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七百四十二章 一箭三雕
    “坐下!”

    李守汉板起脸来呵斥着求战心切的水师统领施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对于施琅这个大女婿,李守汉和对待二女婿郑森一样,都是爱护有加。这两个女婿也着实给自己争气。大女婿施琅在水师当中的威望与能力,同妻子李华梅一样,堪称水师双星。而二女婿郑森,则是把南洋诸岛的一片绿色,通过刀枪和课堂,渐渐的变成黑红颜色。

    (绿色大家都明白是什么意思的颜色,黑红色怕是就不太清楚了吧?我神州自周秦汉唐以来便以黑红两色为正式的颜色。官服、军旗不是黑色就是红色。)

    相比较连襟在南洋诸岛的不断建立功勋,在以军功建树为尊的南粤军体系当中地位日渐高涨,因为辽东兵败而被处分,这年余来一直闲着的施琅,未免有些静极思动了。

    可是,李守汉无论如何也不会让施琅在这个时候去踏勘什么新的海上航路的。

    因为,李华梅已经是六七个月的身孕了,这个时候做丈夫的不留在妻子的身边待产,反而去风波涉险的搞什么海上线路,这无论如何让李守汉这个做父亲的接受不了。

    他虎着脸呵斥了施琅一句。施琅只得是讪讪的坐下来,听着父帅的发落。书房内的气氛一时显得有些异样。

    旁边的水师提督郑芝龙,既是施琅的长官又是他的父辈,同时还是李守汉的亲家,对于他心中所思所想自然很清楚。

    “尊侯,你也不要操之过急。海上生涯,不比陆地。便是要踏勘海路,也是先找人询问,了解海图,寻觅船工,做足了文字案头工作之后方能出海。不可以没头苍蝇一样的到处乱撞。”

    这番话,给翁婿两个搭了一个很好的下台阶,这么一番准备工作做下来。几个月半年都会过去,到那时,只要李华梅肚子里怀的不是哪吒,怎么着也会生产完毕的。

    听得了郑芝龙这话。李守汉脸上有多云转为晴天,“到底还是亲家公老成深沉。施琅,你明日起便组织人,将各处航海的材料收集抄录,先在海图上寻觅出一条可以去尝试的航路来!”

    他虎着脸教训着施琅。施琅听了。心里却是乐开了花。这等于是当众给了他这个差事,当即便开始盘算,如何到各处衙门,各处藩属那里将相关的海路水文洋流气候情形了解清楚,再找阿方索神父,把红毛夷人如何行走的路线套问清楚。“他若是说不清楚,老子便去监牢里拷问那些战俘!总是会有怕死的!”

    但是他却没有想到,对于他踏勘南路航线最大的助力却是来自于高居在书案后面的岳父李守汉,和那些大学里的数学家们。

    不过,此时。李守汉却是仍旧仔细的听着许还山关于对建设新大陆的各种想法和要求。

    “虎子,你先停一下。”听得了一个数字,李守汉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你要三年之内给你提供合格的一千二百个村镇长,相助你建设起至少四个府的衙门来,这是不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他指着墙上巨大的地图,“十州之地,也是开垦了数年,到现在不过是在沿海各地建立了数百个村镇,选择要点险要之地。建了要塞、港口,办事的官员也在这里面。你要在三年内建立起如此庞大的地盘,是不是有些好高骛远了?再者说,十州也有要求。这一年多来,内地和南中的流民与移民一拨拨的越来越多,他们也要增加各级官吏的数目,你要我到哪里去找?何况,没有那么多的移民进入,你要这许多的官吏何用?去管理那些殷商后人吗?我若是给你增加十万移民。便是要多多少海船的运力?”

    “主公,船的事情倒是不必发愁,只要是有利可图,顺风几家船行、车马行做得便是运输人员和货物,自然会趋之若鹜。我们只管给他们下单子便是。倒是眼前,我们需要把新大陆的物产情形弄清楚。”

    李沛霖温和如春雨般将李守汉的情绪扭转了过来,众人立刻开始讨论起若水道长命殷雷商锋两个人所携带来的大批物产来。

    “上等野牛角四千副,牛筋五千斤。生金一千斤,海獭皮二千张,狐狸皮五千张,玉米、番薯、土豆等种子各五千斤。辣椒等杂色种子二千斤。”

    别的东西倒也罢了,什么金子皮毛等别人眼中的贵重之物,在这群人眼里早已是审美疲劳的东西了。只有那些看似普通的种子和牛角、牛筋等物,引起了所有人的重视。

    有了自己直接的航运线路,便再也不必花高价从别人手中采购玉米、土豆等种子来防止种子退化。甚至可以用新引进的种子来作为母本同南中本地的种子进行杂交,以培育成新的品种来。

    “主公,据殷雷等人说,在这殷商故地,木材甚多,动辄便是连绵千里的森林,放眼便是可用于造船建城的成材。属下打算择地建设船坞,在定东城、新朝歌等处建立船厂打造船只,这样不论是南下征讨红毛夷人,或是西向回家都有船只可用。不知主公以为如何?”

