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国医大师 > 章节目录 第10章 好兄弟陈博
    “喂,耗子,你在哪?”电话那边传来陈博那把粗咧咧的嗓音。

    宁浩然听着这熟悉的声音,脑海里立马浮现出陈博那张黑黢黢的糙脸,以及那白得发亮的牙齿,有关这位好兄弟的许多回忆,也逐一涌现。

    陈博是粤西某县人,今年23岁,由于父母早亡,高中毕业后就出来打工,电子厂工地摊贩菜农……底层的各行各业他都干过。

    两年前来到粤州,开始在房地产中介公司做销售人员。

    由于敢打敢拼,不怕辛苦,加上对房地产行业有比较敏锐的嗅觉,这两年陈博干得很不错,业绩蹭蹭往上升,职位也从最初的底层销售人员上升到部门主管。

    宁浩然和陈博相识源于一次偶然的机会。

    那时候陈博来粤州才两个月,刚在中介公司拿到第一份工资,晚上在大排档吃宵夜的时候被几个混混盯上了。

    接下来,不用多说,陈博在回住处的路上被混混堵住了。

    陈博是草根出身,出来社会摸爬滚打也有三四年了,深知每一分钱的来之不易,面对几个混混的围堵勒索,他那肯轻易就范,捡起路边的一块砖头,就和对方开干。

    那时候陈博也是年轻,热血冲动,不怕死不怕伤,一对五,在对方手里有家伙的情况下,仍然打得个旗鼓相当,不落下风。

    几个混混见陈博发狠不怕死,也就有了退意,不过在撤退之前,还是给陈博来了下狠的,用弹簧刀捅了他一下。

    陈博虽然不怕死,但也不是铁打的,被捅了之后,受伤很重,那弹簧刀不仅刺穿了肚皮腹膜,还在他肠子上扎了个洞,不仅鲜血直流,就连肠子里面的内容物都流出来了。

    那时候宁浩然刚下夜班,路过见到后,马上给陈博做了急救处理,随后又将他送到医院进行手术。

    从那之后,两人就认识了,加上气味相投,两人的关系越来越好,两年以来,已亲如兄弟。

    上个月,宁浩然检查出脑瘤,他对外所有人都隐瞒了,唯独没有隐瞒陈博。

    而陈博知道这事后,二话不说,拿出这两年辛苦攒下的二十多万,要给宁浩然治病。

    宁浩然没有推辞,但也没有马上要,只说过段时间再决定。

    “喂,耗子,你在听吗?”陈博见没有回应,便大声发问。

    “哦哦,我在呢!”

    宁浩然从回忆中回到现实,问道:“陈博,一大早找我有什么事呢?”

    “还不是为了你的事吗?我今早带客户去看房,得知那客户就是逸仙一院神经外科的副主任,我把你的病情给他说了一下,他说有把握治好!”陈博语气中颇有些兴奋。

    听到这话,宁浩然又记起来了。

    前世他正是经陈博介绍,去了逸仙一院神经外科治疗脑瘤。

    逸仙一院全名逸仙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是省内排名第一第二的三甲医院,综合实力犹在省人民医院和省中医院之上。

    另外,在癌症治疗上,目前普遍的共识是综合治疗,也就是根据病情分期,综合采取手术放疗化疗以及中医调养等各种手段治疗。

    这不是说中医在治疗癌症方面没有作用,而是通常不会单纯采取中医的办法,而往往是将其作为辅助手段。

    所以,哪怕宁浩然本身是中医生,但要治疗自身的脑瘤,第一选择不是在省中医院,而是到外科实力较强的医院进行治疗,而逸仙一院,就差不多是最好的选择了。

    前世,宁浩然就是在逸仙一院治疗脑瘤,但由于病情已进入中晚期,经过一系列综合治疗后,还是没能治愈,病情持续恶化,直到最后走上自绝之路。

    但不管最后结果怎样,宁浩然对好兄弟陈博是万分感激的,可以说是无以为报。

    要不是陈博的倾力支持,甚至不惜铤而走险为他谋取医药费,他根本不可能坚持三年之久。

    “喂,耗子,你听到了吗?”陈博嚷道。

    “哦哦,我听到了。”宁浩然平复了一下心情,道:“陈博,这事我另有打算,你暂时不用为我操心了。”

    既然重活一遍,又得到系统,宁浩然自然不会重走前世的治疗路子——那已经证实是行不通的!

