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五十章 登基、形势
    黄道吉日,南京城中,正是弘光皇帝登基的大好日子。

    钟鼓齐鸣之中。

    “上具孝服、设酒果亲诣大行皇帝几筵前、祗告受命毕。即於奉天殿前、设香案酒果等物、具冕服行告天地礼。随赴奉先殿谒告祖宗毕。仍具衮冕、诣大行皇帝几筵前、行五拜三叩头礼。毕。诣母后前、行五拜三叩头礼。

    毕。诣奉天殿即位。是日早、鸣钟鼓。锦衣卫设卤簿大驾。上服衮冕、御华盖殿。文武百官各具朝服、入丹墀内、候鸿胪寺引执事官进至华盖殿行礼毕。赞各供事。奏请升殿。上由中门出升宝座。锦衣卫鸣鞭。文武百官上表称贺。

    上命百官免贺。免宣表。止行五拜三叩头礼。

    【旨百官免贺】百官出至承天门外。候翰林院官齎诏书用宝讫。鸿胪寺官请颁诏翰林院官捧诏授礼部官。由奉天殿左门出。锦衣卫於午门前、候捧诏置云盖中。”

    大明会典上规定的新皇帝登基时的各种风光和荣耀,朱由崧一项一项的体会着。他也不仅仅是为了自己而体会,也是为了一点人子之道,替当年为万历皇爷所宠爱,但是却与皇位无缘的福王而体会着。

    “待得荡平中原,扫清胡氛,朕也要像当年的世宗皇帝那样,为父王争一个大义名分出来!将那个当年和张居正不清不楚的妖妇李氏从宗庙当中轰出去!”弘光皇帝朱由崧咬牙切齿的暗自发誓。

    万历皇帝朱翊钧想立三子福王朱常洵为太子,但是却遭到了以李太后和朝臣们的联合反对。这位孝定贞纯钦仁端肃弼天祚圣皇太后更是严词将福王干脆利落的赶出了北京城。

    这样的仇恨,怎么能不被朱常洵一家深深的刻在骨子里?

    “哼!说什么朕的皇祖母出身低微,这李氏妖妇,又是什么高门大户的出身了?不过是个宫女而已!”

    “是日,早,遣官告天地宗社。皇帝具孝服告几筵(陈设祭品的桌子,前面列有先帝、神灵的牌位)。”

    “至时,鸣钟鼓,皇帝衮服御奉天门。”

    早就等在奉天门前的官员都身着朝服,在鸿胪寺官员的引导下,他们经过金水桥进入紫禁城。但这时他们还不能进入“奉天殿”,因为皇帝还在奉天门上做祷告,所以,大臣们只能留在午门外的广场上。他们以“文东武西”的方式跪在御道的两侧,等皇帝和各路神仙沟通完毕后从“奉天门”上下来。

    今天,同历朝天子登基不同,外藩之人来得特别多。黑压压五颜六色的番邦夷人占据了奉天门外好大一片区域。花里胡哨的服饰,各色各样的肤色发色,令人眼花缭乱。每个番邦外藩使团都是身着新制作的袍服,手中捧着进献的方物,脸上一脸的恭敬与幸福之色。

    这些人便是李守汉召集来的四方夷人。为的便是在今天这样的庆典上制造出万国来朝的宏大气氛来。除了正副使者手中的珍宝方物之外,各色各样的祥瑞之物也是令朝臣勋贵太监将士们有些看花了眼。

    被称为麒麟的长颈鹿,被三宝太监郑和命名为花福禄的斑马,还有被李沛霆定性为传说中的蛟的大蜥蜴,巨大的龟,一片火红的火烈鸟,产自殷商之地的巨大鹦鹉,都令人们恍恍然有一种永乐年间万国来朝的感觉。

    麒麟、凤凰、龟、龙,在中国人的意识里属于四灵瑞兽。只要有着这四种瑞兽出现的时代和地方,那一定是圣天子在朝,五谷丰登六畜兴旺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的。

    当外藩使臣在礼部官员的引导下,将麒麟、蛟等动物鱼贯依次进献到弘光皇帝面前时,殿前的气氛达到了高潮。

    “天降麒麟!中兴大明!”

