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三百七十章 君臣谋算
    崇祯十二年六月初九,盛京,大政殿。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经过了一个多月的清点战利品,评定各部各旗功绩,黄台吉终于将此次入寇劫掠的善后情况理出了一个眉目。

    成郡王、扬威大将军岳托战死,少不得要极尽哀荣,给予封典。黄台吉下旨,追赠岳托为成亲王,赐骆驼五匹,马二匹,白银万两。辍朝三日以示哀悼,亲至灵前奠酒焚纸祭拜,岳托可谓是死得其所。代善以父亲的身份向黄台吉致谢。

    但是,岳托死后,正红旗旗主的位置便成为了各方角逐的目标。

    以多尔衮为首的一方提出,依照太祖高皇帝的旧制和皇帝颁布的圣旨,背负遗体还乡者,可得死者家产一半,那么,岳托名下的牛录人口财物便应该有一半归夺回成亲王遗体的睿亲王所有。这些人口将被编入正白旗,或者由阿济格来担任正红旗的旗主。

    而以豪格、何洛会、鳌拜等人为首的黄台吉心腹们,则是极力反对这个提议。但是却又找不到什么合适的理由,只得用两红旗连番苦战,人丁锐减,应该由代善执掌休养生息几年,至于说执行太祖高皇帝旧制,可以将两红旗中财产多给多尔衮一些用于补偿。

    但是这个提法,却也遭到代善的明里暗里阻挠,如何让他用自己的财产来给那个死鬼儿子还人情?这是无论如何不可以的!

    而岳托的几个儿子却悄悄的跑到了豪格面前,求这位叔叔帮忙主持公道。一不能让正红旗的牛录人口流落到外人手中。二不能让正红旗的财产损失过大,三嘛,代善岁数太大了,还是在家中颐养天年吧!

    得到了这个底线的黄台吉,左右平衡了一番,见多尔衮兄弟又恰到好处表现出了仁厚亲亲的风度,索性便就坡下驴,将正红旗旗主这个位置,赏给了守御保定、看护缴获有功的硕托头上!

    &沛霆一阵狞笑,八哥。饶你奸似鬼。照样得喝老子的洗脚水!)

    而兵败仅以身免的杜度,则被取消了分配此次入关战利品的机会,将安平贝勒封爵褫夺,令其交出二十匹好马以赎罪。但是。杜度的镶红旗旗主的位置。却在威望高涨的多尔衮兄弟的力保之下勉强留住了。

    之后便是采纳奉命大将军睿亲王多尔衮的建议。大举扩编汉军旗,将孔有德所部的天佑兵,耿仲明所部的天助兵和多尔衮所编练的几十个包衣牛录合并。同时塞进去了从朝鲜劫掠回来的数万人口,编制成为汉军四旗。旗纛在原汉军旗青色旗帜的基础上稍加改变,为纯青镶黄、纯青镶白、纯青镶红和纯青色四种。

    孔有德成为汉军正红旗的固山额真,尚可喜为镶蓝旗固山额真,耿仲明为正黄旗固山额真。石廷柱为正白旗的固山额真,因为他们的原因,尚、耿、石、李、佟、祖、蔡、王等姓氏成了汉军八大姓。

    今天,是将成亲王岳托的灵柩下葬的日子。黄台吉同样以素服前往至祭。

    虽然从努尔哈赤时代起就禁止进行所谓“烧饭”、“丢纸”等形式的大肆操办葬礼活动,但是传统的力量依旧还是很强大的,特别是在硕托这个刚刚接任的旗主主持下,正红旗将岳托的葬礼办得异常红火热闹,几乎整个盛京都被惊动了。

    所谓“烧饭”、“丢纸”之俗。乃是女真人的传统,将死者生前“其祭祀饮食之物尽焚之”。富贵人家还有将生前所御狗、马焚烧的。虽然努尔哈赤、皇太极父子一再告诫八旗要节省食物器用,但是今天,正红旗依旧将岳托生前使用的兵器、盔甲、衣服、被褥等物一起丢到火中焚烧,并且将岳托生前骑乘的几匹战马,喜欢的几条猎狗一并推到火堆中焚烧,让它们到阴间也要继续伺候这位主子。

    看着数百套崭新的衣服被一把火烧掉,盛京城中官民人等无不咋舌,看得黄台吉也是心中摇头不止。不过,内三院的大学士范文程在他耳边低声提醒,“主子!奴才以为这是好事!硕托越是这样,越对主子有好处!”

