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正文 第108章 震荡
    “北境人已经陷入绝境,这个我们大家都知道,但是我的叔叔,我要告诉你,这片黑沼泽吞掉四十万人一点都不拥挤。如果你想为一万个士兵报仇,那么请让你的五万亲卫兵上战场吧。虽然我才是正指挥官,但是我一定不会拦着你。”

    矮小的侏儒,大口吞下酒袋里的最后一口烈酒,然后直接扔掉。无所谓地伸伸手,转身离开了原地。

    考登知道自己的侄子接下来要去干嘛,因为在整个军营里,只有他随军带了一个帐篷的女人。

    很难想像,考登竟然没有发怒,任由侏儒肆意妄为。这个问题的答案显而易见,这个矮子虽然恶心丑陋,但他终究是自己的侄子,是西境帝国公爵的小王子。

    还有便是,这个矮子虽然贪图享乐,但是他永远不会忘记正事。这一点,考登早就印证了无数次。

    “不用担心,我的叔叔,我已经派了三万雇佣兵,去抓俘虏。等到明天日出的时候,我们会用北境的大活人,来打前锋,去填满沼泽地里那些看不见的黑窟窿。”

    侏儒的背影很快尊进了他的粉色帐篷,但是这道声音,却传入考登的耳朵。

    在侏儒轻描淡写的口气里,完全不像是有可怕的血腥。在考登的认知里,也许,这便是埃弗里斯公爵家族血统的继承。

    战争满足了一些人好斗的本能,同时还满足了人对掠夺,破坏、以及残酷的纪律和力的。

    对于侏儒来说,战争给了他一次机会。

    至于这是个什么样机会,压在侏儒迪默心里,有着许多不堪的记忆。他想,如果自己不是埃弗里斯公爵家族里的一员,恐怕早就会被扔进马戏团充当小丑,实际上,即使是身为埃弗里斯家族成员,迪默的童年也是凄惨的。

    对于迪默来说,他必须向自己的父亲西境大公爵卡希恩西境公爵证明,自己虽然是一个侏儒,却是公爵家族必须倚重的重要人物。他也许不会成为西境大公爵最为之骄傲的儿子,却会成为埃弗里斯这个姓氏里最出色的家族成员。

    “可以开始了。昨天有一万名士兵死在了战场上,今天应该有十万个北境猪来为他们抵命!”

    迪默抽抽肥厚的嘴巴,放下手里的酒袋,挥动着短小的手臂。

    当晨曦徐徐拉开了帷幕,战场上是静谧的,当第一缕晨光射穿薄雾,黎明的寂静被打破。

    “快点走,卑贱的俘虏们!七色麋鹿的旗帜,插满了北境所有的城头,不用怀疑,你们是一群下贱的亡国奴!”

    在白树林士猖狂的笑声,和明晃晃的长矛利刃的驱赶下,清一色的老弱妇孺,无数的北境平民相挤磕碰,就像一条长龙,前边看不见队伍的头,后边看不见队伍的尾,放眼望去,黑压压看不到边际!

    白树林军团,从附近抓北境平民,来填充黑沼泽,用活人和尸体铺路,这是北境军团,乃至亚伦都所料不及的。

    当黑沼泽上开始飘来嘹亮的军号,眼看着难以数计的北境平民,被赶紧黑沼泽,基本上整个第四军团都目睹了这一切。

    “该死的西境狗,用我们北境的平民打头阵!这是无法容忍的!”

    一时间,北境士兵群情激奋,就连最懦弱的农夫和手工匠,都要求战斗!要求用烈血洗刷这种让人咬牙切齿的耻辱!

    显然,这正是敌人所期盼的。

    使用十万北境平民打头阵,目的是为了消灭沼泽阻碍的同时,打压北境军团的士气,同时让北境军团因为激愤而陷入混乱。

    不管怎么说,索隆对四十万白树林军团的神秘指挥官,已经充满了好奇。这个人阴狠,残忍、且不计代价。这样的对手,往往是最可怕的。

    索隆下令鹰人战士组成执法队,对每一个擅自脱离阵列的士兵处以死刑。

    同时,为了进一步稳固军心,和化解白树林指挥官带来的的难题,索隆不得不举剑高呼,“士兵们,白树林军团正在制造出一种无法泯灭的仇恨,在这个世间,我们已经找不到更卑劣的字眼,用来形容西境狗的卑劣和罪恶。但我还是要下令,所有的人正视这一刻,铭记敌人带给我们的伤痛。”

