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漫威世界的御主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一十五章:新年日常篇(三)
    天空花园内作为城市的部分并不多。

    将商业区、试验区、居住区等等全部都加起来,也只占了一半不到的距离。

    其它部分,就和天空花园的城市一样,湖泊、花园、森林、这些场所再加上一些还未开发的区域,占了另一半。

    现在赛米拉米斯就是拉着沈河来到了天空花园的边缘。

    自从上次在边缘处野餐了一顿候,她特意在这里分离出一个小型的浮空岛,从明面上来看,仅仅是使用数根大腿粗的链锁链接,传递魔力,使这座实质上完全分离开来的小型浮空岛成为宝具的一部分。

    “这里禁止任何人靠近。”

    赛米拉米斯的脚尖轻轻一点,直接拉着沈河踩到了链锁之上。

    脚下就是万里高空,猛烈的风吹在她们的身上。

    但是包括沈河在内,所有人都没有丝毫的害怕,以他们的能力,就算是刮龙卷风,也能死死的踩在链锁之上,这和平地没有什么区别。

    “我还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

    沈河不紧不慢的在链锁上走着,抬头看了看璀璨的星河夜空。

    因为高度的原因,天空花园的夜晚基本上都能看见这样干净的夜空,哪怕再美,再浩荡神秘,不是天文兴趣爱好者的话,看的久了也就失去最初的感觉了。

    “也只是顺手建的啦。”

    赛米拉米斯也没有把这里当成什么惊喜。

    偶尔过来玩一玩,还是不错的。

    链锁虽然长,但是对于沈河等人而言,加快脚步的话也就是一两分钟的事,等到踏上这个小型浮空岛后,四周原本猛烈的风瞬时安静下来,因为在这上面有着魔法结界的存在。

    整个天空花园的土地上大多如此,要不然在海拔这么高的地方,人类不带呼吸罩根本就无法生存。

    “御主来啦。”

    不远处传来了欢快的声音,贞德拉着黑贞一路小跑过来,其他人也基本上都在这座小型浮空岛正中间。

    整个小型浮空岛都种满了各色的鲜花,和一些极具观赏性的树木,只有正中间的位置有一小片草地。

    “金刚狼他们呢?”

    沈河牵着贞德的手掌心慢慢的走过去,随意的问道。

    “这是孤主持的节目,他们又怎么有资格参加。”赛米拉米斯毫不掩饰的用傲然的语气说道。

    “这也是。”沈河认可的点点头。

    对他而言,核心的人只有自己的从者,无论是金刚狼还是小淘气,都只能算是外人。

    恐怕也就只有樱的地位稍微高些。

    “不仅如此哦。”赛米拉米斯忽然换上了魅惑的语气,“aster难道没有发现,这里可是只有女性喔。”

    “”

    这样一说,沈河也注意到了。

    鲁路修和一方通行都不在,因为迦勒底严重阴盛阳衰的缘故,他一下子还真没注意到这点。

    等等——

    “你在打着什么鬼主意。”

    沈河忽然停了下来,甚至后退了一小步,警惕的望着赛米拉米斯。

    别人不清楚她,他还不清楚嘛。

    善变的女人和善变的帝王,她一个人全占齐了,再加上那似乎很喜欢看自己御主出丑的性格,还真保不准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

    “aster是不是在期待着什么呢?”赛米拉米斯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没有。”沈河直接否决。

    虽然不知道赛米拉米斯是在指的什么,但是否决就不错了。

    “咯咯咯。”又是一连串标志的笑声,女帝似乎开心极了,过了一会儿才喘过气,娇笑道,“不过aster可能要失望了,今天没有那个机会哦,之所以拒绝男性,只是因为孤不想让除了aster以外的男人看见孤的舞姿而已。”

    “你要跳舞吗?”沈河的眼睛亮了起来。

    又迈开了脚步,赛米拉米斯在传说中可是才艺绝伦,长袖善舞的女帝。

    “当然,新年的话,又怎么少得了表演。”赛米拉米斯眼珠子转了会儿,似乎是不经意间的说道,“当初的上一个看见我舞姿的,可是亚述王哦,可惜他还没看完就死掉了。”

