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权门贵嫁 > 章节目录 一百四十二·殉葬
    众人的神经都已经紧绷到了极点,朱元一声惊呼之后,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觉得脊背发凉,探头朝着朱元那里看过去大家都多多少少都是听说过朱元的名声的,这个横空出世的年纪还很小的姑娘,一身医术出神入化,治好了许多叫人听都没有听过的病,大家下意识觉得她是无所不能的,至少也能够是在那些道长来之前最有把握的医者,可是现在听她这么大喊,大家都惊了一跳。

    胡太医也啊了一声,神情惊恐,连手里捧着的玉碗都给打翻了,扑上前去捂着五皇子还在不断冒着血珠的手腕,无奈又愤怒的问:“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是的,怎么会是这样!?众人都下意识的倒退了一步,看着朱元手里的那半截虫子的尸体还挣扎着动了两下,都弯腰差点吐出来。

    朱元一下子捏碎了手里的那只虫子,神情少见的惊恐害怕,冲上去立即拿了纱布将他的手裹起来,让胡太医:“快!先去找止血的药粉来,快点!这跟上次我遇上的情况不一样,不只是一只这样的虫子,快点!”

    她的话说的又急又快,胡太医差点儿来不及回答,却凭借本能吼了一声,立即就有太医去拿了上好的止血的云南白药过来。

    血好不容易止住了,但是五皇子的脸色却已经差到了极点,连呼吸都似乎更缓慢了。

    朱元手上已经沾满了血,有些手足无措,一时没有再有动作,只是急促的呼吸出卖了她她已经慌到极点了。

    屋子里一时没有太医再有动作。

    过了也不知道多久,才有个太医瞪大眼睛说:“这这根本就不是病,而是中了毒,我们怎么能治啊?!还是快把道长招来吧,不然,看五皇子这个样子,坚持不住多久啊!”

    谁都看得出来,五皇子现在是面如金纸,气若游丝了。

    在寝殿中的太医们都觉得自己倒霉,竟然还能够遇上这种稀奇古怪的事。

    怪不得人家都说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这样身份尊贵的人,果然还是老老实实呆在有护卫的地方才好,否则天知道有多少未知的东西在等着你。

    这分明就是故意冲着要五皇子的性命来的,也不知道到底是谁这样狠。

    是那些云南叛乱的苗人?

    可是这付出的代价他们知道是什么吗?朝廷会彻底的毫不留情的剿灭他们!再说,对付一个根本都不参与实际战斗的皇子,对他们又有什么好处?

    这想法也不过就是片刻之间的事,因为五皇子显然已经支撑不住了,见五皇子身体抽搐,太医们全都有些乱了。

    胡太医也拉着朱元,让她再想想别的办法。

    这不是开玩笑,要是五皇子今天死在这里,多少人都要跟着陪葬!

    朱元却仿佛傻了,她困惑又苦恼的摇头:“我不明白,那些蛊术太高深了,我不明白”

    指望她是指望不上了,胡太医失望的看了她一眼,不知道想到什么,跑出去找人了。

    留下朱元一个人在殿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太医们才都商量着要去查一查古籍和医案,也都退出去了。

    寝殿里只剩下零星的几个宫娥,朱元呆坐在距离五皇子不远处的地毯上,失魂落魄的。

    随着时间流逝,五皇子的情形越来越不好了,期间好几个太医轮流进来试探五皇子的鼻息,把了脉之后叹息着惊慌着又焦急的来回徘徊。

    甚至其中之前那个湘地的太医瞪圆了眼睛愤恨的对着朱元横加指责:“你实在是太冒险了!我都说过了,有些蛊毒只能让下蛊的苗人自己来解,旁人是没有办法的,只会让情况更糟糕,可你一不等那些道长们,二不等大家商议出个结果,太把你自己当回事,结果现在害了殿下,也要害了我们!”

    一项牙尖嘴利的朱元竟然没有回话。

    连进来的锦常也看了朱元一眼。

    “我不管了!”那个太医恨恨的哼了一声,拂袖怒道:“我得去上报给都御史!”

    右都御史是分管太医院的,领太医院事,有这样的事,要去告诉他,再让他去上报嘉平帝,这是符合程序的。

    宫娥垂首看了朱元一眼,有些同情的叹了口气。

    没有金刚钻,何必拦这个瓷器活儿?这下子可好,名没有利没有,连命也要赔进去了。

    寝殿里渐渐安静下来,等到不知道再过了多久,忽然有宫娥惊呼了一声:“殿下他他没有呼吸了!”

    整个寝殿都慌乱起来,恐慌的浪潮一波一波的涌来,几乎要把人的心都给击碎,不少宫娥直接就哭了大周向来有殉葬的传统,五皇子这样的身份,他还有没有娶妻,按理来说,在他宫殿里伺候的这些宫女太监,都是在殉葬的名单里的。

    朱元在这一片慌乱中,竟然牵了牵嘴角。

    旁边的宫娥以为她疯了,什么也顾不得的推了她一把:“都是你!都是你!要不是你擅作主张,等到道长们来了,说不定还能救回殿下,现在我们全都要跟着一起死了!”

    朱元更是逃不掉的那个她可是亲自给五皇子动刀子的人!

    可是这个疯子,她竟然还笑的出来?!

    宫娥们惊慌不已,六神无主的也拿她没有办法,正要再说什么,就听见外头传来唱诺声,是卫皇后来了!众人都看了朱元一眼。

    卫皇后脚步趔趄的很快如同一阵风刮了进来,她才刚刚去寝殿换了一身衣裳过来,就听说五皇子不好了,片刻没有停顿就进来了,奔向五皇子的所在伸出手,颤颤巍巍探了一下他的鼻息,而后便瘫软在了床沿,眼泪唰的一下就掉了下来,转过头去厉声问朱元:“怎么回事!?你不是很能耐吗,你不是包治百病吗,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她跟嘉平帝关系疏远,现在相看两厌,她只有这个依靠了。

    好不容易等到盛贵妃母子失势,她以为一切都好起来了,还以为总算是有了一点期盼,谁知道五皇子却又出事了!

    怎么能这样?!怎么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