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青城山庄 > 章节目录 一百六十六章 冰释
    秋辞确是有事,前去“夜”组询问广元城的情况,负责人夜西道:“孙武伞下士兵亲人在广元,今年唯独西凉的粮食收入不好,这不年底难以熬下去,孙武和仲咏合计便攻下广元。不仅没动当地的百姓,还开仓济粮,当地百姓无不赞叹。”

    “没人阻拦吗?现在可不是好的时机,他们这样随时会面临灭顶之灾啊!”

    “头,特意让我跟你交代,那边开仓济粮之后就会撤出广元城,并且这事有陈大掌柜从中协调!”

    “噢,原来如此,那我就放心了。你这边时刻关注那边的情况,有最新情况立马告知我或凤平。”

    “少主,放心吧!”

    “还有你们在西凉行动要万分小心,千万别惹是生非了!”

    “我们知道现在是非常时刻,属下恭喜少主大婚!”秋辞无奈的离开,走在大街上,不敢回府邸,不知道该往哪去!街头老叟下棋,秋辞饶有兴趣的观看。中午人散,秋辞又漫无目的的游荡,想了想自己好久没去营地了,如今去看看怎么样了。秋辞悠闲的走到营地,士兵立马喊道:“驸马千总好!”

    秋辞笑脸响应,不住的点头示意,孙小小下值班还没睡,听说千总来了,又来了精神面见洛叶。“千总,您这么早来军营啊!”

    “我来看看,马良和其他人呢?”

    “他们出去拉练了,我昨天值班,今天在营地休息!”

    “噢!”秋辞五脏庙不安分的闹,孙小小听到动静,很自然道:“千总,我还没吃午饭呢,要不一起?”

    “好啊,我倒看看最近军中的伙食怎么样了。”秋辞出门到现在还没吃饭呢,来军营也是想着蹭饭的,不过没好意思直接开口。伙夫得知千总来临,特意小炒了几份,秋辞走了一上午,饿的不顾形象狼吞虎咽。孙小小在一边赞道:“千总真乃丈夫,没想到吃饭也是这样的真性情!”

    秋辞顾着吃饭,不想理睬孙小小,孙小小嘀咕嘀咕的说着,秋辞口中有食物,不耐烦的扬起拳头,孙小小立刻懂事的闭嘴。马良带人回营,意外看见秋辞,疑惑道:“千总,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这新婚头天不陪新娘,怎么往军营里跑啊!”

    “就是因为如此,我才要来看看你们有没有偷懒。”

    “没有,今天的训练他们伪装百姓入城待了一段时间,我还听说有人看到千总在街上看人下棋。”孙小小疯狂的跟马良暗示,眼睛眨个不停,马良奇怪的问道:“孙小小,你眼睛怎么了?”

    秋辞也注意到孙小小的异常举动,孙小小解释道:“没怎么,刚才眼睛好像进沙子了!”

    马良才反应过来,若有所悟。马良等各自做手上的活,秋辞在大营里闲逛。夜幕降临,秋辞在营帐研究其地形图,马良忍不住道:“千总,天黑了!”

    秋辞心不在焉道:“哦!”又没了反应,马良一边干着急,有忍不住提醒道:“千总,该回去了。否则郡主找到这里就不好了!”

    秋辞好似才知道一样,“我都忘了,是该回去了!”心里暗骂马良,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他这么多管闲事,没看出来自己不愿意回去吗?一点眼力劲都没有。秋辞拖拖拉拉的往府邸走,到了府前又不愿进去,在门前回来的徘徊,依诺听说这情况,特意来到门前暗地观察,见到这样的秋辞,实在忍不住笑,笑出了声。秋辞也发现依诺,黑着脸问道:“来多长时间了?”

    依诺手捂红唇笑道:“没多长时间,这不是看你临门不入,特意来看看什么情况吗!”秋辞硬着头皮进府小声问道:“莹莹睡了没?”

