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八十二节 铁线铃声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唐峰惊慌欲逃,刘驽怎肯放他离去,使开乾坤迷踪步法,疾步赶至他的身前,双拳连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唐峰左支右绌,败象连呈。这时李菁从陷坑底部传出声音,道“快抓住唐峰,有人来了!”

    众人均感到奇怪,“这李菁身处陷坑,怎能知晓有人来了?”估计李菁也料到了众人的疑虑,接着补了一句,“你们不相信,那便让越兀室离告诉你们!”

    李菁声音刚落,陷坑底下传来越兀室离的一声轻喝,接着众人眼见一条铁线带着砂粒从地下崩出,由一根伸出石面的铁撑顶起。

    铁线的两端仍埋于地下,所通不知何处。铁线上每隔三尺,便拴有一个铜铃。众人直听见,铜铃叮当直响,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急。

    韩不寿睁开双眼,道“这越兀室离为了控制局面,倒是费尽了心机。估计这条铁线一直绵延到山下。只要有人走过,震动地面,铃声便会响起。”

    岳圣叹道“以韩公子看,来的会有多少人?”韩不寿道“一个!铃声颇有节奏,恰好符合一个人奔跑时的步伐。且听起来,这个人的武功应是极强。”

    陆圣妍一听,急向刘驽喊道“狗娃子,别磨磨蹭蹭的,赶紧解决掉这唐峰!”

    那边唐峰听见连越兀室离也开始帮着对方那一边,心中又气又急。他在刘驽双拳急攻之下,全然落于下风。然而那铁线上传来的急促铃声,却让他心中升起某种期望。

    他双掌舞得风雨不透,护住全身要害,想要耗至那人登上山来。刘驽怎能容他奸计得逞,一拳紧过一拳,他双拳攻向唐峰面门,唐峰急忙伸手格挡。

    刘驽不待招式使老,突又矮下身来,双拳斜飞,连打唐峰胸前空门。唐峰大惊之下,措不及防,胸口接连中招。接着,刘驽飞起一脚,踢在唐峰的小腹之上。唐峰啊地一声惨叫,往后倒跌出尺许,仰面躺于地上,看似受了不轻的伤。

    与此同时,铁线上的铜铃急响,铃声连成一片。刘驽拽起唐峰双腿,将他拖至山石缝里生出的一棵松树旁。唐峰求饶道“刘驽兄弟,我知道错了,你饶了我这次成不成!”

    刘驽道“休想!你侮辱薛姑娘、岳大侠的时候,怎么不这么说!?”他扯下唐峰前襟的衣衫,撕成布条,要将他牢牢绑于松树上。

    唐峰急道“刘驽兄弟,你请绑得松一点,你绑得这么紧我受不了。”刘驽道“你这种泼皮无赖,不将你绑紧一点,你不老实!”

    唐峰见说不动他,便假装着急声惨叫道“哎哟,不得了,好痛,我小肚子上有旧伤!”刘驽一听,使劲收紧布带,抓住布带头狠狠地一勒,直要让他疼得更厉害些。

    怎料布带陷入唐峰小腹后,竟突然断裂。布带断裂处现出淡银色的刀尖,刃口向外,切断了刘驽勒紧的布带。原来唐峰此人心思奸诈,竟连小腹上也绑有一柄尖刀,以备不时之需。

    布带甫一松落,唐峰趁刘驽一怔之际,伸手拔出小腹上的尖刀,直刺刘驽胸口。兔起鹘落之间,刘驽猝不及防。这时他只听见身后传来呲呲声响,直道自己同时受到前后夹击,此番在所难逃。

    然而那呲呲声却从他的耳旁划过,碧花一闪,正中唐峰的脖颈。刘驽仔细一看,竟是一支萤火短箭。他回头一看,花三娘已经醒了过来,虚弱地半合着双眼,右袖中冒着丝微白烟,估计是因为刚发射了萤火箭的缘故。

    刘驽大喜,喊道“二师父,你没事啦!”花三娘轻轻地点了点头。

    唐峰捂着脖子在地上乱滚,大声地惨叫,便连铁线上传来的急促的铜铃声,也被他的哀嚎声掩了过去。然而在众人的心头,这铜铃声方才是最为可惧之物。铃声虽弱,却一声一声地响在众人的心头之上。

    薛红梅听着铜铃声,浑身瑟瑟发抖。她强撑着从地上站起,走到韩不寿身前,拾起唐峰踢来的长剑,说道“韩公子,你伤得不重吧?”

