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漫威世界的御主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七章:与黑蝠王的交涉
    魔法治愈药剂的治疗效果非常显著。

    虽然沈河不明白为什么喝下去的东西会在表体浮现一层绿色的光芒,但是大狗的确在顷刻间恢复了活力。

    连伤口处的毛发都长出来了。

    “乖狗狗,带我们去我们的地方。”贞德轻轻拍着大狗的脖子,“你去过那里,你的主人必须马上治疗。”

    水晶与他们第一次在北极见面的时候,就是贞德治愈了大狗,再加上圣人受万物祝福的体质,贞德同样能够指挥大狗进行传送。

    沈河与贞德带着水晶回到了虚拟现实公司基地,交给海伦博士进行治疗。

    “齐木,你们那里怎么样了?”沈河接通了齐木楠子那边的通讯。

    “把追捕的人都抓住了,没有让他们发出求救信号。”

    齐木楠子这边对付几位前来追击的异人简直轻而易举。

    “好,我们也找了大狗,剩下的事情就很简单了。”沈河沉声说,“我和贞德过来汇合,看看能不能在落日之前把一切都解决掉。”

    加勒特,还有月球上的马克西姆斯。

    沈河与贞德返回到齐木所在的地方。

    齐木楠子他们在抓住了人之后,回到了式那里,史蒂夫也在这个时候带着特工们赶过来,带走了被九头蛇迫害的异人们,他自己则留了下来。

    所以这个地方,算上双胞胎在内,整整有来自三个不同地方的俘虏,九头蛇、阿提兰、还有地球上的异人族群,全部都凑一堆。

    “加勒特已经被卫星锁定了,托尼追不上,但是他要等到三个小时之后才能达到塔希提岛。”沈河很快做出决定,看向黑蝠王,“布莱克卡德,你想好要怎么处理你的弟弟,以及你那些反叛的子民吗?”

    黑蝠王被这个问题问住了。

    他身为王,但是却因为一时的失误杀死了自己的父母,导致性格开始有些软弱。

    他早就知道马克西姆斯的野心,却因为对方是自己唯一的血脉亲人而置之不理。

    “从我们迦勒底的立场来看,马克西姆斯毫无疑问是属于敌人。”沈河看出了黑蝠王的犹豫,“他把对自己身为异人却毫无能力的失望,尽数转化为对地球人类的鄙夷,认为异人族应该统治人类的极端种族主义思想成为他的执念,这已经不仅仅是你们阿提兰的内部斗争问题。”

    在可以一刀把反派干掉而不用担心有什么后续问题的情况下,还把敌人留下来。

    这纯粹是在膈应人。

    所以虽然理解黑蝠王对待亲人的软弱,但沈河还是要讲明白迦勒底的立场。

    “我知道。”黑蝠王做着手势语言,“但是他拉拢了很多民众,如果有人民认为他比我更有资格成为王,那就不能够单纯的使用武力,我必须要在人民面前揭穿他,这样才能没有太大牺牲的取回王位。”

    直到此时,黑蝠王还是认为,他的人民只不是被马克西姆斯蛊惑了。

    只要在人民面前揭穿马克西姆斯的谎言,告诉人们地球的强大与和平回归地球的可能性,就能让马克西姆斯失去威望。

    “布莱克卡德。”沈河加重了些语气称呼黑蝠王的名字,“我们迦勒底在长期以来,一直处于第三方视角观测一切,所以我们能够看清楚很多事情的本质,你真的以为,你的人民选择跟随马克西姆斯,仅仅是因为被他欺骗吗?”

    异人族王国阿提兰的制度上,就是有革命隐患的。

    他们人民的一切地位,都是由变异后的能力决定。

    毫无能力的,除非是王室成员,否则只能去建筑工地做一辈子的苦力。

    马克西姆斯,就是毫无能力的王室成员。

    在那些底层人民的心里,他才是拯救者。

    “为什么这么说?”黑蝠王做着手势询问。

    沈河没有回答。

    他看了看面前的俘虏,走过去把一位异人族的女性推出来。

    “不如问问她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选择推翻你,我来翻译你的手势。”

    黑蝠王望着面前这个抬起头直视他的子民,他认得她,因为她的能力能够感应很远地方的人或者事,所以担任王室探寻者的职务。

    “你不是被马克西姆斯逼迫着过来追捕我?”黑蝠王做着手势问。

    “逼迫?不。”俘虏直视自己曾经的王,“在特瑞金突变之前,我一直梦想成为一名医生,但是这个能力的出现改变了一切,马克西姆斯足够关心我们,他只知道我们渴望政变。”

    黑蝠王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有些焦虑的转过身走了几步,但是又走了回来,做手势的动作都快了几分,

    “阿提兰的法律的确存在缺陷,无法顾及到所有人,但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异人,我们一直在努力做到最好。”

    “努力?”女性俘虏嗤笑一声,“你们的努力我们没有看见,也没有听到过任何寻求改变的声音,你知道我一共见过你,见过我们的王多少次吗?八次,其中七次都是在成为王室部下之后,甚至成为你的部下根本无法改变我的父母要在建筑工地干苦力到老死的事实!”

    黑蝠王抬起自己的双手,但是根本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他因为杀死了自己的父母而登基为王,这使得他长期处于自我封闭的状态,再加上无法说话,的确没怎么对人民表达自己的心声。

    “我想,问题已经很清楚了,对不对?”沈河挥手让俘虏回去,“你在努力改变,但是你的人民不知道,所以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想要减少流血牺牲的唯一途径,就是解决掉最大的反叛者,以武力保护你的人民,然后再告诉他们你想做出的改变。”

    黑蝠王这个王当的,在沈河拥有的上帝视角看来,的确很失败。

    脱离了民众路线的王,还不愿意走暴君路线,不推翻他推翻谁。

    黑蝠王现在很沮丧,也很悲伤。

    仁王却失去民心,没有什么是比这更讽刺的事实。

    “布莱克卡德。”

    沈河轻拍了一下黑蝠王的肩膀,声音放的很轻,“如果可以的话,迦勒底不希望看见战争和牺牲,我们了解你,所以愿意做你的盟友,但是,如果异人族想要继续获得迦勒底的友谊和帮助,马克西姆斯必须为他的宣言和行为付出代价,这是我们的条件,希望你能理解。”

    势力与势力的关系,不可能像两个人一样,情投意合,就可以全心全意的为对方着想。

    坚定的立场和不能触及的底线,以及利益交换与利益捆绑,才是建立势力关系的正确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