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节 飞戟番刀
    其余八人见紫衣剑客被杀,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顿时纷纷往后退去,围成一个圈,将刘驽围在垓心。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刘驽怒吼一声,大步往前冲去,包围圈也紧跟着他往前移动。

    那名耶律氏将官见情形不妙,便再也绷不住面,他在十数名盾牌手的掩护之下,拨马往阵中走去。刘驽拔出腰间的两柄飞戟,双手齐出,击碎了数面掩来的盾牌。

    那耶律氏将官闻见声音,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恐惧。他快马加鞭,往中军飞逃而去。刘驽一皱眉,从小腿上取下仅剩的两柄飞戟,单眼瞄了瞄那将官的背影,紧跟着右手扬出。

    一柄飞戟在空中急速旋转,朝那耶律氏将官的后心直奔而去。正在此时,一名身穿皮袄的黝黑身影从阵中闪出,刀光一闪,将飞戟劈落在地,救下了那耶律氏将官一命。

    阵中火把摇曳,刘驽看那刀客,只见是个青年人,约莫二十岁上下,脑后的长发扎在一处,看上去是个吐蕃人。那吐蕃青年刀客眼中闪过一丝傲色,凌然的气势比之先前的崆峒派紫衣道士,有过之而不无不及。

    他所持短刀的刀身花纹细美,图案中间镶嵌有数颗饱满的绿松石,刀柄尾端的一颗红宝石更是闪亮夺目,看上去颇符合吐蕃贵族子弟的刀具装饰风格。

    刘驽见那耶律氏将官逃得越来越远,心中乃是大急,他振臂一扬,将手中仅剩的一柄飞戟掷出。那吐蕃青年刀客见状急忙举刀来挡,刀身与飞戟甫触之际陡地一震。

    与此同时那吐蕃青年刀客心中随之一安,“这柄飞戟终究是让自己拦了下来。”然而让他始料未及的是,飞戟上紧接着有第二股劲道传来,与第一股劲道合并在一处,直让他拿捏不住刀柄。

    只听咔嚓一声,飞戟震断了刀身,同时势头不减,又往前飞出了十数步,稳稳地钉入了那耶律氏将官的后脑之中。那耶律氏将官的身子在马背上晃了几晃,跟着落下马来。

    那吐蕃青年刀客看了看手中的断刀,又看了看满地散落的绿松石碎片,直气得哇哇大叫,徒手便要向刘驽冲来。正在此时,他不知是看见了甚人,神情顿时为之一静,目光紧随着转了过去。

    他转身向那人追了去,好似刚才断刀的事情从未发生过一般。刘驽顺着他追去的方向遥遥望去,只见敌军中军之中,火把亮如白昼。一个窈窕的背影在阵中骑马来回穿梭,看上去竟有些像那位柳哥公主。

    那八名剑客见首领已死,顿时间作鸟兽散。赤忽歹领着两名健儿一路追上,砍倒了三名剑客,又返回刘驽身边,道“刘英雄,我们现在撤回去吗?”

    这一次他将“刘小英雄”中的“小”字省了去。

    刘驽道“不能撤,继续冲!现在战势还不明朗,我等只要稍稍后撤,恐怕就会有人趁机造势说我等败了。”

    果不出刘驽所料,那耶律氏将官虽死,整支耶律氏大军竟然不见纷乱。他领着赤忽歹等三人在阵中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一直杀至中军大帐处,看见一名窈窕女子在挥舞着大旗,调拨各路人马。

    刘驽一眼识出那女子便是柳哥公主,同时柳哥公主也扭头看见了刘驽等人。她先是一愣,紧接着脸上竟现出如桃花般妩媚的笑颜来,直令人心神迷醉。

    刘驽遥遥望着她,双腿钉在原地,如同灌了铅一般,难以动弹半步,眼睁睁地看着柳哥公主大旗一挥,成千上万的耶律氏人马紧跟着她朝草原的东边席卷而去。这些人撤退之时,竟无丝毫的散乱之象。

    这时遥辇泰领着人马追到,目送那柳哥公主领着耶律氏人马从容退去。刘驽顾不得浑身疲惫,因为有些问题他不得不问,“六师父,为甚么这位柳哥公主竟有权指挥那耶律适鲁的人马,她现在到底是个甚么身份。”

    遥辇泰道“早在先可汗在世时,柳哥公主便在诸部中广施仁德,由此俘获了不少人心。此次虎冢之事,她更是从大阵之中救出了不少人,因此八部之中多有人对她感恩戴德。

    “便连我手下的人,也多不愿意与她作对。倘若她不是个女儿身,恐怕这可汗之位,我与耶律适鲁谁也得不去,只会落在她的手里。”

    赤忽歹咧嘴一笑,道“像柳哥这么美丽的女子,草原上的汉子谁不想娶她为妻,谁又忍心伤她。”遥辇泰道“不错,谁要是能娶她为妻,谁便能获得草原上最多的支持。比武招亲大会还有几个月就要举行了,届时不知会激烈到甚么程度。”

    刘驽道“先可汗都已经死了,他定下的东西还会有人遵守吗?”遥辇泰道“有没有人遵守,关键是看值不值得。有柳哥在,这一场比武招亲大会恐怕是没有人愿意绕过去的。”

    刘驽道“可是我总觉得她有些地方怪怪的。”遥辇泰叹道“但凡掺入到权利争斗里的人,又有谁是正常的?正常的人,只会被人用正常的方式杀死。而奇怪的人,却谁找不到他的漏洞。就像萧夫人,她不是比柳哥公主更加奇怪么?”

    “三王子,你也在背后说我坏话呢?”遥辇泰背后传来萧夫人的声音。遥辇泰扭头看向她,表情有些复杂,道“原来你没有走。”

    萧夫人掩着嘴莞尔一笑,道“你们打得这般激烈,我又能往哪里逃?只能随便找个帐篷,一直躲到了现在。倒是驽弟弟你的表现让我刮目相看,多亏了你,我现在才能毫发无伤。”

    刘驽道“萧姐姐,你没事就好。你还是赶紧回去吧,不然那个耶律适鲁会怀疑你了。”萧夫人道“才不会!”她情不自禁地上前抓住他的袖子,道“这一次,你的英勇事迹恐怕要传遍整个草原。耶律适鲁不是个蠢人,他应该会知道自己输在甚么地方。”

    刘驽道“可是他并没有输,你看这一场大战之后,他的军队撤退时井井有条,阵型让人无懈可击。”萧夫人道“是啊,连死的人都很少,可是毕竟他最心爱的将领折在了你手里。”

    刘驽道“最心爱的将领?就是那个手持令旗的将官吗?”萧夫人道“不是他还能是谁?他是耶律适鲁的侄子,名叫耶律忽台,为人十分精明能干,甚得耶律适鲁的欢心。传闻耶律适鲁曾动过将他收作亲儿子的念头,耶律小花为了这件事儿,惶恐了好一阵子。”

    刘驽道“那也不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不杀耶律适鲁的侄子,他照样也会来杀我。”

    萧夫人道“话是这么说,但是还有另一个人,你千不该得罪,万不该得罪!”她借着火光,从地上捡起几片崩裂的绿松石碎片,语气颇为可惜,道“多好的石头啊!镶在哪家姑娘的首饰上不行,却偏偏要镶在一柄刀上。”

    (下一章定时在19:30发布,敬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