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阑珊汉魂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欲隐江湖
    誉满括苍的丐侠风明被盯得浑身不自在,他刚想说话,只听不远处传来一道响彻苍穹的怒喝。

    “风明,你个偷酒贼又糟蹋佛爷的好酒!”

    玄鸣转头看去,只见道路的尽头出现了一个玄鸣熟悉的光头壮汉的身影。

    真是巧,这次来龙泉居然又碰上了。

    说时迟那时快,寻天化作一道青烟飞了过来,可他快,风明更快。

    只见风明带着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撒腿就跑,离远了大喊“小气鬼!偷你几罐酒又怎么了?”

    “你那是几吗!”寻天的轻功又增加了几分速度,直到路过玄鸣身边被玄鸣拍了拍肩膀。突逢变化,这位离开了少林的罗汉一个千斤坠便稳稳地停了下来。

    “施主,何事?”寻天转过头来。

    “和尚,是我!”

    寻天细看了玄鸣几眼,终于确认了这名骑在马上的道士他的确认识。

    “道士,是你?”

    “正是,你这是发生什么了?”

    寻天二话不说,指着远处的风明就道“一会跟你说,先帮我抓住那只偷酒贼。”

    虽然那丐帮的确是在多管闲事,但是帮倒忙毕竟也是帮,玄鸣不好马上翻脸,就劝解道“寻天,你那些竹叶青不都是给人喝的嘛,就当请他了。”

    听到这话,寻天心里突地又冒起一阵怒焰。

    “不单单我的灌装竹叶青,那混蛋还把我少林多年前埋在树下准备拿来当礼物的珍藏版给偷了!”寻天说到这里,不知怎么地看上去是悲伤上了心头,“而且这偷酒贼的身体还有厌酒症,他偷了那么多一滴没喝,全被他在装逼耍帅的时候倒了!”

    “此话当真?无上天尊,此人竟如此可恶。佛爷不能忍,道爷同样不能忍!快追快追!”

    “师父你们先去剑庄,我随后就到。”

    玄鸣双腿一夹,踏雪顿时如箭般蹿了出去,与展开轻功的寻天齐头并进,眨眼便不见了踪影。

    距离龙泉剑庄所在的听剑林还有好一大段距离,在这括苍城外的平地上,玄鸣任由踏雪撒开蹄子飞驰。毕竟离开了官道便无需顾及到有行人,纵然风明轻功不俗,还是被玄鸣似缓实快地渐渐逼近。

    见跑不过,风明在林边停了下来,怒喝道“你们莫要欺人太甚。”

    “啧啧啧,阿弥陀佛,偷酒贼,你还学会反打一耙了?”

    莲华散尽,菩提又生。

    一个两人高的佛陀虚影笼罩住了寻天的身体,他拉开距离,与玄鸣一起把风明半包围在其中。

    “切,你们这些人真是小气。还你还你。”

    风明把腰后的酒坛拿出来,重重地放在地上,看得寻天一阵眼跳,随后几个后跃消失在身后的竹林中。

    寻天收了势,急急忙忙地上去查看有无破损,那着急的样子看得玄鸣直想笑。

    “寻天,我怎么感觉这次见面你好像变了不少。”

    酒坛完好,寻天松了一口气,听到这问无奈地摸了摸自己的光头道“唉!下山巡游的师兄见我在武侯府一天到晚无所事事,就一个电话把我捉回少林去了。各种魔鬼特训,要不是这次要代表少林给叶杨前辈贺礼,我可能还在山上用轻功跟木人桩较劲。”

    “你们这些和尚真有意思,平日里自己荤腥不沾,到头来却送一坛酒给别人做礼物。”

    “这是我们少林特地为叶杨前辈退隐江湖准备的遁佛子,可让人一身真气内敛,修化自身。正对应他断臂后真气时常起伏不稳的症状。”

    快速收拾完毕把酒坛背好,寻天便向玄鸣告罪了一声,寻觅与他一道前来的少林僧人去了。

    没想到那所谓的丐侠风明会往龙泉剑庄这个方向移动,现在玄鸣反而处在了师门的前头。既然跟师父告了假了,他也懒得回去,直接催马进了竹林,打算去当初得到阑珊的地方看看。

    竹叶沙沙,依稀能听见远处官道上江湖豪客的大笑声,踏雪的马蹄时不时地踩裂地上干透的竹叶。

    “常与幽人过竹林,重来无地豁烦襟。”

    “何计江湖终隐钓,去随鱼鸟共飞沉。”

    只见之前给他阑珊的耋耄仍在那块青石上坐着,身边站着的正是“铸茶剑手”叶杨。

    轻拉缰绳让踏雪停下,玄鸣翻身下马走了过去。

    两人正在谈着,他们看了玄鸣一眼,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即便想亮出藏剑的名号,你也无需拿自己为饵,想改名就改名,有老夫在,谁敢多说两句?”

    “倒也不是在拿自己为饵,师叔,我是真的累了。这龙泉剑庄是我夫人的娘家传下来的,就此改名我过意不去。此身半残,我退隐江湖与她一道打理龙泉的生意,让藏剑从湘龙的手上再起,不是更好?”

    “一步江湖无尽期啊,阿杨,只怕你的退隐之路会很不顺利。”

    “这不是有师叔在么?”在叶老的面前,叶杨难得露出了几分小时候的脾性。

    “只要你金盆洗手这一关能过,往后的日子自然就太平了,师叔当然会护着你,行了,你先回去招待客人吧。”说到最后,叶老挥了挥手让叶杨自行离去。

    “紫霞印,池祈那丫头对自己的弟子还真是宝贝的很呐。玄鸣,你既然弃了阑珊剑诀不用,还来找我这个老头子做什么?快走快走。”

    玄鸣原本还以为叶老把叶杨支开,是有什么要紧事跟他说,谁知道最后玄鸣一句话都没说就要被叶老赶走了。

    看叶老此时闭目敛息的状态,是真的不打算理他。

    玄鸣不知所以,无奈地转身牵着踏雪,往寻剑桥的方向离开。

    待到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叶老怒目突睁,喝道“出来罢!”

    阵阵呜咽声自四周响起,当中还夹杂着此起彼伏的惨嚎。

    叶老冷冷一笑,指尖冒出几许金黄的剑气,随意地往四周各自指了指。

    无声无息,四面的鬼叫声同时停了下来,出现在叶老眼角余光里的是四个被洞穿了电路正在滋滋作响的音盒。

    “古斯教,你们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电脑坏了,重装了一次系统,慢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