    “准了!”李守汉可是知道,美洲大陆上的林业资源可是丰富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在美国历史上排名前二十位的巨富当中,名列第九的弗里德里克?魏尔霍伊泽便是依靠采伐林业而聚集起了912亿美元的巨额财富,请注意,这位老先生去世的时候,是1914年。作为木材和造纸巨头的魏尔霍伊泽及其家族据说曾拥有相当于威斯康辛州面积的大片土地。不但垄断了美国的木材和造纸业,而且因为一贯低调做人做事的风格,很巧妙的避开了反垄断法的打击。光凭这一点,就已经让树大招风的洛克菲勒眼红的不得了。这位老先生远远的将比尔盖茨和福特、巴菲特等人甩在了富豪排行榜的后几位上。

    早一天在西海岸建立起木材加工业和船舶制造业,对于加快印第安人的归化进程,各种物资运输城市道路建设意义可谓是非凡的。

    “一会到后宅找你小嫂子,建造木厂和船厂的钱,我出了!”李守汉非但大方的答应了许还山的申请,更是抢先一步要控制至少西海岸的木材加工业。“不超过五百万银元的事情,你小嫂子那里便有现成的银子!”

    许还山憨厚的笑了笑,他知道。李守汉口中的小嫂子,便是如今在王府当中管理各项事务的七夫人傲蕾一兰。盐梅儿与黎慕华两个人南下去处理搬家的诸多事务,广州这座王府,便有傲蕾一兰来充当管家婆了。

    “主公都掏出私财来相助许大人了。那我们也不能落后。许总督,李某比不得主公,只能少少的出上十万银元,算是相助你在殷商之地的股金了。”

    跟了李守汉二十多年,李沛霖自然知道。李守汉的理财之道是多精明,他看好的事情,只管跟着走就是了!他这般想别人也是如此,当下便是你三万我五万的,不消片刻,光是有数目的资金便募集了近百万元。这里面还不包括李守汉答应要出的股份。便是施琅夫妇,也出了八万银元。按照李华梅的话说,“这是给虎子叔叔压箱底的钱!”

    这幅百万金钱谈笑间便筹划而得的画面若是被数千里之外的崇祯同学见到,不知道是不是会气得吐血呢?

    李沛霆戏谑的说出了自己内心的这点想法时,如果换了别的地方。这种大逆不道的言语只怕会轻则叱骂重则甚至会满门抄斩。但是却只是引起了众人的一阵轻笑。

    “主公,东征军将士送来的这四千副牛角便交给属下吧!属下有把握用这四千副牛角换来至少八千人来!”李沛霆用手抚摸着来自于殷商故地的野牛角,笑嘻嘻的向李守汉阐述着内心的想法。这一对牛角,每只至少有二尺多长,文理极顺,青多于白,润泽如玉,正是做弓的上好材料!

    “咱们南粤军自来便是以火器远战,以铳刺大刀近战,这牛角乃是制造硬弓的好材料。留在咱们手中未免有些明珠暗投了。以属下看来,这对牛角,若是遇到上好的制造硬弓的工匠师傅,至少可以打造出一张三十个力的硬弓出来!那是武将上阵杀敌时求之不得的宝物啊!”

    我国上古和中古测量弓的强度以“石”为单位。到了明代或稍早一点,大概由于制弓技术的进步,改为以“力”为单位。一个力是九斤十四两(或云九斤四两)。大致上十个力等于一石。

    毫无疑问,李沛霆又打起了用武器和制造武器的原材料换人口的主意。

    “拨两千副给你。另外两千,看看在河静制造成硬弓出来,返回西海岸。交给虎子,可以配发给那些归化的殷商后裔使用。”

    虽然知道,内地制造一张好弓出来至少要三四年的时间,但是,天晓得三四年之后这弓射出来的箭会不会落在自己头上?

