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真的不是龙傲娇 > 《我真的不是龙傲娇》正文 0438 礼物有许多种
    “翠儿的名字?”婵儿闻言一愣,接着看着那玉坠一面,露出回忆之色:“小姐若是不说,我也想不起了。”

    杜十娘丝毫不在意玉坠,而是看着七姨,问道:“七姨怎么想起送给翠儿这天池泽的火烧玉?”

    “也没有什么,只是觉得她会喜欢。”七姨眨眨眼,眼角略带褶皱。

    石闲将玉坠放回锦盒中,拥婵儿入怀:“过去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好在意的,我只知道,这两个丫头一个叫杜翠儿,一个叫石婵儿。”

    “小姐,能不能不带姓叫我……”婵儿撇嘴。

    “死丫头,还嫌弃我的姓难听?那你去姓杜吧。”石闲从后方撕扯着婵儿的脸。

    婵儿看了杜十娘一眼,模糊不清的说道:“若是……小姐你……姓杜了,我就可以顺理成章……”

    石闲更气了:“我怎么可能改……”

    石闲的声音戛然而止。

    她是有机会改姓的,如果十娘愿意娶她的话。

    这么一想,给予她灵感的婵儿怎么看怎么可爱,她手指逐渐轻柔,抚摸着婵儿的脸。

    到底是自己照顾大的丫鬟,就是聪明可爱,自己怎么忍心欺负她。

    松开蹂躏婵儿的手,石闲盯着杜十娘那略微浮动的面纱,认真说道:“十娘,你觉得夫人杜氏叫起来还顺口?”

    气氛带着一抹艳丽的颜色。

    明灯小脸微红,趴在床上偷偷看着这边。

    “……”面对石闲近乎“骚扰”的发言,杜十娘面色冷淡,仿若没有看见眼前的二人,自然也没有回应。

    她是传统的姑娘,羞耻心尚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可说不出这种话来。

    七姨躺在躺椅上,将眼前的一幕闹剧收入眼底,掩面而笑的同时,眉宇间竟然是几份若有所思,似乎是在很认真的考虑这件事情的可能性。

    她不反对姑娘们搭伙过日子,不如说杜十娘和石闲走到那一步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当年柳依依和连韵的母亲如果一方有石闲这样的心思,也不会早死他乡,当然不会有连韵和柳依依了。

    春风城也不乏搭伙过日子的姑娘,最明显的就是连韵和柳依依了,这两个丫头平日里亲密、做些虚龙假凤的事情也没什么好意外。

    七姨瞥了一眼杜十娘那极其冷淡的眼神,便叹息一声,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若是杜十娘这么容易改变,当年也不会喜欢上男人了。

    说到底,传统的姑娘对于拿走她第一次的男人总归是有不一样的执念,而那李孟阳也是个良人,现在闹成这样,只能说两人是有缘无分?

    兴许也没有什么缘。

    七姨合上眼睛,脑海中闪过她记忆中的杜十娘,发觉那本来清澈、充满自信骄傲的眼神之所以消失,正是从知晓李孟阳和这个国家的公主缔结婚约时候开始的。

    睁开眼,她瞧着杜十娘眼里的清冷,露出由衷的笑容。

    从杜七出现后,她过得比那时候还要好。

    “七姨,我脸上有东西?”杜十娘奇怪的摸着自己的脸。

    “有。”七姨点头。

    杜十娘摸索着侧脸,就听七姨说道:“有些好看,也难怪四闲喜欢你。”

    “……”

    在场的姑娘们都是一愣,惊愕的看着那躺椅的老人。

    石闲心道七姨真的变了许多,和婵儿说的一样,比起以前的死气沉沉,充满了活力。

    “七姨,你就别掺和了,我已经很头痛了。”杜十娘无奈说道。

    “好了,玩笑而已。”老人微微坐起一些。

    婵儿腻歪了上去,抓着七姨的手,撒娇道:“姨,翠儿都有礼物,我的呢?先生可是说了……七姨给我准备了礼物。”

    “对啊。”杜十娘伸出手掌:“可不能厚此薄彼,十娘我也不是贪心的姑娘……我只要一点点银票就行。”

    “十娘,掉钱眼里了?”石闲看不惯喜欢姑娘满眼金光的财迷模样。

    “你知道什么,养几个丫头,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杜十娘说道。

    “有你们的份,我前些时日要了一些披罗居的布、线,闲来无事,织了几件小玩意,一会自己挑。”七姨说道。

    婵儿很高兴。

    石闲笑着,这种礼物是每年都有的。

    杜十娘很失望,因为不是银子。

    “大年的时候,还有礼物,你应该会喜欢。”七姨抓住了杜十娘的手指,说道。

    “什么?”杜十娘不明白。

    “会知道的。”七姨一幅保密的模样,歪头看着自己包中的一封信件,想着柳青萝那般美丽的容颜,目光掠过自己枯树一般的手。

    她年过五十,以老人的模样生活了近十娘,若是忽然变成青萝那个样子,不知是否还能习惯?

    可以确定的是,身边的姑娘一定会很喜欢,因为这一个个都是只看皮囊的肤浅之辈。

    对于年轻时候的样貌,她还是有几分自信的。

    ……

    “时间也不早了。”石闲望着窗外逐渐黑下来的天空,说道:“常姐姐怎么还没来,这可是等了有一会了。”

    要不是为了等常平怜和安宁,她们早就开始吃了,还能一直闲来无事的打牌?

    “常姐姐那么忙,都和你似的,那么清闲?”杜十娘道。

    “要不然我叫石闲呢。”

    ……

    ……

    金风楼偏院,杜七有些腿软的从精致房间中走出来,一旁等候的祝平娘上前搀扶住她。

    “可好些了?”

    “嗯。”杜七点头,脸色发白。

    她比自己想的是要弱好多,不过在琴楼吃了一些水果居然就闹肚子了,也是丢脸。

    好在,因为都是亲密的姑娘,也不觉得有什么羞人,只是……杜七缩了缩脖子。

    “怕十娘生气?”祝平娘敏锐的道。

    “嗯。”杜七应声。

    “安心,我帮你说说她。”祝平娘说着,牵着杜七的手回到金风楼,正准备上楼的时候就见到了几个熟悉的人。

    “少君?”祝平娘意外的看着并排走进来的三人。

    吕少君、鱼行舟,以及鱼行舟牵着一个的……半妖?

    年龄和明灯相仿,和明灯的样貌也相似,甚至也有一对黄色的绒耳,只是明灯是带尖尖的耳朵,这个半妖小姑娘的耳朵要更圆润一些。

    虎妖的血脉。

    祝平娘了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