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斩之帝 > 第二卷 第一百四十九章 灵药之争
    堂堂斩天派的少掌门此刻居然在抢劫,这是慕兰清此刻最直接的想法。斩天派以后如果交给了秦珂,那真的很难想象斩天派会变成什么样。

    “秦珂,你好歹也是名震鱼界的人,此刻你做的是什么事?如果传将出去,你的名声恐怕就没了。”此时落华生却是出来了。

    “落华生,你怎么会和他们在一块?”秦珂道。

    “为什么不行,秦珂。几天前若不是你的捣乱,我早就上岛了。不过天可怜见,我还是上岛了,如今我和慕姑娘两个人,你们有胜算吗?”落华生道,此刻的心情舒畅。

    “秦公子,我们走吧,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啊。”黄浓道。

    “就是,这次算我们失策了,走吧,秦公子。”罗信一道。

    “不行,我和风雪黾、李罗兰的恩怨今天必须解决。”余良山道。

    “秦公子,今天必须要战吗?”风雪黾道,虽然在场的人中,他的实力最弱,但是他有小龙,所以他不怕。

    秦珂此时也很犹豫,要战肯定不是对面的对手,但是如果只是拖住对方几个人,则就没有问题了。

    “战!余良山、余蓝山,你们和风雪黾的恩怨自己解决去吧!”秦珂道。他和风雪黾无仇,但是却不希望看到风雪黾成长,所以这招借刀杀人他自然乐意去做。

    秦珂的话说完,双方已经拉开了阵势。余家兄弟迅速把风雪黾和罗兰包围了,秦珂则迅速朝慕兰清而去,黄浓和罗信一二兄弟则去拖住落华生。

    秦珂和慕兰清都是九级境的修为,打起来自然不分上下;

    落华生是九级境,黄浓是七级境,罗信一二兄弟都是六级境,所以他们的战斗却是落华生压倒性的优势。但是黄浓他们贵在人多,一时半会应该不会落败。

    就只剩下余家兄弟和风雪黾及洛兰的对决。

    “风雪黾,李洛兰。今天你们别想跑了,我们兄弟一定会杀了你们为我弟弟报仇!”说话者乃是余良山。

    “你们等这天应该等了很久了吧,可是你们今天能杀得了我们吗?”风雪道,“从我们到鱼界开始,你们天机堂就盯上了我们。若不是你们见财起意,企图杀人夺财,我们又怎么会杀了余公子。”

    “但是我也不想说太多,当初杀了余公子,我就想到了现在了,所以你们要报仇就快点吧。否则出了秘境,你们就不会再有机会了。”风雪道。

    “黾哥哥说得对,你们余家也太不要脸了。我们不过是杀了一个余公子,你们就对我们展开了至少几轮暗杀和截杀。如果我和黾哥哥不是加入了逍遥门,恐怕你们也不会放过我们吧。”洛兰道。

    “没错,我们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余蓝山道。

    “唉,废啥话啊,快动手解决了他们,以免夜长梦多!”余良山道。

    但见余家兄弟各自对付一人,他们都是七级境呢,而风雪道黾却只是二级境。洛兰是七级境,对上余家兄弟没有问题,但是风雪黾怕是撑不住了。

    “小龙,还不动手!”风雪黾突然大喝一声,于是一直在湖边的小龙便加入了风雪黾的战斗之中。

    小龙直接释放了冰寒领域使得余家兄弟的动作缓慢了许多,趁此机会洛兰却是直接两箭射向了余家兄弟的胸口。

    余家兄弟顿时失去了战斗力,战斗戛然而止。

    风雪黾也不客气,把余家兄弟放进了戒指之中,他们这边的战斗却是结束了。

    “可恶,那只鸟这么厉害,我们撤!”秦珂道,在看到小龙的威力后,他不敢再战了。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而落华生这边,对面的三人已经是遍体鳞伤,此刻无法再战斗了。黄浓也没想到,他们三人居然连落华生的一招都接不住,他们中的罗信一可是还掌握了真谛啊。

    这一战也让黄浓看清楚了八级境和九级境的巨大差距。他可以和八级境斗得有声有色,却绝对无法是九级境的一合之敌,毕竟一个是铸元境前期一个是铸元境后期啊,差了不少了,难以弥补的。

    这场战斗似乎还没有进入状态就结束了,双方都很惊讶。洛兰和小龙的实力算是得到了在场所有人的认可,二者合击,估计落华生和慕兰清也没有把握可以接住。

    秦珂他们是走了,但是风雪黾他们却没打算走,他们在岛上的收获如今正好用掉。那些灵草如果他们敢带出去,估计会引起轩然大波的,难保没有人会为了灵药杀人。

    在离湖边一段距离的俊公子和云中赫诸人,此刻,也向着风雪黾他们走来。刚才的战斗他们也看到了,但是他们修为不够,却是没有帮上什么忙。

    “风公子,洛兰,慕姑娘,这趟岛上之旅一定收获颇丰啊。”俊公子道。

    “马马虎虎吧。”风雪道。不是他不说,而是灵药太少,恐怕不够人分啊,以后再想办法补偿大家吧。

    风雪黾在到来的诸人中看到了云中赫,便向大家介绍了起来。这一介绍,在场的人都没法淡定了。

    “云兄,原来你是风雪黾的表哥?你咋一直没说啊?”袁木鱼道。

    “不该,不该,云中施主不该。”裘鱼和吴鱼道。

    “的确,是云某的错,出去后我请大家开怀畅饮。”云中赫道。

    “好,就这样说定了!云兄可不要忘了。”俊公子道。由于风雪黾的关系,此刻俊公子和云中赫关系是异常的近。

    “哦,对了,这位是洛兰姑娘,是风雪黾的未婚妻。”俊公子的最后一句话却是在云中赫耳边说的。

    “哦,原来是弟妹。”云中赫道。

    “慢,我和风雪黾现在还只是兄妹相称,还没成亲呢,请表哥不要乱说。”洛兰道。

    “害羞了,快了,届时我一定去喝喜酒!”云中赫道,“既如此,我就叫你洛兰吧。”

    不知为何,听到洛兰和风雪黾订亲的事,慕兰清的心里却是有些失落。

    “俊公子,你扯远了,你们先出去吧,我们想在此突破。”风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