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繁华斩 > 正文 第98章 鼓楼擒凶
    关二上当,恼羞成怒,挥舞双拳,直奔唐羽而来。

    唐羽来之前,因为要和对方周旋,怕他生疑,所以没带兵器。不得已退到大鼓旁,顺手抄起那对鼓槌,摆开门户,准备迎敌。

    关二脚尖一点,飞身窜起,右拳劈面捣出。唐羽身形微晃,反手一击,左手朝他腿上就是一槌。关二顾不得进招,急忙跳起避过。

    不待他双脚落地,唐羽右手一槌又风驰电掣拦腰扫到。关二身子一闪,就势避开,大喝一声“来得好!”左掌往上一搭,右手向上一伸,刷地向唐羽面门抓来,这一招乃是少林大力金刚拳之“恶鹰捕食”,若是被他抓到,则五官破裂。

    岂知唐羽早已料到这一手,身躯疾速拧开,右槌再次递出,反打敌人右肋。

    关二也不含糊,一个弯腰转步,忙向后一倒,一个鲤鱼翻身堪堪避开此招。唐羽一击不中,左槌又发,直取对方前胸。关二大吃一惊,猛然后退,啪的一声肩头已吃了一槌,被打得倒退数步。

    唐羽杀得性起,发一声喊,双槌飞起,直撞关二心窝。

    关二伸展铁臂左右一分,只听“当啷”两声,双槌已被震断,落在身子两侧。只是他饶有千斤臂力,也被震得两手酥麻,站立不住。唐羽乘势一脚,正踢中胸口,关二一个踉跄,倒在地上。

    唐羽大喜,急忙抢步上前,意欲制住,将之擒获。

    哪知关二是故意卖了个破绽,眼见唐羽大意,一个虎跃跳将起,双刀飞出!

    唐羽扭身闪避,双刀从身边飞过,将身后那只大鼓刺了个穿心。乘他躲闪之际,关二抡拳复上,左掌横劈,右掌直扫,砰砰两下,唐羽腹部连捱了两掌,一头向后倒去。

    关二哈哈狂笑,赶上前来,双手一翻,拔出皮鞘中的飞刀,便要将人格杀!

    唐羽歪在地上,探手入怀,将林放鹤所赠之“掌心刀”暗扣手中,只待关二扑上来便要射出!这时忽听得一声龙吟虎啸,一个高大的身影直冲上平台,施展开大摔碑手,三下两下,便将关二制服。然后像拎稻草人一样,将他脚踝拿住,悬空提起,急转了两圈,大喝一声“去!”将之丢下平台,摔得头破血流,昏晕过去。

    唐羽跳起来,仔细看了两眼,高兴地说“你是京城‘龙飞镖局’的总镖师龙在田龙老先生?”

    龙在田纵声长笑“你个小娃,不是应天府的公差吗,还识得老夫。”

    唐羽百思不解“老先生,你怎么恰巧赶在这。替我解围?”

    “这几天,我刚好处理完镖局的事,想骑马出来溜溜。”龙在田注视了一下唐羽,开言说,“这不才走到鼓楼,就听见里边有人打斗,所以下马来看……”

    又望了望高台下昏迷的关二,问道“此人是谁,为何与你打在一处?”

    “这是一个盗窃惯犯,官府已通缉他很久了。”唐羽心机一转,临时撒了个谎,“今天刚好给我碰到,正待捉拿,不想这厮拼命反抗、功夫了得。”

    龙在田颔首,含笑说“他已被我制住,一时半会恢复不了知觉。你快将他带回去交差。顺便只会刑部林大人,有空去我那里喝茶。”

    “我一定为你传达到。”

    龙在田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步下高台,出门去了。

    唐羽也跟着走下来,先摘下关二甲鞘中剩余的飞刀,又从腰间取出一根绳索,将他两手牢牢绑缚。然后出去,亮出腰牌,在街上喊了几个巡逻的兵丁,回转鼓楼。

    这时关二已醒转,圆睁双目,骂不停声。

    唐羽就近寻了一块破布,塞在他口中,命令几个兵丁将他押解回去。

    到了驿馆,唐羽先去禀报林放鹤和捕头程亮甲,述说在搏杀中偶遇总镖师龙在田,及出手相助之事,又告知疑犯业已落网。两人听了非常高兴,商量一番,决定当即提审关二。

    刑讯室选在驿馆的一间空房,四面窗户,用黑布严密遮挡。

    关二被差役押进来,坐在一把椅子上,头上吊着明晃晃的油灯。在他的对面,则是一条长桌,桌后端坐着林放鹤、程亮甲,面无表情。唐羽负责在一旁记录。

    程亮甲端详一会关二,慢慢开口“知道为什么把你请到这吗?”

    “不知道。”关二洋洋不睬,“我又没犯法。”

    “没犯法,没犯法能让你上这来?”

    关二不服气,说“我犯什么事了。”

    程亮甲施展诈术,连蒙带唬“我告诉你,到了这,少耍小聪明。像你这样的人我们见的多了。关二,你真以为你干的事,我们都不知道吗?”

    “我干什么了我?我就老老实实在锦香胡同那看家护院,拿几个月俸银子。难道这也犯法?”关二久在底层厮混,惯于见风使舵,察言观色。“我有什么事你尽管说嘛,今天要不说出个长短,我就要告你们污蔑罪,非法拘禁……”

    “关二!”

    程亮甲突然砰的一下拍了桌子,看来用的力气不小,连桌上的茶杯也跟着跳了三跳。

    关二脸上的肌肉一抖。

    程亮甲阴沉着脸,好比锅底“就凭你今天公然拒捕,武力反抗,并企图杀害官府执法人员这一条罪状,就够你喝一壶的!起码要罚一千两银子,蹲两年监牢。你还敢说你清白?”

    “我……”

    关二口塞。

    林放鹤一唱一和,在一边扮红脸,开导说“你和宋青阳的事我们都知道,诈骗人家书铺宋掌柜的青铜方鼎,还伪造‘天盛号’当铺票据骗走当品……”

    关二言之凿凿“这个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那哪个跟你才有关系?”

    “哪个也没关系,我什么也没干。”

    “这就不好了,看来程捕头刚才的话跟你白讲了?”林放鹤微微地摇头,道“你既常在江湖上走动,就应该知道官府的规矩,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们绝不会去抓人。尽量争取主动,还可以减轻罪行。如果你这么一力推诿,那我们就没什么好谈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