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霸府 > 正文 第八章 一鸣惊人(四)
    李茂手中捧着两段红缨,每走一步,便感觉有鼓槌在心脏上狠狠地敲击一下。

    “咚!”“咚!”“咚!”——

    大帐就在前方不远处,他却走得步履蹒跚,那颗心不争气地跳跃着,随时可能跳出胸腔。

    可他却压抑不住内心的悸动!

    回想那一箭的风采,李茂如饮千年佳酿,脸上一片酡红。如果说女人带来的愉悦可以让身体每一处都颤栗莫名,那一箭则直接穿透灵魂,让他想匍匐在地,如敬畏神明般跪拜。

    张伯辰坐在地上,轻轻地拆卸着复合弓,一如他当初安装的时候那般温柔。双臂肌肉不受控制般地跳跃着,他知道接下来无论还有什么项目,自己都已经无力射出哪怕最后一支箭。

    那一箭用尽了他所有的精力。

    穿越以来,他随波逐流,在一片黑暗之中,如一叶扁舟游荡在大海之内,随时可能船覆人亡。

    所以,他想掌控自己的命运。

    这是他参与比试的初衷。

    轻轻地合上弓匣,整理了一下衣衫,向着大帐走去,献上这张弓,也许让他有资格在辽西立足。

    抬起头,却见李茂双腿如同灌铅一般,缓步走来。

    李茂见到张伯辰,突然打个激灵,一道巨大的力量瞬间从椎尾升起,片刻传遍全身。他不知道这力量从何而来,却是低着头快步迈进大帐,将红缨高举头顶,拜倒在地道“启禀大王,这一局,张将军胜!”

    他知道此时再直呼其名无异于作死,一时之间找不到恰当的称呼,情急之下只好以“将军”称之。心想,张伯辰箭术出神入化到这种程度,大王怎会放他走?

    既然留在辽西,飞黄腾达指日可待,称呼他“张将军”总不会错的。

    “你说什么?”

    段辽闻言,腾地站了起来。他走到李茂身前,将红缨拿在手中反复观看。方才张伯辰射出第二箭,虽然不知道此子是什么想法,但他不认为还有谁能够战胜慕容翰。

    能够战胜慕容翰的,也许只有从祖段文鸯。[注1]

    段辽叹了一口气,段部世代亲晋,只是司马家无能,躲在江左争权夺利,中原拱手让给羯胡。段部所承受的压力与日俱增。石季龙一直视自己为眼中钉,务必除之而后快。辽东慕容家自慕容廆死掉以后,即位的慕容皝自称燕王,也逐渐展露了进军中原的野心。

    若要进军中原,这辽西已成为慕容皝最大的绊脚石!

    他看向慕容翰,内心身为惋惜。

    段部与慕容部虽然世代姻亲,慕容皝亦是从姑段梦容之子,然而生存于乱世,为形势所逼,又如何能够舍弃祖宗基业?去年攻打柳城,若不是慕容翰擅自撤军,导致段兰兵力不足,他本可以拿下大棘城,从而进逼辽东!

    但他知道,若是没有慕容翰,他本连围攻大棘城的资格都没有。

    辽西段部人才凋零,别人都以为他段辽四处树敌,穷兵黩武,却不知道他唯有以战养战,才能在这四战之地挣扎求生。如今慕容皝勾结石季龙想要彻底毁灭辽西,他实在没有把握可以在这次危机中全身而退。

    实力的差距太大了!仅仅石季龙的水陆两路,便是十七万大军。而他这些年虽然极力拓展势力,也仅得精兵五万。

    更何况还有慕容皝虎视眈眈?

    这还是不是最严重的。都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辽西虽有可用之兵,却无可用之将!

    他又拿什么来挽回危局?

    慕容翰面如死灰,他拿着龙游弓,失魂落魄地走进大帐,跪拜在段辽之前道“慕容翰惭愧,不是伯辰的对手。”

    “果真如此?”

    段辽皱着眉头,心中颇为不解。雪颜救回来的怪异少年,竟然能够在箭术上胜过慕容翰?如果说第一局用“覆箭”的手法,还能想象的到。那么第二局他又如何做到?

    大帐中众人均是一脸迷茫,帐外围观众人甚至一直在欢呼慕容翰的尊称,这就说明大家根本没有看明白张伯辰的用意。在他们的眼中,慕容翰的那一箭本就无法超越。

    段辽看了看李茂,又看了看慕容翰,最后落在张伯辰身上,洪声道“你想要什么奖励?”

    张伯辰正要走上去将复合弓献给段辽,听到如此说法,当下微微一怔。

    “奖励?”