    想通了此间关窍,黄台吉也乐得见正红旗大肆铺张浪费的给岳托办丧事。

    回到皇宫之中,黄台吉将腰间的白布袍带丧服解开,命人取**来喝。

    &上,睿亲王在宫外求见。说是有军国大事要向皇上禀告。”

    一杯热**还没有喝完,统领噶布什贤兵正黄旗纛章京阿山在殿外禀告,多尔衮来了。

    &

    黄台吉黑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他脑子飞快的旋转着,这个十四弟此次入关可谓收获丰厚,这个时候进宫,不知道有什么事情。

    &上,臣妾是不是可以在屏风后面听您和睿亲王说话?”

    刚刚圆房不久的科尔沁部妃子布木布泰,收起盛着**的瓷碗,巧笑倩兮的问黄台吉的意见。

    &好!不要惊动了十四王爷就是。”

    对于这个大福晋的侄女、自己的新宠,黄台吉还是一直宠爱有加的。

    &才给皇上请安。”

    在殿外,多尔衮放下手中一个硕大的包裹,规规矩矩的给黄台吉打千请安。尽管对于黄台吉恨之入骨,但是多尔衮却将隐忍功夫做到了极致,在礼数上、细节上令人拿着放大镜也挑不出一点毛病。

    一番礼节过后,黄台吉命多尔衮落座说话。

    &四弟。”听了这充满兄弟之间温情的话,多尔衮急忙起身跪倒谢恩,谦辞不敢。

    &是你与朕兄弟之间说话,那些凡俗之礼先放到一旁去。”黄台吉有意表现出自己的胸怀和大度。

    黄台吉表演了一番之后,开始了解多尔衮的来意。

    &才此番领军与成亲王一道入关。虽然缴获颇为丰厚,战果也算辉煌,但是成亲王却在与明**队对战之时不幸殉国。奴才回去左思右想,终于发现症结所在。”

    听得多尔衮这样说,不由得黄台吉也是为之一振。如果能够找到兵败济南的原因,势必在日后与明军作战时可以避免,甚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四弟,快些讲来!”

    &才在巨鹿贾庄对战宣大总督卢象升所部时,便发觉此辈非其他明军可以比拟。火铳在我八旗勇士进攻时一排排不断释放。本来奴才们想着这些火铳多打几次肯定会炸膛的,但是这些尼堪居然一直施放不停。”

    而且更加令当日多尔衮惊奇的是。不到建奴步弓手开始张弓搭箭的时候不开火。当弓箭手进入到弓箭的有效射程开始张弓搭箭的时候。同时也就是火铳的最佳射程。天雄军一排一排的火铳打过去,一个个的八旗勇士倒在地上。热血,融化了冰冻的土地。

    想起了当日的血战,多尔衮不由得细长的眼睛里热泪盈满眼眶。

    &军火器犀利。若是能够妥加使用。却是我八旗勇士大敌。”

    多尔衮命人将他放在殿外的那个大包裹取了进来。打开之后,却是十几只火铳的残骸。

    &上,您请看。这是奴才在长清与南中军几次大战,所缴获的火铳。”

    黄台吉对于火铳这种武器并不陌生,但是当他仔细端详多尔衮摆在他面前的这些火铳时,却也有些吃惊了。这些火铳,一色纯钢打造,铳口严正细密,且一般无二。

    &物最狠最毒最要命的地方,便是连开数铳不会炸膛!可惜,就是用的是火绳,这一点不如神机营的鲁密铳和自生火铳。”

    &上,奴才手下俘获了一个关宁军中守备,此人善于使用火铳,当日奴才命他观看这些火铳时,这奴才告诉奴才,这些火铳还有两个刁毒之处!若是不知内情,断然会吃大亏!”

