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九十六章 聋子变疯子!
    ps  月票还有一会就过期了,大家打扫一下,投给俺几张吧!

    高杰,同样出身于当初陕西民军所谓十三家七十二营,他当年的报号为翻山鹞子,不过较早归降明军。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同张献忠、罗汝才、王光恩等人的降而复叛、反复无常相比,高杰可谓是彻底的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每逢作战,势必奋勇当先,拼死力战。

    原因嘛!说穿了便是一文不值。此人当年在做贼时,曾经隶属于李自成部下,当年李自成的一名小妾邢氏掌军资,每日支给粮仗,分合符验之时见高杰貌伟,遂与之通,高杰恐李自成发现,遂窃邢氏归降,以后的事情当然也瞒不住。(看过水浒传的人都知道,燕青遇到李师师的勾引时,也是吓得不轻。老大的女人,那是那么好碰的吗!?)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自古便是不共戴天。就算按照明史当中记载,农民军都是动辄便杀妻子以表示决心、抛弃累赘的。可是,老大们可以自己杀了自己的女人,似乎没有说手下的兄弟可以拐走老大的女人!李自成被高杰戴了如此大的一顶绿帽子,难免在同一阵营的兄弟们当中被人耻笑,岂能与他善罢甘休?其他各营将领都能屡次反复,只有他不能。因为,他在旧日的同伴当中已经坏了名声,没有退路了。这也是高杰每遇流贼,都奋勇拼杀的缘故。

    多年征战下来,高杰也因作战勇猛,又与流贼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用旧日同伴的鲜血和头颅给自己换来了副将官职。隶属于贺人龙部下。

    在贺人龙部下当中高杰、高汝利、贺勇、董学礼等十余将官与贺人龙的关系较为疏远,又加上高杰本身的出身,战功,所以,在孙传庭心中,他是可以委以重任之人。

    只斩贺人龙与其心腹同党,对余将安抚。令高杰接手其军,则一军可定。

    孙传庭的这样一番布置,确实是颇为精心周到。

    看着片刻之间还同自己一道意气风发的贺人龙,此刻被人用枪尖高高挑起了头颅。不由得牛成虎等人无不是胆颤心惊,唯恐下一个就是自己。“妈的孙聋子,你果然狠!”心中虽然咒骂不已,但是又担心贺人龙的下场就是自己的榜样。眼下身处危城之中,扪心自问。带来入城的数百亲兵,如何是那些默不作声却是临敌作战犹如农人收割庄稼一般的新兵对手?

    拥兵自重,靠着手中的兵马威胁朝廷,勒索军饷,洗劫州县,他们个个愿意,但真要投贼从贼,或是起兵反乱,却不是等闲人可以下决心的。他们可以威胁朝廷,让百官们投鼠忌器。但真到那一步,临到事头,很多人往往没有这个胆量,特别对他们这些身居高位的总兵大将来说。

    所以这就是一种微妙的平衡,所谓的麻杆打狼两头害怕。但是,现在,这种平衡被孙传庭毫不犹豫的用蛮力给打得粉碎!你们不就是仗着手中有些兵马吗?老子手下的兵马比你们还多、还很,老子就是不吃你们这一套!倒要看看你们能够把老子怎么样!

    事实证明,这些人都是陕北的毛驴,牵着不走打着倒退。当他们不可能威胁到孙传庭时。他们反而没辙了。当他们感觉到一柄利剑悬在头顶,孙传庭随时可以把他们送去见贺疯子时,他们一个个立刻都变成了乖宝宝,心惊胆寒的跪在孙督师的面前。

    孙总督很好的给这些骄兵悍将上了一课。给各镇总兵官将们留下深刻的印象,各人或畏惧,或胆怯。

    看着跪在自己脚下的这些总兵、副将,孙传庭感到了由衷的一阵阵快慰!颇有几分今日始知为君之乐的感觉!

    他冷冷的扫视了一下眼前这些人,示意身边的军政司照着兵册上登记的各部兵马数目开始念出各部应领取的钱粮数。旁边有文案师爷手脚麻利的开出领条,各部将领会根据领条上的数目到藩库支取钱粮。

    一边是不听招呼的贺人龙已经成了高杆上悬挂的首级。一边是大把的从督师大人手中领取到的军饷、粮草。这一番搓弄,让这些军将们彻底的死了同孙传庭对抗之心。

    “各镇各营领取了粮草军饷回去,务必于十日内补齐缺额,本督届时会派员到营中点验。若是仍有缺额,各部便缩减编制!裁减的军饷,便用来训练供养新兵!”

