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界之富商剑圣 > 帝国柱石 第十章:龙墓外围一线天
    深深的峡谷张大着嘴巴,黑黝黝的空洞之中不时有诡异的响动,有时候似乎是低声哭泣的声音,也有时候是几乎嘶哑到难以辨认程度的吼叫,不时还有一阵盘旋着的风飞了上来。这里面的巨大空洞之中连通了地底下一片更大的空腔,坚硬的岩石下面潜藏极多诡异和秘密。但是路只有一条,险之又险几乎无法两个人并排通行的小道,可以一点点顺着岩壁走下去。

    “哥哥,这到时候我们要上来岂不是很麻烦?”

    刚刚走下来,诺羽还真的比较争气一点麻烦也没有惹出来,只不过刚刚一落下来就抬头看着上方那白白的一条线。太远了,那天空现在看过去只不过是窄窄的一条细线罢了。

    “呵,上去?没关系上山容易下山难,既然下来了就不会有事。”

    诺风只是这样说,之后的应行云和狼人长毛面露苦笑,这其实等于没说,要是真的遇上了什么危险恐怕也就只有在这断崖下面死战一场。

    “不会有事的,一般这些亡灵都不会冲上来。我们只要到里面查出到底发生了什么就能获得一百个金币,这一次任务也不会出事的。”

    走到前面去,他们是来的比较早的一批人,看着周围一片黑暗,应行云安慰着有一些惊慌地诺羽,这似乎很奇妙!像往常一样?是的这一句话带有一种魔力,就连应行云自己都松了一口气,不会出事的。长毛准备往里面走了,诺风觉得他们不急着往前走,有什么危险最好都是人多好处理一些。这获得了一致的同意,应行云取下背在后背上的弓箭,试探着准备向里面射一箭试一试到底能有多远。但是想一想,为了轻便,自己就带了十只弓箭,还是算了。摸着精灵木弓木料纹理,应行云有信心,因为他在这个世界最大的依仗其实是自己的箭术。

    “前世我就是一个弓箭爱好者,来到这个世界弓箭不知道为我省去了多少的麻烦。”

    暗暗说道,十只附魔的箭矢带来的杀伤力到底能有多大他自己也不清楚,但是他有一种自信,这绝对不是一个坏主意。

    人三三两两的都下来了,峡谷底下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应行云和诺风看了看当中的剑师与大魔法师还在白袍佣兵白银之手的簇拥之中。矮人的大胡子和战斧让应行云想到了前几天的那个佣兵,但是此刻眼前的人却是一个剑师。

    “这里的佣兵大部分都已经下来了,除了少部分留在这里负责接应,以外的人是不是都要进去?”

    矮人抱着战斧没怎么说话,反而是法师指使一个白银之手的白袍佣兵大声喊道,这里的人多少都有一点想要和这两位说上话,听了这声喊,大部分人都留了下来,法师协会的人也是如此。他们刚刚释放了几个悬浮着的光球,这也是光系法师的手笔,那些光球没有任何杀伤力纯粹只是照明。

    “法师协会还来了高级法师!你看那两个是不是自然系法师?”

    应行云一眼就看见了两个手持暗金法杖的法师,他们正慢慢走到白银之手那里似乎有话要说那样。

    “眼力真好,那两个应该是吧!”

    众人瞩目,诺羽附和一句就都看着这两个高级法师走到了白银之手那里,从法杖上面的宝石来看应该是自然系之中的火系与水系法师。自然系是人类法师之中数量最多的法师种类,它下属风系、火系、地系、水系。例如诺羽就是水系法师,而应行云则是风系法师。高级法师的地位准确来说和剑师已经差不多了,法师的地位普遍要比同等级战士高一级。剑师矮人也笑着招呼几句,法师自然不敢怠慢。

    “诺克剑师与临风大魔法师是吗?白银之手尊贵的两位副团长,你们来到这里对所有人的安全而言都是一种保障。每一个人都或多或少因此获得了一点安全感,这是令人欣慰的。只不过,我能代替这里的所有问问你们,你们到底来是为了什么?难道这里有什么重大的事件值得你们亲自到来?”

