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二十章 抵达柏林
    等张昂和阿道夫赶到柏林城外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 网Ω.ん

    柏林的气氛看上去有些紧张。

    城门口设置了几道关卡,几队全副武装的士兵正在对所有出入的人和货物进行检查。在关卡不远处,还有一队几十人的骑兵,高耸的城墙上,也能隐约看到巡逻队伍高举的长枪枪尖。

    关卡的检查对与进城的人来讲,还算宽松。而出城的,则检查的格外严厉,每一个人都会被仔细比对,马车货物都会被打开仔细检查,像是松软的稻草之类,更是会直接刺进去长枪。

    张昂可以清楚的看到士兵们手上拿着的画像,上面栩栩如生的画着几个人的头像,看样子是在搜捕嫌犯。

    好在张昂和阿道夫都是生面孔,身上也没带什么奇怪的东西,随便编了个探亲的借口,经过一番搜身后,就被放进了城内。

    经过商量,两人并不打算马上去翠柳街找组织交接。

    毕竟,他们刚刚做掉了组织一个分部的部长,这样的行为,无论在哪个组织里,都是一等一的大罪。

    虽然不知道总部这边什么时候能收到风声,但无论怎么样,两人肯定会第一时间被列为怀疑对象,到时候很难讲清楚。

    而对于各种旅店,或者提供住宿的酒店,因为丹麦的事情,张昂也有了心理阴影,至少很长的一段时间,他是不打算住在那种地方了。

    好在张昂在贝尔瑙换了不少金马克,在金币的鼓动下,什么事都会变得十分便捷高效。

    还没到天黑,他们就获得了新的住所。

    那是一幢位于贵族区边上的两层小洋楼,位置虽然偏僻,但它临河而建,风景不错,环境幽静,而且四周小巷四通八达,加上旁边的施普雷河,危急时刻逃跑也很方便。

    里面的装饰也算不错,虽然家具陈设之类的有些老旧,但所有房间都打扫的很干净,各类生活用具也一应俱全,完全是可以直接拎包入住的标准。

    “这幢小楼和原来那几幢可不一样,他属于一家市政厅的官员,由于上个月的刺杀事件,这位可怜的官员受了重伤,正好他年纪大了,就辞了职,带着妻子儿女,回乡下老家修养去了。你们可看到了这里不仅陈设俱全,而且外面风景优美,是个难得的好房子。当然,这个价格”

    张昂财大气粗,可没空听这中间人啰嗦,直接掏钱完成了这笔交易。

    看到张昂从戒指里掏出一堆食材洗菜做饭,阿道夫感慨万千:“世界上竟然有这样神奇的宝物,要是能用在军队里,岂不是完全不用考虑后勤问题了?”

    “这可没你想的那么简单,里面的空间是有限的,不是你想放多少就能放多少的。”张昂将猪腿骨放到了大锅里。

    “那,里面大概有多大呢?”阿道夫接着问。

    “大概嗯”张昂翻炒着锅里的排骨:“大概有几座山那么大吧。”

    “好吧”阿道夫沉默了下来。

    围着餐桌,两人开始商量接下来的计划。

    “虽然我们弄死了卡恩部长,但是毕竟地处偏僻,痕迹处理的也比较干净,消息应该没那么早传到柏林来。”张昂分析道。

    “是啊,会上不是讲了么,让大家潜伏下来,暂时不要联络。而且柏林这边形势看上去很严峻,很有可能短时间内,不会管到那边的事情。”阿道夫喝了口汤,也表示乐观。

    “那我们明天先去翠柳街看看,顺便收集下柏林这边最近的情报好了。”张昂提议。

    “收集情报可以,但是组织还是先不要联络为好。”阿道夫抹了一把嘴角的酱汁:“我总觉得现在组织走的道路有些问题,可有什么问题,又说不上来。”

    呵呵,我虽然是个厨师,但毕竟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这造反课可不是白上的。

    稍稍组织了下语言,张昂到:“这有什么说不上来的?关键是你们没有一个坚定的组织思想,没有一个切实的行动纲领,没有一个广大的群众基础。思想不明确,分工不明确,只知道喊口号,演讲宣传,收纳成员,却不知道做这些是为了什么!”

    “怎么不知道?”阿道夫舔了舔手指,反驳道:“我们就是要宣传容克贵族们的腐朽残暴,对国家的危害,第一步,就是打破他们对军功的垄断!我不是讲过的么?”

    “但是,仅仅凭借演讲宣传,收纳小团体,是打破不了他们的垄断的。”张昂严肃道。

    “应该可以吧,只要接受我们宣传的人变得更多,总有一天会传进皇宫中,传进陛下和宰相大人的耳朵里,他们就会下令整改的啊。”阿道夫放下了手上的一块肋排。

    “不,他们不会下令,也不会整改的。”张昂说的很确切。

    “怎么可能?那些容克贵族的行为是真正违背了军法!违背了宪法!陛下怎么可能会让他们胡作非为?”阿道夫推开了眼前的盘子,大声道。

    “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能!”张昂详细解释道:“容克贵族现在是国内最大的阶级!掌控着国家的里里外外,各行各业,哪怕是作为国家最高武力象征的护国武圣齐格弗里德家族,都是容克贵族!他们联合起来,远比皇室还要更加强大!而你又怎么知道,这皇室,是不是那个最大的容克贵族呢?”

    “这可是”阿道夫有些结巴的说不出话来。

    “假如你是皇帝,你下令了整改军队,派出专员去监督军功的授予和兑换,那会怎么样?”张昂继续添油加柴:“那会造成容克贵族们的反扑!你的专员会被暗杀!你的政令会被截获!而你,也有很大的可能,因为一场‘意外’,一场‘大病’,死在皇宫内!然后,一位全新的,更加听话的皇室成员会继承你的位置!”

    “人都是贪婪的,巩固了阶级的贵族更是贪婪无度!他们没有一个愿意自己的利益受到侵犯!受到剥夺!军功的交易早已成为他们的禁脔!让他们用来巩固地位,招募手下,封赏下属,缔结姻亲所以,你们这个组织的目标,一开始就是错的!任何对他们利益的侵犯,都会迎来他们疯狂的反扑!而现在的德意志工人党,还远没有抵挡这反扑的力量!”

    “那那我们应该怎样?你说了这么多,肯定是有办法的吧。”面对绝境,阿道夫眼中却是无边的战意。

    “那就需要我们变强!”张昂开始展露他的獠牙:“我们需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用武力,打破这枷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