    “贼乱无穷,陛下日日圣心焦劳,吾辈世受国恩,敢不竭心为圣上分忧?今后军纪当为第一要务,敢不听从军令者,本督尚方宝剑在,定然严惩治罪,决不宽贷!”

    “上慰圣上宵吁之忧,下解百姓倒悬之苦,当为吾辈之责!贺人龙辈,罔顾皇恩,死不足惜,传本督檄令,将此些贼子首级传巡三边,敢有不为国效力者,皆如此下场!众将也需引以为戒!”

    说到这里,他已是声色俱厉,堂内所有人都是垂手恭听,不敢仰视孙传庭的面孔,听他好一番训话后,皆是整齐道“督臣教诲,末将等谨记在心,一定为朝廷效死。”

    “本督不要你们为朝廷效死,你们只需听从朝廷的将令诏旨便可以!”孙传庭变了一副腔调,颇为悲怆的打量了在场众人一眼,眼神已经不似方才那般的凌厉阴寒。

    “你们随从本督同李闯、曹、献等辈往来角逐多年,追奔逐北,更是多次将闯逆打得只剩数十骑狼狈而走!不可谓将士不用命!不可谓官军不能战!但是,为何转瞬之间,闯逆便又能裹挟数万、数十万流民而起?!”

    “正是因为天灾**,让百姓活不下去!然后给李自成提供了无数的兵员,让他一次次的东山再起!即使没有李闯,也是会有张闯、赵闯!”

    稍稍的停了一下,缓了一口气,努力使得面色变得和缓了不少,“李闯等辈可以百败而无虑,而只需有一胜便可!然我大明官军,却不可败一次!败了便是一蹶不振!”

    若是别人在众将面前说这番话,这些军头们少不得在心中冷嘲热讽一番,面上做点忠直正义的神情出来。耳中只当他说的都是屁话!可是,眼下却不行!贺人龙的一颗人头,很好的给大家做了一个榜样,也为孙传庭在陕西、在整个三边地区一言九鼎的地位充当了一个很好的奠基石。

    “当年三边总督杨鹤杨大人曾经有言语。‘三秦诸贼穷饿之极,无处生活,兵至则稽首归降,兵去则抢掠如故,此必然之势。如欲散贼,必实实赈济,使之糊口有资,而后谓之真解散。解散之后尚须安插,必实实给与牛种,使之归农复业,而后谓之真安插。如是则贼有生之乐,无死之心,自必帖然就抚,抚局既定,剿局亦终。’本督亦是深以为然!所谓民无粮则从贼,兵无粮则溃而变贼,流贼则导致天下糜烂之局!本督决心,与其扬汤止沸,不若釜底抽薪!还良民百姓一个可以活下去的日子。而不令他们铤而走险,甘心从贼!”

    历来有文事者必有武备,眼下孙传庭手中握有强兵,自然可以很好的推行一下他所谓的文事了!他决定从赋税、屯田等处入手!

    他曾任陕西巡抚几年,熟悉当地各类事务,更是曾经大刀阔斧雷厉风行整顿屯田,杀了好一批霸占屯田的官绅军将,令陕西的屯田颇有几分回黄转绿的景象。然而眼下他坐了几年天牢出来,却发现当年他用大刀片子从官绅将领们手中硬抢出来的那些屯田,又被他们占据了。

    至于说赋税。更是面子上虚好看都做不到。

    陕西的赋税情形,若是按照万历年间的鱼鳞册统计,应是缴纳夏税六十九万石麦,秋粮一百四十万米,还有不少丝绵农桑什么,北方诸省中,仅次于山西一点点。

    万历六年山西田赋折银总计二百一十万两白银,内夏税四十余万,秋粮一百六十余万。大明地方存留还多,便如山西。万历六年起运中央国库八十余万,占赋税总额的39%,存留地方一百二十余万两,占赋税总额的61%。

