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自那之后,命运就安排得明明白白
    这一晚其实梨子就已经住上了。

    任紫玲说着反正是迟早的事情,反正是要习惯的事情,自然是早点习惯就早点习惯会比较好。

    倒是晚饭后不久,她收到了南小楠的短信,知道南小楠有事要离开一段时间,没能接受她的邀请,多少有些可惜。

    梨子这天晚上住的自然是之前已经收拾过,给南小楠住过了两天的客房。

    她本身就是妖怪的一类,自然对于天地间的灵气十分的敏锐——因为已经有过南小楠的前车之鉴,那颗被放在任嬷嬷床垫地下的温玉,这次并没有引起什么。

    以后也不会有人注意到,除非懒癌末期的任嬷嬷什么时候想起来要打扫一下床垫底下。

    这晚之后,距离洛邱对外宣称出国的时间,只剩下三天。

    他依然不打算开门主动做生意,就这样平静地度过。

    从小时候开始,洛邱就比较倾向于有计划的行动……将要离开的这几天时间,他打算好好规划一下未来一两年的事情。

    主神游戏即将会在别的子世界登录,这就意味着他很有可能很快就能不用操心太多的事情——整整一年的时间。

    去年差不多的这个时间,就是他成为俱乐部老板的时间。

    如今整整一年过去,他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这一年对于他来说,异常的漫长。洛邱心中回想着那些与他交易过的客人们,一个又一个的故事从他的心中流淌而过,化作了点点温暖之意。

    就好像是温热的泉水,逐渐去洗涤这寒冬中的山涧……他知道,在整整一年的情绪剥夺对抗当中,自己并没有失败。

    但他始终还是藏着理性被放大,而感性被压制的阶段。

    “差不多,该是我自己亲自去尝试各种各样的强烈情感了。”

    书桌之前,洛邱执笔在在白纸上缓缓写下了人类最浓烈情感的两的极端——爱、恨。

    他不可能去恨一个人……周玉笙的事情已经处理完毕,对于他来说,已经再没有恨的理由……这世界上目前来说,也没有可以让他去恨的东西。

    “那么就只剩下,爱……”

    洛邱沉默了片刻,把恨这个字直接从白纸上抹去,然后缓缓补全了这个爱的范畴。

    他一笔一划写下。

    文字最后为:热爱世界,热爱生命,热爱生活,热爱一切爱我之人。

    文字在写下之后,就从纸张处跃然而出……他心中一动,心中翻起南小楠写下来的星创术式的内容。

    他不用真的却钻研,星创术式的一切常态规则与变化就已经了然于胸——这是一种暂时购买回来的临时状态,等于自己给自己加持了一个BUFF。

    不需要长久,只需要此时能够使用星创术式就已经足够。

    对应着这些文字的星创印记,凭空而出,最后融入这些文字当中……于是,它们就拥有了另外一种的生命。

    洛邱想了会儿,就从抽屉中取出来了一串佛珠——这是去年黄金周在游轮上,那位阿离姐姐给送的。

    文字一个个地跳上了佛珠当中,最后消失不见……洛邱再次把这佛珠带上。

    这是他自己给自己的警言。

    这之后BUFF消除,他再次对星创术式只知道而不会使用的状态……洛邱微微一笑,把台灯关上。

    房间外任紫玲和梨子好像还没有睡觉,正在小声地说着什么悄悄话。

    宁静中,洛邱和衣而睡,思绪如同波纹,缓缓荡漾着,去倾听这万物的声音。

    ……

    客厅,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任嬷嬷聊着天的梨子忽然坐了起来,啪一声地把面前飞过的一只蚊子给直接消灭掉。

    击掌的声音把昏昏欲睡的任嬷嬷吓了跳,横来了一眼。

    梨子却眨了眨眼睛,笑了笑道:“任姐,你有没有一种突然变得很舒服,很幸福的感觉哦?”

    “我有一种很困的感觉……”任紫玲没有好气道:“为什么我深夜还要陪你在这里看美食节目?你要深夜报社就去发公司的群啊……”

    “嘻嘻。”

    轻声细语,声音……就像是被什么当作是珍贵的东西温柔地捧着。

    ……

    ……

    同样的夜幕下。

    当那被空间削弱了之后才传出来的恐怖惨叫声音停下之后,就有两名壮汉,强忍着不适,走入房间当中,把两具血肉模糊的尸体给拖了出来。

    这之后,又有人把两名惊慌失措,不断挣扎的邋遢流浪汉强硬地送入房间当中——而外边,成云则是头皮发麻地记录着已经死去的实验体数字。

    同样头皮发麻的并不只有成云一个,还有好几名收罗回来的民间高手,以及黄大师的弟子,如今作为陈大师的陈二。

    邪恶的东西陈二很少会做,但并不是不动……早些年他跟着黄大师在东南亚各地呆过一段时间——其实黄大师一开始是在香江起家的,那会儿许多的富豪或者是道上大佬都喜欢找黄启发看相……甚至是下降头。

