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章 辽东风雪(四)
    这一下,众人都明白了,开始用羡慕嫉妒恨恨的眼神看着这瞬间成为了暴发户的兄弟两个。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刚才还在痛哭不已的弟弟,立刻抱着那张宝弓不放,尖利的箭头在他粗糙的皮肤上轻轻滑过时,带给他的感觉胜过了情人间的爱抚。

    当兄长的已经有几分明白了,他抱着怀中的皮毛开始在屋子里四下里搜索着,打量着墙上、架子上的各类物品。

    很是痛苦的在琳琅满目的物品中选择了半天,(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大家可以自行想象一下改革开放初期的供销合作社,或者是五金日杂商店。但是在这个时代的黑龙江流域,就是很了不得的存在了。)这样是好东西,那样也是必需的,但是手中可以用来交换的东西有限得很。

    咬咬牙,哥哥指着架子上的一杆长矛,示意伙计取来自己看看。

    同索伦人见过的建奴熟铁打造的长矛相比,这杆“钢”制长矛无论从锋利、长度,重量、韧度都要强过不少。

    那索伦汉子跳到屋子外面的空地上,左右舞动起长矛来,虽然没有什么章法,招式,但是因为天生的力量,又是每日都在严酷的环境里挣扎,每一招每一个动作都是生死之间搏杀得来的经验,看得令商号的伙计们十分的赞佩。

    舞动了一番,感觉十分的合手,索伦汉子很是自觉的抱着一堆皮毛兴冲冲的跑到了掌管着那杆大秤的伙计面前,比比划划的要求为长矛称重。

    这对兄弟的行动给众位头目做了一个最简单明了的解释。

    汉人商队的主人可以用罗刹人的人头交换任何的好东西。可以用人头的重量来充抵货物的重量,如果有人头而不愿意抵扣货物的重量,可以用所谓的“六折”价钱来购买你喜欢的,你想要的一切物品。

    几个头人都哭丧着脸,后悔为什么去年夏天的时候,那些罗刹人没有去召集的村寨?要是被自己村寨中的勇士砍下了脑袋,那么,眼下自己不也可以享受勇士的待遇了?

    倒是博穆博果尔脸上露出了喜悦之色,命人到自己的雪橇上,取来一个用桦树皮编成的筐。里面乱七八糟的放着四五颗罗刹人的人头。

    &是大头目部落在去年夏天同罗刹人交战时斩下的人头。为了杀几个罗刹人,大头目部落里折损了十几个勇士。不知道这些人头可以换取些什么?”

    听完了通事的话,林文丙又一次露出了那看上去人畜无害的笑容。

    &头目麾下果然是勇士如同呼玛尔窝集山(地名是不是很眼熟?)上的树木一样多。能够砍下来如此多的罗刹人人头。这样,一二三四五。算上方才那位兄弟手中的一颗。就是六颗罗刹人的人头。因为方才那位兄弟已经换了东西,所以,您就不能再用他手中的罗刹人头了。不过。五颗罗刹人头,您可以自己在这里选,同刚才这位兄弟的规矩一样。”

    低头盘算了一下,博穆博果尔大头目指着墙壁上的弓箭和刀枪要求伙计为他称量重量。

    接着,在索伦部各部头人羡慕的眼光当中,大头目又用极其低廉的价格用皮毛、熊掌、虎骨、鹿胎鹿茸等物品,换取了数百支箭、几百斤盐、几十坛子烈酒和数十袋子粮食。

    至于说可以用来向部落里的女人讨好的那些漂亮的布匹,大头目很是慷慨的将剩余的全部物资都换取了布匹,准备用来给部落里的女人和孩子做些新衣服。

    一时间,大头目本部的勇士们为之高声欢呼不已。

    但是,那些个大小头人们可就高兴不起来了。自己的猎物本来就不如大头目博穆博果尔的多,眼下他又有这些罗刹人的人头交换了如此便宜的刀枪弓箭食盐烈酒,他有这些好东西做帮手,这个冬天下来,不晓得会多猎杀多少猎物,会不会将别人部落的猎场占据?

    长此以往下去,部落里的勇士们会不会投奔到他的部落当中去?

