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暴风雨中的行者
    看着擂台上的四个美丽少女,擂台下面的观众们吵翻了天。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玫瑰剑术学院今年是要逆天啊。”

    “前所未有的三人晋级啊,就连铁塔学院最强的一届也只不过晋级了两个。”

    “人家剑法改良了嘛,几个老对手一时间找不到方法应对也是情有可原的,明年应该不会这么夸张了。”

    “我也看到了,那剑身竟然能转弯,能变形,真是奇思妙想,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

    “晋级三个有什么用,还不是让爱乐宫拿了第一。”

    “话不能这么讲嘛,这次爱乐宫是出了个绝世天才,明年就不一定了嘛,只要保证今年的水准,还是有很大可能得第一的。”

    “决定了,过几天我就带女儿去报名。”

    在展示了四位晋级者后,比赛却没有立即开始,据说是要让选手休息一下,恢复内力体力,要以最饱满的姿态来迎接比赛。

    休息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日渐黄昏了,决赛才正式开始。

    一个劲装老者走上了比武台,宣布道“好了,现在决赛开始,请四位选手上前抽取对战号码。”

    然而,并没有人上前。

    四个少女分成两拨,都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并不上前。

    劲装老者有些尴尬,只好道“这个,伊莲娜小姐,还是你先上来吧。”

    伊莲娜小姐脸色有些阴沉“不用抽了,叫她们三个一起上吧,还能早点结束,反正结果已经注定了。”

    劲装老者不敢开罪伊莲娜小姐,只好对玫瑰剑术学院的三人道“伊莲娜小姐希望你们三个一起,来和她进行比试,不知道你们意下如何。当然,因为是对方主动提出的,如果是你们三个赢了,也算玫瑰剑术学院胜利,可以成为本次大比的第一名。”

    三个女孩头碰头讨论了一会,其中短发的那位开口了“就是你打伤了苏菲学姐吧。”

    “是的,就是我打伤的,怎么,你们打算给她报仇么?现在不正好么,这么好的机会,你们可以光明正大的报仇嘛。”伊莲娜小姐丝毫不惧。

    “不,苏菲学姐的仇,她希望自己解决。”短发的女剑士道

    “那你是什么意思?”伊莲娜小姐有些不明白。

    “我们希望,由苏菲学姐代我们出战,再与你进行一次决斗!”短发的女剑士坦然道。

    “苏菲?她的伤好了?这么快?”伊莲娜小姐有些惊讶。

    这是,一道白色的人影从台下的导师群中闪上了擂台。

    她脱下身上的白色斗篷,露出了一身洁白的剑士服,这正是苏菲小姐。

    “我已经完全好了,现在我宣布,伊莲娜霍莱,我苏菲玛索,正式向你挑战。”苏菲小姐持剑在手,大声宣告。

    大家都被这样的展开惊呆了,台下观众哄然响成一片。

    “这是什么情况,什么情况?”

    “这不是去年代表玫瑰剑术学院的苏菲么?”

    “这决赛还能代为出战的么?”

    “她们两个有仇还是怎么的,咋一上来就决斗啊。”

    “这你就不知道了把,这都是为了男人,话说冬天那场拍卖会上”

    “这苏菲玛索多大啊,还上场?”

    “人家去年16来比赛的,今年当然是17了,还是可以参赛的。”

    “上次被打得这么惨,这次还来找虐啊,这爱乐宫的宗师可和其他学院的不一样啊。”

    “她既然敢上,肯定有依仗的啦,他们剑法不是改良了么,现在可能能多少抵御一下音波功吧。”

    “这样也好,宗师虐大师不好看嘛,宗师虐宗师还有点意思。”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劲装老者向着伊莲娜小姐投去询问的目光。

    “既然你还不死心,我不介意再打昏你一次!”犹豫了一会,伊莲娜小姐还是答应了下来。

    三位学姐下了擂台,一台钢琴运了上去。

    伊莲娜小姐在巨大的黑色钢琴前坐定,苏菲小姐将银白的细长刺剑拔出。

    一切都和当初那场决斗一模一样。

    在劲装老者的一声令下,决赛,以及决斗,正式开始。

    钢琴声再次响起,这次的乐曲极速而狂暴,这是小调第十七奏鸣曲,又叫暴风雨!

    无数看不见的细小乐符从钢琴中宣泄而出,向着站立不动的苏菲小姐袭去。

    然后,苏菲小姐动了,她手中的剑开始挥舞。

    这一次,苏菲小姐并没有发出任何离体剑气,所有的内力都被加持到手中的刺剑上。

    银白的刺剑带着点点红光在无形的空气中划出一道道玄奥的弧线。

    无数看不见的音符被剑刃斩开,又被剑气搅碎。

    在无尽的内劲音波中,苏菲小姐不断挥剑。

    银白的剑身上隆隆作响,那是音符破碎的声音。

    钢琴的奏鸣变得更加急促,更加狂暴。

    苏菲小姐的剑舞变得更加缓慢,更加有力。

    然后,苏菲小姐向着不远处的钢琴,踏出了第一步。

    琴弦疯狂的敲击,大雨愈发的暴烈。

    然而,苏菲小姐依旧持剑凌空挥舞,精确的斩破道道雨帘。

    索菲娜小姐头上真气升腾,双手在琴键上化成了一片虚影。

    暴雨变得倾盆,倾盆又化作巨浪,铺天盖地,向着缓步而来的苏菲小姐拍击而去。

    一剑下劈,巨浪分波,拍向两边。

    一剑横扫,雨水倒卷,回归云层。

    只是两剑,这波汹涌的攻势被破解掉了。

    之后,琴声渐缓,音符化作了风。

    风,无形无相,又无处不在,带着淅淅沥沥的雨点,无声无息吹袭了过去。

    银色的刺剑再次挥出,如同挥出一道银色的城墙,挥出一面银色的山壁,将呼啸的狂风阻挡在外。

    苏菲小姐再次向前,不疾不徐。

    舒缓的节奏结束,琴声一下子响成一片,无数个震颤全场的高音被敲响,节奏变得愤怒,变得疯狂。

    那是大海上的暴风雨,乌云压顶,漆黑一片,浪急风高,暴雨如柱,电闪雷鸣。

    这是大海上移动着的天灾!

    突然银光乍破,漫天乌云被一剑捅开,阳光重新洒落海面。

    浪平,风止,雨停,雷消。

    修长的银白刺剑,搭在了索菲娜小姐的肩头。

    “这次,是我赢了。”苏菲小姐的声音平静无波,并不激动或者兴奋,更像是一句宣告。

    然后她剑锋一转,剑面拍出。

    “啪”的一声,索菲娜小姐被拍昏在了钢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