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间不值得 > 《人间不值得》正文 第186章 有了手艺就有钱
    “这都是些啥玩意?”齐昆不解的看着眼前的东西。

    “这叫‘手办’,你连这都不懂?”胡二愣一脸嫌弃的对齐昆道:“就跟我们卖车一样,会有车模。我们的车模大致两种,一种是油泥制作的,一种就是金属制成的。我们更喜欢金属制成的,相对来说便宜很多。”

    很多人都以为汽车模型的首选材料是金属模型,其实不然,那些汽车商都会用油泥来制作模型。很多原车比例一比一模型都是油泥制作。因为油泥做好的模型出了问题随时可以修改。当然,造价也高很多。一个1/100比例的油泥车模价格都要几千块,因为这玩意只能手工制作。

    萧鹏却道:“做车模的利润太低,毕竟金属车模可以流水线生产。所以小徐建议我用铁艺的手段做这些二次元人物的模型。你们看看这个没有。”

    杨萌看到是一个大约一米高的铁艺模型人物,好像是最近很火的一款游戏里的人物,还没有喷漆。

    “就这一个就能卖三万块!而且七八人找我预定!”萧鹏笑道:“实话实讲,我要感谢我老丈人传我这门手艺。我现在才明白。城里那些喜欢二次元的孩子还真是不差钱。你们看看这个!”

    他拿出一把大剑:“这是一个游戏迷跟我订制的,叫什么‘堕落的灰烬使者’,就这一把剑给了我一万五!不是我吹!就这样的玩意,如果不是喷漆什么的,我三天给他搞出来!”

    杨萌接过萧鹏的大剑:“我去。都说有门手艺走遍天下都不怕,还真是这样子。”

    萧鹏嫌弃道:“我那老丈人就是死心眼,还嫌弃我做这些东西,刚开始对我吹胡子瞪眼的。说这是糟践了他教给我的手艺。你说他打一把菜刀我打一把这玩意,到底哪个赚得多?她也是看到我赚钱了闺女外孙过得好了才没那么顽固的。这还真要多谢小徐,如果不只是他,我都不知道还可以这么赚钱!”

    在一边的牛知诗道:“你这些东西在我爹眼里还真是拿不出手的东西,我让你们看看我爹的手艺。”

    说完牛知诗打开了旁边一个柜子,从里面拿出一把小匕首,杨萌接过一看吸了口凉气:“这是什么玩意?拿到手里怎么就觉得寒气逼人呢?”

    牛知诗对杨萌道:“我爸做的东西不算好看,但是绝对都是最好用的。这把匕首看起来不起眼,可是说它‘削铁如泥’都是小瞧它!那你觉得我爹还能瞧得上这些样子货么?”

    萧鹏撇嘴道:“他那是死脑筋!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这匕首是牛,拿出去那是管制刀具,有什么用?他倒是有一门手艺,可是那么多年就是打打菜刀锄头铁锅之类的,他忙活几年赶不上我一把模型刀赚的钱多。”

    牛知诗撇嘴道:“这是钱的事情么?这是情怀!你再这么说我就把你的话告诉我爸,看他怎么收拾你!”

    “别介啊!他揍我可真不留情!”萧鹏投降道。

    一边的齐昆好奇问道:“你怕什么?跟他打啊!”

    萧鹏苦着脸道:“打了多少次了,根本打不过啊!”

    杨萌笑了起来:“龙虾,你这也够混的,哪有你这么挑事的?让女婿跟老丈人打架?打输了还好说,如果打赢了你信不信知诗她们姐妹仨能撕碎了鹏鹏?”

    众人一起笑了起来,萧鹏却道:“我现在最感谢的就是小徐,如果不是他给我指路,我现在能不能能养活老婆孩子都是个问题。

    徐兴德摆手笑道:“这没什么了,我大学校友就是个动漫迷,他买那些树脂的手办都要几千一个,我知道鹏哥有这个手艺就帮他联系了一下销路。没想到还真的受欢迎,我在网上给他开了一个手工定制金属比例手办的店,生意还真的很不错。”

    杨萌点头道:“纯手工的东西现在受欢迎。”

    这时牛知琴推门走了进来:“我说你们聊够了没有?孩子们都饿了。”

    “走走走,回去吃饭回去吃饭!”萧鹏赶紧招呼众人回到饭桌上。

    徐兴德坐下后感叹道:“各位,我说句实在话,你们这里和我想象中真的是完全不一样。你们整天说自己是乡野村夫,而且我到这里看了一下,你们这里也确实落后,可是你们却和附近很多地方都不一样。”

    “哦?有什么不一样?”杨萌好奇问道。

    徐兴德道:“比如说附近很多地方都有‘女人孩子不上桌’的陋习,你们这里就没有;你看这大人不动筷孩子就不能吃,这是讲究家风;你们这里明明是山村,我却发现你们本地人不吃野味;而且这快过年了,你们这里却连鞭炮都不准备。。。。。。。类似古怪的地方太多了!”