    “天降麒麟!中兴大明!”

    起初只是几个兵丁官员在那里高呼,紧接着,便是山呼海啸一般的口号声,人们挥动着臂膀,有节奏的呼喊着,声浪一浪高过一浪。

    “麒麟降世,变法兴国!”

    “麒麟降世,变法兴国!”

    前面的口号声倒是还令官员队列中的许多人颇为兴奋,捻着胡须很是赞许,有的人也少不得跟着振臂高呼,做出一个姿态来。可是,当变法兴国的口号声响起时,这些人的脸色骤然大变。

    中兴大明自然是可以的。大明有那中兴之日,他们这些人自然是青史留名的有功之臣。日后家谱上史书上斑斑点点都有记载,后世之人说起来少不得要称赞一声。可是,这变法兴国,却是很令他们反感了。

    “当日孙白谷若不是在陕西之地推行新政,用来筹饷练兵,想来国朝气运还不至于崩坏到如此地步!”钱谦益果然是天巧星,硬是将结果变成了原因。他就不想想,如果不是陕西的官绅大户们用各种手段逼迫孙传庭出潼关与李自成大军决战,那江北的江山社稷只怕还是要姓朱的。

    “一群凡夫俗子!懂得什么?!”

    但是,刚刚上台的那个姓朱的,也是和这些凡夫俗子一样,无法站到和钱谦益钱大人们一样的高度来看问题分析形势。听到了不亚于山呼海啸般的口号声,见到了只有在史书传说中才有的那些祥瑞异兽,顿时是龙颜大悦。

    于是,几条新的规章制度措施,便在新皇帝登基之后惯例的册封、加封、封赏、大赦天下等旨意之后从皇帝口中颁布出来。

    别的倒也罢了。只是,像“清丈土地,严格执行世宗皇帝优免则例”、“各部点验兵马,清查实力,准备北上”等旨意,却听得在场官员们无论文武都是心惊肉跳的。

    这两道圣旨可是被已经登基的弘光皇帝亲口颁布,所谓的言出法随。就算是内阁最强势的时候,也不可能说立刻驳倒拒绝执行。毕竟,皇帝就算是再傀儡,再“虚君”,他的权威性和合法性都是不容挑战的,哪怕你是曹操、史弥远,可以杀皇子、杀宗室,杀后妃,但是皇帝本人,却是必须要礼敬有加的。

    可是,如果要是当真认真执行这两道旨意的话,也莫要说是认真执行,就算是执行个一年半载的,大家各自退让一步,达到一种默契,让这个做法无疾而终。那也是要让咱们大家的而利益受到巨大损失的!

    那些有着大将军、梁国公和他手下的几十万南粤军撑腰的税吏,到时候打着算盘赶着大车登门收税来,按照嘉靖优免则例,从万历年间开始算,也不要从万历年间开始,就从崇祯元年开始追缴积欠钱粮,想想那样可怕的一幕,还有此时已经名满江南,可以治疗小孩夜间哭闹和尿炕的“排枪洗地查白地”的美名。在场的文官勋贵们无不是不寒而栗。

    同样的,带兵官们也是胆战心惊。

    江南江北的总兵、副将们,已经领受到了南粤军发放军需军饷制度的威力了。

    大明制度的相关规定,军队只有在驻扎下来三天之后当地政府才会供给粮草。如果你没有携带足够的粮草,那么,不好意思,这段时间你就只能自己勒紧裤腰带扛着。要么就向当地的官员,低三下四的去请求发粮。可是,以明末官员的德行,哪怕你是卢象升,也是该不给你发粮就不会给你粮草。那么,就会将饥寒交迫和日渐跋扈的军队从上到下逼到了另外一个极端。那就是骚扰地方纵兵劫掠。

