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林帆[军婚] > 章节目录 89.归!
    防盗防盗, 啦啦啦啦!

    大家都热火朝天,根本不在意自己做的是什么的活。有的跟大头他媳妇一样大着嗓门说话,有的虽然也带类似口罩, 但一样不影响说话。

    看样子,大家都很努力的干活,但是参加劳动好几年的林帆知道, 还是那个问题,能少干就少干,手不停,可铲里的粪土也不多。嘴不停说话, 就能少铲一铲子。

    这些林帆门儿清,当然林帆也没有怎么努力就是了, 大众如何做,林帆就如何做。大环境如此, 她也没有那么高的觉悟。

    这时代出了多少劳模, 多少英雄?

    不少!

    但也不能掩盖一个事实,大锅饭的弊端一直存在, 所谓磨洋工嘛!就是这么来的。人多力量大, 确实能做很多, 但人的积极性也没有普遍提高也是事实。看看今天的上工就知道了,总是要拖到最后一刻才姗姗来迟。

    林帆觉得差不多了, 大家也拄着铲柄站着说话, 林帆也停下来休息。虽然过程中, 有偷懒的成分, 活也依然不轻松,毕竟偷懒也要有限度,不然检查来了,没有成果这不是找骂吗?骂了不会少块肉,但是就怕扣公分,也怕担上社会蛀虫的坏名声。

    这个时代生活的人,最是精明,那个度的把握也是能的。毕竟政治融入生活嘛!淳朴又智慧!

    “还是城里好啊!哪像咱们在粪堆打滚,土里刨食。”一个捶捶腰的妇女说。

    “谁说不是啊!就不是那个命呗!”

    “啥命?毛|主|席他老人家说了,劳动光荣知道不。那城里的不也跑到咱们这?”

    “城里人家那叫跟老农学习,接受再教育啥的。”

    “我就不明白了,他们喜欢往乡下跑,你看那些知青干活没有?哎哟,啥都不会干,让拔草吧,连麦苗都给你拔罗。有那女知青,嘿!看到那灶眼说黑,让挑水吧说肩膀痛,哭得哟!”

    “可不是!这刚来那会啊,水灵灵的,大小伙子可喜欢看了,有活的都挣着表现。这么久了,也看出来了,人家根本不稀搭理你,就是想让咱乡下小伙给白干活,真是跟妖精样。”中年大嫂愤愤不平。

    “你这是为你家国勇不平吧,要我说人家姑娘不答应也是对的,人家是文化人,读过书的,你家的国勇吧……。”接话的摇摇头。

    “没文化咋了,那有文化的还臭老九呢,牛棚住着呢!”

    “就是啊!”

    七嘴八舌的,干活的时候没劲,聊天争吵却个个精力旺盛。

    知青刚又来了一批,反正这时候,什么娱乐活动都没有,话题就是东家如何了,西家又有笑话啦之类的!总是要找话说,不然日子怎么过?知青来了,这下好了,热闹了,没事的时候关注关注。

    刚开始看城里的姑娘小伙,那是看稀奇,就好像那高高在上的城里人一下子跟她们在一个村子里生活,是多么奇怪的体验。看他们的穿着,那是羡慕向往,等看他们被蟑螂老鼠吓哭,看他们把庄稼当草拔了。从开始的敬畏巴结自卑,到后来的鄙视甚至当笑话讲,林帆觉得这种心理变化哪里都不会有区别。

    不过是生活辛苦又无聊,嘴巴不说一说别人,这一天没法过去。

    不过这些妇女也就说说,要说是有多恶毒也未必,但也没有好心就是了。总归跟自家没关系,就使劲的说道呗,这就是目前她们的心理。

    好不容易敲了放工的钟声,一刻不停留,一群妇女也不聊天说道了,扛着铲子到集合地专门放工具的地方,“哐啷”丢下工具,计分员看到了记下出工记录,人就可以走了。

    林帆嫁人后第一天出工,养了两个多月的懒肉,这会有些受不了,赶紧记录好就回去。打水洗手洗脚洗脸,把破外套脱了,挂在厨房门外,那里拉了一根线,以后脏衣服什么的可以挂在这里。

    换了家里穿的衣服,时间也没有过去多少,做习惯了,很快的。早上煮的饭粥,都凉了。不过现在没有那么冷了,把酸菜炒炒加热,拿出一个小陶罐子,这是年前跟张爱国去县城的时候买的腐,一直没有吃。这东西也不是谁都舍得买。林帆是想哪天没有菜或者赶时间的时候,挖一两块出来配饭吃,有味又方便。