    &何刁毒之处?快快说与朕知晓!”

    这个时候的黄台吉,眼里看多尔衮真是越看越觉得顺眼,能够将战场上的心得和自己部下的缴获拿来给他这个皇帝看,这就比别的旗主强多了!他知道,各个旗主都有些小算盘小心眼,就连他的长子豪格何尝不是如此?

    &上,请恕奴才君前失仪之罪了。”

    多尔衮口中告罪,手中取过一柄较为完整的火铳,从一旁的零件堆中翻检一番,找出一柄断了半截的铳刺,略微端详一下,将套筒与铳管结合,稍稍旋转一下,咔哒一声轻响,铳刺与铳管结合的严丝合缝。

    &上,您请看。”

    双手将上好铳刺的火铳递给黄台吉。

    &是铳剑?”黄台吉端详着手中半截铳刺,和断了铳托的火铳。

    &错。皇上,奴才当日与南中军对战时,南蛮子的火铳在打完几次齐射之后便在铳管上装上这样的铳剑。之后火铳兵就成了短矛手,不惧近战。而且这群尼堪近战肉搏之时还有狠毒招数。那就是在与我军将士只有数步之遥时,突然施放铳管内预装弹药,将我军将士阵势打散。他们似乎对铳剑使用有某种阵法,互相之间配合默契有加。明明单个尼堪武艺稀松平常,便是八旗养育兵也强过他们!但是几个尼堪在一起的话就可以对付好几个巴图鲁而不落下风。”

    &八旗将士虽然英勇无匹但是毕竟人丁稀少,若是每遇到一支明军都如此,只怕,我八旗消耗不起!”

    说到此处,殿内的气氛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黄台吉和多尔衮二人都不再说话,只是凝神沉思。过了片刻,黄台吉猛然从思绪中醒悟过来,不觉自己身上已经是被汗水将衣服湿透。

    &六月里的天气实在是热。”见多尔衮同样的是光秃秃的脑袋上满是汗珠,黄台吉便呼唤庄妃出来。

    &朕的十四弟日前缴获的那些南海仙露拿出来,用冰镇了,送到这里。”

    看着布木布泰犹如一只草原上的百灵鸟般飞走,多尔衮将视线收回。

    &南海仙露还是攻破高起潜大营时缴获的。同样是明军。同样是用南蛮器械装备起来,卢象升就比高起潜难对付多了!”

    &个,就是卢象升死后尚有哀荣,而高起潜被明国皇帝枭首示众的原因。”

    守汉当日接到旨意入京接受封赏,引军马入城时,最为引得京师百姓文武官员动容侧目的,不是那些表现战绩的缴获,而是一个明显赶制而成的牌位。

    临时制成的牌位油漆未干,许多地方还露出木头的白茬,一丈二尺长。三尺宽的巨大牌位由二十四的精壮军士扛在肩头。上面用鲜花素果供奉着。有识字的人念出了牌位上的名字。

    &明宣大总督兵部尚书卢公讳象升之位!”

    守汉命人将卢象升的棺椁摆在队列的最前面,令天雄军的数十名侥幸生还的将士护卫着老长官这最有荣耀的一段路程。随着灵位、棺椁的行进,沿途的官民百姓不断的跪倒行礼,“卢大人。大英雄!”“卢大人。干国忠良!”