    你不给我粮草,那我就得自己动手来筹措粮食了。

    相比之下,南粤军的粮饷制度就厚道多了。

    平时驻扎有坐粮,行军调防有行粮。兵丁的伙食标准是规定好了的,每日里该有多少油盐米粮都是一目了然,甚至细化到了几斤柴几钱油的地步。就连骡马,也分为战马、驮马、挽马有着不同的豆料盐末的供应,更是规定了每匹骡马的草料每日里是多少。

    除了柴炭油盐办公纸张灯油马掌等军中耗费之外,更有给各级主官的一笔办公经费,从几十元到几千元不等。为的就是让他们手中有活钱。不管你是用来吃喝嫖赌还是用来给兵丁加菜。

    但是,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建立在核实你的兵马实力的基础上!

    发军饷之前,最重要、最令军头们恼火头疼的一个环节,就是点验兵马。

    你说你有兵若干,马若干。好啊!军需官军务官带着人提前几天通知你来你的军中进行点验。核对兵马数目。让你连个抓壮丁凑合数目的时间都来不及。

    这么一来,兵册上登记的数目立刻就去了一大块,十停之中至少去了三停。这还不算完,跟着要在军中进行一一核对。对兵丁的姓名年龄斗箕等等一一核对。这么一来,余下的兵马又是去了一半。那些被临时拉了来凑数的附近乡民,纷纷在点验官的火眼金睛之下现了原形。

    一番折腾下来,兵册上登记一万兵马的总兵、副将们,能够过关合乎条件的兵额,至多不到三千出头。

    这样的雷霆手段,也是断了江南江北无数带兵官的财路!但是,在周围南粤军部队,那些战力惊人的精锐监视之下,在江面上往来游弋的炮船威胁之下,这些带兵官们也只能暗自将这口恶气咽到肚子里去。

    可是,当弘光皇帝登基后的圣旨颁布到了江北,江北四镇的几位爵爷们对于关于清查兵册实力却是大不以为然。

    “老子这里兵多得是!你让他们来查!”这是刘良佐。

    “娘的!不就李守汉那厮为了省点军饷军粮嘛!他的幕府要是敢克扣老子一文钱一粒米,你让他试试!”说这话的是刘泽清。

    至于说高杰和黄得功二人,也是各有心腹事。

    倒是远在九江的平贼镇左良玉部,对此没有什么太多的反应,反而有些欢呼雀跃,就等着点验官来军中点验。原因吗,也很简单,左良玉部下兵马,多少年来就是一直超过他的编制数倍。大多数是靠着强拉壮丁,裹挟入伍,招降纳叛,吞并别部而来。

    “只要他们点验,老子保证一个人不少一匹马不缺!但是,粮饷,军械,甲胄,他老李家也得按照实际人数给咱们补充齐全!要不然,你个驴球子的,就不要当这个大将军!”这是左良玉的养子左梦庚在一次酒宴上酒后所言。

    这场酒宴,正是为了左良玉的老长官、恩公的公子,代表着江南官绅携带大批粮饷钱粮前来九江的侯方域侯大公子所设。拜侯方域侯大公子的所赐,如今原本困守九江一隅的左良玉军,得到了大笔粮饷的接济,得到了一个喘息恢复元气的时期。

    靠着这批粮饷,左良玉不但让送四方如蚁附膻而来的那些三山五岳的好汉们吃饱穿暖,兜里有了军饷。更是将九江地区几乎全部的男丁尽数掳入军中。(这一点,左良玉这个被吹嘘的南天柱石般的人物,倒是和很多的国军将领一样,为了补充兵力,一路走一路抓壮丁。基本上所过之处,留下了无数的寡妇村和女人庄。八十年代,我们国家第一部的少儿不宜电影《寡妇村》就是根据国军在福建沿海地区的丰功伟绩而拍摄出来的。对了,类似的事情还有南日岛,登岛三日无处女。也是国军在南日岛上建立的伟大功绩。所以,为什么福建沿海的民兵那么强悍,传说中就连海豹队都讨不到什么便宜,原因可见一斑了。那些期盼着吹嘘着国军战绩的朋友,想想自己是愿意当壮丁还是愿意自己家里的女人被国军拉去劳军呢?)

