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望歌 > 章节目录 第一章——旅行
    琐罗亚大陆幅员辽阔,四周围绕着海洋,从一端开始航行你不会找到另外一片大陆,只会回到这块大陆的另一侧,很符合直立生物对于世界中心的幻想。智慧的产生就会生出分别,人会为划分一个他们想要的的中心——(亚兹德),或许它并不是测量意义上的居,但并不妨碍大家把他当作世界的心脏。从亚兹德中轴线东侧靠海的地方叫做罗德。罗德是靠海的地方,它是这方土地为数不多的几个沿海却没有一个出海港的地方。这片海大家总称呼它叫绝望海角,不止暗礁满布,水面上还有不少陡峭礁石尖耸入云。这些其实都不算苦,人类这种坚韧的物种总会想尽办法来挖掘自然世界能给他们带来的一切,但就是这种礁石会吸引一种人身鸟翅无手有两足的生物——(尖喙兽),为什么不取名鸟人或者海妖那是因为飞行能力并不是他们最恐怖的地方,它们生着一张硬长且锋利的鸟嘴,普通铁质武器防具根本无法应付他们的啄咬,外加上一袭黑长羽不畏风浪在海面上优势尽显船民只能任鸟鱼肉。不怕死的人死多了,久而久之这里的海面上就再也不见出海捕鱼的小船了。

    这个陆地靠海的地方都是不宜草木生长的,因为海风会携带大量的盐分稍近海岸线咸度就十分可怕,只有少许适应了环境的植物留存了下来,那些人类传统可食用的农作物却是一样也无法存活。此处居民一直过得清苦,祖先都是早些年躲避战火或因其他原因被迫来到这里定居,故土回去无望,留下来就只得过着这朝不保夕的日子。直到有人来这才彻底改变了他们的生活,带来了希望。

    玉耀和他的师傅带着小师弟是二十年云游到此。初到此处就落脚在海边小村落里,师傅山呼尊者见此处海民辛苦艰难,实不愿看见他们在这继续发展下去到非常可怕的地步,第二日日出就决定留下来。这一留就整整过去了二十年。

    平顶山,是罗德靠海的一座山,为何叫这个名字因为这座山像似被什么给砍掉了一截,整座山顶部平整沿路确实陡峰怪石攀登也很费力。师傅看到这座山的时候惊呼好山!好风光!就定于此了。

    尊者是这个大陆十分重要的器师,地位崇高,十年前就已名闻天下,他决定留在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就注定了不平凡。二十年时间平顶山也造起了一栋一栋高楼,平顶中心是山呼尊者住的小楼,很少有人进去也只有亲近的几个人会应召入内。周围摊开向外一圈一圈的建筑就是来这收的徒弟的居所库房以及锻造,附咒的场所。外人是不能进入这里的,买家或者山下的居民都只能沿山而上到正门口的一个大屋子了找到管事的交易他们的所需。

    老海民不再是海民,都搬到了山下,一爿一爿的家庭式小店商住合一,为山上的寒光坊提供一些初加工的原料。老海民虽然不存在了,但这片海面却不再死气沉沉,因为寒光坊的到来,天下都使这热闹了起来,高级的或者初出茅庐的武士,术士都来到了这里交易别处买不到的货品。渐渐的大家不止为了购买寒光坊的物件,也自发形成了自由市场互相交易,这种交易让大家更多的挖掘起周边以前没人看重的东西,比如尖喙兽们粪便里的坨金乌贼嘴,这种尖喙兽都无法消化的硬质物体。来都这的很多初级武士都是胆子忒大的人,他们比普通人能力更强装备更精良,成群结队的出海收集值钱的一切。

    玉耀代替师傅管理着整座山,坊里大小事务都是由他做决定,每日都会在交易阁处理好一阵子。

    “师兄,喝水。这是我从山下镇上买来的大雁山的特产隐翅蜂巢的蜜浆。”秦菱直接推开房门竟直走向玉耀办公的桌前,放下这一杯兑好的蜜水,还推了推生怕她师兄没见到似的。

    师兄玉耀也没喝,依旧埋着头把这几页看完才抬头看着秦菱,秦菱也不尴尬笑着对他说:“快喝吧,我一大早下山买的呢,卖家就那么一篓,很珍贵的”说完还很拿起水杯递到了他跟前。

    玉耀想说点什么,话到嘴边又厌了回去,伸手接过杯子,说来也是真口渴了,咕噜就喝了下去。

    “你别这么喝嘛,这个好东西都给你糟蹋了”秦菱有些好笑的说道。

    玉耀抬眼望向她:“喝都喝了,没办法了,我下次注意”郑重的说道。

    “师兄就是这么严肃,开个玩笑啦”秦菱含笑说道,她初上山拜师就喜欢上了这个师兄,师傅她总共就见过三次,拜师一次,绝釜洞宗主登门炼剑一次,去年花开的时候小师弟和师傅坐在后面的花园一次。她只知道师傅是受人尊重的大师,内心十分的尊敬师傅,但师傅几乎就没传授过什么给她也没跟她说过几句话,不免和师傅在情感上生分。师兄几乎管着山上的一切,新收的弟子都是师兄代师傅传课授教,不止权力极大玉耀师兄也对师弟师妹十分的亲切和用心。弟子入门都要练习一种咒法,以通天地灵气,此法喚为,此书是粗浅的术法但对于完全没有底蕴的贫民男女而言也十分难以入门。玉耀每天工作之余会给师弟妹们讲解一下书中难懂晦涩的语句,用自身学习的一些经验来引导大家。故此师弟妹门都十分的听他的话,半点不敢违逆,当然除了秦菱这种摆明撒娇打混的人不在此列。

    玉耀收拾了一下桌面,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询问道:“见到小师弟了吗,他今天还安分吧”

    “嗯,小师弟很好,但我察觉他开始出现短暂的思绪停顿的现象了,十分的难以察觉,我也是观察了好几天才能肯定这事”秦菱严肃的说着,半点不马虎。

    “和白灼居约定的时间快到了,我这几天准备好出行的事物就去禀告师傅,然后就带着小师弟过去,你们要多留心山上的一切,必要时刻打开护山阵法”

    “师兄我们明白,师傅闭关在为绝釜洞宗主炼剑,我们会小心应付不会让人轻易靠近山顶”秦菱说道,旋即又撒娇的说:“师兄带上我一起去吧,路上也有个照应,我可以照顾好小师弟”

    玉耀一口回绝了师妹的请求:“不必了”随后就走出房门。

    秦菱也不气馁,反正这种要求她每年都会提一次也不是第一次被拒绝了,一点也不恼心。就追着师兄去了。

    玉耀和秦菱从阁楼下到交易厅,先是审查了一番大家的工作情况,交待了几句就往后院走去。秦菱也一直跟着。沿路上弟子们看见玉耀走来都会停下来鞠躬目送玉耀离开再走,坊里原没有这些规定,只是因为尊敬他久而久之由老一辈的学徒开始传给新一代的学徒这些规矩,也因为尊敬大家做起来也丝毫没有反逆的心思。

    徐生走过来先是弯身鞠躬:“师傅吩咐师兄要明日启程,去白灼居。”说完递给师兄一个卷书信。

    玉耀有些差异的结果书卷,停顿了一会,少卿说道:“你去忙自己的事吧,也不用去回师傅了,我晚些时候会过去”说完就加快了步伐往初级加工屋去,沿途再无停留。秦菱跟徐生挥手示意,才发现玉耀已经走出去一大截了,慌忙的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