    “我们的同胞成千上万的死去,他们的尸骸即将铺满黑色的沼泽。而身为战熊旗帜下的士兵……在接下来,你们会问:我们到底还在隐忍什么?我说,我们的隐忍就是用战神所给予我们的全部能力和全部力量,在陆地上和空中进行战争。同一个邪恶悲惨的人类罪恶史上从为见过的穷凶极恶的军团进行战争。你们问:我们的目的是什么?我可以用一个词来答复:胜利————不惜一切代价去争取胜利,无论多么血腥也要去争取胜利。无论道路多么遥远和艰难,也要去争取胜利;因为没有胜利,我们就不能生存!”

    他的目光敏锐,圆瞪的银色眼睛闪烁着火样的威力,使人为之震慑。战争正式爆发,亚伦认为必须给对方一个教训,“绿道圣城战士,出击————”

    呼呼呼————

    两千只巨鹰的身影划过天空,越过大批平民的头顶,然后快速降落,变身木系精灵寒冰射手。伴随着寒冰戒指的光芒闪烁。

    “绿道圣城2级技能————万箭齐发:每个木系精灵可以向前方的锥形范围射出6支箭,对敌人造成额外伤害,该技能会携带冰霜射击的效果。”

    跟在平民队伍身后的白树林士兵,突然遭到一阵猛烈的寒冰箭雨,两千个寒冰射手的散射,场面极其壮观。

    若不是同伴的惨叫以及到处散落一地的断肢,白树林士兵还真觉得这更像是节日里的烟火表演。也不知道他们哪来那么多箭镞,一大波箭雨在两分钟内从来没停过,一开始还觉的胆颤心惊,后来在溃散中渐渐麻木了,因为这些可怕的箭镞不管是射程还是威力,都有点让人不敢听袭来回头看一眼。

    “有得必有失——空骑兵军团!”

    随着白树林军团将军的下令,西境的五千空骑兵迅速升空。而寒冰射手的射术,或许可以对西境的空骑兵造成杀伤,但近战能力则恐怕不及。

    即便是变身巨鹰的状态下,也不能够与五千空中骑士团匹敌。

    “绿道圣城3级技能鹰击长空:将一个鹰灵进行实体化,并让它进行侦查,将会沿途显示它所经过的区域,并在到达目标区域后,保留5秒该区域的视野。”

    这本来只是一个辅助技能,但在少数寒冰射手的是放下,却发现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事实,那就是在这片沼泽里竟然隐藏了大量的敌人。

    西境公爵的王牌刺客部队————黑鬼!白树林军团指挥官的胆魄和心机,足以让快速升空的索隆感到惊异。

    头一次正面战斗,就投入了公爵家族豢养的黑鬼,精锐昂贵的刺客部队。并且是前一天就潜伏在黑沼泽,仿佛料定北境军团会出动自己的空中兵团。

    随着一声呼啸,大约一千名全身都罩在黑衣里的刺客,从沼泽地里窜出来,从他们脚尖轻轻沾地就可以在沼泽上飞掠的身手,足以说明每一个黑鬼刺客的实力都达到了白银三级。

    假如这些实力强悍的黑鬼刺客粘住了寒冰射手,那么配合紧跟而来的五千白树林空中骑士,就可以一举歼灭北境的空中力量,之后全面对战,白树林军团将会拥有制空权和十足的胜利把握。

    白树林指挥官狡诈阴险,但,在索隆看来,最后的胜利者,必定会是自己。

    一夜的时间,白树林军团在黑沼泽地里大做文章,而第一军团,第二军团、第三军团,趁着夜色已经对四十万白树林军团完成了合围。

    白竹林指挥官怎么也不会想到,将农夫和瓦匠加在一起只有十几万人的北境军团,也敢包围四十万白树林正规军团。

    “绿道圣城1级技能冰霜射击:绿道圣城战士每次冰霜攻击,除了造成杀伤,将会冰冻目标的大部分移动速度。”