    (而被无数果粉吹捧为在装甲兵的领域里造诣为隆美尔的导师、巴顿的先生的那位二公子蒋纬国(他到底是姓蒋还是姓戴?),更是在1993年编纂的著作里,以三分之二以上的大量篇幅来教授登陆的国军将士们,怎么强奸大陆女性。不但能够堂而皇之的把这种教唆犯的行为编纂成为正式著作,更是美其名曰“强奸匪属打击大陆士气”。这可是1993年了!

    我都怀疑当年牛群冯巩在春晚上的相声,那个著名的“领导,冒号”是不是从这位纬国二公子这部大作当中得到的灵感,办这么无耻下三滥反人类的事情,居然还能有这么伟光正的借口,也是服了。)

    如今的平贼镇,在宁南侯左良玉的领导下,算是逐渐恢复了朱仙镇之前的光景,拥有兵马不下二十万之众,也颇有点精锐气象。靠着侯公子带来的粮饷,以及在九江等地搜刮,最起码,宁南侯左良玉三个月不用发愁军饷。至于说三个月以后,嘿嘿!

    “如今大清英亲王阿济格率领八旗兵马和蒙古兵,从长城外面直扑流贼老巢陕北,那里的榆林等地,原本就是忠义之士云集的所在。只要阿济格打破了边墙入口,榆林、米脂等地,势必是义师纷纷揭竿而起。到那时了,李贼的老巢有失,祖宗陵墓所在,势必会军心大乱。河南这边,又是豫亲王多铎的几十万大军和平西王吴三桂的十余万我大明军马,逆贼前进不能,后退不得,势必一战而败!”

    “到那时,侯爷虎踞上游,提兵渡江北上,一举击溃田见秀等匪贼头目所部,收复江汉之地的鱼米之乡。为我大明中兴立下第一不世之功!”

    几杯酒下肚,侯方域一改往日诗文自赏的风流才子做派,站在大庭广众之间开始指点江山分析天下大势起来。

    中原地区目前的形势,战局演变确实对李自成的大顺军不利。

    自从李华宇意外战死,章陵虎、吴奉先等人率众哗变反水,山东各地官绅纷纷竖起了叛旗将南粤军的官吏诛杀屠戮,整个山东迅速的便被阿巴泰和王珂主奴二人率领的清军占据。范晓增等人不得不率部退往鲁南、登莱地区。南粤军与李自成大顺军的东路联系便告被切断。

    丧失了东路友军屏障的大顺军,顿时感觉到压力倍增。面对着东面阿巴泰的万余八旗兵和近十万的山东叛军,正面多铎的近三十万清军,西路阿济格的接近十万八旗兵和蒙古部落兵,李自成和刘宗敏、李岩牛金星们不由得万分怀念起当初李华宇在世时,东路安全无虞的好时光了。不但不用担心自己的侧翼,大批的补给物资还可以通过黄河、运河几条水路顺利的运抵开封城下。

    可是现在,这些都是昨日黄花了。怨谁呢?当初李华宇和曹振彦、多铎们打得一佛生天二佛涅槃的时候,刘宗敏却是按兵不动,等待观望。

    而远在北京城的摄政王多尔衮,也深知最近这段时间,对于他的大清来说,是最为难得的时间窗口。山东已经落入清军之手,李华宇战死,他的山东兵马元气大伤,必须要休息整补养精蓄锐一段时间后才能再战。而他的老对手,南粤军的统帅李守汉,大量的精力都要投入到为弘光皇帝登基的各种事务当中去,南粤军暂时不会有大的动作。

    此时不集中精力,兵力,痛打李自成,将他赶过黄河,甚至是赶到淮河、长江流域,更待何时?

    于是,大顺军与清军的大战连番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