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黑巫秘闻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六章 无头身躯
    我们两个向阿赞远的屋子潜伏过去,夜深人静,树丛中几乎听不到任何虫鸣,只有脚下踩着的树叶发出轻微嘎吱声。

    我非常紧张,本来想和朱强说说话分一下神,可君小角没让。这个时候任何的害怕和惶恐,都不是他的风格,会让朱强看出来。

    我们终于来到一间茅屋的下面,朱强把刀拽出来,轻轻用刀把窗棂撬动,然后用手慢慢打开。

    木窗开了一条缝隙。顺着缝隙往里看,屋子黑森森的,没有人影,能闻到一股很臭的气味,像是腐尸。

    朱强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手电,顺着缝隙照进去,屋子面积不大,能看到墙角堆满了瓶瓶罐罐,确实没有人。

    他关了手电,用手指指下一间屋子,我们小心翼翼顺着墙根窜到另一间屋子的窗下。

    朱强做个手势,然后深吸口气,用刀子拨开了窗棂,轻轻打开半扇窗,我们一起看向里面,这一看就震住了。

    这间屋子的中央有一个以极怪异的姿势站立的人!此人身体前倾四十五度,半悬在空中,不上不下的。我喉头上下窜动,仔细看才发现是怎么回事,原来此人四肢都栓着绳子,悬吊着。好像是死了。

    朱强慢慢从窗下站起,用手电直直地照进去。

    手电的强光落在那人身上,我们同时倒吸一口冷气。这是个女人,全身赤裸,满头黑发垂下,挡住了脸。手电的光斑在她身上滑动,屋子其他区域都是深深的黑暗,所以看起来很清楚。

    她的皮肤呈现出一种死人才有的灰白色,上面布满了黑色铜钱大小的尸斑,整个人被绳子悬吊空中,像是木偶一般僵硬,这场景看起来就像是日本恐怖片。

    朱强扶着窗台,竟然一翻身跳了进去。我有点害怕,深吸口气也跟了进去。

    我们来到尸体旁边,空气中洋溢着强烈腐臭的味道。不过我们都是老油条,身经百战,到也不怕这气味。

    朱强胆大包天,蹲在尸体旁边,轻轻用手抬起下巴,那女尸的脖子像是没上油的门轴一般干涩,在朱强的抬手下,她慢慢的抬起头。

    我强忍恐惧,用匕首慢慢把她的头发撩开,露出一张惨白如纸的脸。这女人不算漂亮也不算丑,看起来挺年轻,应该不到三十岁。朱强把她的头侧在一边,指着脖子,示意我看。

    借着光看过去,在女尸的脖子上有个很明显的伤口,皮肤外卷,像是小孩的嘴唇。这伤口很深,一看就是致命伤。

    朱强道:“看到没有,是牙印,这是咬死的。”

    君小角操纵着我,说:“她身上的血应该都被吸光了,这是飞头降的一个祭品。”

    朱强微微眯起眼睛,右手放在女尸的额头,轻轻吟诵心法,念了几句他睁开眼睛:“身上的阴气也被吸走了。”

    君小角呵呵笑:“这位阿赞远倒是不浪费任何一具尸体,先用飞头降把血吸干净,然后又吸走尸体的阴气魂魄,化为自己所用。”

    朱强看向女尸的下身:“说不定这人送过来的时候是活的,阿赞远还要享用一番。”

    君小角摇摇头:“不会的。练飞头降,首要断绝人欲,甚至吃饭喝水都会减少,每天只喝一点点稀粥就够了,那方面更是没有需求。”

    朱强叹口气,喃喃地说:“幸亏我也是追求大道的修法者,要不然很难理解有人会放弃世间这么多诱惑,去修这么邪门的法门。”

    “条条大路通罗马嘛,”君小角说:“不管什么法门,练到至高境界都会脱离肉身的束缚,达到精神上的宁静。这也是最诱惑人的。”

    朱强看看他:“你不是人,所以你体会不到脱离肉身直达精神的快感。”

    “其实说起来很是宿命,”君小角说:“我拼命夺舍肉身,其目的就是为了最终有一天摆脱它。”

    “谈玄论道一会儿再说,现在要找找阿赞远在哪。”朱强打断君小角,他用手电四下里照着。

    “这具尸体应该是才死的,”君小角说:“阿赞远肯定在消化女尸的阴气,现在是他最脆弱的时候。”

    朱强打着手电在屋里照着,照了一圈,找到一些奇形怪状的法器和几具小鬼儿的干尸,除此之外并没有发现阿赞远。

    “最后一间屋子。”君小角和朱强同时说道。

    我们从后窗爬出去,小心翼翼不发出声音,来到了最后一间茅草屋。来到屋子后面,窗户竟然没关,半开着。君小角和朱强对视了一眼,朱强略一思忖直接把窗打开,一束手电光亮照进去。

    强光下,这次我们都看清了,在屋里中间的地上,盘膝打坐着一个人。这人竟然没有头!