    “是的。元邕身为辽东第一神射。如果你击败了他,你便有资格在寡人面前提任何要求,只要寡人做得到,都会给你!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强者为尊!只有真正的强者,才配拥有一切!”

    张伯辰看了看手中的弓匣,轻声道“我不要什么奖励,我只希望可以在这里活下去。”

    段辽愣了愣,他想过很多。想过张伯辰会要金钱、美女、权势、地位……大丈夫生在世间,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何时离得开功名利禄?却没想过这个少年要的如此简单。

    仅仅只是活着?

    恍然之间,他却感觉这是真正的大智慧。

    自从永嘉之乱以来,天下早已成为一个巨大的屠宰场,皇帝尚且如猪狗般被人所杀,又何况是一介草民?

    在乱世,活着本来就是最难的事!

    段辽看着张伯辰,眼神之中突然柔和起来。他只有一个儿子却不成器,段家将来的希望全在龛儿身上。只是龛儿虽然也是能力出众,与眼前少年相比,真如野猪之于麒麟,乌鸦之于凤凰。

    他转过身,对着众人道“即日起,命张伯辰为振武将军,领铁卫之五百人。即日起驰援北平郡!”

    “主上!”

    建武将军段龛见到伯父只凭李茂的一面之词,便对张伯辰大加封赏。之前还是不为人知的无名小卒,转眼间便成为与他这个正四品建武将军平起平坐的振武将军。

    他实在是不服气!

    慕容翰实在可恨,什么狗屁辽东第一神射,怎么就败在一个无名小卒的手上?

    张伯辰的第二箭到底射出了怎样的成绩?致令主上如此轻信?

    “辽西铁卫是我令支城最精锐的部队,主上为何会交给一个外人掌管?”段龛站起身来,一脚将李茂踢倒在地。气急败坏道“还请主上收回成命!”

    段辽眉头微蹙,脸色不悦道“龛儿,你是越来越放肆了!”

    “龛儿不敢!”

    段龛见到伯父面沉似水,内心一突,急忙拜倒在地道“龛儿只是觉得主上任命有些草率,是以心中不服!”

    “段飞,你说说,这一局振武将军是如何赢的,也让建武将军涨涨见识。”段辽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他转过身去,眼神中尽是失望。

    段飞拾起张伯辰所射碳杆箭,跟在李茂的身后走进大帐。他的反应比李茂慢了一拍,是以进入大帐后,只能站在出口听命。此时见到段辽吩咐,急忙上前一步道,将自己的所见所闻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段龛听完,一个激灵抓过段飞手中的碳杆箭,放在眼前反复查看起来。口中喃喃道“怎么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段辽轻叹了一口气“至于你说他是外人,此说倒也有理。雪颜如今年已及笄,也该出嫁了。伯辰,雪颜是我的女儿,寡人今日便将她嫁于你为妻,可好?”

    “这——”

    张伯辰不知道段辽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对他又是升官又是嫁女,如此极力笼络自己,为的是哪般?

    “恭喜主公!贺喜主公!得此佳婿,实乃辽西之福!”

    众人闻弦歌而知雅意,顿时出口祝贺。如果说之前还对张伯辰毫不在意,现在则早已刮目相看。

    这个奇异少年,凭借自己的箭术,在与辽东第一神射的较量中,不但完全压制了慕容翰,更是让辽西的主人对其青眼有加,真正做到了“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寡人今日定下这门亲事,来日击败石季龙的来犯,便为你举办婚礼。”段辽目光深邃,看这张伯辰悠悠道“大丈夫生于天地间,只求问心无愧,哪里管得上性命。伯辰,你还是太谨慎了。”

    张伯辰之前一直不知道怎样称呼段辽,事到如今再也顾不了许多。他骑虎难下,丝毫拒绝不得。脑海中浮现马车主人的倩影,心想雪颜郡主是你么?我在家十八年没谈过恋爱。穿越不到十八天便得到一个媳妇,人生真是奇妙。

    他学着慕容翰与李茂等人的姿势,跪拜在地道“主公大德,伯辰粉身难报。伯辰不才,愿为主公献犬马之劳。”

    “石虎前锋姚弋仲已过蓟县,阳士则压力倍增。军国大事非是儿戏,两日后你便带领五百名辽西铁卫,驰援北平郡。寡人会找人辅佐于你。”

    段辽扶起张伯辰,拍了拍他的肩头,语重心长道“只要守住北平郡,你便是辽西的英雄。”

    “北平郡?那是哪里?是北京吗?”张伯辰一时间有些出神,离开北京穿越以来,还没想到还有回去的一天。

    龙湖注1段文鸯为段日陆眷之弟,段辽为段日陆眷之孙。关系上说,段文鸯为段辽从祖。截至本章故事发生时,已死十七年。乃是鲜卑段部最为忠勇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