    沈河的脚步一下子僵硬了下来,脸上的表情分外精彩。

    虽然很少在自己面前展现出来,但是赛米拉米斯身为最古毒杀者的素养可是分毫不少,能做出匹敌甚至超越海德拉,即便是大英雄海格力斯和大贤者喀戎也无法忍受的剧毒,更重要的是悄无声息,即便是用普通的魔术创造的小火苗,都可能带着能够毒杀神明的毒性。

    “咯咯咯咯。”

    赛米拉米斯再一次笑了起来,这次笑的脸腰都弯下去了,甚至会让人担忧她那无比纤细妙曼的腰肢会不会因为这样的笑容而折断。

    沈河何尝不知道自己又被调戏了。

    忿忿不平的拉着贞德从赛米拉米斯的身边走过,心里面已经拿定了主意,要是一会儿她的表演不好看,他要毫不客气的调戏回来。

    “御主。”只是刚坐下来,休比就拉了拉他的衣角,“休比也有准备节目的。”

    “是吗?”沈河有些惊喜,“是什么样的节目?”

    自从型月世界回来后,休比似乎也变得越来越像个正常的小女孩。

    “是”休比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如实告知,“伪典·花葬。”

    “那是什么?”沈河笑着问道。

    他其实并不是很在意休比会拿出什么样的表演,单单休比能够自己挑选表演的项目这点,就是很令人欢喜的进步了。

    “是解析和复制来自于精灵种的奥术,能够将一定范围内的敌人尽数剿碎,超,超厉害。”休比似乎受到了鼓舞般的,小脸上也带着明显的自豪。

    但沈河的表情就有些纠结了。

    将敌人搅碎是什么意思?这里又没有敌人啊。

    不过望着休比的表情,似乎是为这个节目好好的准备了一番,他在心里叹口气,觉得还是不要阻止了。

    反正新年嘛,只要快乐就好了。

    “那你们呢?都有准备节目吗?”沈河看向其它的人。

    和他一起回来的贞德和两仪式估计是没有准备了,但是看现在的样子,似乎其他人都早就得到了通知。

    “只是很普通的唱歌啦。”

    御坂美琴似乎有些不怎么好意思。

    虽然被通知了要在新年的时候表演节目,但是她那知道这种事情应该做些什么,最后和同样苦恼的御坂美琴·alter一合计,决定就和学校里的那些活动一样,两个人合唱一首歌。

    反正这种表演又没有陌生人围观,就当是和朋友在ktv里唱歌了。

    “唱歌?”听到这句话,沈河的眼睛忽然亮了一下,“我来教首歌你们来唱怎么样?”

    “不会是那种歌词超奇怪的吧。”

    御坂美琴一下子警觉了起来,她可是知道的,有些歌的歌词超不和谐的,专用用来恶搞别人。

    “不会不会。”沈河连连摆手,两眼放光,“只是我家乡的一手在特定圈子里超有名的歌,我想交给御坂美琴你们来唱,肯定超有趣!”

    “那好吧。”御坂美琴虽然深表怀疑,但考虑到今天是新年,御主这么希望听的话,即便是整蛊也没办法了,不过她眼珠子一转,“御主你先给我们唱一遍吧,只是把歌谱的话,我们没这么快能学会喔。”

    御坂美琴和御坂美琴·alter对视了一样,都觉得自己超机智的。

    要是真的有问题的话,那也是御主先出丑。

    “这怎么好意思呢?”

    沈河老脸一红,看上去似乎真有些不好意思。

    果然是有问题!

    “哼,这样的话我们可不唱。”

    御坂美琴·alter抱着自己钟爱的呱太布偶,十分干脆的直说道。

    “御主你就唱唱看嘛。”

    旁边的贞德似乎很好意思的凑过来,就连正在和贞德凑近乎的艾斯德斯,以及正在布置场地的赛米拉米斯等人都不由看过来。

    一下子所有人的视线都聚焦在他的身上。

    沈河觉得超有压力。

    不过,虽然有些害臊,但他的确想要听御坂美琴亲口唱那首歌,这可是信仰呀。

    “咳咳,这可是你们说的。”