    想到那样的额景象,头人们不由得头皮有些发凉,后背一阵阵的冷汗冒出。

    还是奥尔迪的脑子快些,仗着最早同林文丙打交道有些交情在,他大着胆子向林文丙询问。

    &的主人说有两件东西可以比东珠虎骨皮毛熊掌人参鹿茸鹿胎还要值钱,刚才我们知道了一样,那么,另外一样是什么?”

    对啊!众人眼睛里重新冒出了希望的小火苗,这罗刹人的人头咱们没有赶上,可是万一汉人商队的主人说的另外一件东西咱们手里有,不也是一件好事?

    整个前来贸易的索伦部商队的人们都是鸦雀无声,静静地等待着林文丙的答复。

    林文丙却是唤了一名伙计到近前来,低声的吩咐了几声,那伙计领命去了。

    不一会,两个伙计用长长的木棍挑着一幅白布回来了,在人们面前缓缓的的白布展开,几幅图画出现在了索伦部众人的面前。

    第一幅图画上,一个身穿皮毛的汉子,很明显是黑龙江流域土著的打扮,从背上背着的弓和手中的木矛,都可以很明显的辨别出他的身份。那汉子正在同一个头上梳着金钱鼠尾鞭子的建奴搏斗,手中的长矛刺进了那建奴的胸腹之间,鲜血顺着矛杆流出。不得不说,这画画得很一般,从艺术的角度来讲,一钱不值,但是,如果从解释说明的角度来说,那就令人一目了然了,特别是这些没有文字,连数数都不太清楚的索伦部众。

    第二幅图画上就令人赏心悦目了。画面的正面一具无头尸体还在向外流着血,那杀了建奴的索伦人。砍下了建奴的头颅,转身向站在身后的一名汉人商人用这头颅交换着各式各样的商品。

    而不远处,有一队索伦各部的战士拎着各式各样的人头兴高采烈的向这个方向走来,人头大多数都是梳着金钱鼠尾发式的建奴男人,也有一些女人的头颅。

    &位头人,都看明白了吗?!”

    众人恍惚的点了点头。

    林文丙又给大家加了一把劲。

    &家主人说了,建奴的人头,无论男女老少,都可以送来!两个女人和孩子的人头可以顶一个男人的人头,两个老头的人头也可以顶一个男人的头颅!明白了吗?!”

    这一下。众人都懂了!原来。从南方来的那些梳着金钱鼠尾辫子的女真人,和假女真人,可以拿来换这么多的好东西!

    不过,博穆博果尔立刻提出了一个新问题。

    &人。比如说我索伦部中。也有同建奴联姻之人。往来密切之人,这该算是我索伦部中人,还是算建奴?”

    &奴!当然算建奴!”

    在老奴控制了辽东之后。除了向南向西攻战之外,便将目光投向了北方,采用军事打击和政治招抚的手段对这一地区的土地和人口进行有效控制。先后有东海部的呼尔哈部首领納哈达、屯长喀拜、郭尔敦等人率部投顺,献上了名犬、红狐皮、白猞猁孙、黑狐、元狐、青鼠皮、水獭皮、黑貂等物产。

    到了黄太吉即位之后,更有居住于黑龙江中游,出产黑貂皮的萨哈尔察部、黑龙江上游的呼尔哈部的伊扎纳、萨克提、俄力喀、康柱、伽期那等五个酋长、托恩科、姜图里、恰克莫、插球等四个酋长以及松花江流域的呼尔哈部酋长萨达兰等人前来朝贡、接受封赏官职。

    在黄太吉即位后的第八个年头,也就是所谓的天聪八年,更有索伦部的首领巴尔达奇到沈阳朝贡,献上了一千八百一十八张貂皮,换来了黄太吉将女儿下嫁给他。成为了建奴的额驸。在他的带领之下,索伦部更有孔恰太、哈拜、吴都汉、京古济等部落首领前往沈阳朝贡接受官职。

    并且在天聪八年出兵黑龙江流域,征讨所谓的不服之众,在呼尔哈部夏姓武因屯屯长喀拜、库尔穆图屯长郭尔敦等人充当向导,指点河流、山川、道路、城寨之下,自然军事行动顺利无比。第二年春天便告奏凯回巢。掠获编入旗户壮丁二千四百八十三人,算上老弱妇孺更是达到了七千三百余人。缴获马匹八百五十六匹,牛五百四十三头,各类珍贵皮毛三千一百四十余张。

    一时间,巴尔达奇们的气焰在黑龙江流域上升到了极点。

    这些事情自然是博穆博果尔们不愿意看到的。

    &先生的意思是,我们哪怕是砍下了归附了大清的索伦部叛徒的头颅,一样可以像建奴那样拿来换这些好东西?”

