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绝色宠妃倾天下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欺负人
    “他们可有说是谁的人?”挽之问到,如果知道是谁还好,若不知道是谁,可能就有点麻烦了。

    这方看向白芨,也有点愧疚。

    “主子……我觉得可能是容王爷的人……”白芨说的有些吞吐,毕竟容珏现在就在外面。

    “哦?这怎么说……”

    “籽月楼说是一酒楼,其实就是一情报收集地,前几年发展迅速,若后面当真就月情深一人,其他的人怎么可能让它肆无忌惮的发展……”白芨看了看挽之的脸色,发现后者也在冥思苦想。

    “所以你就觉得这后面之人定是达官显贵……”

    “他们还说,这个地方让小姐买于他们,价钱方面……只予小姐十万两……”

    挽之挑了挑眉,其实价钱方面都还好说,毕竟只要收回母亲的成本便好,只是不知道这身后到底是谁?

    若真是容珏倒也算了,反正他以后也会是帝王,自己这样卖予他说不一定他还会记着自己的好。

    可是这后面若不是容珏,这就算是撂下梁子了,这要是他非得给自己记上一笔,也无话可说。

    挽之感到很头痛,就是不想参与这些破事,还非得追着她。

    “你怎么看……”当前也没有其他人,她也只好询问白芨的看法。

    “这左右是个烫手山芋,小姐还不如早日处理了。”白芨的想法和她所出无差。

    “行吧,你好好养伤,这几天就不要出去了。我自有办法。”

    挽之说完,便开门出去了,到了正殿,只见锦绣在伺候着他们,说得清楚一点就是在伺候容珏。另外两个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二哥他们两个呢?”挽之问到。

    “客人说要去采访你的闺房,祁公子不让,现在又不只怎的纠缠到小姐的房间去了。”

    挽之心下了然,也就不管了,“你去小厨房看看,有没有什么糕点之内的,拿点过来吧。”

    “好的,小姐。”

    等待锦绣走了,挽之上前看着容珏到:“陪我出去走走吧。”

    容珏似乎是在等着这句话,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起身随着挽之出门去,“不知挽之是要去哪里走走……”

    容珏的声音很好听,似潺潺清泉流荡在人的心间,咋一听明媚和煦,实在寒冰万里。

    “后院凉亭。”

    说是出去也不过是在东厢房,只是这后院凉亭终年都空归寂寥,是少有人来打扰的。

    寻了一石凳坐下,等刚坐下的时候挽之就后悔了,这几日她葵水刚致,实不应该坐在如此冰凉的地方。

    容珏坐下,抚了抚石桌上的枯叶,扫了一眼挽之略为抽搐的嘴脸,“这是怎么了……”

    “没事没事!”这实在是不用说,挽之的脸突然爆红,不经意间想起有一次她来葵水容珏知道之后做的事。

    想到这又十分鄙夷自己,她不该回想起当初的事,也不该想起那么迤逦的瞬间。

    容珏看挽之的脸先白变红再变白,“这是……”

    “咳,算了,我还是说正事吧。”看了一下容珏的眼睛,发现他正认真的看着自己,挽之蓦然低下头。

    “王爷想必已经从我二哥那里听说籽月楼的事了,诚然现在算是我手上的一处房产。”

    容珏打开自己的折扇:“是听说了,挽之是想……”

    “白芨今天被伤就是因为这件事”,挽之也不拐弯抹角了,直言道:“我也不管这是谁下的手,白芨能安安全全的回来没有大事我就谢天谢地了,朝廷的事我不懂,也不想牵扯其中的利益争夺,所以,想把这块地方过给王爷。”

    容珏听挽之这么说也略微的诧异,这么简单?

    “挽之也不敢要王爷分文,也就算挽之在王爷的大业上面尽了一点微薄之力罢了。”

    容珏刚才也本打算找她商量这件事,可没想到,她如此的豁达,而且还是直接送。

    “哦?你不怀疑是本王伤的白芨?”容珏的话似一股小凉风,嗖嗖的刮过挽之。挽之干笑了两声,虽然自己不待见他,可也不是说他坏到彻底还很笨好吧。为何这样的妄自菲薄。

    “王爷光明正大,何会做那些小人的动作。”

    “你这倒是把我抬得高。”又看了看挽之,她不似往日的清冷,眉宇间也有了一丝的俏皮,微微一笑,也是让人魂牵梦萦。

    “那你要怎么做才能让他们知道,房契是我的了。”容珏问到,难不成她还要大张旗鼓的宣扬。

    “这个不难,我透露给洛水墨就成了,她自然会去说。”挽之摆摆手,这些都不是难事。

    “你若知道洛水墨会去说,为什么又不去查查后面到底是谁呢?”

    容珏起身,勾了勾唇角,将手背到身后看着挽之,后者嘿嘿一笑道:“知道的越多反而更危险,现在有处于特殊的时候,像我们这些小人物着实应该自保。”可不是么,下月初六太子大婚,开年三月容珏登位,短短数月的变天。不仅是皇家的变,也是她的变,走错一步,真真是万劫不复。

    容珏觉得事情变得很微妙,洛挽之居然单独叫出自己,还说了那么多的话,果真是求着自己办事的态度。殊不知若她晚一点说,就是自己求着了。他开始还觉得她会找百里亦呢。

    “索性也是件好事,本王就先谢谢挽之小姐了。”

    挽之看着容珏答应也松了一口气,太腹黑了明明想要还要一副勉强接受的表情。在心里对容珏翻了几百个白眼。

    房契她一直放在身上,如今容珏应了,挽之也就直接拿出来给了容珏。容珏对了一下折好放在了身上。

    这件事情解决了,两人便一前一后的回了正殿,齐沐枝和洛祁两人破天荒的没有吵闹,像是谈着什么事儿。见二人来了,齐沐枝眼睛亮了:“挽之你这是去哪里了”,看了看身后,脸色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还是和王爷。”

    容珏根本不甩他,自顾自的坐下拿起一杯茶抿了抿。

    “在后院看了一处地方,王爷一直有些好奇,我带他过去的。”

    齐沐枝的眼神暗淡了一下,惨兮兮的看了看挽之:“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