万分,但依然从心底并不认为罗兹会如同他说的那样对待自己。

    “查尔斯,将马修给我拖出去,按我之前说的一片一片剃成骨架。”为了击溃马修最后的侥幸,罗兹装出一副冷酷无情的姿态,对查尔斯吩咐道。

    “是,大少爷!”查尔斯虽然只是一个公爵府的侍卫,但却是跟随派恩·约翰斯顿一起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骁将,杀人对他来说绝对是稀松平常,所以在听到罗兹的命令后,直接将马修提了起来,准备去外面行刑。

    “啊……不……大少爷,你不能这样对我!”被查尔斯提起后,马修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危险,一边继续申辩,一边挣扎着想要从查尔斯的手中逃脱,然而以他瘦弱的身体怎么是七级剑师查尔斯的对手,任凭他如何挣扎都依然无济于事。

    眼看着就要被带出罗兹的卧室,马修为了活命,不得不放弃最后的侥幸,扭过头,大声的对罗兹说道:“大少爷,我招,我全招,求你饶我一命!”

    “这样不就对了,非得麻烦这一遭。查尔斯,把他提回来吧!”罗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便命令查尔斯又将马修提了回来,随后他对惊恐未定的马修说道:“马修管家,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你最好想清楚了再回答!”

    “是是,大少爷,我都想清楚了,我招,我全招!”已经被吓破胆的马修赶紧保证道。

    “说吧,我为什么要绑你?”罗兹再一次问道。

    “都是夫人安排的,我本来是不敢的,这要让公爵大人知道了肯定饶不了我,但是夫人威胁我,如果我不刺杀大少爷你,她就要杀我全家,我真的是迫不得已才刺杀大少爷你的。”马修诉说道。

    众人本来以为罗兹对马修的惩罚源于之前被欺负的报复,这种事情大家多多少少的都做过,所以在罗兹质问马修的时候,大家都噤若寒蝉,但是随着马修的解释,众人才意识到事情比他们想象的更加严重,心中气愤的同时也暗自松了一口气。

    对于马修的解释,罗兹听出其中绝对不尽不实,就在罗兹想要再次对马修进行询问的时候,一直在外面偷听的索菲亚突然闯了进来,然后对着马修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嘴里还不断的斥责道:“好你个马修,老娘就说大少爷遇刺那天你请个药剂师都磨磨蹭蹭,原来大少爷竟然是你刺杀的,亏得老娘还把你当做好人!”

    如果不是知道索菲亚想要通过控制自己达到控制约翰斯顿公爵封地的本质,罗兹绝对会被她那种忠心护主的行为感动的不要不要的,不过在知道了索菲亚的目的后,剩下的唯有反感,随后他对索菲亚斥责道:“索菲亚,你给我住手!”

    “大少爷,你放心,只要有索菲亚在,绝对不会让你再受任何的伤害。你只需安心养伤,府里的事情就交给我处理吧,我这就让查尔斯将这个大逆弑主的恶徒送到王城卫队那里,让王城裁判所审判他的罪行。”索菲亚闻言停下手,然后对罗兹说道。

    “查尔斯,我之前答应过马修,只要他说出自己的罪责就饶他一命,不过他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就打断他两条腿赶出公爵府,永世不得让他踏进公爵府半步。”经过索菲亚的打岔,罗兹也失去了继续审问马修的兴趣,于是对查尔斯吩咐道。

    “是,大少爷!”查尔斯虽然诧异于罗兹的处事果决,不过依然遵从道。

    “谢大少爷的不杀之恩。”马修见罗兹真的守诺绕自己不死,赶紧答谢道。

    “大少爷,像马修这样大逆弑主的人就应该被审判所绞死,你怎么能够饶他的命呢?”索菲亚在听到罗兹的裁决后,反对道。

    “索菲亚,你似乎忘记了,我才是约翰斯顿家族的继承人,府内的事情应该是我做主,而不是你!”罗兹直视着索菲亚的眼睛,不容置疑的说道。

    “大少爷,你……”索菲亚按照以往的习惯,想要对罗兹斥责,不过在看到罗兹那锐利的眼神后,最终将自己训斥的话语咽到了肚子里,同时对于罗兹的变化,心中也变得惶恐不安了起来。

    罗兹自然不关心索菲亚心态上的变化,在用目光制止了索菲亚的话语后,环视了众人说道:“我知道大家此时心中都有着很大的疑惑,我这个响彻王都的傻子怎么变聪明了。其实,从小到大我对身边发生的事情都心知肚明,但我却不能说出来,也不能表露出来,目的就是让我的继母以为我是傻子,只有我是傻子才对她的亲生儿子没有威胁。我本以为装傻就能够躲得掉继母的迫害,但是最终发现我错了,我的继母依然没有打消杀死我的想法。除了这次马修的刺杀外,我的继母之前也用过其他的办法想要杀死我,好在我并不是真的傻子,都巧妙的躲了过去。”

