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掌中小世界 > 《我的掌中小世界》正文 第三十五章 清末
    太阳高高的挂在天穹,挥发出滚滚的热浪。

    河边的杂草野花一片,装点着盛夏的景象。

    一阵风吹来,不显得清凉,反而吹得人身上油腻腻的,越发蔫蔫怏怏,不想动弹。倒是河边那一片淡黄色的小野花,如天上闪烁的星子般,随风荡漾,又像是小精灵一样跳跃,活泼极了。

    伫立在河边,浑身湿漉漉的周扬,双眼震惊的看着这一片盛夏景色,回过头去,河对岸也如这边一般,杂草野花一片,再远处便是一片森森绿色的庄稼地了。

    哪里还有一望无际的林海雪原?

    哪里还有悍不畏死的雪地狼群?

    全都悄然不见了!

    方才种种,恍若一场梦幻。

    “我这次究竟是来到了一个什么世界啊?”

    只是渡了一个七八米宽的小河而已,从隆冬变成了盛夏,从林海雪原变成了农田驰道,远远望去,驰道尽头还隐约有一座雄城伫立。

    就像是变换了一个世界,实在是难以理解!

    周扬弯腰拾起了一块石子儿,朝着河对岸扔去。石子儿划过一个抛物线,落到了对面的野花丛里蹦跶了几下就不见了。

    “或许——这真的是不同的世界了!”

    周扬在看向自己随身空间的时候,忽然惊讶的发现,之前穿越到林海雪原已经变成四个立方的空间,此时竟然再次翻了一倍!

    变成了八个立方米!

    “穿越到抗日世界,随身空间就已经翻了一倍变成两个立方,穿越到林海雪原又翻了一倍成了四个立方,现在游过了一条河竟然又翻了一倍变成八个立方,按照我之前的推断,如果穿越一方世界随身空间便翻一倍的话,那刚刚的林海雪原和这个盛夏的世界,十有八九不是一个世界了!

    可是,为什么我这一次会连续穿越两个世界,而且在刚刚那个世界之中,连主神手环也没有任何反应,而现在······”

    周扬抬起手腕,手指轻轻拂过手环,手环上面顿时散发出了淡淡的光辉,像是对他的回应。

    “刚刚的经历,似乎并不寻常。那林海雪原,到底是主神控制之下的,还是主神控制之外的世界呢?”

    暂时不得而知。

    周扬脱下身上的湿哒哒还滴着水的衣裳,这衣裳上面还残留着刚刚泅渡时候河水的冰凉。

    瞅瞅周围无人,周扬连裤衩也一并脱下,令人欲罢不能的身材配合那一张帅气迷人的脸蛋:“魔镜啊魔镜,谁是世界上最帅的男人?”

    “当然是你啦,周扬大帅比!”

    刚刚那些问题,太过复杂,超出周扬的认知范围,又没有线索支撑,直想的脑壳儿疼。

    周扬将这个解不开的问题扔到了脑后,一边吹着口哨取出一条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身体,一边自娱自乐自言自语。

    将身上擦干以后,周扬从空间之中挑出一件黑色的裤衩穿上,又挑出一件军绿色的t恤,一件黑色的作训长裤,一条军用皮带,一双黑色热带军靴。

    一身行头换上以后,显得硬挺极了!

    “哇啊~哇哇啊~”

    周扬换上一身干爽的衣裳,刚拿出镜子,还没来得及打理一下自己的发型,就听到一阵婴儿的哭声。

    看向随身空间,刚刚被自己狼口夺食救出来的婴儿,这会儿正嘬着自己的手指头,在那里哇哇直哭呢,看上去怪委屈的样子。

    周扬伸出手臂,将婴儿抱了出来,环抱在怀里。

    婴儿是从那个世界带回来的,除了一开始那一只蓝蝴蝶在大雪中围绕荆条筐飞舞显得与众不同之外,现在瞅着也就是个平平无奇小婴儿!

    “也不知那林海雪原是一处什么样的地方,估计也回不去了,你就暂时先跟着我吧。”

    周扬一边和婴儿说着话,一边轻轻抚摸着婴儿的背部,试图靠自己的帅气让婴儿反哭为笑。

    “哇啊~哇啊哇啊·····”

    看着怀里丝毫不为所动,渐渐从小哭变成大哭,连眼泪都止不住流出来的婴儿,周扬都有些迷了。

    明明已经抱着你了,你咋还哭?

