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七百二十五章 一日三折(下)
    所谓的“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说到底,都是为了读书人们及时改换门庭,跳槽换老板找得一个伟光正的理由。何况又有独孤寒江这么一个“千金买骨”的活生生例子在?顿时,一众降官们的心思,都迅速转换到了如何在新老板,新主子面前体现出自己的能力和价值上来了。

    “那独孤寒江,不过是流贼出身,李闯麾下一员悍将而已!只不过是献了一个计策,侥幸得手,便有了眼下的汉军旗固山额真官职,贝勒爵位,又是御赐红带子,俨然已经是大将军麾下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人物。我等科甲正途出身之人,难道就不如这样一个流贼出身的家伙吗?”

    从入城开始到眼下的大殿上,无论是入城时的倨傲,霸道,还是大殿上公然炫耀西路清军凤凰山阵斩张献忠,大破大西军数十万,斩首数万,中路清军阿济格统帅大军连续八次击败大顺军,擒斩大顺军有名悍将刘宗敏,牛金星、宋献策二人归降清军的战绩,还有眼下在众人面前对独孤寒江的功绩大加封赏赐爵等等举动,多铎都是经过高人指点,仔细推演过的。

    这个高人,不是别人,正是在大明官场上打滚多年,从一个普通的福建乡下读书人一步步成为蓟辽督师、大学士的洪承畴洪大人。变戏法的瞒不过敲锣的,南京城中文武勋贵太监们的那点小心思小想法,在过来人洪承畴面前,那就是如同摆在光天化日之下的。

    于是便有了前面的一番做作。

    果然,效果极佳。把文武勋贵太监和读书士子们的心磋磨的火炭一般的热。

    为了谋取新朝的功名富贵,爵禄地位,为了在新朝也能够门排画戟户列簪缨,在场的人们各自表现起来。

    当即,钱谦益站出来表示,自己与出城逃走的阮大铖有旧,愿意写信招抚他,让他幡然悔悟,率领人马毅然来归,投入到大清宽广而又温暖的怀抱中来。

    (这是历史事实,钱谦益给冯铨(时任清内院首席大学士)写信,“言安辑江南事宜,内有招抚阮大铖之语”。出自顺治二年八月内院大学士冯铨揭帖,见《明清档案》第三册,a3—59号。南明一些史籍(如钱秉镫《所知录》等)都说阮大铖降清是冯铨荐引,却不知道居中引线搭桥的却是这位东林钜子。)

    王铎则向大将军多铎进言,如今大军南下,军饷军粮不可一日短缺,军中所需浩繁,虽然南京城中官家仓廪存粮大多被李华宝裹挟而去,然,历年来江海联防一体制度所带来的大批粮米,金陵城中各家勋贵、商户手中都有储存。不敢说太多,稍加整理,应该有数百万石之多。足够大军肃清江南之用。臣等愿意捐输报效!

    更有人建议,天下以江南为财赋之地,而江南的精华又在苏松太、杭嘉湖。得到了这两块地盘,何愁粮饷?只怕随便一座松江府上海县,便可以获得千万银元,百万粮米,数十万的布匹绸缎。足可以供应大军平定天下了!只可惜眼下这两片膏腴之地,尚在李华宝、查白地等人手中呻吟肆虐,为天下计,为解江南百万生灵倒悬,臣等祈求大将军早日发兵,荡涤丑类,还江南百姓一片朗朗青天!

    见有献计招抚的,有出钱出粮的,也有借机公报私仇趁火打劫的。大殿上你一言我一语,说得好不热闹。多铎、洪承畴、博洛、独孤寒江、甚至刘良佐、李成栋等人都在心中暗自冷笑,此辈的节操何在?

    对于江南的情势,多铎也并非一无所知。清军高层也都听说过上海商贸区、杭州商贸区、宁波商贸区的繁华富庶。可是,那里却不是一块摆在木盘里的白肉,而是一个烧红了的炮子!搞不好,是要骨断筋折的!