    陕西与山西的存留比例大至也差不多。当然,二地存留多,也是因为要供应边镇粮饷的缘故。

    便如延绥镇,自己屯粮一年不过六万多石,陕西与河南布政司,一年就要起运粮料三十万五千石过去。还有草五十万束。

    宁夏镇,陕西布政司也要岁派粮料一十三万石过去,草一十八万五千束。

    还有甘肃镇,固原镇,陕西布政司分别要岁运粮料三十一万石,草五十四万束,还有粮料三十八万石,草五十四万束过去,供应三边,压力极大。

    “眼下陕西各地,粮饷两缺,究其根本,无非是天灾**四个字!以本督看来,**远胜于天灾!故而,本督出京辞陛时,特意向天子讨了一道旨意!”他颇为自得的遥遥向东方拱手作拜,以示恭敬。

    “天子许我在陕西本地自行筹措粮饷。本督打算,效仿梁国公父子在山东等处作为,行一体当差一体纳粮之法!同时,清理历年来地方亏空积欠赋税之情形!断断不可令士卒饥寒而战!”

    这慷慨激昂的几句话,带给在场众人的冲击比起刚才杀了贺疯子来得还要大!什么?!孙大人,你不会是因为杀了贺疯子,您自己变成了疯子了吧?!

    眼下的八百里秦川这片膏腴之地,陕西的精华所在,上好的水浇地大多是属于秦王府和各大官绅巨户的。这些人或是宗室、或是在籍官员,身上都有功名在身,享受着不当差、不纳粮的特权,也就是因为这样,所以,这关中各处的上好田地,大多数属于这些人所有。至于说是花钱买来,还是投献,或是侵占,抑或是那些原本的田主受不了高额的加派弃地而走,这些人趁机占为己有,就不得而知了。

    “清查地方历年积欠亏空赋税?官员士绅一体纳粮?督臣请三思啊!当真如此,陕西势必大乱!”

    事实证明,不光是吓死了在场的那些心怀鬼胎的武官,便是一直同孙传庭合作亲密无间的陕西巡抚冯师孔也被着实吓了一跳!杀一个骄横跋扈的武官倒也罢了,好歹有皇帝的旨意,而且罪行昭彰,证据确凿。可是,这样在陕西实行一体当差纳粮之事,只怕会惹祸上身!而且是身死族灭的那种大祸!

    冯师孔。字景鲁,原武人。万历四十四年进士。授刑部主事,历员外郎、郎中。恤刑陕西,释疑狱百八十人。天启初。出为真定知府,迁井陉兵备副使,忧归。

    崇祯二年,起临巩兵备,改固原。再以忧归。服阕,起怀来兵备副使,移密云。忤镇守中官邓希诏。希诏摭他事劾之,下吏,削籍归。

    十五年诏举边才,用荐起故官,监通州军。勤王兵集都下,剽劫公行,割妇人首报功。师孔大怒,以其卒抵死。明年。举天下贤能方面官,郑三俊荐师孔。六月,擢右佥都御史,代蔡官治巡抚陕西,调兵食。

    冯师孔其实有些无意仕途,只想在家闲暇, 却不料被郑三俊举荐到陕西来当这个巡抚,给孙传庭管理后勤,筹措粮饷。

    李家父子在山东推行所谓新政,可是弄得天怒人怨。弹劾的奏章、扣阙的状纸几乎能够从北京排队排到南京。可是。皇帝也只能当做没看到,一者,当时在打仗,惹不起这些带兵官员。二来。李家与大明体制却是若即若离的,同各地土司相比较而言,对于大明朝廷的依赖程度,比起石柱土司秦良玉还要低得多。所以,即使是圣人后裔也是对李家父子在山东的作为怨恨满腔,皇帝崇祯却也是置若罔闻。御史言官们逼得急了。皇帝便是冷冰冰的丢下一句话来。

    “朕可以下旨,索拿李家父子进京问罪,甚至可以下旨将其抄家。尔等那个敢去传旨?”

    “李爱卿父子在山东,剿灭流贼土寇,驱逐建奴教匪,更是鼓励农桑,抚慰流亡。便是地方钱粮赋税上催的紧了些,要的急了些、多了些,也是情理之中。何况。”崇祯丢出了一个杀手锏,让那些被视为乌鸦的嘴炮御史们一时语塞。“李爱卿及南粤军在山东、登莱各地的田庄、农场,有哪个未曾按照他所颁布的税制缴纳钱粮赋税?”

