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天峰 > 正文卷 天尊归来
    华山之巅,一道闪电划破虚空,破碎了华山之巅的祭天台,晴日惊雷,加上又是打碎了古代遗迹,一时之间惹起了热议。

    此时,一辆高速行驶的机车正从华山开往济州。

    一个青年神情有些恍恍惚惚的坐在车上,青年刀削一般的脸颊显得有点苍白,但是却难掩那一抹凌云之意,透露着一股不凡气质。

    “我真的重生了?或者只是幻觉?”

    青年叹息一声,在华山上他就已经确认了好几遍了,但还是没有办法相信,此刻再次仔细感应了一下,发现体内的雷霆帝经无法运转,体内的所以修为消失的干干净净,只余下雷霆帝经的一丝护体气息。

    “看来,我是真的回来了,居然回到了地球,而且还是十八岁那一年。”青年名叫薛彪,是雷霆帝经一脉最后的一个传人。

    原本薛彪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只不过机缘巧合下进入了修真界,得到了雷霆帝经,成为了威震寰宇雷霆帝经一脉的最后一个传人,他一步步修炼,最后更是成就了一个无上天尊之位。

    曾经的薛彪可谓是横推天境十万大界一切敌手,脚踏乾坤,屹立万道之巅,可惜他却被第三太阳纪归来的三大仙尊合力偷袭。

    “呵呵,三大仙尊?你们为了雷霆帝经,不惜请出无字天书和十杀大凶阵偷袭我,可惜本天尊命不该绝,最后我又重生了。”薛彪嘴角露出冷笑,眼中凝聚出一丝杀意。

    前世的他虽然战力惊天,澎湃的法术盖压万道,已经被尊为天尊了,不过最终境界还是太低了,依旧惨遭了劫难,血洒十杀大凶阵之中,自爆而亡。

    但是这一世不同了,他再次重生了,再次回到了地球上。

    “我现在要是提前觉醒体内神丹,开始修炼,顺带再将地球各处的那些惊世神种取到手,那么即使是三大仙尊也只有被我踩在脚下的份。”

    “呵呵,我很期待再次与你们相遇,三大仙尊,介时我倒要看看,你们还有什么资格与我匹敌?当我抢先去拿下那几件至宝的时候,我很期待你们脸上精彩的表情!”薛彪嘴角再次划过一抹冷笑。

    “嘟嘟嘟……”手机铃声响起,薛彪掏出手机一看,眉头不由的一皱,看着那个来电的人,薛彪原本已经超然物外的心境此刻都忍不住燃起了一丝仇恨的怒火。

    他当年为什么能够走上修行这条路,就是与这个电话的主人有关。

    但那却是他一生的悲剧的开始。

    前世的他的家里算不上什么富豪,但是父亲在县城里有一套房子,车子也有了,甚至连存款也有那么几十万,算得上是比较富裕的家庭了,而且家里还有一家小型的装修公司,可以说,不管怎么样,他都算能过得比较富足。

    但是就是这次之行,一切都毁掉了。

    大学毕业刚过不久,他就和女朋友威迪迪分隔两地,而这一次就是去找女朋友的,为了威迪迪,薛彪甚至选择放弃了在新州的大好前途,而去济州做了一个小职员。

    只是薛彪不会想到,自己这一去会是灾难的开始。

    带着精心准备的礼物来到济州,最后却被人打成残废,双手被打成粉碎性骨折,膝盖也被人踢碎,导致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意志消沉,甚至想着自杀。

    他成了一个甚至连独立生活能力的人都没有的废人,父亲为了治好他,将家里的存款全部花光,车子房子全部都卖掉了,最后甚至沦落到了去捡垃圾为生。

    直到那个大雪纷飞的晚上,有人将已经冰冷了的父亲遗体运回来,他泣不成声,心疼难过的大哭。

    随后的近20年里,他就像一条狗一样的活着,被人嘲笑和谩骂,甚至乞讨为生。

    那种打击对他来说太大了,一度让薛彪心灰意冷,终于在一个晚上,薛彪来到了华山之巅,跳了下去。

    哪成想不仅没有死,反而掉进了修真界,最终得到了雷霆帝经,走上了修行之路,逆天崛起,成就无上传奇,败尽天地间古老的神坻,成为震慑一方的天尊。

    可惜,即使他为盖世天尊也无法复活自己的父亲,这成了他传奇一生之中最遗憾的事情,也是他迟迟无法突破最后一层的缘故。

    但是这一次不同了,既然能够重活一世,薛彪发誓,任谁都不能伤害自己的父亲,还有济州的那几个仇敌,上一世你们害得我家破人亡,这一世,这个仇,我怎么能不报?

    接通电话,电话内响起,带着一丝不耐烦和冰冷的声音。

    “喂,薛彪,你到了就提前给我打个电话,我和我妈妈会在车站来接你。”

    然后电话那头没有给薛彪多余的机会,直接将电话挂掉了。

    薛彪则是嘴角划过一抹冷笑,前世的他像是得了失心疯一般地去爱这个女人。但是去了济州之后,却被对方的父母看不起,各种冷嘲热讽,各种刁难。

    这个女人也因为家里的反对,最终骗过了自己父亲给自己的一百多万创业的存款后,将自己无情地抛弃了,和一个官二代好上了。

    不过这一世嘛,薛彪再次不由得冷笑,咱们可以慢慢玩。

    薛彪放下手机,刚好瞄到坐在旁边的一老一少。

    此刻,老者正一脸期待的打开了一个古朴的盒子,从盒子内取出一块玉,小心翼翼的拿在手上,正在欣赏。

    不过薛彪看了一眼之后,便不屑地收回了目光。

    “你那什么眼光,你懂吗?”忽然,老人旁边的一个少女开口质问道,少女因为身份的缘故,自小就被别人娇宠着,所以养成了一个自傲的性格,见到薛彪那不屑的目光,一下子就来了火气。

    懂吗?

    开玩笑?

    薛彪前世可是天尊,以他的见识,怎么可能不懂?

    而且眼前这一块玉。薛彪只看了一眼就知道是个赝品了。这老头居然还小心翼翼的,一脸的爱惜,仿佛得到了真迹一般。

    但是以薛彪的心智,又怎么会和这小女孩一般见识?

    而且薛彪也看出来了。从穿着打扮上来看,这一老一少怕是身份极为显赫,非富即贵。

    “不懂就别乱喵,也是,像你这种乡巴佬,面对上千万的古董珍品,你怕是一辈子都没见过。”

    少女在说这话的时候,高昂着下巴,脸上充满了不屑。她身份高贵,平时接触的都是一些权贵,自然看不起薛彪这样的普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