    几句话,暗暗捧了几句之后又转换立场站在所有人的角度上发问,这几句话让应行云暗暗的笑,谁不知道就你们法师协会和白银之手获得了最多的消息,一直不公布,到了这个时候又开始心虚起来借用所有人的名头。这话只会在心里面暗暗嘀咕,不会说出来,至少目前看来这一切还对他们有利。

    周围的人一个个都是这样,等着白银之手的两个副团长说话,大大咧咧的矮人诺克刚要说话,持重一些的魔法师临风抢白:“龙墓之中过于危险,我们考虑再三还是来到了这里,至于更多的信息我们也不清楚。还希望大家多多包涵,一会儿往里面走,多多照料白银之手!我们不会亏待每一个肯在危难关头伸出援手的朋友。”

    临风滴水不漏,黑色的法师帽之下是一张十分英俊的脸,以前不知道迷倒了多少少女,历经风霜之后似乎变得更加的成熟。话语之中什么消息也没有透露反而开始请求别人注意照料白银之手,承诺似乎不像是假话,这也让人有些意动。

    一旁诺克皱眉索性一句话也不说,这里的人都有一点察觉,这两个人之间似乎有几分不和。但所有人都没往深处想,白银之手的事情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是吗?那么看起来是我们太过冒昧了!”水系高级法师轻笑着说道,他们两个亲自到来,结果白银之手也就这样说,实在是有几分说不过去。但是别人不说,尤其是这两位不说,你又能有什么办法。

    按奈不住,一旁的火系法师嘿嘿一笑,说道:“说起来我们倒是想起来了一些事情!是法师协会之前负责救治唯一活着出来的那个佣兵的,这一点大家都知道,但是这几天那位佣兵终于也是伤重去世了。结果就是我们和白银之手都知道了,这龙墓深处这几天出来了一个死灵大魔法师!并带来了亡灵暴动,是不是啊?帝国男爵临风?这没什么的,我就说出来了。”

    水系法师当即恨不得骂死这个冒失的家伙,说来也奇怪,法师的属性似乎与性格也有一些关系,水系法师就是要比火系法师稳重,火系法师则脾气一般暴躁。这句话当场让临风下不来台,好几个白袍佣兵愤怒的看着这个高级火系法师,这样的做派自然惹人生厌,但这个火系高级法师全然不在乎。

    稍微反应一会儿,在场的窃窃私语怎么都压不住,亡灵大魔法师?亡灵生物之中最可怕的就是亡灵法师,他们往往拥有很高的智力与魔力。应行云在帝都图书馆之中也看见过相应的介绍。亡灵大魔法师,一般精通黑暗系与亡灵系两系魔法,这对普通法师形成了一种天生的压制,黑暗系与亡灵系都属于破坏力最强的毁灭系魔法,自然系法师无法在破坏力上面与之比肩。人群都在埋怨白银之手做事实在是太过分,一时之间大魔法师临风也被人骂了好几句。

    “这个我也想说,但是临风不让!”

    大声嚷嚷着,诺克手持战斧走过来,饶是让这两个高级法师连退好几步,法师协会也有仆从武士,他们硬着头皮上前阻拦,这个矮人大声说道:“别过来,你们来能挡住我吗?我就是说我们还知道,这一次至少有两个大魔法师,可能多不可能少!”

    这时候剑师诺克过来补上一句,彻底引爆人群,每一个人都忍不住怀疑起来自己到底该不该进去,这一开始不少佣兵就已经萌生退意。而且法师公会与白银之手之间似乎还产生了很大的间隙,临风冷着脸连一句场面话也没有说,倒是诺克反而洋洋得意。与人类不同,矮人一直把信用当作自己的生命,矮人虽然爱喝酒又粗鲁但是在诚实方面真的是连同高贵的精灵也不得不钦佩。

    “我们是不是也考虑一下,太危险就算了吧!”

    长毛光棍的很,一听有两个亡灵大魔法师当时就想着走人,不少佣兵团行动得快都已经又走上悬崖了。

    “我们走之前交了多少押金?现在走实在是太不值得了!”

    应行云是知道一人一百个金币的任务不好毁约,一方面这种行为损害信用,另一方面罚金真的有一点难以承受。诺风也大有同意的意思,只是希望诺羽最好能够随那些人一起往回走,这当然被诺羽拒绝了,她反而格外的兴奋。

    白银之手准备一番,开始往前走的时候,飞石佣兵团也跟了过去,前期的一段路所有人都是必须经过同一区域。就算是已经和白银之手势同水火的法师协会也要经过这一段青石铺就的长长的道路。龙墓的一开始是一条长长的通往地底的阶梯,这是不知何人在极远古修筑,似乎是为了防范什么东西的样子。但是它的主人多半是失败了,却化作亡灵一直徘徊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