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弑神赤龙 > 正文卷 第三十章 护短的父亲
    第三十章护短的父亲

    龚明远脸上有些尴尬,但是依旧含笑说道:“是这样的,今天下午的时候,我们准备对学生们做一次考验。但是在我们领取装备的时候,修炼馆的工作人员不小心把装有光剑的箱子给了我们……我发现之后就让东方红枫同学帮忙看着箱子,我好去和修炼馆的沟通一下,换一些其他的装备。没想到等我回来的时候,东方红枫同学就和两名同学打了起来……”

    “两个同学?”周双银的眉头皱了起来:“除了郑王的儿子,还有一个是谁?还有,光剑怎么会随随便便就发给孩子,你问清楚是怎么回事了吗?”

    龚明远说道:“这个……的确是工作人员的疏忽,我问过了。另一个同学是镜神城另外一位副城主钱蓓雄钱副城主的孙子,叫做钱万钧。”

    周双银的眉头皱的更紧:“是钱蓓雄的孙子?这可难办了,钱蓓雄可是一直都对我有意见的,这一次只怕会借题发挥了……”

    龚明远一脸的难办神色:“所以我才急急忙忙的请您过来,看看有没有好的办法解决这件事情。”

    周双银想了想,突然看着我,一脸严肃的说道:“你是怎么打伤他们的,老老实实的和我们说一遍,任何细节都不要掉了。能不能救你,就看这件事情我们占不占理,你明白吗?”

    我点点头,像一个成年人一般正色说道:“事情是这样的……”

    我把事情的经过完完整整的说了一遍,最后还特意指出一点:“我那时候似乎被什么东西给蒙蔽了心神,之后连自己在做什么都不知道……”

    周双银脸上的严肃渐渐的松了一些:“真如你所说,这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龚明远一呆,忍不住说道:“没什么大不了的?这……”

    周双银说道:“不就是在抓捕一个试图抢走光剑的同学的时候,失手把这个同学给打伤了吗?按说学院的领导和这个修炼馆的主事之人应该给我们家东方红枫一些奖励才合适,我们家东方红枫可是帮你们做了事情的……”

    “这……”龚明远满脸郁闷,为难地看着周双银,欲言又止。

    周双银不理龚明远,继续说道:“你们要是不想给奖励,我们也不会争,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事交给我处理,绝不会连累你们学院就是。”

    龚明远急忙说道:“敢问周副城主,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周双银说道:“我这就带着东方红枫去见城主,相信城主会公平的处理这件事情的。”

    听了周双银的话之后,龚明远目瞪口呆,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周小英也是一脸的不解,但是也还有一丝的幸福,似乎觉得周双银说的很有道理,也为有这样的父亲而骄傲了。

    我也是感觉有些出乎意料,没想到这个周双银很是护短,明明是我出手太重伤我的同学,他却说成我是在尽心尽力的为镜神学院和这个修炼馆做事,真的是话分两头说,轻重便截然不同了。

    之前我很是担心自己犯的过错会没办法收场,现在看来,我的担心似乎是多余的。

    我对我的这个便宜父亲周双银,也还是很不了解,看来他这个镜神城的副城主,并非浪得虚名。

    龚明远不说话,周双银就一拉我,大声说道:“枫儿,跟着你姐姐先离开这里,这里剩下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等我处理好这里的事情之后,我再带你去见城主,请城主大人公平处置今天的事情。”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了,看着周双银一脸的不知所措。

    周双银伸手拍拍我的头,笑道:“被吓到了吗?没事儿,有我在,这都不是事儿。你跟着小英姐姐先离开这里,回家去好好休息。等我回去了,我们去见城主,把事情说清楚就行了。”

    我点点头,便由着周小英拉着我准备离开修炼馆。

    周小英也不多说什么了,一心带着我离开这里,所以拉我的时候很是用力,看起来就像是很着急走的样子。

    “且慢!”龚明远终于是忍不住开口了:“周副城主,不是我不放东方红枫同学离开这里,只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总得有个说法才行。不然的话,学生的家长,还有学院的领导们,都会让我吃不了兜着走的。”

    顿一下,龚明远深吸一口气之后,才接着说道:“您就算是为了我着想,也请暂时不要让东方红枫离开这里。等所有的人都到了,我们面对面的把事情说清楚,然后您三位再离开也不迟……”

    周双银目光一冷,盯着龚明远说道:“怎么,你想强行留下我们吗?”

    龚明远吓了一跳,赶紧说道:“不是,我……我怎么敢这样做?周副城主,您是知道的,被东方红枫同学打伤的两位同学,那一个背后的人都不是我一个小小的导师惹得起的……您就高抬贵手,别为难我好吗?”

    看龚明远一脸的哀求模样,回想起他最近对我的确是很好的,我有些不忍心了,便说道:“我们不走,等把事情说清楚了再走。”

    周双银一愣,随即看了我一眼,又去看看龚明远,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

    我知道周双银一定是看出了什么,所以才会这样笑,便接着说道:“龚老师对我很好,我自己做的事情,不能让老师替我承担责任。”

    “好!很好!”周双银突然笑道:“枫儿,你能这样想,我很是高兴。男子汉大丈夫,就要敢作敢当才是,特别是我们周家的男儿,就应该做到这一点。不要让别人给我们承担罪责,哪怕是要被制裁,也要做到这一点。”

    我点点头,周小英也点点头,我们都是一脸的骄傲,仿佛这就是我们一家人的某种隐形资本,也是我们全家人的骄傲。

    龚明远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神色,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喃喃地说道:“我……我到底该不该这样做,他好像也没做错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