    谁都知道,上海、杭州、宁波,之所以能够当年开设商贸区,都是因为濒临海边,有舟楫之利。南中的水师船队能够随意往返,顺利出入。可是,货物能够顺利的运输到上海等地,军队难道就不能?咱们为什么要拿自己的兵马奴才去给你们这群癞皮狗报仇解恨呢?你们与梁国公有仇有怨,咱们大清可是没有!摄政王还想要招抚与他。至少,要两下里坐下来谈判。不然,大战一开,咱们的军粮器械都未必能够接续得上!

    可是,新来的奴才既然有这样的热衷表示,当主子的自然不能拨了奴才们的面子。

    “刘良佐!”

    “臣在!”

    “本王听闻,明国皇帝朱由崧出南京城往芜湖方向去了,想来是要与黄得功所部汇合,再与目下在上游的梁国公所部精锐合兵一处,反击我大清兵马!你且率领本部部卒为先导,为我大清兵马引路!”

    “臣领命!”

    “多罗贝勒尼堪、巴牙喇纛章京图赖、固山额真阿山、固山贝子吞齐、固山贝子和讬!”

    “奴才在!”

    “奴才在!”

    “你等总是抱怨本王,不曾有立功的机会给你们!如今本王给你们这个机会!刘将军为先导,你们这班奴才,各领所部兵马,以尼堪为主将,往芜湖去!务必要在那朱由崧与梁国公会师之前,将他拿获!押回南京来见本王!”

    “到那时,梁国公没了皇帝,自然便要与我大清坐下来谈判了!”这是多铎的心里话,自然不会对外人讲了!

    “贝勒博洛!贝勒独孤寒江!”

    “奴才在!”

    “奴才在!”

    “方才也有大臣奏报,说朱由崧出逃之日,与邹太后走散了。眼下,马士英奉着邹太后往杭州去了。你二人可率领兵马,速速赶往杭州,将邹太后、马士英给本王请回来南京!记住,杭州城可以拿下来便拿下来,城中子女玉帛,便算是犒赏三军之用。但是绝对不可以滋扰商贸区!”

    “李成栋!李本深、杨承祖、金声桓、李国英、张天福、张天禄,李棲凤、高歧凤,胡尚友、韩尚良!”

    “末将在!”

    “臣在!”

    “你们在扬州,或是献城出降,或是为我大清兵马前驱。都有些功劳。如今本王抬举你们,再立些功劳!你等可率本部兵马,跟随博洛贝勒、独孤贝勒往杭州方向去!沿途收取城市,安抚百姓!”

    这些降将们听多铎给了自己这么一个差使,顿时个个都是喜上眉梢!

    谁都知道,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杭州的富庶,他们早就馋的是直流口水了。大将军这么分派差使,这就是要挑咱们去发财啊!早就听说过,就算不去商贸区,杭州、宁波一带,因为开了海贸,也是随便一个镇子都能有几户家财万贯的人家!

    如果不是碍于今天的场面,各种规矩制度拘着,这些人们只怕会离开自己的座位,扑倒在多铎的面前,狂吻他的靴子底,“豫亲王主子!您就是咱们大家的重生父母啊!不,哪里是重生父母啊,就是咱们的亲爹啊!”

    “屁话!亲爹能给你多少升官发财的机会?照我说,豫亲王主子,比咱们的亲爹还要亲!”

    什么叫剑及履及?如果不是这样的宴会不能离开,只怕这些人会立刻点起部下兵马,嗷嗷怪叫着从南京城杀奔杭州,一路洗劫城池,打家劫舍,屠戮百姓。哦,不对,是收取城池,安抚百姓。至于说那些不愿意被大清收纳,甚至是抗拒大清天兵的,少不得咱们要和颜悦色的用大炮和手中的刀枪和这些冥顽不灵的百姓好好讲讲道理了。

    “来!诸位同僚,各位将军!请举杯,为我大清皇帝,为我大清摄政王,为我扬威大将军寿!”

