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节 河畔夜风
    这虽是个静夜,河水却流动得甚是汹涌,好似饥饿的野兽在使劲地吞咽。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刘驽收缰下马,牵着马走至河边,将缰绳拴在杨树干上,却发现早已有人半倚着躺在了河畔的青草里。那人手持一柄窄细的唐刀,百无聊赖地在呜咽的河水里划来划去。

    刘驽试探着喊道“李菁,是你吗?”李菁猛地转过头,一张玉琢般的美丽面孔展现在刘他面前,道“你来啦?”刘驽有些疑惑,道“你早知道我要来?”李菁嘴角浅浅一笑,露出两个酒窝来,道“破小孩,你别以为我是神仙。我在这河畔坐了好久,风景不错,总觉着你会来。”

    刘驽道“好吧!你坐了好久,应该饿了吧?”他怀中还有几块篝火会上剩下的烤肉,这时便都拿了出来。李菁轻轻推开,笑道“你自己留着吧,我早已在耶律适鲁的大帐里吃得饱饱的了。”

    刘驽听后一惊,道“你去投了耶律适鲁?”李菁一笑,道“不行吗?”刘驽支支吾吾了一阵,最终说道“当然可以,人各有志!”李菁一个轱辘坐起身来,道“咱俩现今虽身处不同的阵营,但我还给你带来了礼物。”说着她抓起脑后的枕物,向刘驽抛了过来。

    刘驽伸手接过,见是一个血淋淋的人头,乃是大吃了一惊,连忙弃之于地,道“这是谁,你为甚么要杀他!?”李菁道“是吐蕃王子宗布,他回营之后,便一直在柳哥公主面前嚷嚷着要杀了你。”

    吐蕃王子宗布的首级在地上骄傲地打了几个滚,然而最终他的口鼻还是埋进了河畔的泥沙里。刘驽拾起首级,端端正正地摆在一处土坡上,道“我六师父还想着要给宗布王子送宝刀,替我向他赔罪呢。”

    李菁道“呵!遥辇泰是怕得罪了宗布,他的老爹便会起兵对付自己吧?这件事儿你怎么看?”刘驽道“不怎么看!人都已经死了,说甚么都是无用。不管怎样,还是要谢谢你帮我。”李菁笑道“不用谢,因为咱俩有共同的敌人铜马。”

    她迎着河边的夜风整理了下小辫,便要起身离开。刘驽道“是我打扰到你了吗,还是我走吧。”李菁笑道“不是因为你,我也该回营了。”刘驽道“去耶律适鲁那吗?”李菁道“是的,需要我帮你给柳哥公主带甚么话吗?”

    刘驽道“我……我没有甚么想跟她说的。”李菁歪头想了想,道“这样也好。”她走近刘驽,鼻尖靠近他的颌下轻轻闻了闻,吓得刘驽心脏扑扑直跳。她摇摇头,说道“不行,酒味太淡!作为一个男人,你怎能不喝酒?一场胜利之后,你应该和大伙儿一起,好好喝上一场的。”

    刘驽憨憨地一笑,说道“我不会喝酒,以前在家的时候,每次一碰酒杯,我爹便会拿鞭子追着我打!”李菁道“哪他打着你没?”刘驽道“刚开始我还小,只能由着他打,只盼他能打得轻些。直至有一次,我发现自己比他跑得快,从此以后他再没打着过我。”

    李菁拍了拍裤子上的尘土,笑道“看来你这个人,倒没有我以前想的那么憨。我该走啦,等有了重要消息,我们再见面。”刘驽道“还在这河边吗?”李菁道“是的。”她弯腰拿起土坡上宗布王子的首级。

    刘驽道“还是埋了吧,死者要入土为安。”李菁坏坏地一笑,道“不,我要把它塞进柳哥公主的被窝里。”刘驽道“啊!为甚么要做这种事儿?塞进她的被窝里,并不能说明是她做下的事。”

    李菁道“只是好玩,我没有想那么多!”说完拔腿便走。刘驽想挥手与她告别,却一直不见她回头,便悻悻地解开缰绳,跃上马背,回营而去。

    一路上,他禁不住去想李菁将宗布王子的首级塞进柳哥公主的被窝之后,柳哥公主会是甚么样的表情。每每想到这里,他心中竟然升起一股幸灾乐祸的快感,随后他又开始自责,毕竟李菁要做的实在不是一件好事,自己更不该为她欢呼雀跃。

    当他赶回兵营时,东方已发鱼肚白。他迎着兵士们投来的友好目光,走到自己帐篷前,只见站岗的那两名健儿仍在,俩人各自倚着兵器睡得正香。他微微一笑,并不想吵醒他们,轻轻撩开毡帘,钻进了帐篷,躺在榻上一阵呼呼大睡。

    直至傍晚时分,他方才被一阵饥饿感叫醒,发现榻边的案上早已有人摆上了一大盆嫩羊羔肉。他扯下一块塞进嘴里,只觉嫩羊羔肉带着汤汁鲜美异常。他突地想起李菁说过的那句话,“作为男人,怎能不喝酒!”便拨开毡帘往帐外瞅了瞅,发现两名站岗的健儿早已醒来。

    两人揉着惺忪的双眼,颇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刘驽。刘驽做贼心虚,悄悄向二人问道“你们知道哪里有酒?”两人连道“有酒,有酒!我们这就去取。”不一会儿,两人抬着一个大酒桶进了帐篷。

    刘驽看着酒桶皱了皱眉眉头,自己其实只想要一小坛酒,又哪里能喝得了这许多。两人放下酒桶便要出帐,刘驽道“别走,留下来一起喝酒。”两人听后面面相觑,与草原上的雄鹰一起喝酒吃肉,那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

    刘驽见二人甚为犹豫,便上前拉回二人一起坐下。待几杯酒下了肚,那两名健儿再不如先前一般拘谨,将平日里军营里的各种轶事一一讲于刘驽听,听得刘驽哈哈大笑。刘驽趁着酒兴问道“你二人都叫甚么名字?”

    “我叫保忽吉!”“我叫隆泰!”两人赶忙答道。

    刘驽端起一大碗酒,仰脖灌下,道“好!以后我就叫你俩阿保、阿泰。”两人相视了一眼,连道“好!好!”

    三个人从傍晚开始饮酒,直至天黑,木桶中的酒被喝去了三分之一多。阿保和阿泰二人已是喝得酩酊大醉,躺在榻上呼呼大睡。刘驽脸膛通红,兴致却犹然不减,拿起碗便又要去木桶里舀酒。

    他一个不慎,将案几踏翻。帐外有兵士听见动静,连忙入帐来查看。刘驽道“你们都进来,一起喝酒!”他见盆中羊肉所剩不多,便又加了句“再端些肉来!”

    (下一章定时在1930发布,欢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