    天街之上、大明门之前。在禁卫军密密层层拱卫下,崇祯皇帝早已领着群臣在这里等候着凯旋之师的到来。

    在卢象升灵柩上来时,崇祯帝扶柩大恸。泣不成声。群臣在旁边低声劝慰,要皇上保重龙体。而内阁首辅周延儒、次辅杨嗣昌站在崇祯皇帝身后,更是哭得泪如雨下。

    接着,在礼部官员的赞礼声中,崇祯登上承天门,听着跪倒在金水桥前的李守汉大声禀报自己的战功。随后,守汉将数十名索伦死兵、二百多名各旗各级军官兵士,还有近千名蒙古八旗包衣杂役等人一一献俘阙下。

    在这个时候,献俘献捷仪式进入了**,观礼的京师百姓山呼万岁不止,崇祯下令将这千余人收监,分作三次于京师各处城门斩杀后悬首示众。

    &某人也算是用我八旗将士的头颅给自己换了一个伯爵,只可惜,明国朝中对他鄙视之人实在太多。”喝着用冬天浑河里冰块冰镇过的南海仙露,黄台吉对李守汉的境遇未免有些冷嘲热讽。

    &啊!明国自从明武宗开始,大臣一战而封伯爵的,只有新建伯王阳明一人而已,武将更是文官眼中的佣仆厮养之辈,如今李守汉只凭借着两次抗拒我大清兵的军功便告封爵,自然是为明国官员所不齿。”

    对于李守汉被封为宁远伯这样大的消息,黄台吉等人自然有潜伏在京师之中的细作第一时间飞马报知。

    对于明国官吏如此明里暗里的恶心李守汉和自己,黄台吉也已经习惯了,倒是底下几个不太明白的将领和儿孙辈人物,叫嚣不已,扬言要踏平京城,活捉那群如此放肆的官吏给皇上出出这口恶气。

    对于手下人的积极求战,黄台吉少不得要先鼓励一番,之后给他们下旨讲明厉害。

    &今我大兵刚刚入关伐明归来,正是兵马疲惫至极,需要休养生息。待明国内乱起时,我军再行伐明便是!”

    不过,随着这一份密报而来的,还有另一件事。

    在议定的封赏之中,李守汉除了被册封宁远伯以外,本身官职晋升为南中总兵官,更是以所部水师进行闽粤浙三省海防缉私事宜。这些倒还罢了,对于他的忠心报国行为,朝中从皇帝到文武大臣无不赞叹,但是这赞扬声中也包藏着祸心。

    杨嗣昌和王德化先后向皇帝和众位参加为李守汉所举行的庆功宴大臣宣扬,京营将士此番随同出战,颇为长进,若是能够多加历练,想必重现当年二祖列宗之威风也是指日可待的。

    跟着,杨嗣昌便当面大肆称赞宁远伯李守汉善于练兵、精于用兵。恳请皇帝委以重任,整顿京营官兵。

    对于这样的任务,守汉自然敬谢不敏,理由是自己在南方的差使也要去努力,若是在京城整顿京营,岂不是误了皇上托付的一片苦心?但是却也表态,只要是臣李守汉能够做到的,定然竭尽全力去做。

    不料想,杨嗣昌等得就是这句话。

    &下,臣亦是以为,宁远伯勤劳国事,为国尽忠,忠心彪炳日月,一时分身无术也是有的。然,以臣之愚见,宁远伯不若荐贤自代,从麾下将领中选调几个出来,带领所部驻扎京师。一来可以宿卫京师,令建奴宵小不敢正视。二来可以为京师驻军典范,以为榜样。”

    守汉当时就差点没有被气晕过去,稀里糊涂的被这老奸巨滑的官僚骗了一句话过去,自己还不能在这朝堂之上反驳与他。

    如何说?

    &不是忠心为国的?我不愿意把部队留下来替你们看家护院?!”

    更令守汉诧异的是,曾经在长清并肩与建奴血战的王德化、王承恩二人也向皇帝表示,杨大人这个主意实在是万全之策,既照顾到了宁远伯的拳拳忠心,又能够完成京营整理的大事,可谓一举两得。

    而王德化则更是推荐了相关人选。

    &婢观看南粤军此番入卫众将,警备旅旅长,副将吴标,骁勇无匹,赤心为国,可堪当大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