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 抗粮!抗税!(上)
    ()同样的崇祯年腊月,在南中军辖区内,人们开始打年货,制作各类祭祖、祭灶、祭五脏庙的供品,从南到北空气中都是弥漫着糖的甜香、菜油和动物油烹炸食物的油香混合味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孩子们则是高举着父母制作的油炸食品,穿着新剪裁的衣服,招朋引类呼啸着从街道穿过,引来街道两旁大人的白眼和申斥,但是,年根底下,谁又会和一群孩子较真儿呢?

    而距离不到千里的广东五华县,一座客家围屋前却是一派愁云惨雾。

    在围屋前用于晒谷、乘凉和练武的禾坪上,围屋的主人廖四公正在蹲坐在地上,一个劲的抽着旱烟。

    这所围龙屋是廖氏家族的聚居所在,依山而建,面南背北,东西对称,前低后高,主次分明,坐落有序,布局规整,以屋前的池塘和正堂后的“围龙”组合成一个整体。围屋内拥有着几十个生活单元,廖氏家族的几十户人便聚居在此地。

    这所围屋便是廖四公一生的骄傲。

    能够用费尽千辛万苦寻觅来的黄土经过特殊的发酵过程而形成“熟泥”,再经过数道搅拌程序,将煮至融化的糯米浆加鸡蛋清加石灰,再以竹片、木条作筋骨,夯筑起墙厚三尺、楼高数丈,占地数十亩的这座围屋,让一大家子人都能够在此安居乐业,平ri里想想,廖四公都可以笑着去见祖宗了。

    但是,能够抵御土匪、强盗袭扰的围龙屋,却不能不让税吏进门。

    看着脚下的那碗米粉,廖四公突然有一种想一脚踢翻了它的想法!

    从梅县搬迁到五华的廖家,依旧保留着梅县客家人的饮食习惯,一ri三餐之中,中上层的家庭,早、中两次吃干饭,晚上吃粥。或者,早晚两次吃粥,中午吃干饭。一般贫困人家,农忙季节可能享受到二饭一粥,平ri则三餐都吃粥。而廖四公眼前是往ri里他最喜欢吃的米粉。

    &个小贼!”他骂了一句口头语,天晓得在骂哪个,身边的后生仔们也不敢靠近。

    &至!你过来!”

    被四公看到的廖冬至有些尴尬的从围龙屋的墙壁一侧走了过来。

    &那里跑野马?!诶!屋落里事情那么多,你还有心情出去玩?回头县城里的户房师爷下来收税,我看你怎么办?!”

    &公!冬至哥是打算到梅县去,他的一个契弟在那边捞得风生水起,冬至哥打算去找他借点钱,把今年的税银交了。”

    廖冬至身旁替他背着包袱的一个年轻后生快嘴向阿公解释。

    眯起一双有些昏花的老眼,廖四公端详着冬至。

    &找朋友借钱?什么朋友?还有,去找朋友,你身上为啥背着大柴刀?!你是去找朋友还是去打劫?!”

    &公!我真的去找朋友借钱。带着柴刀也是因为眼下到处都有人吃大户、借米、拦路打劫,我也是为了防身。”

    &听得孙儿这样说,廖四公不由得一声长叹,“咱们廖家搬到这里来,从我算起已经三代。这些年只顾得开山垦荒,造田修屋,就忘记了在这里请个先生来供你们读书啊!你们但凡有一个人能够考取个秀才之类的功名,我们廖家也不会被人欺负到这个份上!”

    这些ri子以来,这群廖家的后生们几乎天天都能看到廖四公在这里长吁短叹,后悔没有送子弟去读书考取功名。

    &们一个个只晓得每ri里舞枪弄棒,要是有一个人有个功名在身>

    廖冬至等人早就听得有些厌了,但是客家人的规矩大得吓人,廖四公不发话他是绝对不敢走的。

    &说,你去找的那个契弟是谁?”