    博穆博果尔眨巴着眼睛,用狼一样的眼神看着林文丙。

    &建奴本身为我大明官吏,不思报效国家,反而起兵作乱。那索伦部、呼尔哈部众头目,原本也是我大明属官,却为虎作伥,依附于建奴作恶,不杀不足以正人心!杀了他们,依照我大明军功奖励,可以获取奖赏。其妻子财产牛马衣服武器等,具归有功勇士所有。”

    关于呼尔哈部和索伦部接受大明官职册封之事,这一点从明英宗一次讲话中就可以知晓。“尔女直野人皆自开国之初,设卫授官,颁给印信,管治人民。”而且就在几十年前的万历皇帝当政时期,这一带部落中也是时常进京朝贡,接受册封,即位等事情。所以,将一顶叛徒的帽子扣在这些人身上也是合适的。

    接着,林文丙又一次抛出了一个肥美的诱饵。

    他双掌一拍,十几个伙计和护卫从库房中搬出了十几个用稻草包扎严实的草捆。

    伙计们手脚麻利的将草捆上的稻草去掉,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赫然是二十张铁弓和五百支箭,另有五十支长矛,二十柄钢刀。

    &些算是我借给大头目手下勇士的,你率领他们斩杀了那些罗刹人、索伦部、呼尔哈部的叛贼,诛杀了那些建奴之后。可以拿着他们的人头来向我充抵这些货价。”

    先把武器给你,然后你可以拿着人头来向我报账。

    众人无不为林文丙的慷慨大方露出了满口的黄牙,表示出无比的欣喜之色。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不太和谐的事情出现了。

    不知道是哪位头人的部下,见众人交换货物的时候不再用体积这个概念,而是用重量这个“崭新”的概念,便开始活动心眼。不得不说,贪婪和**是贯穿于整个人类发展史上的,不管是处于哪个发展阶段的人类。

    这个还处于原始氏族阶段的猎手便是这样的人。

    他兴冲冲的从兽皮背囊中取出了四对巨大的熊掌。排在一群等待着用皮毛交换物品的猎手后面。

    他的这个举动立刻被各个部族的猎手们群起而攻之。

    &里是收皮毛的。你的熊掌拿到一边等着去!”

    &走!”

    负责称量皮毛重量的伙计见有人用熊掌前来称重,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置才好。这里之前可是只说皮毛的重量可以换取同样重量的铁器,这熊掌如何交换,却是他这个做伙计的不敢擅自做主的。

    那猎手却有些不服气。用本族的话语同索伦部的猎手们争吵着。大概意思就是说。汉人老爷又没有说不可以拿熊掌在这里称重,你们为什么跳出来和我作对?我难道就没有皮毛吗?我的皮毛要比你们的好得多也多得多!

    能够用原始的武器和工具猎杀黑熊的,都是各个部族中的好猎手。那猎手更是个中翘楚,从他肩头用藤条树枝绑缚的四对雄州众人就可以看得出来。所以众人虽然口中对他的强词夺理兀自嘟嘟囔囔的表示不满,但却没有人敢上前去制止他。

    &先生,这个不行啊!得快点把各类货色的交易规矩定出来,要不然一会有人拿着虎骨,有人拿着鹿胎鹿茸,有人用东珠,这里怕是会,”最先同林文丙打交道的头人奥尔迪,一时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汇来描述秩序混乱的情景,不过,他的意思林文丙却听明白了。

    这就是需要制定一个各类收购土产品种的计量和收购标准的问题了。

    &位头人,手上都有些什么货物要来交换?”