    可是,李守汉、李华宇父子固然可以在山东肆无忌惮的大展拳脚,甚至连曲阜孔家也是不得不按照税制缴纳钱粮。但是,他们能够这般作为的原因就是背后有着数十万不用大明一文钱一粒米的精锐之师,可是,督师大人,您手里有这样的硬把子吗?

    漫说是圣人门庭了,就是此刻在西安城中的秦王府,您要想收他们的一粒米一文钱的钱粮也是难如上青天!

    他是想到了便说,却是惹来了孙传庭的一番朗声仰天长笑。

    “秦王府?他们是天潢贵胄,金枝玉叶。本督自然是不能去叨扰的。但是,本督可以上门为秦王殿下讲明利害。李自成、罗汝才、张献忠等辈,在洛阳戕害福王千岁,在襄阳残害襄王殿下,在开封逼走周王一族。试问,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何况,目下闯曹二人裹挟百万之众,据关洛临荆襄,隐隐然有鸱张之势。以河洛、荆襄四战之地,关中其故乡,士马甲天下,据之可以霸,势必西向潼关。倘若兵临城下,难道,就不怕洛阳、襄阳、汴梁之事重现于关中乎?!”

    如此**裸的威胁,令冯师孔以下的文官们为之齿冷,看来,咱们这位督师大人在天牢里待得久了,未免忘却了圣人教诲的忠恕之道了。怎么能这样对秦王殿下陈明利害呢?应当以天下大势、唇亡齿寒的春秋大义来说服殿下,请殿下拿出钱粮来犒赏三军便是。

    可是,牛成虎、郑家栋等人倒是眼中放出光芒来,这位督师大人的作为,颇为符合他们的胃口。他们转战各地勒索州县时,都是以这样类似的理由,动不动就是“老子的兵不能打了,打不动了,饥寒交迫,你们得拿出钱粮来”这样得口气勒逼地方官员来犒赏。想不到,这样的流氓招数,原本以为只有他们这些老军棍们才会用,没想到,孙大人这样的读书人也居然用得炉火纯青。

    翌日,三边总督孙传庭摆开全套仪仗,率领目下在西安城中的大小文武官员齐齐的到秦王府中拜谒秦王殿下。向这位殿下当面奏明,要在秦地推行一体当差一体纳粮之法,请王爷体恤下情,率先垂范。

    当然,此时的秦王朱存极,虽然是庶出,但是比起几位老秦王来,脾气一点不小。当孙传庭提出要他带头缴纳钱粮赋税时,他如何能够交?所谓的善财难舍就是指的这种情形。

    当然,当孙传庭很客气的向他“摆事实讲道理”陈述利害,特别是向他指出里西安城的周围地形一旦李自成、罗汝才大军围城,他是很难有逃走的可能性时,这位秦王殿下顿时像一头斗败了的公鸡一般垂头丧气了。

    但是,却是倒驴不倒架。

    “要想让孤缴纳钱粮赋税,此事与祖制不符,万难从命!”

    “不过,”朱存极眼睛转了转,“方才听你所言,以秦兵卫秦地,以秦地养秦兵。倒是有几分道理,孤既然就藩于关中,也算是秦人一份子。所谓守土有责。虽然缴纳钱粮之事与祖制不合,但是孤也是愿意为秦地百姓出一点力,也算是教化一方做个表率。”

    几番做作之后,秦王朱存极表示,愿意在王庄所辖田地之中,在收成里按照固定额度“借给”孙传庭一部分钱粮,供他练兵打仗之用。

    又是一番讨价还价之后,秦王府与总督衙门就王府庄田应支付的钱粮数额算是达成了一个共识。不论何等品质的土地,一律照三斗粮米的标准“借给”总督衙门。并且由总督衙门出具盖有关防大印的印票作为收据。

    如果不缴纳粮米,就需要每亩田地“借给”总督衙门一块银元了。

    还不要觉得出钱不合算,谁让关中粮食价格也是居高不下呢?

    “下官离京之时,京中有商贾之人向下官建议,若是殿下愿意种植棉花,他们倒是愿意全数收购的。有学生作保,他们势必不敢令殿下吃亏的!”

    在秦王府礼节性的留孙传庭便宴的饭桌上,孙传庭很恰当的给正在肉疼不已的朱存极出了个好主意。

    “种棉花?。。。。。。”

    离开秦王府之后,孙传庭的一个新外号迅速在西安城中的大小宅院当中传播开来!

    “孙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