    所以,人要换,做弓的原料却是要控制!所谓的饥饿营销大概也就是这个意思了。

    一场决定了数万里外数千万人命运的会议,随着夜静更深,便告结束。众人用过了些甜点夜宵,便各自散去。

    “宗兄,你后日到府中来,中原之事,咱们要有个态度了。”送李沛霖出门时,李守汉交代了一句。

    最近的公文圣旨堆在公事房都快成了一座小山,李沛霖自然知道都是催促李守汉带领南粤军火速北上救援的。这次议事,怕也是要商议此事了!

    回到自己的府邸之中,挥挥手示意贴上来讨好献媚的几个妾室,李沛霖示意弟弟李沛霆暂且留在花厅之中说话。

    “哥,什么事?”连续的七八个时辰脑子高速运转,早已让李沛霆有些疲惫不堪了。他打着哈欠问兄长,为何不去睡觉还要留下来说话?

    “主公命你领着人办的事,你办得如何了?”李沛霖也不多说,直奔主题。

    “主公命我后天到王府去,商议中原之事。你的差事怕是也要交割了!”

    又是一块大石头砸了过来,让李沛霆睡意全无!

    “哥,主公要进军中原了?!”

    “所以我才说你的这个差事要交割了!”李沛霆接过通房大丫头递过来的热手巾,擦去脸上的汗水,同时用滚热的毛巾敷在眼睛上,以减轻眼睛过度疲劳的痛苦。

    听得了兄长的提醒,李沛霆也是顿时困意全消。整个人进入了因为疲劳过度却又面对着新的刺激而引起的亢奋状态。

    “已经推演的差不多了!流寇,朝廷的官军,辽东咱们的那些佟家兄弟们,几方势力可能要采取的行动。会采取的行动,都逐一进行了推演。虽然说不上百发百中,但也是十有**。”

    “我变敌变。那些人都不是傻子,不会摆在那里任凭我们机智百出的去对付他们,他们在那里死挺着挨我们的打!我南粤军这几十万精锐不曾投入中原和辽东战场。他们自然可以肆意妄为,若是主公明定国事,准备大举北上。不管是打得以往多次的勤王旗号,还是闷声不响的扩大地盘和影响,这几方人马都会有所行动的。”

    “兄长说的是!若是将敌人当做傻拨依,自己才是最大的傻拨依!”李沛霆嘴里冒出了一句从李守汉那里学来的骂人话。

    李沛霖命人煎了浓浓的参汤,准备了几样兄弟俩平日里喜欢吃的点心小菜,兄弟两个屏退了左右人等,开始密谋。

    “你先说说李闯、曹操、张献忠等人,我军从来不曾与他们接战。不知道此辈的战法战术,军队构成,弱点是什么。如果主公从赣南、浙江、偏沅等方向直逼长江,怕是要很快与此辈对战了。”

    “兄长大可放心。一年两年之内,这些陕西兵马未必是咱们主公的心头大患!说得露骨些,只怕咱们那位主公内心当中还希望他们折腾的更加厉害些!”

    “你待怎讲?”李沛霖看着兄弟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不由得有些不解。

    “兄长,你这就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了。”李沛霆喝了一口参汤,辽东苦寒之地出产的极品老山参果然是效果非凡,让他顿时觉得全身暖洋洋的。

    纵横中原各地的百万流寇。其领导者和骨干都是陕西人,特别是陕北人为主。眼下,孙传庭被逮捕进京,他所苦心经营的十余万军队都成了流寇手中的战利品。而号称八百里秦川的关中腹地。与这百万流寇也只是隔着一道防务空虚的潼关而已!

    所谓的富贵不归乡如锦衣夜行。眼下的李自成手中握有河南、湖广北部的大片土地,早已不是那个奔走于黄土地上顶着烈日送文书的驿卒了。此时不去取了陕西,更大的扩大自己的地盘,甚至是在西安城中正式的开国建号称帝,更待何时?

    “不过,在李自成打下潼关之前。他不可能会那么早的僭越帝号。因为,他身边还有一个实力不亚于他,资历威望都远远强过他的人。此人不除,他是不可能称帝的!”

    “曹操?!”

    “不错!兄长,正是此人!此人手中的兵马人口地盘,虽然数目不如李闯,但是各级将领军官都是跟随他多年的部曲,不像是李自成,大多数人是在河南招募入伙的。所以,老李极为忌惮罗汝才。您且看着吧!一场火并王伦的大戏早晚要开锣!”