    看清的一瞬,我后脖子汗毛都竖起来了,头皮发炸。

    这具无头人尸极为奇怪,这么大热的天,虽说是晚上,可我们穿着小背心都嫌热,尸体上却披着厚厚的毯子,腰间用绳子一圈圈固定住,整个人包得严严实实。

    “找到了。”朱强说:“人头肯定是飞出去修炼了,一会儿会回来。”

    “只要在天亮前,阻止飞头回来和身体连接,此人必死无疑!”君小角说。

    “现在有两个办法,”朱强说:“一是我们把这里关门关窗,不让飞头回来,熬到天亮,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把尸体偷走。”

    君小角看他:“你是怎么想的?”

    朱强露出残忍的笑:“我的计划很简单,我们双管齐下。”

    朱强出了一个损招,他把尸体带走藏起来,让君小角留在这里关门关窗,造成一种挟持尸体的假象。飞头回来,一定会想尽办法要进屋子里,等费了半天劲,破了君小角守护的第一道关卡,却发现身子并不在这里,再想找估计已经来不及了,朱强拿着尸体早不知道撩多远了,藏在什么地方了。

    君小角冷笑:“你还挺有战略头脑。”

    朱强哈哈笑:“我们中国人最古老的智慧就是孙子兵法,没有白读。”

    “为什么不是你守在这里,而我去藏尸体?”我实在忍不住,摆脱了君小角问朱强。

    朱强看我:“这话问的真不聪明,一点都不像你。”

    君小角在我的心念里大笑,对我说:“其实留在这里未必有风险。”

    “此话怎么说?”我问。

    君小角道:“现在发生的事已经超乎了寻常的预料,你无法确定飞头的能力和思维方式,说不定它本来就能感应到自己身体在哪,那身体就是个炸药包,谁拿谁炸,留在这里反而没危险。”

    别说他说的还真有道理,有赌未必输,我和朱强说不定谁能挂。

    朱强一翻身跳进屋里,对着无头尸走过去,突然黑暗中“嗖嗖”飞出几样东西。朱强反应极快,就地一滚,躲在窗台下,就看到有四五个黑色的东西从地板射出来,正扎在天花板上。

    朱强用手电一照,看到那是黑色的长针,看上去像是淬了毒,牢牢地扎在屋顶,尾部还兀自地震动。

    他仔细照着地面,才看到在无头身体的附近是有机关的,一根超强弹力的树枝已经被触发,此时还在轻微地颤动。朱强虽说是老江湖,刚才也是生死一线,他深吸了口气,有些后怕不已。

    阿赞远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会用机关保护身体。

    朱强把鞋脱下来,顺着地板甩出去,这只鞋一直轱辘着,到了无头身旁边才停下,并没有触发其他的机关。

    饶是如此,他还是小心翼翼地过去,生怕再有什么陷阱。幸运的是,阿赞远只设计了这一个机关,看样子他没料到真的会有人这么大着胆子来闯他的禁地。

    到了无头身前,朱强先把鞋穿好,然后一俯身把身体背起来,那身体看起来轻飘飘的,似乎就剩下一把骨头。

    他回到窗边看着我,轻轻说道:“我们如果能平安熬到天亮,我可以考虑帮你去除身后的镇魔符。”

    君小角笑笑,他操控着我,一个鹞子翻身很利索的从窗台翻进屋里。

    朱强背着阿赞远那无头的身体跳了出去,然后一猫腰顺着密密的草丛跑远了,身影消失在黑暗的树林里。

    我赶紧把门窗都关紧,仔细检查门锁和窗户插销,想想不怎么安全,在屋里找出一大堆瓶瓶罐罐的东西,都堆在门后。

    都检查完了,我坐在黑暗的屋里,心怦怦跳,看着刚才无头身坐着的地方,感觉到一阵心悸的阴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