    &公,是海阳县丰政都汤田乡的吴六奇,外号叫吴钩的那个。”

    &么!”

    不听则已,听了廖四公顿时火上脑门,挥起放在一旁的手杖没头没脑的打了过去。

    &个小贼!夭寿仔!居然还和那个赌鬼大天二有往来!你是不是打算把你老子娘留给你的三亩水田都输掉,然后出去要饭?!我告诉你,要饭也莫要在五华县境内要,我丢不起那个人!列祖列宗啊!”

    &公!人家以前是大天二!这不假!但是在这梅县一带,提起吴钩来,哪个不挑大拇指赞叹一个‘仗义’?!而且还不能不让人家改邪归正、浪子回头?”

    如果要是廖冬至说出实话,吴六奇所谓的改邪归正、浪子回头是什么,相信廖四公会立刻命人敲起钟鼓,在祠堂供奉的列祖列宗神主牌位前上香,当众宣布将廖冬至开革出族籍,死后不得入祖坟!

    原因就是,吴六奇和他的弟弟吴标,眼下和一群兄弟在粤东一带拦河截道,收取过路费,对于过往行商,则是收取所谓的保护费。

    因为地盘的扩大与周边的几股势力有了冲突,缺乏能打能拼的人手,吴标便想起了自己这个有着一手好拳脚,曾经去福建连城一带遍访名师的兄弟廖冬至来。

    &果有闽西、粤东一带的书友就会知道,连城一带向来以能打著称,连土匪都不太敢去连城打劫。由此可见当地民风之强悍。而廖冬至在这样的地区拜师学艺,身上的功夫也就可想而知了。)

    正说话间,远处的山路上一行人由远而近逶迤而来。

    &们几个,都先回去!”

    见县里的税吏登门来催讨钱粮,廖四公面带决绝,用手杖指着几个儿孙,要他们回到围屋内去。自己端起碗来将碗里变得有些冷了的米粉扒到嘴里。

    堪堪吃完一碗,税吏已经来到了面前。

    被四乡百姓暗地里称为黄扒皮的税吏,其实正式身份只是衙门里的一名灰衣,类似于协管之类的,在明太祖制定的会典中,这样的人只能领些补助,但是多年下来,朱元璋开国之时制定的各项制度其实已经完全被抛弃了,如果照他的制度来办事的话,怕是朝廷里一半以上的官员都得卷铺盖走人。原因是,都是商人出身,所谓的贱业。但是吗,风水轮流转,当年的贱业如今成了东林,都成了道德先生,是不是很可笑?

    黄扒皮也是如此,一个区区的灰衣,居然在县城里有着一处三进的宅子,外面养着两个唱曲的粉头,银钱从何处来?便是这收取钱粮上的手段了。

    &四公,这马上就是年下了,您今年的钱粮是不是该交了?老实说,我也不愿意逼迫您老,可是,官身不由己,上面催缴催的是在是太紧了!”

    &你就说说看,我廖家该缴多少钱粮!”

    廖四公只管坐在竹椅上,连起身客套一下的意思都没有。随同黄扒皮来的一行人,有人便开始拧眉毛瞪眼了。这群人一向蛮狠惯了,到哪里都是被人逢迎,好酒好肉的款待,却不想今天在这里碰了一个软钉子!

    &将钱粮簿子取来!”

    &把人丁簿子和田契取来!”

    廖四公和黄扒皮几乎说了内容基本一致的话,旁边有人飞也似的将廖家的人丁簿子和地契取出。

    &廖家在册男丁三百四十七人,应缴纳人丁银,且从张相公开始起,本朝便实行差徭全部按土地摊入地亩,合并征收,丁银不再以丁计课,而是以田计课。应缴纳田赋、税银、辽饷、练饷、剿饷,再加上火耗等等。。。。。。”

    &要麻烦了,就直接说个数目吧!”