    洪承畴端起酒杯,率众向多铎祝酒。一时间,殿堂上的人们,也不分文武满汉,也不分你是江南投降的还是我是江北归顺的,殿外廊檐下的读书士子们,也纷纷起身,向扬威大将军、和硕豫亲王祝酒。他们也都听得清楚,这两路人马一出,大明朝廷的最后一点希望,也就算是完结了。

    在芜湖的兵马俘虏了弘光皇帝朱由崧,这位合法的大明皇帝被俘,那么,大明的宗室之中,血统最近,最具有合法地位的人便没有了。往杭州的兵马俘虏了邹太后,那么,大明朝廷按照礼制宗法制度,再立一个皇帝,也就不具备合法性了。可以这么说,这两路人马一出,大明朝廷也就算是彻底的亡了。咱们也就不用再他娘的担心什么了。

    “大将军,降臣有一句话,不知大将军愿意听否?”率领众人投降的赵之龙,毕竟也是干过南京守备的人,对于军事,不算太陌生。

    “你且说来听听!”多铎已经有些醉眼迷离了。他今天兴致不错,酒到杯干。心中早就打好了主意,少顷酒宴结束,就要在大明皇帝的寝宫好好的临幸一下部下李成栋孝敬来的一对妯娌,据说也是一位大明致仕还乡的官员的两个儿媳妇。生得妖娆风流婀娜多姿。多铎作为一个熟女兼人妻控,早就想一亲芳泽了。可是最近这段时间军务进展太多太快了,让他便是想在这对妯娌身上一展雄风都找不到时间。今天可算是有了些闲工夫,可以在这金陵城中试试身手,进行一番深入浅出的了解了。

    “大将军,那伪明梁国公孽子李华宝,洗劫了南京城中官仓府库,裹挟了无数财富往松江府方向逃窜。想来,此獠携带大批财物辎重,行走势必缓慢,大将军何不派遣一部兵马前往追赶,击溃此獠,将原属于江南百姓,和伪明府库的财富夺回,以充军饷可好?”

    在赵之龙看来,这就是向大清朝廷献了又一份晋见礼和投名状了。我把李守汉的儿子,还有跟着他一路撤退的南粤军部队、家眷,带走的财物辎重都献给了大清,这就证明了我对大清的一片耿耿忠心了。

    饶是多铎酒已经喝到了半酣状态,洪督师正在与一群同年同科同僚老部下之类的人物推杯换盏各诉衷肠,也顿时被赵之龙这一番话惊吓的酒兴全无,多铎原本胯下蛙跳不已,此时也变得垂头丧气一蹶不振了。

    “老子回头非要找个由头杀了你不可!”感觉到裤裆里原本斗志昂扬的小老弟此时的状态,多铎不由得心中破口大骂。那朱家皇帝小儿母子,咱们抓了便抓了,横竖利害不大。可是,你这贼厮鸟却出什么坏主意让咱老子去追杀那梁国公的儿子和部属,你这不是想要坑死老子是什么?!

    多铎不由得满眼都是怒火,他想起了当日在塔山时,漫天乱飞,弹道纵横的火箭和炮弹。老实说,当初不是曹振彦一发炮子正好击中了李华梅的认旗,导致了辽东军的全线溃散,那么,他多铎,还有二哥多尔衮,哪里还眼下摄政王和扬威大将军的风光、权柄?就这样,李守汉那厮的报复也是极为狠辣的。数十万辽东半岛的百姓被他的女婿和干外孙席卷一空,辽东各处州县城池几乎变成了一片白地。