    这会这种干活的时候就是合适了,没有时间做时间长的食物,下午也要出工。林帆最近困,很快把肚子填饱了,好睡了午觉,实际上林帆发现这里的人很少会睡午觉的。

    这几年林帆也习惯这种习惯,林帆觉得现在可能是休息一段时间加猫冬,懒筋上来了,这才中午就困得不行,非得要睡午觉不可。

    没多久林帆就呼呼的睡着了,根本不知道李翠花过来找她,叫两声没有人应,李翠花也就不管了。

    下午依然起床艰难,腰酸背痛。等到最后敲的钟声结束了,林帆才跟着大部队出现。

    “赶紧干活了,大老爷们,懒娘们儿!”队长脸红脖子粗的扯开嗓门嚎。

    “哎哟!张志英真是卖力,好了好了,都来了,这不是家里娃哭了嘛。”

    “我家那个也是,这都要上工了,还非得吃口奶才罢休。”

    “你家牛娃也四岁了吧!别惯着了,多大了还吃奶。”

    “那有什么?反正家里就他是老小,想吃就吃呗!”

    “哈哈哈,你别说他家牛娃了,那是她家里孩子的传统,她那个小叔子那会,你是还没嫁来张家屯,没看到,都五六岁了就是戒不得奶,她那个婆婆还不是惯的,也是家里老小,非得吃口奶,才跑去玩!放羊的年纪了,哈哈哈!”

    周围也是一片笑声,那个被说的中年妇女也不生气,跟着笑起来。林帆之前听说这种事,一般是发生在最小儿子或者女儿身上。

    她以为是自己不会讨好父母的原因,她开始变得“乖巧懂事”,做所有可能得到父母关注的好孩子的行为。

    奈何,决定离婚的双亲谁也不想沾上她,把她当个会影响他们新家庭幸福生活的“麻烦”!

    林帆最后跟着奶奶在乡下生活,却一直没有等到父母的探望,每月只有不多的生活费。

    在十二岁那年,奶奶终于决定带着她去大城市父亲的新家过年,那是她第一次真正的登门。

    她是忐忑的,就好像一个乡下穷亲戚到了繁华城里的人家做客那样,不过从开始的期待到后来的心寒。

    十几岁的孩子是那样的渴望亲情。城里的新妹妹像个公主一样,穿着打扮非常的漂亮,人长得也漂亮,跟她那个后妈一样漂亮。

    新妹妹说,这个土包子是谁呀,为什么穿着那样丑的鞋子,哎呀,屋里都是泥土,真讨厌!

    这话把林帆臊得,不知该怎么在干净平整的水泥地板上走路。新妹妹就比她小两岁,林帆五岁父母离婚,多么讽刺的年龄差!

    新妹妹说,她自己身上的衣服是某某牌子,鄙视她的没见过市面。

    后妈说,新妹妹太小了,不会说话,让她不要跟新妹妹计较。

    爸爸看着畏畏缩缩的林帆,邹着眉头,一脸的漠视和不耐烦。

    这个年过得林帆心都凉透了,她不是回自己城里父亲的家,她只是来做客的穷亲戚。

    那年林帆被后妈和奶奶带到大的衣服店去买衣服,后来林帆才知道那叫商场。

    林帆从来没有见过那样干净整洁的“土地”,光亮没有一点泥土,还有整块平整的落地大玻璃窗,进入的时候林帆不知道,直接走进去被一层看不见的“东西”挡着,撞到了头脸。那窗擦得真干净啊,她都直接往上撞才知道。

    回到父亲的家,被妹妹嘲笑,买的便宜货,后妈生气的对新妹妹训斥。

    林帆觉得衣服很漂亮,为什么是便宜货?

    林帆在父亲的家里过到了十五,期间林帆是在客厅的沙发上度过,原因是新妹妹不愿意她这个乡下人住进她的房间,奶奶也只能在新妹妹的房间搭个小床,天亮了就得收起来,至于林帆,就睡客厅吧。

    后妈说,家里条件就这样,让她不要介意,反正也就睡几天就走,不好再费事,让她将就。一睡就睡了十几天的沙发。

    林帆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不过心里不好受,她还不那么清楚这是寄人篱下,是种侮辱。

    捏着熟悉的电话号码,林帆让报亭的人给她拨打,林帆听着叮铃铃的铃声,很紧张。

    不过接通后那头的妈妈显然没有她的激动,淡淡的说,这个月的生活费已经给了,还打什么电话,再多也没有了,不要给她找麻烦。

    电话就挂掉了!

    林帆跟着奶奶回到乡下地方继续在乡下读书生活,只再也不去城里过年了。

    她说,奶你自己去吧,爸会接着你的,我坐车难受,我不想去了,我给咱们看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