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朕的大秦不可能亡 > 章节目录 第43章 秦法昭昭,至少明面上是如此!
    申格太嚣张了。

    在始皇帝统一天下之后,对于六国遗族极为的厚重,特别是韩地世族。

    比如张良家族。

    甚至于连封赏田地等一切都没有改变,而是将其继续保留在韩国还在的殊荣,但是真是这样的厚恩,让天下人对于大秦皇室失去了敬畏。

    所以,天下才会这样的糜烂。

    在此刻的君无极看来,乱世当用重典,当初的自己思考不周,太过于心慈手软了。

    现在看来,那一句古话没有说错。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于自己的残忍,那一次的心慈手软,便有了这数世之患,甚至于给大秦帝国埋下了灭亡的隐患。

    一念至此,君无极杀心大增。

    毕竟,一想到泱泱帝国二世而亡,君无极就想杀了赵高与胡亥以及屠尽天下老世族,更何况他已经知晓,在未来他只落下了一个暴君之名。

    所以,对于杀人,他不惧!

    这个天下,没有人能够比他更嚣张,就算是扶苏也不可以。

    “申格,从本座十岁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这样对本座说话了!”君无极打量了一眼申格,语气低沉,道:“在当年申子也算是一代圣贤,却不料他的后人如此张狂,有眼无珠。”

    “本座只是在这里路过,却不料你申氏如此嚣张,本座的父母皆已过世,要不本座送你前往再杀一次?”

    “你!”

    这一刻,申格脸色骤变。

    他从这一段话之中感受到了杀机,父母过世,再杀一次不是要自己去死么:“无知小儿,在大秦帝国之中,秦法昭昭,杀人者死!”

    “是么?”

    这一刻,当申格说出秦法昭昭的时候,君无极感觉到了无尽的嘲讽:“若是你如此敬畏秦法,也不会如此张扬,不光是擅自杀人,还敢到夺地!”

    “张氏一族的鲜血,还不能让尔等醒悟么?”

    “你到底是谁!”

    申格心中一挑:“张氏一族刺王杀驾,此乃犯下了死罪,我申氏一族热爱帝国,敬畏始皇帝,乃是遵守秦法的良人!”

    “哈哈哈”

    闻言,君无极冷笑一声:“给你一个机会,将你能够找来的背景都找来吧,一个时辰之后,本座要杀你全家!”

    说罢,君无极转头:“左争,吩咐一下,用餐——!”

    “诺。”

    君无极这一刻的淡然,让申格为之心颤。

    在这个时候还如此的淡然,他自然清楚眼前的这个人不简单,但是,他不甘心:“你这是要与天下世族为敌么?”

    “不!”

    君无极放下茶盅,然后咧嘴一笑,道:“本座想要和申氏一族为敌,你们的时间不多了,早点准备吧!”

    “哼!”

    “这位先生,我们近日无怨,远日无仇,何不化干戈为玉帛?”韩氏的家主开口,他从君无极的身上看到了一望无际的霸气。

    他心里清楚,这只怕是一条过江猛龙。

    “你们也是,交出侵占的土地,还给原本的黔首,家族之中,但凡是手上沾有人命者自裁,本座可以放过尔等!”

    这个时候,君无极也不想杀很多人。

    对于这些世族,他只能杀一批,拉拢一批,留下一批。

    大秦帝国官吏大多出自于世族,在帝国没有培养出绝世之才,以及大小士子之前,一切都不能做的太过火。

    这是一个荒蛮的时代,一切都需要慎重。

    这一点,就算是君无极也不敢乱来,牵一发而动全身,有时候局势如此,个人的力量根本不足以逆转局势。

    “这位先生,你可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智氏的家主脸色难看,他没有想到君无极如此的强硬,他们老世族之所以嚣张,便是因为他们掌控着大量的田地,掌控着读书人。

    若是将田地还回去,他们将会成为世族之中的叛徒,在茫茫天地之间,无法立足。

    “你们惹到了我,就要付出代价仅此而已——!”

    长案之后,君无极脸色阴沉。

    他没有想到老世族嚣张至此,更没有想到这些人如此的丧心病狂,竟然兼并土地,而且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真当大秦律法是摆设不成。

    他不是不想以快刀斩乱麻,但是他想要见识一下,老世族已经嚣张到了何种程度。

    “先生,要不要属下出手,将他们拿下!”王贲脸色难看,他自然是清楚这位愤怒了,而且他更清楚,这位暴怒将会发生什么。

    东巡一路上,杀的人头滚滚,血流成河,王贲不想在出人命了,要不然,这个巍巍大秦,将会出现暴乱。

    “不急,本座倒要看看,这颍川郡之中,何人如此张狂,敢杀人不犯法!”喝一口茶,君无极皱了皱眉,他对于大秦千头万绪也算是理出了一部分。

    只不过,他不惧生死,更不惧叛乱发生,手握大秦锐士,也再一次席卷天下,并非难事,只不过,那样做这个尚未恢复元气的帝国,又将会是生灵涂炭。

    这一刻,大厅之中雅雀无声,只有君无极喝茶的声音,其余宾客也被镇住,不敢轻易离开,也不敢多言。

    大厅之中,气氛一下子凝聚到了极点。

    一个时辰之间,转瞬即逝。

    而在这个时候,颍川郡守姗姗来迟,同时衙役迅速到来,将天元酒楼包围,同时涌上了大厅。

    “申家主,韩家主,智家主,你们这是”

    颍川郡守卫帧脸色凝重,他对于这些老世族心中也很是恼怒,但是他维持颍川郡的安定离不开这些人。

    而且,他本就是出自颍川郡的士子,自然是对于老世族的能量心知肚明,有时候,对于这些老世族的所为,可以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只要能够的得过且过就是了!

    “郡守大人,这个贼子伤人害命,枉顾秦法昭昭,还要杀我等,请郡守大人为我等做主!”申格见到卫帧到来,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轻松。

    他们虽然不耻于大秦帝国,但是这个时候的大秦帝国威严绝世,任何人也不敢在大秦官吏面前行凶。

    秦法昭昭,至少明面上是如此,在大秦官吏面前行凶杀人等于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