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二章 大审判者
    圣城,梵蒂冈。

    无名的小教堂,深邃的黑狱下,常年充斥着一声声若有若无的悲鸣,呻吟,痛呼,嚎叫

    两个黑袍人在这长长的,点着昏黄色烛光的地道里走在,走过一扇扇带着锈迹也血迹的铁门,走过一面面带着指甲抓痕的墙面,走过一声声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来到了一面稍新一些的铁门前。

    “吱呀”

    令人牙酸的摩擦声响中,铁门被黑袍人推了开来。

    铁门后的房间很陈设也很简单,只有一个木质的十字架被钉在房间正中的墙面上。

    而一个健壮的漆黑身影正跪倒在十字架前,他上身赤果,但一条条精钢的荆棘链子正牢牢的勒在他身上,一根根锋利的尖刺牢牢的钉进了他的肉里,钉出一个个可怖的血洞,伤口流出的血液也早已结了痂,那一道道细密的血痂满布了他整个上半身。

    但他的脸上却没有一点痛苦,只有淡淡的平静,仿佛在遭受折磨,遭受疼痛的让人并不是他一样。

    哪怕房门被打开,房间里走进了人,也没有让他的动作表情改变一分,他还是如同石像一般跪在十字架前,无声无息。

    “克拉克!够了!这次不是你的错!”苍老的声音从黑袍中传出,带着一丝丝愤怒。

    “不,那就是我的错!如果我能消灭巴黎那些革命党,那就不会有革命军,那我们的计划就不会失败!这是我的罪孽!”跪着的黑皮肤壮汉声音有些沙哑和虚弱,但十分的坚持。

    “不,这只是一次失败,一次小小的挫折,主会原谅你的,主会怜悯你的,你不应该被这样的挫折打倒!”老者的声音变得慈祥温暖起来。

    “主真的会怜悯我么?”黑人审判者的声音带着些难以置信。

    “是的,哪怕是无所不能的主,在祂还是凡人时,也遭受过无数次的失败,经受过无数次的挫折。主是慈爱的,尤其是对祂到仆人,对祂的信徒。祂一定会理解你,怜悯你,原谅你的。”老者的声音更加轻柔了些。

    “真的?主真的会怜悯我?”黑人审判者转过头来,脸上满是泪水。

    “是的,主会怜悯你,原谅你。主,还需要你!”老者的声音带着鼓励。

    “主还需要我?”黑人审判者喃喃的重复着。

    “是的,你是审判者,是主的利刃,是主的铁拳,是主斩破黑暗的剑!你必须继续为主奋战!为主消灭黑暗!”老人的声音变得激昂。

    “我是主的剑?我要消灭黑暗?”黑人审判者眼神迷茫,缓缓的重复着。

    “醒来吧,克拉克!”老人声音陡然炸响,又打了响指“啪!”

    黑人的眼神瞬间清明起来,站起身来,抚胸恭敬道“谢谢您,老师,谢谢您开导我,唤醒我,让我不再沉沦。”

    老人缓缓呼气,让身上沸腾的内力平复下来,才严肃道“克拉克,你是我做得意的弟子,一次的失败并不能说明什么,我比任何人都明白你的虔诚,你的牺牲与奉献,你应该振作起来,为主扫清黑暗!而不是在这边如同一个懦夫一样裹着荆棘来自虐,来逃避!”

    “啊!”黑人审判者一声怒吼,全身猛的一涨,那一条条紧紧裹在他身上的荆棘铁链瞬间根根断裂,断成一块块“呯呤乓啷”落在地上。

    然后他无视身上不断涌出的血液,单膝跪地“我是主的剑,我将扫清黑暗!请给我任务吧。”

    老人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样才是我的弟子,不过,这一次的任务十分的艰巨,很有可能会死去,这样,你还愿意接么?”

    “光荣的战死,回归天国,回到主的怀抱,是我最终的最求!”满身的血的黑人审判者依旧坚持。

    “好吧,最近大陆上不太太平,狼人,血族,骷髅,女巫,一些些的全都蠢蠢欲动。而你的任务,还是和那些狼人有关,据我们的情报显示,这次无论是月神教的,还是逐日教的,全都有大规模的迁徙现象。不断有村庄被袭击,而且几乎都是全村屠灭鸡犬不留。就上报到圣城的事件,就有不下几十起。根据这些事件的推测,他们在不断的朝大陆北面迁徙聚集。我们怀疑,这很可能和那传说中的格里芬之祭有关。所以,为了以防万一,我们必须派人去看看,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老人的语气很沉重。

    “格里芬之祭?那是什么?”黑人审判者不解。

    “这个解释起来很复杂,你等等先去治疗下伤口,再去典籍院调用下相关的资料,到时候就明白了。”老人道。

    “那这次我的任务是就是去探测,收集情报?”黑人审判者确认道。

    “不仅仅是这样,如果对我们教廷,或者对主的事业有妨碍的话,那就要想办法去破坏!破坏这祭典!”老人解释道。

    “破坏啊”黑人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如果这次逐日教和月神教这两支狼人真的有团结合并的可能的话,确实需要破坏,但就凭我的实力,这样重大的任务,我,我怕”

    “当然不只是你一个人去,还有他,我的老朋友,我们所里新来的大审判者。”老人微笑着指向他的后面那个黑袍人。

    “克拉克,好久不见了。”斗篷被摘下,那是一个一头白发,面色慈祥的老者,那是原法兰西大牧首黎塞留!

    “怎么,您”克拉克张大了嘴巴。

    “失败了,总要付出些代价嘛,以后,我是审判所的人了,我们现在就是同僚了。”大审判者黎塞留微笑着道。

    “可是,可是您,您不怪我么?”克拉克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事已至此,怪你有什么用。我年纪大了,那在我最后的这些日子里,我想发挥些余热,为圣教扫清一些黑暗,消灭一些敌人,这样,也算将功补过吧。”大审判者黎塞留语气很平静,带着点洒脱。

    “可这次的的任务也不简单,这次的战斗可能”克拉克有些犹豫。

    “唉,不用担心,好歹我也是个武圣嘛,虽然好多年没有真正动过手了,但我毕竟是苦修士出身,九式摩西杖法可一天都没落下过。好了,一起走吧,先去圣母院,把你伤治好,再弄些好药,好好准备准备。唉,好久没行走大陆了,想不到有生之年竟然还有这样的机会啊。”大审判者黎塞留带着对往昔的回忆,感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