    随着罗兹的叙述,包括马修和索菲亚在内,所有人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罗兹非常满意众人的表情,随后继续说道:“你们或许想说我为什么不告诉我的父亲?其实我不止一次产生过这样的想法,但都被我很快打消了,因为我不能确定我的父亲会选择相信我这个傻儿子,还是相信他那个一直在他面前对我关怀备至的妻子。我不敢赌,因为双方的赌注太不平等了,我赢了,继母失去的仅仅是信任,而继母赢了,我失去的是我最后的伪装,没有了这层伪装,我的生命将失去了最后的保障。”

    擦拭掉了眼角的泪水,罗兹这才发现自己的演讲竟然有着如此的感染力,差点连自己都相信了自己的这一番鬼扯。

    “那,大少爷你……”听完罗兹的叙述,所有人当中最震惊的当然要数已经有了全盘计划的索菲亚,她甚至当着罗兹的面讲述过自己的计划。

    “索菲亚,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不用害怕,我既然连刺杀我的马修都饶恕了,自然也不会追究你的责任,毕竟与已经刺杀过我的马修相比,你的那些计划还都没有实施。不过,约翰斯顿公爵府已经不适合你了,我希望你在天黑之前带着你的儿子从府内消失。”罗兹打断了索菲亚的话,然后说道。

    此时的索菲亚早已经不敢奢求继续留在公爵府了,听到罗兹赦免了她的罪行,赶紧答谢道:“谢谢大少爷的宽恕,我和瑞恩马上就离开公爵府。”

    “好了,我累了,想休息了,你们都出去吧。”罗兹召集所有人过来不过是为了刷一下存在感,并且解决刺客和索菲亚的问题,现在事情都解决了,便将众人打发了出去。

    自从派恩·约翰斯顿一行人在返回封地的路上全部丧生后,王都的约翰斯顿公爵府就成了所有人话题的焦点,尤其是府内传出约翰斯顿公爵唯一的继承人也遇刺之后,不过后来根据药剂师和府内仆役的叙述这次的刺杀并不太成功,公爵府的那位傻子少爷并没有追随他的父亲进入光明神的怀抱。

    索菲亚毕竟是一个村妇,她将事情想象的太简单了,她以为凭借罗兹对她的畏惧,她就能够掌控约翰斯顿公爵府,就能够成为北疆的太上王后,其实她不知道在罗兹成为约翰斯顿公爵唯一继承人的那一刻开始她手中的筹码就已经成为了王都所由贵族窥视的对象,有无数贵族家族出身的女儿排着队等着嫁给这个傻子,哪里会轮得到她这个村妇能够指手画脚。

    王都的贵族虽说在开疆拓土上没有锐意进取的精神,甚至还非常的惜命,但是因为从小的耳濡目染,在权术方面却有着天然的优势,他们之所以放任约翰斯顿公爵府内的乱象横生,不过是在等待而已。

    这些贵族所等待的事情有两点,第一点便是公爵府内罗兹的伤势状况,只有在确定罗兹度过危险期,从昏迷中苏醒之后才能有接下来的行动,第二点却是等待二王子的反应。

    梅蜜不清楚派恩·约翰斯顿公爵与二王子的恩怨,王都内贵族却对此都是心知肚明,当年阿多斯汗国进攻王国北疆的时候,国王约翰·莫尔斯顿为了二儿子的前途考虑,边想着让二儿子成为北疆的领主,只是二王子本人太过不争气,被阿多斯汗国的军队打的节节败退,于是经过多次易帅只有来有了派恩·约翰斯顿的机会。

    如果是其他贵族子弟成为了北疆的领主,二王子摄于那些贵族家庭的势力也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但是最后成为北疆领主的竟然是平民出身的派恩·约翰斯顿,这让二王子的心思有活泛了起来。

    派恩·约翰斯顿一行人中有二十几位高阶剑师,近百名中阶剑师,不是二王子府内聘请的那些侍卫能够抗衡的,不过他却有一个强有力的岳父,而且他岳父的封地就在派恩·约翰斯顿的必经之路上,于是他便借助岳父的军队完成了对派恩·约翰斯顿的袭击。

    二王子过激的行为引起了王国绝大多数大领主的反弹,这些大领主虽说在名义上是国王的封臣,但实际上却有着极大的自主权,很多时候可以与国王分庭抗礼,这些人才是封建制度真正的捍卫者,自然不允许二王子这种对领主的迫害行为,也正是因此,二王子才不敢对罗兹这个漏网之鱼继续动手。

    此时的约翰斯顿公爵府就如同一个破了洞的大筛子,罗兹在卧室内的讲话以及对马修和索菲亚的处理很快就传递到了各家贵族们的手中,这时大家猜悚然醒悟,被叫了十六年之久的傻子竟然是一个如此智慧的存在!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