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攻心计
    战斗还在进行,不断有玩偶被破坏,也不断有行尸被打爆。

    各种爆炸声,破裂声,呼啸声,沉闷的打击声,尖锐的破空声充斥着林间。

    而张昂和艾伯特哪怕隔了好远,都能感受到战场上战况的激烈。

    张昂手心都泌出了汗来,有些紧张的向艾伯特问道“我们该怎么办,这根本就无法插手啊。”

    艾伯特一脸的严肃,紧紧盯着战场,嘴里冷冰冰的吐出一个字“等!”

    是的,仔细想想,除了等,也没别的方法了。如果想要帮忙,无非就是在想办法能不能偷袭一下,但偷袭这种事,是非常讲究时机的,一个不慎,很容易把自己也搭进去。

    随着时间的的推移,骷髅教大司教身边的骷髅行尸越来越少,场面上的战斗也越来越激烈。但那具让人看不透修为的恐怖行尸却一直都没有动,一直静静的站在他脚下,仿佛一座雕像。

    而对艾伯特的实力张昂现在已经有了直观的了解,算是敏捷特长的尊者级武道高手,可以仗着逆天的速度磨死速度比较慢的骷髅教尊者级炼尸者。这还是那些炼尸者把说要内气都用来加强肉身,而疏于内气外放,不擅长以内气改变外气的原因。但是很明显的,碰上了武圣级的强大行尸,乃至那个可以靠着外放的真气控制那么多据行尸的武圣级控尸者,是完全没有办法的,现在上去完全是在找死。当然,更不用说实力更弱的张昂自己了。

    突然,那位骷髅教大司教开口了,他是声音沙哑而尖利,如同白骨在砂纸上摩擦“安徒生,你真的想要就这么陪我打下去么?要知道,时间可不站在你那边啊。”

    但安徒生先生并没有答话,还是面色平静的操持着玩偶,手下的动作丝毫不乱。

    “开口时间也差不多了,你们留在村子里的人应该死的差不多了,不出意外的话,我的人已经追上了你们家王子。你觉得呢?”那骷髅教大司教的动作也是一丝不够,但说出来的话,明显是想要扰乱安徒生先生的心绪。

    虽说安徒生先生脸上依旧平静,但意外还是发生了,一头黑熊的动作稍稍顿了一下,就立马被那黑袍的大司教抓住这个破绽,一下掀翻,扯成了零碎。

    “哦,哈哈哈,我们还在交手呢,可不能分心呀。放心,我不会对他怎么样的,我还要带他去哥本哈根换东西呢!”黑袍的大司教得意的笑着“我记得,你们丹麦好像就这么一个王子吧。现在那老国王也没几天好活了,这王子我们肯定能卖个大价钱。不知道能换来几具武圣级的尸体呢?这笔买卖还真是让人期待啊。”

    “你们不会得逞的!”安徒生先生的声音很温和,但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随着他的话语,又有几只玩偶从那辆精美的马车里走了出来。

    但这几只玩偶并没有参加战斗,而是开始收集那些被打碎玩偶的碎片和零件,将它们源源不断的带回了马车里。

    “咦?”那骷髅教大司教轻咦一声,虽然他不知道那些零件带回去有什么作用,但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他手上的动作更快了,双手已经化作了漫天的虚影。

    攻势一下子狂暴起来,一具具行尸很多时候甚至放弃了防御,直接以受伤换取行动,想要破坏那几只独特的玩偶。

    “你既然还想顽抗到底,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到时候抓住了你们家王子殿下,可别怪我下手不知道轻重。”那骷髅教大司教的声音有些气急败坏起来。

    这样的威胁虽然幼稚可笑,但却十分有效,安徒生先生手下玩偶的攻势明显小了一些,更多的转入了防守抵御之中。

    看到了这样情况,张昂再也忍不住,运起内力,高声喊道“安徒生先生你不要担心,村庄里的骷髅教徒都被我们杀尽了!其余皇家卫士都去保护王子殿下了,王子殿下他不会有事的!”

    “哪里来的小娃娃,在那里胡说八道!”那黑袍大司教双眼一凝,就有两只尊者级的行尸离开了战场,向着张昂他们这边冲了过来。

    “你们是什么人,是真的么?”虽然有所怀疑,但安徒生先生还是派出了一棵树和一头金黄色的猪挡住了那两只行尸。

    “我们是周游大陆的武者,我们有一大批人,好几位尊者级的强者,现在正在四周围剿扫荡残余的骷髅教徒,特意派我们两个过来通知安徒生先生,对付这样的邪魔外道,不必留手,王子殿下现在非常安全,我们的那几位尊者级强者都去保护他了。”张昂连忙非常夸张的解释起来,不就是攻心计么?当我不会用?

    “放屁!哪里会有这么多武者跑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听到了张昂的话,那骷髅教大司教疯狂的大叫道,满脸都是不敢相信。

    “是不是真的,你自己回去看看不就是了。”张昂站起来反驳道。

    看到张昂和他旁边一起站起来的艾伯特,又看到了他们身上穿着的衣服,发现他们确确实实不是丹麦皇家卫队的人。那大司教的动作变得有些慌乱起来“放屁!统统都是放屁!这不可能!你们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肯定在骗我,还尊者级,全是放屁!”

    他话音刚落,艾伯特边纵身而起,化作一道褐色的光,投入了那两只行尸和大树金猪们的战场,如同一道光幕,环绕着那两具行尸旋转不休,发出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阻碍着它们的动作。

    看到这样的景象,那黑袍大司教一下子沉默了下来,他手中动作不停,但一具具行尸却开始后退,向着他自己围拢了过来。

    “他要跑!”张昂忍不住大吼。

    不用张昂提醒,安徒生先生也掀起了底牌,他脚下那辆巨大而精致的马车车厢一下炸开,无数只大大小的玩偶漫天飞出,化作倾盆大雨向着那个黑袍的骷髅教大司教洒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