    黄启发的降头术不是他本门传承的,而是他在境外游历的时候,在南洋地区学回来的。

    陈二见过他师傅用过几次的降头术,已经觉得那就是这世界上最恶毒的东西……但似乎也不及面前这间密封的房间内发生的事情来得恐怖。

    但如果里面的24能够成功的话,那么,不仅仅是他,这里的所有人,或许都拥有那么一个拥有真正力量的机会。

    陈二对于风水术数只是学得一些皮毛,可已经深受其惠,对于那更加强大的‘力量’,自然是渴望的。

    人都会渴望力量,不管是财富的超能力,还是真正超凡入圣的力量。

    那些被钟落尘收罗而来的,大多数都是打着和陈二自己一本的心思……不然,谁也不想去沾这种有损阴德的事情。

    “还剩下几个。”

    在这惨叫声不时传来的环境中,表现的比所有人都要更为沉着的钟落尘忽然开口问向了成云。

    “二少,还剩下……嗯,八个。”成云吞了口口水,“按这个节奏的话,24大师应该还能再做四次试验。如果还是失败的话,就要再等几天的时间,再弄点新货来了。”

    钟落尘手指在桌子上轻轻敲了几下,后点了点头,站起了身来,“你在这里把试验看完,我去看看那些孩子。”

    钟落尘口中的孩子,自然就是在碰到24之前,他所投资的超能研究室挖掘出来的,诞生了微能力的小孩。

    他并不会选择把鸡蛋都全部投入同一个篮子当中……分担风险,这原本就是他们这种世家子弟最开始就要学的事情。

    24的实验,与研究所那边的研究,一直都在同步进行,但是24对于这些拥有微能力的孩子十分的感兴趣,不止一次提出可以用这些孩子做试验,钟落尘自然是一直压着。

    “二少,放心吧,一有消息,我第一时间就会去通知您!”

    钟落尘随意点头,快步走出了这片区域,踏入了研究所的另一部分地区……成云此时却用双手手指堵住了耳朵,躲得24用来试验的房间远远。

    这个位置其实更加贴近用来安置那些抓回来的流浪汉的房间……成云从窗帘的一角看了进去,只见剩下的流浪汉们,此时纷纷不安地在房间内走动着。

    这些人或许有些天生智力残障,又或者已经在多年的流浪中变得神志不清,甚至已经麻木……但似乎天生对危险的本能犹在,所以潜意识里还能知道害怕。

    却只有一名光头,甚至连眉毛都没有的光头青年,一动不动地坐着,看着房间内的众人的举动。

    成云没有从这光头无眉青年的身上感受到一丁点的害怕,不禁啧啧称奇……他突然来了某种趣味,想要看看这个光头到底能够无动于衷到什么时候,因此决定将对方安排在最后一个进行试验好了。

    嘿……这里实在太压抑了,残虐都不知不觉开始滋生出来,听着那又一次响起的惨叫声,成云目光也渐渐变得残忍。

    ……

    与24占据的,如同炼狱般的地方相比,超能研究室的另一边,则是显得十分的祥和——这边使用的是较为温和的方法。

    一间间的房间是纯白色设计的,那些被发掘出来,拥有微能力的孩童,穿着的也是白色的衣服鞋袜……他们被分别放在在一间间不同装饰的房间内。

    有海洋布置作为主题的,有乐园作为主题的,也有卡通作为主题的——这是为了安抚这些孩子的不安。

    每个房间里面,都有专门的两名研究员,辅助这些孩子进行他们能力的锻炼与开发——其实这些研究员也没有丝毫研究超能力的经验。

    他们只是拥有丰富的物理学,化学等应用科学的知识……至少,对于零基础的钟家二少爷来说,他只能从这个方向去进行发展。

    除了每个房间内的辅导员之外,房间外也给自配备一名研究员,全程记录下来孩子们的表现。

    钟落尘隐约觉得,这才会是正确的研究方向。

    但这项研究的进展实在太慢……慢到了这些拥有微能力的孩子,到目前为止,都没有任何的进步——他们被发现的时候是怎么样子的,如今还是什么样子。

    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钟家二少爷的心中就有了一份迫切的感觉——那个世界他已经知晓,徘徊之外,已经可见,却始终无法真正的踏入半分。

    因此才有了他向24的妥协。

    他问成云,到底是喜欢韦小宝还是和珅的问题,其实和问自己也差不多——答案也是一样的,两种研究方向,他都不打算放弃。

    这时候,一名研究员快步地来到了钟二少的身边,他为钟落尘带来了一些新的惊喜。

    “我们发现了一个新的拥有能力的孩子!”