    “耗子,你没蒙我吧?你那事不能开玩笑,也不能拖下去,得赶紧治了!”陈博语气有些急。

    “我没蒙你,我也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你就放心好了!电话里说不清楚,我明天再找你详聊。”宁浩然道。

    “那行,我明天到你那里谈谈。”陈博语气松了些。

    “对了,你和谭紫语没事吧?”宁浩然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前世,因为花钱给宁浩然治病,陈博和他女友谭紫语闹掰了。

    本来两人下个月就要订婚了,但陈博不和女友商量,就打算拿出全部积蓄给宁浩然治病,这引起了女友的极度不满,两人这几天吵得不可开交。

    “和她能有什么事?大不了就分了!不能共患难的女友,要来干什么?”陈博大男人主义惯了。

    “话可不是这么说,人家是和你共患难,而不是和我共患难,不能因为我个人的事,而伤害到你们之间的感情。”宁浩然心存愧疚。

    “你是我的兄弟,那也就是她的兄弟,她怎么不能和你共患难?难道她眼里只有钱?”陈博直男癌犯了。

    “当然不是。我看得出来,她是爱你的,你不要轻易说分手。”宁浩然劝道,“行了,我的治疗你就不用操心了,你的钱留着你们订婚用!”

    “不行,没有钱,你怎么治疗?女朋友可以再找,但兄弟没了,那就再也找不到了!”陈博自有理由。

    “唉,电话里说不明白,明天你叫上谭紫语,咱们出来聊聊,把话说清楚。”宁浩然说道。

    他想起了一件更为紧急的事情——前世,谭紫语某天下班后被同事强bao了。

    算算日子,事件就发生在下周一,也就是后天晚上!

    具体经过,宁浩然也不清楚,前世他也是在事后两个月才从陈博口中得知的。

    虽然不知道详情,但这件事与两人这段时间的争吵脱不了关系——要知道,平时陈博都会接女朋友下班的,而这段时间两人关系闹僵了,他就没有去接,而偏偏就在这时出事了。

    想到这里,宁浩然觉得明天要和他们两人好好谈谈,尽最大的努力化解两人的矛盾,避免悲剧发生——毕竟,这事最初的起因,在于他!

    “好吧,明天我叫上紫语,大家一起出来聊聊。”陈博接受了宁浩然的建议。

    挂了电话,宁浩然心中久久不能平复,十分愧疚——自己上辈子连累的人太多了!

    同时暗暗发誓:这一世,绝不能让这些悲剧重演!

    深呼吸一会,心情平复后,宁浩然返回客厅,却看到师姐蜷缩在沙发上,一抽一抽的,双手捂着小腹,表情甚是痛苦。

    “师姐,你怎么了?”宁浩然快步上前,话一出口,就已反应过来:师姐这十有是痛经!

    果然,就听到师姐摆手道:“没事,亲戚来了,在闹腾。”

    “痛成这样还说没事?师姐你未免太要强了!”宁浩然嘀咕道。

    和林青黛相处了好几年,他自然是知道痛经的厉害的,自己的肩膀上,还隐隐有青黛留在上面的牙齿印。

    宁浩然也不多说,直接读取师姐的健康档案,快速浏览一遍后,得知了她痛经的原因。

    原来,进入四月中旬后,粤州天气开始热了起来,师姐怕热,喝了几次冷饮。

    另外,医院里开了空调,而师姐所在的骨科是个男医生为主的科室,阳气偏盛,空调一直开得很大,师姐作为女性难免吃亏。

    冷饮和冷气夹攻下,寒邪客于冲任,故师姐经行不畅,出现痛经,而且比以往都厉害。

    “哎呀,我的师姐,这么大个人了也不懂得照顾自己……”宁浩然又嘀咕了一下。

    他来到厨房,切几片生姜,加入红糖和水,快速煎成汤饮,然后端出去。

    “师姐,来,喝杯生姜红糖水,能缓解痛经的。”宁浩然招呼道。

    朱虞闻言,勉力坐起来,接过杯子,一边吹气一边吸那热气,并试着喝。

    “不急,那么性感的嘴唇,烫着了就不好看了。”宁浩然打趣道。

    “哎呀,你小子造反了啊,竟敢笑你师姐?!”朱虞虎目一瞪,随即又缓了缓,“你小子很有经验嘛!什么时候带女朋友给师姐过过眼?”

    “哪来什么女朋友呢?这只是男生的常识。”宁浩然嘴上说得轻松,心里却是隐隐作痛。

    接着岔开话题,“师姐,你这情况挺严重的,我帮你扎几针吧,马上就能缓解。”

    作为医生,宁浩然自然不止一招生姜红糖水。

    “不了,我怕痛。”朱虞猛摇头。

    “放心吧,我这扎针是不痛的,你试过便知。”宁浩然拍着胸口保证。

    “真的?”朱虞半信半疑。若不是刚才看过针灸在父亲身上的疗效,她压根不会相信。

    “当然是真的!”宁浩然信心十足。

    “那,好吧,就试一试……”朱虞勉强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