    &廖四公不愧是廖四公!这样,您老就给我一千三百零七两三钱七分二厘银子就可以了!”

    &过,上头有话,从今年开始,收钱粮不再收碎银子了,各处征收钱粮的兄弟都接到了县父母的谕令,只能收银元,当然,如果您有金币那就更好了!咱们兄弟也就不用费劲费力的把这一千三百多块银元背回县里去了!”

    黄扒皮打了一个哈哈,话音里却丝毫不掩饰贪婪。

    自从南中军的货物大举进入两广以来,各地的商户、官员都惊喜的发现了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同样的银子,南中出的银元却具有更多、更强的购买能力。

    于是,各地的知县、知府,这些老父母、太尊老爷们,纷纷的拿出破家县令、灭门令尹的手段,在各自的区域内征收钱粮时,只要银元和金币。不过,火耗却是照收不误的。

    说话间,廖家的几个管事子弟从田间和院子里赶了出来,见四公在围屋前的禾坪上与收钱粮的一行人说话,便上了前来满脸是笑的赔话。

    更有几个子侄吩咐廖冬至的兄弟们抓鸡宰鸭,到鱼塘里摸鱼,为老爷们准备酒饭。

    见到廖家人如此的识情识趣,随同黄扒皮一道前来的几个打手模样的人不由得面带得意,咧着大嘴哈哈笑声不绝。

    &着。”廖四公用手杖制止了几个子侄的巴结。

    &把账目算清楚再请诸位用饭不迟。”

    他示意一名廖家的少年将一张张田契从一具木匣中取出。

    &先生,这是我廖家的田契,山林水田旱地都在此处。我家数代人的心血都在此处。不过水田七百余亩,山林一千一百余亩,旱地四百余亩,却是我廖家上下千余口的衣食来源。历年来,我廖家皆是良民,皇粮国税不敢有丝毫的亏欠。可是这税银却越收越多,却是为何?”

    听了这话,黄扒皮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从眼睛里冒出了一股杀机,但是转眼间立刻又是一脸的笑意。

    &四公,这个也不能够怨我么!从万历皇爷开始,便是开征辽饷,如今从崇祯皇爷登基开始,又是开征了练饷、剿饷。摊到每个人、每亩田头上,差不多也是有五钱银子。”

    &是今年稻谷卖不出价钱,要是完了皇粮,只怕我家数百口都要饿死了!”廖家的一个主事叔伯有些懦弱的向黄扒皮哀告,“能不能缓缴些r>

    一面说,一面示意身后的子侄将一个木盘呈上,里面满是一串串的铜钱。

    &许微物,请黄先生打赏几位兄弟饮茶。”

    一名黄扒皮的手下朝盘子里的铜钱瞟了一眼,撇了撇嘴,“谁要这些跑马崇祯?顶不济也得拿些南中通宝和嘉靖通宝来吧?这样的钱,打发要饭花子么?”

    &六。几位官爷不愿意要,那就算了。我还有几句话要请教一下。”

    廖四公的脸上满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仿佛有恃无恐,倒叫黄扒皮心中有些惴惴,不知道这个客家佬心里打得什么主意。

    &才您说每人每亩加征三饷差不多五钱,可是这账目我怎么也对不上,我廖家有那么多的人口和田亩山林吗?”

    &有,下围村的谢家,土地山林田亩要比我廖家多上数倍,怎么从未听说你们去他家收取皇粮?”

    &公,这个你就不知道了!照着国朝定鼎以来的规矩,读书人,身上有功名的,一律免除钱粮赋税徭役,这可是太祖爷定下的规矩。我们也不敢违背。”

    &吗?那却为何将谢家的一千多亩田地的钱粮飞洒到我家头上?让我廖家替他谢家背着?!”