    杨萌等人互看一眼,哈哈笑了起来。

    “你们笑什么?”徐兴德不解问道。

    “萌萌,你嘴皮子利索,你来跟小徐解释吧!”萧鹏正在那里给自己女儿碗里夹肉,对杨萌道。

    杨萌也没推脱:“小徐,你这几个问题我挨个跟你解释一下。首先跟你说说这‘女人孩子不上桌’的风俗,你刚才说这是陋习对吧?”

    徐兴德点了点头:“是啊!不对么?”

    杨萌想了一下:“实话实说啊,我觉得你对这个风俗还是有点儿误解,我问你,你说一群男人凑一起吃饭的时候干什么?不就是喝酒吹牛么?那老婆孩子在桌上不无聊?不如男人一桌女人孩子一桌,这样都能玩的尽兴。旧社会的时候女人孩子不上桌,是因为家里穷,没办法让所有人都吃饱吃好,所以男人拿着好东西招待客人,女人孩子躲在一边吃不好的,这样就不会丢人。而现在女人孩子不上桌是指他们另起一桌,男人聊男人的,女人聊女人的,两边都不无聊。我现在反而觉得这个风俗有他可取的地方。如果说旧社会‘女人孩子不上桌’是对女性的歧视,现在‘女人孩子不上桌’反而是对女性的尊敬。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你看咱们这里就没有这个风俗,女人孩子一起吃,她们吃饱喝足肯定也是先撤席留下咱们喝酒聊天,这不是和‘女人孩子不上桌’差不多么?”

    徐兴德不解问道:“你刚才说旧社会‘女人孩子不上桌’是因为穷?那你们这里为什么没有这个风俗呢?”

    杨萌得意道:“尽管我们这个村当年是一群人逃难逃到这里来的,但是在这里不用考虑战乱等原因,所以日子过得还是都不错的,据我祖辈说,从到这里生活后世世代代还真没怎么饿着。”

    齐昆在一边撇嘴道;“说的这么婉转干什么?小徐,你不是好奇我们这里为什么讲究家风么?就这么告诉你吧,我们当时逃难来这里的祖辈那都是名门大户出来的,别看现在都是农民,可是当年我们祖上可都是书香门第,被这里的生活给逼成的农民。但是这也不错。有点儿陶渊明的感觉嘛。”

    “这茁山子村还有这样的故事?”徐兴德道。

    齐昆听后挥了挥手:“这老庙山里好几个村,几乎都是这个情况,建国后有的村里耐不住寂寞,离开了老庙山,有的村则坚持在这里生活,我们就是坚持生活的。虽然已经从书香门第变成了老农民,但是我们这些家风都是一代代留下来的。别看我们这些在外面工作的时候不怎么讲究,可是回到家里的话,起床洗漱完毕后第一件事情都是要去父母那里请安的。要不然真的家法伺候!竹条做的‘家法’真是玩命的抽啊!”

    杨萌叹气道:“谁不是这样呢?用我爷爷当年的话是:人穷志不穷,落魄了架子也不能倒。,每次他说这话的时候都是我爹挨抽的时候,现在倒好,家法传到我爹手里,也没少收拾我。”

    说完后萧鹏等几个茁山子的孩子听后对视一眼,一起长叹一口气。

    一边喂孩子吃饭的牛知琴看到几个人叹气的样子后笑了起来:“当年他们几个出去打架,打完了之后就在村前跪一排,他们几个的爹拿着棍子挨个揍,一边揍一边还交流经验,什么打哪里疼还没事之类的,那都成了你们村的风景了。”

    她刚说完,就看到杨萌几人一起恶狠狠地瞪向胡二愣。

    胡二愣眨眨眼:“你们瞪我干什么?”

    齐昆冷笑道:“当年就是你爹教给我们的爹拿着家法抽脚踝,我现在想起来还觉得脚踝疼!”

    “没错!”杨萌等人一起点头:“二愣子,你赶紧自罚三杯,父债子偿!”

    胡二愣看着周围几人叹了口气,自罚了三杯。

    徐兴德笑道:“想不到你们还有那样的时候啊。”

    杨萌笑道:“不过和山前村打架家里人可从来没罚过我们。你现在明白我们和山前村关系多差了吧?”

    徐兴德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杨萌敬了他一杯酒后道:“至于你刚才说的放鞭炮的问题,你算来对地方了,就算全国到处都放鞭炮我们这里也不能放。”

    “嗯?这是为什么?”徐兴德糊涂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