    沈河清了清嗓子,索性豁出去了,在熟人面前唱歌这点脸皮他还是有的。

    而且以如今对身体的控制力,和脑海中清晰的记忆力,根本就不存在唱的难听的可能,再不济将原唱的音调完全模仿就行了。

    【放飞铭刻于心底的梦想和未来即使将未来弃之不理又何妨。

    界限什么的我才不管毫无意义。

    这份力量让遥不可及的思念化作璀璨的光芒】

    作为前世每一位炮姐粉丝都听过的歌,这首《onlyyrailgun》可以说是非常美好的回忆了。

    前面几句的时候,两位御坂美琴还没有什么察觉。

    甚至还有些意外。

    这不是很好听的绚丽,很不错的歌词嘛。

    直到听到那一句——【只有我的超电磁炮能将其击坠】。

    两人的表情都有些变化。

    而听到后面那句【闪光吧!耀眼的光芒唤醒真实的渴望,只有我的超电磁炮能将其击穿】,脸皮薄的御坂美琴更是忍不住涨红着脸哇哇大叫起来。

    “别,别唱了!不许唱!”她甚至伸出手想要捂住沈河的嘴。

    从御主的口中听到这样的歌词,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份羞耻感简直让她恨不得黑子就在旁边,然后可以直接带着她噗通一下消失掉。

    “多好听呀。”贞德却笑嘻嘻的拦住她,“这可是一首专门为你写的歌呢。”

    “真想不到。”赛米拉米斯啧啧了两声,眼里稍微流露出危险的目光,“在御主的世界里,竟然是这个小丫头的人气最高吗?”

    “呵呵呵,个人单曲什么的,根本没有什么意思嘛。”黑贞干涩的笑了几声,只是似乎有咬着牙齿的声音。

    艾斯德斯倒是表情毫无变化。

    她们这些人,早就知道自己在沈河的世界里以幻想作品的形式出现过。

    虽然乍一下有些不怎么习惯,但是现在又无法回到沈河过去的世界,时间一长,也只能被动接受这种看似难以置信的事情了。

    终于,沈河将整首歌唱一遍,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

    “不唱不唱,我才没听过这么羞耻的歌呢。”

    而御坂美琴的脸蛋已经变得和苹果一样通红通红的,甚至捂住自己的耳朵,死命的摇头。

    在当事人听起来,这样的歌词简直羞耻度爆棚。

    更不用说里面还加上了什么“撕裂黑暗”、“只有我能击穿”之类听起来超级中二的词汇,正常人听见别人以自己的口气说出这样的话来,都会感到羞耻,更不用说这还是用唱的。

    “我都唱完了,你们还不要唱一下嘛。”

    沈河润了润喉咙,继续蛊惑着超羞耻的御坂美琴。

    “想都别想!对吧,alter。”

    御坂美琴红着脸一把拉住旁边的御坂美琴·alter,似乎是想要给自己找一个帮手。

    不过御坂美琴·alter脸上却没有多少羞耻的表情。

    她在心里面默默的唱了一遍。

    只有我的超电磁炮,才能够击穿困境吗?

    “我倒是听喜欢的。”御坂美琴·alter微微抿着嘴,转过头看着御坂美琴,“既然我喜欢,那你也应该是喜欢的,御主的面前就不要傲娇了嘛。”

    “才没有——!”

    御坂美琴好像被忽然踩到了脚一样尖叫着跳了起来。

    “你不唱,那我就自己唱了。”

    御坂美琴·alter面色如常,索性直接站起来,一个人走到赛米拉米斯搭建的简易舞台——一个用鲜花围起来的花圈中间。

    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拎起自己的哥特礼服微微屈膝后,就这样清唱起来。

    然后赛米拉米斯拍拍手,从地下钻出了一根根触手般的树枝,带动着各种各样的乐器,一时间御坂美琴·alter带些激情的歌声和美妙的伴奏相得映彰,见节目已经开始,沈河也没忘记打开城堡的大门,将早已经等待多时的樱搂在怀里,握着她的小手轻轻跟着节拍。

    唱到一半的时候,历来有些争强好胜的御坂美琴咬咬牙,有些不服气般的也站上去,一边害羞的不得了,一边努力的唱着这首歌,节目的氛围顿时变得浓郁起来。

    能够亲耳听见炮姐亲口唱这首歌,还是两位炮姐,这双倍的快乐让沈河的心里涌出难以抑制的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