    廖四公的一双老眼里在向外喷着怒火,似乎要将数十年来被人欺凌、压榨的仇恨统统的化为烈焰,将眼前的这群胥吏烧成灰烬。

    所谓的飞洒,是指有权势的人物勾结官府中的师爷、吏员等类角sè,将自己名下应该缴纳的山林田地赋税钱粮化整为零,分洒到其他农户的田地上,以逃避赋税的一种手段。这样的cāo作结果是从地方zhèng&的角度来看,钱粮征收的总额没有发生减少,而且士绅们的利益也得到保障,倒霉的则是一般的小地主和自耕农。

    &费那些口水!”见自己和父亲多年来玩弄的手脚被人戳穿,黄扒皮有些恼羞成怒,黄白sè脸皮上满是怒气。“我就问你一句,今天这钱粮你是交还是不交?”

    &钱可交!今年的谷价太低,卖了谷子,缴了皇粮国税,我们就要饿死!”

    接下来的情形,让黄扒皮做出来一个到了地狱里都后悔不迭的举动和决定。

    &交是吧!?小的们!到围屋里去,把他们廖家的牯牛都给我牵出来!顺带着到各个屋子去看看,女人的首饰和值钱的东西一并冲抵税银!”

    &叻!为国执法!咱们就愿意干这个活!”

    几个随行的打手一阵狞笑,作势便要向围屋里冲去。

    &看你们哪个敢?!”

    见黄扒皮的一群如狼似虎的打手要冲进自己的心血筑成的围屋里,廖四公知道,一旦被这群连土匪都不如的家伙冲进围屋,自家倾家荡产不说,只怕是家中的那些妹崽也不好寻婆家了。

    他站起身来,丢到手杖,“老头子反正也是活了六十多了,早就活够了,今天就把这条老命拼给你们!”

    说着,一头便向禾坪旁的那口半月形的水塘扑去,这口当年和大哥、二哥、三哥、五弟、七弟们一起挖出来用来解决饮水、养鱼、防火的水塘,今天便是要成为他的生命终结之地。

    但是,一个身影迎面拦住了他的去路。庞大肥硕的身躯将廖四公的身形去势拦住不说,而且巨大的冲击力冲撞得老头子头晕眼花。

    没等廖四公看清对面这个人的面貌,那人却开了口。

    &东西,打算用这条烂命来威胁我们?让黄老爷背上一个逼死人命的黑锅?!找死!”

    拦住廖四公投水寻死、说话的这人,正是随同黄扒皮前来收税的一名打手。

    &给点厉害让你看看,你是不知道什么叫马王爷三只眼!”

    口中说着,那大汉挥起蒲扇大的巴掌,照着廖四公的脸上就是一顿嘴巴。

    所谓的七十不打八十不骂,这厮的这番作为,却是有些过分了。不过,黄扒皮却面带得sè,见廖四公的嘴角流出的鲜血将一部白胡子都染得星星点点都是红sè,便开始在那边出言安慰。

    &账,那个叫你们如此对待廖四公的?”

    &公,您看,这税银。。。。”

    &个大头鬼的税银!x个狗贼!”

    从围屋里冲出来的廖冬至一群廖家的年轻后生,群情汹汹,将黄扒皮一行人围在当中。为首的廖冬至,手中高高举着那柄三尺多长刀头的打柴刀,雪亮的刀刃在冬ri的阳光下闪着令人战栗的寒光。

    &么?你们打算造反吗?”

    黄扒皮依旧是一副气势汹汹,在数十个轻装汉子手执各sè农具的围攻下,仍然是满不在乎,倒驴不倒架的一番德行。

    &们是奉了县父母的谕令公文来收税,你们打算殴打税官,聚众造反吗?”

    见四下里围着的几十个乡民似乎有些胆怯,几个年岁大些的乡民甚至开始向后退缩,不由得让黄扒皮一行人心中大定,这样的情形,他们见过不知多少次,但是都是在他们的一番威胁利诱之下被化解,之后少不得还要央人出来赔话,赔上些银钱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