    &珠。皮毛。虎骨、熊掌、鹿胎鹿茸,人参。”

    各部的头人首领基本上也就是这些,差别大抵就是你手里的皮毛是红狐,我手里的是黑貂,他手里的是玄狐,主要种类因为上述这些动物的栖息地分布问题而略有差别。

    &都是好东西,都可以拿来和我交换。不过,东西种类繁多,品种杂乱,我们必须要做一个约定,免得日后起了纠纷。”

    于是,博穆博果尔、奥尔迪、林文丙,以及十个部落头人、屯长之类的角色,开始在木屋中就交换的标准和价值进行讨论,木屋外面,各部的猎手们冒着严寒矗立在雪地中,唯恐自己换的早了,吃了亏,又怕换的晚了,喜欢的东西没有了。

    不过,没有令这些人在雪地里等候太久,不多一会,木屋的们打开,博穆博果尔大头目、奥尔迪头人以及十个头人屯长兴奋的跑了出来,脸上因为激动涨得通红,不知道的人以为他们在屋子里又喝了多少汉人的烧刀子烈酒。

    博穆博果尔大头目激动的跳到了收皮货的木架上,大声的朝手下的部众高喊“索伦部的勇士们!我告诉你们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作为索伦部的大头目,同汉人林大先生、各部的头人一起议定了交换我们猎物的规则!”

    &人老爷敬重勇士,所以,一对熊掌可以换取一件兵器,不管是刀枪还是铁弓,一张弓另外奉送二十支箭!就是和你们双手双脚的指头一样多!一个熊胆,可以换十支箭!”

    &毛之中,虎皮和熊皮可以换一件兵器,也可以换二十支箭!”

    &果你们不想换兵器,那么,一只熊掌的重量称好之后,可以换取五倍于它的粮食或者是盐!”

    五倍是什么,在场的猎手们一时转不过弯来,几个头人上前用手连说带比划,终于让这些粗豪的汉子们大概的明白了。原来,一个手指头重的熊掌,可以换五个手指头重的粮食和盐!

    一个伙计从屋子里取出了方才林文丙和头人们议论价格时用的小布袋,打开让众人看清,里面全是雪白的精制细盐,“这一袋恰好是一斤。”那伙计摆弄着手中的几个小布袋,“一只熊掌,一斤可以换五斤盐!”

    方才要交换熊掌的猎手,立刻如同一只小熊一样猛扑过来,一把抢过伙计手中的盐袋,将手中的四对熊掌丢给他,连说带比划的,要那伙计带他去挑选兵器。

    不一会,那汉子幸福的嗷嗷大叫着,从库房里奔跑出来。

    他的打扮在索伦人看来颇有些土豪暴发户的味道,令众位猎手眼睛瞪得通红。背上背着一张巨大的铁弓,箭壶里二十支羽箭摆放的整整齐齐。腰间挎着一口长刀,手中擎着一根长矛。背后的兽皮背囊里鼓鼓囊囊的不知道装了多少的好东西。腰间缠着一圈一圈的棉布,想来是要回去讨好自己的女人的。在布匹中还插着几个铜碗和扁平的铜壶。

    一阵嗥叫声在人群中响起,猎手们既为同伴感到高兴,又给自己树立了一个新的奋斗目标。

    剩下的事情就简单多了,比较起来,手里有虎骨、鹿茸、东珠这一类物品的,大多都是围在林文丙身旁的各个头人。

    一个矮胖子从腰间的鹿皮口袋中掏出十几颗东珠,要求换同样多的弓。林文丙拿起一颗对着阳光照了照,这样的东珠如果运到京城,每颗至少在三千两以上。

    &颗珠子我用一张弓二十支箭交换,我再送你五把刀,五杆长矛,以后你有了这样的珠子,都送了给我!”

    而另一个头人命人用桦树皮筐抬出了几副完整的虎骨,打着手势要求换酒、换粮食和盐、布匹。

    交易了三天之后,索伦部用各自带来的皮货土产换得了各类铁器兵器食盐布匹粮食烈酒等生活必需品。一路兴高采烈的南下回家。

    走之前博穆博果尔代表索伦部同林文丙宰杀野兽盟誓,待到黑龙江开化时,要用至少五百颗建奴的头颅来交换各类物资。

    &头目放心!就算我不在,我也会把东西从苦夷岛运来,寄放在奥尔迪头人这里,请他为我完成交易。”

    被黄太吉恨之入骨咬碎牙齿的索伦人猎头行动,就此展开。

    而奥尔迪头人,在送走了博穆博果尔等人之后,也获得了一个新的身份,汉元商号在黑龙江流域的商务代理,每一笔交易中他可以获得百分之一的中介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