    这也就是为啥多尔衮一再强调,要和南粤军方面展开和谈,哪怕是列土封疆也不要轻启战端的缘故。没有别的,实力二字!南粤军的战斗力,战争潜力,别人不知道,多尔衮和多铎这兄弟俩还不清楚?如今,赵之龙却献计,建议多铎派兵追击李华宝的撤退队伍,且不说李华宝带着南粤军几个旅的兵马,不可能不防备后面可能会出现的追兵,一旦追击不成,反而被他打得一个鼻青脸肿的结果,那可就得不偿失了!就算是你们出得这个馊主意侥幸成功了,那咱们大清可就和南粤军再无坐下来谈判的可能了。两下里便只能到刀对刀炮对炮的硬碰硬了。到那时,便是你缴获了再多的辎重财物,也不够大战消耗的万分之一,到那个时候,这个烂摊子,是你赵之龙去收拾,还是本大将军去收拾?

    多铎不清楚,洪承畴可是对赵之龙这样的人心思揣摩的极为透彻。他的目的除了表忠心,献上晋见礼和投名状之外,便是要在清军与南粤军之间制造矛盾。给两下里结下不解之仇,这样,他这群在李守汉背后捅了一刀的人,才能在清军卵翼下过得滋润。

    不然,到时候多尔衮想和李守汉谈判,这位梁国公先开出一个先决条件来:“想要谈可以。先把那些南京城中投降了你的家伙交给我处理!”到那时,多尔衮肯定会把这些家伙交给李守汉。反正这些人在手里也没什么大用处,索性让他们为大清尽忠,也起到一个废物再利用的效果。

    看到多铎脸上的颜色渐渐变化,原本的欢喜、酒意,渐渐退去,变成了笼罩在脸上的浓烈杀机,洪承畴知道,这位荒唐王爷只怕眼下在心里已经把赵之龙砍成肉酱了。但是,这个时候却不是杀人的时候。所谓的“主忧臣辱,主辱臣死”,洪承畴急忙站出来给多铎铺设下台阶,找一个合适的理由,把这件事先行搪塞过去。

    “忻城伯,今日欢宴,大军又刚刚入城。兵马不宜再行调动。此事,可暂且缓一缓。好在大将军当日便有安排,往东面的道路上,有派遣兵马作为前哨。想那李华宝携带着大量辎重,又有南粤军数万兵马家眷,行走也快不到哪里去。我大清兵马一日千里,如狼似虎,到时候追赶上去,也是简单得很呐!”

    洪承畴这几句打掩护、打太极的话,听到满洲八旗亲贵们心中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对于南粤军的战斗力、摄政王的方略,他们也都清楚得很。洪承畴这话,无疑是帮他们解围,下台阶。

    “洪大人说的是!咱们渡江过来时,扬威大将军便往东派出了数个甲喇的兵马,作为前哨斥候和监视之用!只要大将军一声令下,这数千人便可奋起直追,杀他李华宝一个凑手不及!”

    贝勒博洛同洪承畴的配合极为默契,当即便把洪大人的话又细细的描了一遍。

    “就是!咱们在南京城里吃饱喝足,睡上几个好觉,把马喂饱,让他李华宝先在风雨里深一脚浅一脚的赶路去!等天气放晴,咱们就放马出去,撵着他的脚后跟追杀上去!”

    八旗将领们纷纷的附和。但是不管说得多么豪言壮语的,意思却都很明白,谁爱去谁去,追杀李华宝的事,还是等咱们在这南京城里吃饱喝足睡好了之后再说吧!

    主子们既然是这个态度,作为进言者的赵之龙,便是无话可说,只得悻悻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可就在这个时候,多铎身边的一个笔帖式急匆匆的赶了进来。在他耳边低低的声音禀告了几句。

    很快,一个坏消息就在八旗将领当中扩散开来!

    “咱们镶白旗满洲的一个甲喇,在常州附近的奔牛镇,同梁国公的七夫人傲蕾一兰率领的数百索伦骑兵遭遇,全军尽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