    那个被我的帅气吸引,一看到我就咯咯直笑,乖巧可爱的孩子去哪里了?

    周扬轻轻摇晃婴儿,做一个人肉摇篮。

    “哇哇哇······”

    不依不饶,嚎啕大哭!

    “莫非是——

    饿了?”

    就在周扬脑袋上顶着很多问号的时候,看着婴儿一边使出吃奶得劲儿哭,一边使劲儿嘬自己的大拇指,一双乌黑乌黑的大眼睛布灵布灵的泛着泪光,焦急的看着自己,他脑袋终于灵光一闪,恍然大悟。

    “唉!”

    周扬重重的叹了口气。

    咋就在那雪窝里捡了个婴儿!

    明明是紧张刺激的战斗冒险模式,难道还要兼职柔情奶爸不成?

    看着这个三个来月大,脸都还没有长开,囧在一起,皱巴巴丑兮兮黑乎乎的婴儿,周扬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当中。

    “铃铃铃、铃铃铃······”

    就在兼职奶爸周扬为婴儿喝奶发愁的时候,耳畔听到了一阵铜铃声和喧哗声。

    朝着声源看去,却见那驰道上,一群涌动的人影正朝着这个方向走来。

    周扬左手抱着婴儿,右手在身前一抓,拿出了折叠望远镜,按下机括,望远镜啪嗒打开,举起望远镜朝着那一群人看去。

    男男女女大约五十来人,队形松松垮垮,有的穿着长袍,有的穿着马褂,有的穿着短褐,但一个个都风尘仆仆,精神萎靡,慌里慌张,一副受惊过度的的模样。

    尤其扎眼的是,人群中的男人,无论老幼,全都剃了阴阳头,甩着一根油腻的猪尾辫。

    “看来现在正是清朝年间,清朝前期是金钱鼠尾的发辫,发展到后期变成了阴阳头,看这些人的发式,应该是清末了。

    看这些人神色慌急,步履匆匆,拖家带口,身负背囊,从那雄城之中而来,看样子城中可能是出了什么变故。这些人的样子,像是一群逃难的难民。”

    看到这些人,周扬对这个世界的时间背景,心里已经有了一些隐约的猜测。

    周扬拍了拍婴儿纤弱的后背,轻声哄道:“小家伙,别哭了,我带你去找奶奶喝。”

    说着,周扬握住了腰间的伯莱塔,朝着那群人迎了上去。

    怀里的小家伙,也不知是听懂了周扬的话,还是哭累了,吧嗒一下嘴巴,竟然真的不哭了,吮吸着大拇指,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还噙着泪水,一副弱小、可怜又乖巧的小模样。

    走了没多远,周扬便迎上了那支从城中拖家带口出来的难民队伍,而穿着英挺军装,留着短发,怀里还抱着一个婴儿迎面而来的周扬,也自然而然的吸引了这些人的注意力。

    这些人看向周扬的眼神之中,有的带着恐惧,有的带着审视,有的带着仇恨,但大都畏畏缩缩,不敢直视看着周扬。

    而周扬锐利的眼睛,则在这些人中搜寻着。

    很快,便找到了一个目标!

    一个抱着孩子,骑着毛驴,看上去十八九岁年纪的女人。

    在这些大都急色匆匆,精神萎靡,身上脏兮兮的难民中,这个女人双眼明亮,肤色健康,牙齿白皙,也是为数不多敢直视周扬的人之一。

    最关键和最吸引周扬视线的是,这女人抱着一个孩子看上去应该七八个月大,那胸前耸立的胸脯看上去鼓鼓囊囊,颇具规模,看着就像是奶水充足的样子。

    周扬轻轻拍了拍婴儿屁股,露出一个暖暖的笑容:“小家伙,你可以吃顿饱的了。”

    只是可怜了那个骑驴的女人,看到那个长的虽然好看,但一头短发身穿西式军装的男人大步走来,双臂使劲抱紧了自己怀里的孩子,看向周扬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只魔鬼,一双眼睛里已经蓄起了眼泪,显然害怕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