    “这么怕郡主?她又不会吃了你!好好,别瞪我了,早就回房休息了!现在应该睡了吧!他还让人留了饭菜呢!”

    “我知道了,你也早点休息吧!”秋辞悄悄的往房间移动,偷偷摸摸的打开房门,见沈莹莹已经睡下,这才松了一口气。轻手轻脚的爬上床沿,仔细看了看莹莹,发现她眉毛上的泪迹还未干涸,私下哭泣了的样子。秋辞心中不忍,躺下让莹莹枕在自己的胳膊上,另一只手轻轻抱住莹莹。可是莹莹的身体越发的颤抖,原来是装睡了,如果秋辞不抱她可能还不至于如此,秋辞这一抱,沈莹莹顿时更是觉得委屈,泪水也止不住的流淌。秋辞不知该如何开口安慰,沈莹莹边哭边说道:“不管你喜不喜欢我,也不管你愿不愿要我,我已经是你的人了,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我知道你的心意,我又没说你不是我的人!”

    “那你干嘛一天都躲着我,我有那么让人讨厌吗?”

    “是我的不对!我。。”沈莹莹依旧背对着秋辞,打断秋辞的话,说道:“你若现在不愿意做夫妻之事,我可以等到你愿意的那天。”秋辞紧紧的抱住莹莹,无法回应,只说了一句谢谢!莹莹感受来自洛叶双手的力量,渐渐停止了哭泣,转身钻进秋辞的怀里,说道:“以后不准躲着我!”

    “不躲了!”沈莹莹哭成了泪人,泪水凌乱了秀发,秋辞腾出一只手帮忙疏理,在沈莹莹耳鬓低声:“以后都不会了!不哭了哈!”莹莹如同一只乖巧的猫咪回了声“嗯!”抱着柔软的身躯,秋辞低头靠在她的额前,细声哄着,沈莹莹波动的情绪慢慢在安抚中平静,不久呼吸均匀,露出婴儿般的睡容,秋辞忍不住嘬了一口,百般感慨中渐入梦乡。

    清晨房间格外的宁静,沈莹莹醒来,印入眼眸的是洛叶熟睡的面庞,仔细看都可以看见浓浓唇毛,沈莹莹偷偷的在唇毛上来回滑碰,感受着洛叶的鼻息,玩的不亦乐乎!突然秋辞抓住沈莹莹不安分的手,沈莹莹吓了跳,秋辞说道:“大清早饶人清梦啊!”

    沈莹莹吐吐舌头,抱着秋辞撒娇道:“你今天得陪我出门了,明天回娘家,我们去挑选一些礼物带回去。”

    “嗯,我听你的!”

    “这还差不多。”埋在怀里深吸对方的气息,秋辞柔声道:“还赖床上?该起来了!”沈莹莹撒娇挂在秋辞身上,还是秋辞叫外面的人来才不好意思的分开,依诺打趣,其他的丫鬟也是跟着嘻嘻哈哈,气氛道也融洽!有人在的时候,沈莹莹没粘着洛叶,出去购买也只会挽着洛叶的胳膊。

    秋辞不知道沈家人的喜好,而且沈家也不缺东西,所以上街买东西基本都是沈莹莹拿主意,“你看这个怎么样?”

    “你看上的东西能不好吗?送给你哥应该挺合适的。”

    “我也是这么觉得。”沈莹莹花枝招展,秋辞手上拎着东西,一路陪从,女人遇到心爱的人,在其面前好似回归成了无忧无虑的少女,走路都不正经,蹦蹦跳跳的甚是快乐。秋辞整日算计,一直小心翼翼,此刻与沈莹莹在一起感到无比的轻松,什么也不去想也不用想,看着对方光彩照人,叽叽喳喳的围着自己转,秋辞放弃报仇的想法一闪而逝。回家之后,秋辞也陪在沈莹莹身边,没有之前的不知所措,无法面对,有的是眼神里透露出的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