    韩不寿道“我没事儿。”他的眼光落在薛红梅的脖颈上,说了句,“你的扣子散了。”薛红梅一听,急忙拽过襟口掩住。

    那边九毒老怪有气无力地躺在地上,大声地喘息。他嫌山石太硬,便将外套脱下卷起,枕在脑下。这时刘驽走了过来,从他头下一把抢过衣卷,给花三娘枕上。

    九毒老怪气得浑身发抖,骂道“兔崽子,看老子好了怎么收拾你!”花三娘转过头,有些虚弱地回道“老不死的,有老娘在,你甭想害他!”

    她吃力地抬起右手,抚了抚刘驽右颊上的剑痕,道“我的孩子要是活着,也有你这么大了。”刘驽道“二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以后就是你儿子!”花三娘笑道“好!好!”

    这时铜铃声越来越响,竟要将众人的说话声、唐峰的惨叫声一起盖过。九毒老怪心情焦躁,喝起嗓子,直要将铜铃声压下去,他尖细的喉结,一上一下地滑动,吼道“兔崽子,你的化瘀九藏也是老子教你的,你怎么不谢谢老子,还抢老子枕头!?”

    刘驽回头驳道“我也帮你化解了全身的错乱真气,算是帮了你,咱俩扯平了。”九毒老怪道“那也不行,你把老子的内力吸去了大半,这个怎么算?”

    刘驽道“又不是我故意吸去的,再说了,你内力不消,这伤也好不了!”九毒老怪哭丧着脸,道“罢了,罢了!算你小子运气好,只怪老子倒霉自己”

    原来九毒老怪双手抱住刘驽双肋时,直感双臂一麻再也脱不开。他武学造诣高深略一琢磨,便知刘驽浑身上下竟已是经脉错乱,与自己穴脉相通。

    恰好刘驽此时,按照化瘀书总纲所述方法催动全身精血,为花三娘疗伤,遍体内力激流。九毒老怪猝不及防之下,自身内力也被卷携了进去。

    照说依九毒老怪的本事,他的内力本比刘驽高出许多,断不会受他的钳制。但这化瘀书总纲中所载的功夫实在是绝妙,法门精奇,而九毒老怪后来所修练的内力,又与化瘀书一脉相承。

    是以他控制不住,自身内力好似河流直入汪洋大海一般,汹涌奔流,直往刘驽体力涌去。本来依刘驽这等根基,九毒老怪的强大内力入体之后,非涨得他全身经脉爆裂不可。

    然而他十指连挥,使出玄微指法,部分劲力流至指尖,随着渗出的血滴卸了去,使他体内大感缓和。如是说来,他获得九毒老怪内力实在是机缘巧合,且是凶险万分。

    想来,若是他当时大惊之下,不再为花三娘疗伤,而是回头与九毒老怪相搏。不仅花三娘会伤重身死,就连自己也会受制于九毒老怪。

    九毒老怪叹了一声,道“这些账老子以后再跟你算,现在只请你救救我的徒儿李菁,她没有惹着你吧。”

    他继而声音变得激烈,颇有些气愤地说道“老子闻你嘴里一股子羊肉味,那香味闻起来,分明老子亲自为徒儿烤的羊腿,是不是她给你吃了,快说!”

    刘驽正欲回答,此时铜铃呜呜直响,就连铁线也开始颤动。那根支撑铁线的撑子前后左右摇摆,直似要倒下一般。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