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七百四十九节 密室相商
    片刻后,刘驽带着众首领,将诸葛穷和黄丫二人领进后院,考虑到两人并未结婚,因此安排进两间相连的上房。

    早有仆役在一旁待命,这时赶紧将准备好的瓜果点心送进房。

    诸葛穷和黄丫这几日为了进城专走偏僻小道,一路上风餐露宿,早已饥渴难耐。二人顾不得难为情,当着众人的面拿起瓜果大口啃食了起来。

    刘驽见状微笑,与两人告别,转身示意掌剑门群雄解散。

    一场早会至此在不甚了了中结束,掌剑门群雄纷纷准备回屋各忙各的。

    刘老学究不忘叮嘱儿子,“这位飞龙先生可是了不得的人物,你必须得重用,千万不可错过大才!”

    刘驽微微一躬身,笑道:“儿子知道了。”

    刘老学究这才满意地点点头,放心离去,准备去前院抓个衙役,继续他的下棋大业。

    难了和尚带着十八名僧人腆着肚子大迈迈地朝前院走去,估计是要去槐树下练拳,走前不忘向仆役们要了十坛酒,好在练功间隙作一番畅饮。

    何为贵没有难了和尚这般好心情,他眉头紧锁,见谢暮烟和董能边聊边朝远处行去,于是紧跟着追了过去,试图说服大仆射拨下一笔款项,给剑堂弟子打造一批精良的长剑。

    狄辛目睹这一切,只是冷冷地站在一边笑。上泉信渊默默地站在狄辛身边,右手轻抚着剑柄,不出一声。

    弄玉本想喊着萧呵哒一道离开,可萧呵哒始终不承她的意。无论她作何举动,萧呵哒只是冲着她傻笑。

    弄玉一跺脚,只得扶着花流雨悻悻离开,临行时回头狠狠地瞪了萧呵哒一眼,目光虽凶,却透着种难以言明的情愫。

    萧呵哒向刘驽使了个眼色,刘驽回过意。两人默契地朝刘驽位于西耳房位置的书房走去,先后进了屋。

    罗金虎作为掌剑门的戍卫首领,率领十九名金虎帮弟兄紧守在书房门外,不容任何人轻易靠近。

    书房内,门窗紧闭,光线颇为黯淡。

    刘驽紧盯着萧呵哒的眼睛,“你确定有钱就一定能成功吗?”

    萧呵哒想了片刻,点头,“无论如何总得试试,比留在城里坐以待毙要好。只要有钱,我会尽力打通前往潼关的路。说不上一定成功,但是应该有八成把握。”

    刘驽坐在书案前的椅中,后背紧贴着椅背,双手紧抓扶手,“这么说,那些东西该出动了。”

    萧呵哒眼中闪着莫名的光,“是该出动了,正好可以做到一箭双雕。眼下气候变化,大雪融化只在这两日之内,黄巢大军肯定早已准备要攻城。若是有那些东西在,我们说不定还能赢得数日喘息之机。有了这点宝贵的时间,我们就能将诸葛穷的练兵之法以及他的千机炮部分转化成现实。”

    刘驽轻叹了口气,“那些东西太诡异,一般人可不敢轻易站出来,朝廷文武百官那边,你认为让谁出面更合适?”似乎在说一件完全不相干的事情。

    萧呵哒却知道掌门其实在说同一件事儿,“颜烈出身寒门,在长安望族中没有威望,不是适合人选。裴元本身就是出身门阀大家,性格过于圆滑,恐怕也担当不了此任。”

    他思量了片刻,心中却似早已想好,道:“或许柳三省才是真正合适的人选,这个人有野心,可以豁出去干一些别人不敢做的事情。”

    “既然如此,我这就亲自上门去请柳三省,他很是自矜,其他人的面子恐怕不会给。”刘驽用指尖扣响了椅子把手,身子微微前倾,状似要起身。

    “柳三省未能得到掌门的重用,眼下恐怕睚眦在心,即便掌门亲自上门,恐怕他也照样不会答应。这种事儿,您还是交给卑职去办吧。不管怎样,您都要相信卑职的三寸不烂之舌。”萧呵哒道。

    “虽然你已经没有舌头很多年,但是我始终相信你是天下第一等说客。”刘驽笑道。

    萧呵哒不自然地跟着笑了笑,“卑职的舌头一直在心里,从未停止过说话。唯一的遗憾就是,吃饭的时候再也无法觉察到五味,未免会有些失落。”

    刘驽将萧呵哒从上到下扫视了一遍,缓缓道:“人间五味足够复杂,人情世故深似海样,比那饭菜的五味不知高妙到哪里去了。军师得尝人间五味,又何必在乎那饭菜的味道呢?”

    萧呵哒轻轻摇头,“两者还是不一样,各有各的滋味,我倒是想再尝尝那饭菜的味道。”接着话锋一转,“饭菜归饭菜,我可不想尝毒药的味道。毒药是从鼻子里窜进去的,我嗅觉没有失灵,向来都闻得见。”

    他说话时不停地用眼角余光去扫窗外,注意是否有人在偷听。

    刘驽明白萧呵哒说的乃是何事何人,沉默半晌,“你的话我明白,可眼下时局不稳,从内部开刀是否有些不妥?”

    萧呵哒走上前,离掌门只有半步,压低了嗓音,“花流雨向您献上‘顺风倒’之策,其心可诛。毒药可以顺风毒倒黄巢六十万大军,也有可能随着风儿转向扑回长安城,将这座人口百万户的京城变成人间地狱。”

    刘驽轻声叹了口气,“我也一直在想与你同样的问题,她出面献策或许含有为自己报仇的成分,巴不得到时候风儿会倒转朝我们吹过来呢。虽然弄瞎她眼睛的人不是我,但是她心里始终对我有仇怨,估计这些年一直在苦苦等待报仇的机会。”

    “她应该就是想报仇!”萧呵哒不假思索地说道,“掌门刚刚答应她将来征讨苗疆时会对毒圣门开恩,可她只是淡淡地谢过,心中并无波澜起伏。可见她的心目中,已经将掌门看得甚轻了。”

    “只有两种人会被人看轻,无用的人,抑或死人。”刘驽咧嘴笑了笑,“她估计想着等毒死你们和长安城内的百姓,我就会成孤家寡人。到那时,我哪里能是黄巢大军和一众前来讨逆的江湖人的对手,只怕早晚会死无葬身之地。”

    “好在掌门已经看透了她的心思,所以死的人不会是咱们而是她。”萧呵哒神色一凛,“卑职建议让罗金虎出面,此人忠诚可靠,是不二人选。”

    “让罗金虎出面不合适,他是戍卫首领,不是杀手。我的手底下应该留几双干净的手,一个人的手干净了,心思才能纯正。让心怀叵测的人负责戍卫,我恐怕连睡觉也不会安宁。”刘驽拒绝了萧呵哒的提议。

    “那掌门以为谁最合适?”萧呵哒感到奇怪。

    “我听说过一句古话,擅其技者必死于其技!”刘驽轻轻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