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赤龙伞 >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移花接木
    老人瞠着凌萧摇了个头叹了声气说道:"唉!你这没见过世面的小子,好我就来告诉你。"

    "此花乃世间草本珍奇,数量极为稀有,只生长于环境和水温适宜之湖泊里,一生潛长水中润土,每年只在夏末七月尾时才伸露水面吸收初秋天地日气,以滋生长,然后便潜回湖中再不露面。"

    "我寻觅数十载才得知此湖长有其花,经我精密计算得知此花将于今日午正初刻之时,离岸十丈之外冒出水面收精纳气。"

    "本已准备一切想将它捕捉,却没想到让它……唉!一生追求落得如此,我将憾抱入土……"

    凌萧暗想:啊!原来如此,此花一年才出现一次,今日捕获不到便要等上一年,难怪老爺子如此伤心。

    老人收起伤心看着湖面摇着头说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唉~也吧!"

    "老爺子可以明年再来不也一样吗?"凌萧说道。

    老人双目涵伤似有难言之隐,他一言不发只轻掃凌萧一眼,然后蹲下身子捡回方才狠摔地上的弩,之后慢慢放回行箱,准备离开。

    凌萧着实不忍看见老人如此失望之情,上前说道:"老爺子,我答应你,明年同月同时我必回来这里帮你把它捕下,今日失漏只因距离位置有所偏差,你的弩爪才未能将它抓住,我家乃专精铸造兵器猎具,我回去后为你打造一具更好猎器,助你把它摘下来。"

    老人再看凌萧一眼,欣慰说道:"老夫感谢你的好意,可惜~我没多少时间了……"

    凌萧不明何意,以为老人仍然心急不舍说道:"怎时没时间?只要多忍耐一年便能事成,所谓只要有恆心铁柱磨成针。"

    老人轻叹一声说道:"可惜老夫再等不到眀年……不欲相满,我身有顽疾,将活不过明年春末。"

    凌萧愕惊一下,原来如此,怪不得今日没能把这奇花捕下,老人会如此伤心欲绝,如此难过,原来错过了这次机会就再也无法再试。

    凌萧心头突然涌上一阵愁思,原来世间真有一物是金钱不能买到的,无论你有钱没钱,善人恶人,低微如丐或尊贵如王帝,一天就只有十二个辰,不多一刻不少一刻,时间~是金钱买不到的。

    家里虽略积财富让我不愁吃穿,可我从没想过因何而生,为谁奋斗,有何目标,原来我一直在混沌过日,凌萧想到这里一脸茫然……

    老人已把行装收拾好准备离去,上来向凌萧话別道:"年轻人,时间不早,你也该回去吧。"

    凌萧心有不甘回道:"老先生,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老人边走边漫不经心回道:"除非水性了得懂得沉潛,我已一介老丈,不谙水性更不懂沉潛,没办法啦!"

    凌萧一听即刻说道:"你不懂,我懂!"

    老人本已走起准备离开湖边,一听凌萧这么说又停下脚步,回过头来,半分怀疑又半分期盼的眼神看着凌萧……

    "真的!我从小习泳,水性很好也懂沉潛,记得有一年在帝都一条川流很急的河里,试过把一名孩童救了起来,当年我才十三岁。"

    "啊!你真懂水性?"老人半信半疑问道。

    "真懂。"

    "那可能真有一法。"老人瞳孔划过一瞬余光,略有喜色说道。

    "老先生,什么方法说来听听,或许我可以帮你办到。"凌萧见老人稍有心摇更作遊说道。怎说此事也因之前行为有不当之处导致老先生失手,凌萧心感有愧,望能助他把事终了。

    老人掃拨几下颚下胡须,严色说道:"唔……不过此法会有一定危险……唔~我看还是算了。"

    "老先生,你窮一生追求取得此花为目标,现若真有办法能助你消除心中之憾,何不告诉我,让我试试,至于危险老先生不必太担心,我自会保护好自己,你就说来听听吧。"凌萧诚懇坚持说道。

    老人细作考虑了片刻说道:"嗯你真想尝试?那……好吧,我就即管告诉你,但若感有不妥就别去呈勇冒险。"

    "老先生请说。"

    老人把行装卸下,缓缓坐在一处干土上,再次掏出他的斗煙将其点上,然后轻轻吸上一口,一卷薄薄烟雾又从老人嘴里吐出,云雾四散,传出淡淡药味。

    这一吸一吐看似老人很是享受,也看得凌萧什为好奇,他闻到煙雾中一股草药气味,难道老人是以此法服药中,那这药也太奇怪了吧。

    老人吸吐了几口,转想了一会便细细说道:"此物长年只生长在淡水深处,一年才一次浮上水面吸取天地元气,方才因它受了惊扰才缩潜回水里,其实它仍未吸尽应要之气,故仍会停留在离水面五丈之处,继续吸取它需要之精气,并且会停留在那位置一段时间,直至吸纳完毕才潜回湖底土里,这便是唯一捕捉它的好时机。"

    凌萧听后说道"那这还不简单吗?我只须潜入水中将它摘下来便可,何危险之有?"