    “哦?”

    这确实让钟落尘有着新的惊喜……微能力的种类应该千奇百怪,可能还无法做到分类,所以多一点的样本和数据,终究是很好的,“带我去看看吧……这次是什么能力?”

    那研究员兴高采烈道:“我觉得,应该可以称之为动物变化系的能力……我们发现的这个小孩,他可以做到在猪的特征和正常人之间自由切换!”

    “动物……?”钟落尘愣了愣。

    不过倒是对变身这种能力相当的感兴趣——只可惜,只能变成猪吗……心中的好气凭空下降几分。

    不过看看也无妨,纯当调整一下从24那边出来之后,有些烦躁的心情——在研究员的陪同之下,他来到了安置这个新找到的孩子的房间面前。

    正如那研究员所说,透过观察用的玻璃,钟落尘此时看见了一个四五岁大的孩童,此时顶着仿佛兽化不完全的猪头,正不安地打量着四周。

    其实不仅仅是头部,他的四支也偏向于猪的四肢——但是他穿着童装。

    “你们是怎么发现这个孩子的?”钟落尘皱了皱眉头。

    这孩子穿着童装,看起来似乎是有家人之类——或许他的家人也知道这孩子的情况。

    研究员道:“是这样的,我们的孩子当中,有一名能够和昆虫短暂交流能力的。我们本想着带他到外边接近一下大自然,看能不能将他的潜力激发出来——后来,就在试验用的啥森林公园发现了这名孩子,当时他正在挖公园内种植园中的胡萝卜吃……”

    “没有其他人?”

    “没有其他人。”研究员小心道:“我们确认过之后,才动手的,也没有让人看见……”

    钟落尘摇了摇头,之前找来的那些孩子,大多数都是从福利院领养回来的,又或者是从人贩子手上救出,这样直接把人带回来……算了。

    与那些流浪汉相比,自然也没有什么不同——钟落尘没打算双标自己,手下的人既然做了,那就做了。

    “问过他的情况了吗?他的家人?”他只需要考虑之后要怎么处理。

    “问过了,他说自己的名字叫什么猪猡子……”

    只见此时,房间内的猪猡子,忽然用力疯狂地摇动着脖子上戴着的一个铃铛模样的项链……

    ……

    ……

    黑水姐姐今晚很晚都没有回来——倒是没有饿着家里的大家。

    作为全员大姐姐的小兔子妖很是尽责地为那些弟弟妹妹们准备着晚餐,然后吃完之后,开始哄着部分的幼崽们入睡。

    直到夜深了,黑水姐姐才赶了回来,并且还带回来了一只小鸟儿。

    “黑水姐姐,这难道是……”

    黑水把这小鸟小心翼翼捧着,慈爱地笑道:“无意中发现的,刚刚才点开了部分的灵智,以后有几乎化妖的,我得一只看护着它,所以才晚了回来。”

    许多幼崽已经睡着了,小兔子不敢大声,却也难掩喜悦,高兴道:“太好了,又有新的孩子了!”

    “对了,猪猡子呢?”黑水揉了揉小兔子的脑袋,随意地问道。

    往常,主要她一回来,第一个扑上来的都会是猪猡子——找吃的,不管他吃没有晚餐,都总是喂不饱的样子。

    “回来的时候采了几个果子,味道还不错。”黑水笑声说道。

    “咦……说起来,猪猡子呢?”小兔子这会儿才注意到了什么,“难怪我总感觉今天好安静的样子,说起来从早上就没看见这个贪吃鬼了,一定是溜出去找吃的了!”

    “这孩子。”黑水摇了摇头,责怪之余更多是莞尔,她对这些孩子的宽容其实可以用慈母多败儿那个慈母来形容。

    铃铛摇动的声音,冷不丁在她的耳边响起。

    黑色脸色微变,随后那笔直的长发一根根错乱地散开着,凌厉的妖力突然间爆发而出……

    “姐姐!?”

    “猪猡子碰到危险了……”黑水深呼吸一口气,那暴虐的妖力顿时压制下来,只是他声音冷了许多,吩咐道:“你在这里看家,我去去就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