    寒冰射手快速拉动弓弦,并甩出1级技能快速反击,拖延和阻止了黑鬼的速度。

    总的说来,西境空中骑士团的速度还是慢了一拍,当索隆震动巨大的双翼,从高空俯冲而下,刚好掉进了这些独角兽骑士的飞行队列。

    “吼——————”

    随着白树林指挥官迪默眼帘一阵惊跳,天空领主的威势是不容质疑的。

    撕裂、碰撞、飞龙的每一个动作,都有几个甚至更多的独角兽骑士洒血坠落。

    一头的飞龙实力,不足以正面撼动一个强大且昂贵的空中骑士团,但如果有着两千只巨鹰的助阵,则结果大不相同。而地上的黑鬼此刻虽然战力强劲,但错过了最好的时机,这个时候却也只能望着天空干瞪眼。

    “吹响号角,撤退吧————”下达这个命令,让一个精心策划的战术宣告失败。

    看着昂贵的独角兽骑士,一个接一个被‘飞龙’撕碎,迪默的眼珠快要瞪出来,从里面向外射出凶猛的光。因为他看到飞龙居然化身成一个人形。是的,他确定自己没有看错。“……这样强大的战斗单位,和神一样的技能,不应该存在于世间!只应该存在于神话故事当中的生物,居然有一天成为我的对手,这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在迪默无奈自嘲的语气中,五千独角兽骑士,损失了一千人。而地上的黑鬼此刻也损失了大概三百人的代价,其余地全部安全撤退。

    只是,真的就安全了吗?尽管这些昂贵稀有的兵种都已经处在白树林大型远程武器的庇护之下!?

    右手一件砸进一个黑鬼刺客的后背,左手捏碎另一个黑鬼的喉咙。索隆的脸上布满了敌人的鲜血。

    就在他喘着粗气,凝望着天空逃走的独角兽骑士的同时,一双银色的瞳孔里,冷冷地闪着寒光,似乎是自森森的剑影在闪动。是的,索隆在冷笑!

    稍后,随着他一个淡漠挥手的动作,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将迪默吓得从椅子上直接跳了起来。同时也震撼了两方对峙军团,震撼了这整片战场!

    “绿道圣城的战士,敌人最珍视和最昂贵兵种就在你们的视野里、你们还在等什么————”

    随着索隆淡漠的微笑,每个寒冰射手,都同时在弓弦里拉出了一道唰唰闪着电光,长度超过两米的巨大箭镞。

    绿道圣城4级技能————魔法水晶箭:

    这道技能的效果,可以锁定目标射出一支绝对具有杀伤力的冰裂水晶箭,射程2000米、对敌人造成暴击伤害,并晕眩目标最多5分钟。

    哦,眩晕五分钟,对于空中兵种来说,即使不被直接杀死,也会摔成肉饼。

    搭箭!拉弓!技能的好处,就是不浪费体力,甚至根本不需要瞄准。

    在数十万北境、西境士兵呆呆的目光注视下,唰唰闪着电光,长度超过两米的巨大箭镞,在寒冰射手的手臂下拉开,在阳光的照耀下无数冰粒玲珑剔透,菱形的箭头闪闪发着光,由于数量太多,定睛看一会儿,便会觉得那些光芒直刺得人眼睛发痛。

    “放箭!”

    呼呼————

    随着一声令下,这些巨大的冰裂水晶箭,拖着长长的轨迹,追着直线锁定的目标快速飞了出去,而只顾逃跑的空中骑士团,似乎并没有发现屁股后面的杀手锏。

    即便是有人回头一看发现了这些密集且恐怖的箭镞,也完全惊呆了,好像失音了一般,又好像麻木了一般,既说不出话警告不了同伴,也没有力量躲避。

    长度超过两米的冰裂水晶箭,在击中独角兽骑士的那一刻,嘣—————!一声震荡的声音响彻了这片天空。

    独角兽骑士连人带坐骑,全都成了暗灰色,并发出一种铿铿的声响。

    华丽的铠甲上,凝结了一层薄冰,冰碴交错而生,5分钟的眩晕,让独角兽骑士定格,然后整个从空中栽倒了下去。

    “这怎么可能?”

    当地一个裹着冰渣的独角兽骑士连人带坐骑从半空摔下,白树林军团指挥官迪默,一口烈酒卡在喉咙被呛到,然后整个人都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脸上唬得改了样子,两颊的肌肉都松松地开始下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