    老人用手轻轻拍打几下斗煙,又细细吸了一口说道."小兄弟,我还没说完呢!这……危险有二……"

    老人继续说道:"其一,此花有一特性,当它仍在水里之时,碰不得!否则它会自行沉下五丈,再碰再入五丈,若你没能一次得手,下次机会就会変得越难,就算你愔懂水性也不能潜的太深闭气太久,并且水越深压力越大,定会把你心肺压破。"

    "啊,那我只需看准目标,快下一刀便是。"凌萧从袍里掏出匕首递给老人看说道:"这是我家传快刀名叫"尺手",锋利无比削铁如泥,能瞬间起肉削皮,我只要用此刀快速将它的莖切断,便能得手。"

    老人轻看一下凌萧递上的匕首一眼,没作表示,再继续说道。

    "危险二,此乃天降神物,凡神物出现之处附近必有猛禽异兽之类,所以我会担心,若真有此等异类兽物出现,那便会危及摘釆之人的生命,故我看还是算了吧。"

    凌萧一听将有兽物之类出现心头为之惊愕了一下,马上回想到方才浪里朦胧看到那根猛烈蠕动像藤蔓的东西,不知是否所讲之物,假若真有此等怪物出现,也真给遇上,那可真是个大问题,凌萧一想到这里,方才那股热血之气,也就顿时被压了下来。

    凌萧两手托着下巴,进入一阵深思,老人看着湖面远处悠悠说道:"小兄弟,我看就算了吧,我与你素未谋面,你无需这样帮我,我也不想你去冒险,若然出了些什么差错意外,我如何对得起你父母,况且从你的衣着装扮说话语气也是个名户子弟,你就別参进这种有可能赔上生命之事了。"

    "我一生行医救人,不想因为一已私欲而把你害了,我可担当不起,也对不住你家人。"

    "啊!老先生是位大夫?"凌萧问道。

    "嗯,算是吧。"老人深深吸了一口草煙吐出云雾后说道。

    凌萧听老人说是一个大夫便打起兴趣,希望向他那里打听一人故问道:"请问老先生可曾听过一位叫接木先生的大夫吗?"

    老人淡淡看着凌萧说道:"你认识他?"

    "我不曾认识他,只听一大夫说,此人对治理根骨之伤很有本事,什至能把病人已残断之根骨重新接上,尤如新生,不过听说此人有些怪癖和一些奇怪规矩。"

    "啊!什么样的怪癖怪规矩?"老人收起斗煙,从行装拿出一个水飘,喝了一口之后递给凌萧。

    凌萧接过猛喝一大口,他也实在口喝非常,哂了个中午滴水未沾,可喝下去后才发现里面装的是酒不是水,但酒已喝到喉咙去了,也不好意思吐出来,只好強吞下去,只感苦不堪言,凌萧把水飘递回给老人,苦着脸继续说道:"我说到哪了?呀对,这位接木先生,先说他的怪规矩,他收取诊金的方式很奇怪。"

    老人接过水飘又喝上一口轻笑着说:"哈哈,有何怪?还不是银両的关系,如你所说,这世间那有钱解决不了的事,只要你给足够银両还怕请他不动?"

    凌萧轻叹一声说道:"唉,我初以为也是,但真的不是,此人不以金钱银両作为诊金,你再多的钱也未必能请得动他来为你看病,我也想找到他为我这位小兄弟看病,若不能在二十天内找到他,我这小兄弟的手臂可就废了,可如今人知他去向……"

    老人说道:"那此人不是儍吗?不收银両那他以什么作为诊金?"

    "我也觉得他是儍的。"凌萧看着刚好飞过来的几隻小鸟,没留意到老人正瞠着他。

    凌萧继续说道"据说此人什么都不好;不好酒,不贪财,不恋色,唯独只愛奇木神花圣果之类的奇花异草,假若他认为你送出的是绝世珍品,便会以此作为诊金,为你治病,啦!就像这个湖里那朵水性阳花一样的异物……"

    说到这里凌萧猛然一醒,瞠大眼眼由上至下看看着老人几遍,久久没能说出话来……最后才颤颤惊惊的问了一句:"莫非……你是……接木先生?"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