    为了争夺领导权,而干掉对手的招数,戏码,在古今中外历朝历代的政治活动当中都不少见。便是李守汉自己,也是上来便干掉了何副千户这才算是顺利的接了位置。

    “兄长您请看,李闯火并了曹操,或是曹操火并了李闯。至少要安抚稳定军心,便是吞并对方的部众也是至少有一两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来完成整顿兵马的事。”

    “整顿完兵马,将对方的家底全部吞下肚里去,才能够安心的去打潼关、进陕西。这一下,至少又要半年出去了。然后,称帝建国等等事务,哪一样不是千头万绪粗综复杂?”

    所以,李沛霆判断,在李守汉率领南粤军北上,打着勤王也好,打张献忠也好的旗帜在长江以南再怎么折腾,也不会打乱李自成这一批人马的步骤。他们说不定还很乐意看到张献忠这个老乡被李守汉打得精光灿烂的。

    如此看来,当初的“引寇渡江”战略算是很成功的。江南的地形气候对于张献忠所部来说,都是极为不适合的,顶多就是在江南打个圈圈,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便会唿哨一声引兵他去。

    “老二,你安排你的人去和八大王接洽一下,看看他下一步的打算如何,是否有意沿江而上,去四川逛逛!?”

    眼下南粤军的意图也算是比较明确了。打着保境安民的旗号行事。只要这些所谓的流贼到了哪里,南粤军便是会顺天应人的将军队开到那里!

    “李自成那边,你也要安排心腹人去走一趟。命人告诉他。打下了潼关之后,便是称了帝也会照样同他进行贸易往来。不过,他得拿真金白银和各种贵重物资来换。”

    “哥!”听到李沛霖给自己出了这么一个难题,不由得李沛霆有些发窘了!“陕西本来就是个穷地方,又是多年的灾荒之地。李自成打下了陕西,这里是他的桑梓之地,他如何好意思下手劫掠搜刮?您让他上哪里去找寻那些金银和贵重物资来同咱们交易?何况他还要养活他的百万大军!”

    李沛霖颇为玩味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而这个弟弟。

    “兄弟,你的修为还不到家。还只是盯着那点金银和所谓的贵重物资。正是佛家所谓的看山是山看水是水。你却忘记了,孙老儿在陕西推行的新政了?和咱们的那位大公子在山东有异曲同工之妙。最妙的是,大量的种植棉花!这些棉花,难道老李能够穿得完?用得完?他们就不需要把棉花变成布匹?”

    “还有,你去看看地图,陕西的邻居是谁?北面出了榆林便是蒙古人的地方,向西不远便是西番地,都是蒙古人和吐蕃人的地方!什么金银马匹不多得是?只怕是你稍加提醒,老李就会自己派人去抢蒙古人、吐蕃人了!就冲着蒙古人手里的金银和河曲马,他都不会放过这群鞑子的!”

    “兄长,你果然厉害!不说的话我倒是忘记了!从多少年前,这嘉峪关以西,榆林以北的广大地区都是被蒙古人占据了。国朝之初设立的什么哈密卫河套卫都是早已放弃,地图上的一座座城池都被鞑子占了。也不知道这历朝历代的皇帝见了他们的祖宗该怎么交代!”

    “你管那些作甚嗯?只要有人给他们吹嘘洗地不就是了?告诉天下人,他们不和亲不割地不赔款不就得了?”

    “兄长,李自成打了西番地的蒙古人,对咱们,怕是不止是一点金银的好处吧?”李沛霆盯着地图看了一会,突然脸上浮现出来了阵阵诡异的笑容。

    “怎么,你看出来什么了?”

    李沛霖手中玩弄着盛参汤的小碗,只管听着弟弟的分析和见解。

    “咱们与乌斯藏签了那个条款。可是那群秃驴却是一直都是首鼠两端两头下注。一边是不停的加派人手修筑道路,死了一个朗生补上来三个。一边却是不停的派遣使者与辽东佟八哥往来联络。这使者行走的路线通道,便是西番地的蒙古人。李自成打了蒙古人,无异于便是切断了这群乌斯藏的秃驴和辽东反贼们的联络通道。到时候,便是要看看,这群秃驴还怎么两头下注!我再派人去和八大王好生讲说一道,告诉他,松潘甘孜一带的藏人是如何的富庶,让他从东面再给这大博学珍宝智者一点麻烦和压力。看看这两位西天佛子会不会来咱们主公的宝座前哭求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