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九节 粮草之重
    噶尔海望着这些降卒,向主将提议,“右将军,不如就将这些人都拉拢过来,如此定能彻底打败吐蕃人的士气,用吐蕃人打吐蕃人,嘿嘿!”

    乃木器看法与他相左,摇头道:“军中粮草匮乏,若多了这些人,恐怕是养不活的。不如全杀了,这样也不会留下后患。”

    刘驽听后心中一惊,六万多条人命,这可不是个小数目。让他去下令去杀,凭良心实在难以做到。

    他定了定神,说道:“此事不是我们能擅作主张的,还要听可汗的谕令行事。”

    他骑马一阵快跑,来到可汗所在的红色大髦之下,朝耶律适鲁施礼道:“可汗,这些吐蕃降卒,我们该如何处置?”

    耶律适鲁坐在他的马车之中,望着他咳嗽了几声,接着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收缴掉他们的所有马匹和兵器,至于人么,放他们回去吧!”

    刘驽顿时明白了他的用意,“可汗好计策!”

    耶律适鲁捶了捶自己不甚舒服的胸口,“你也不错,开始会动脑筋了,不枉跟了我这许多时日。”

    收缴吐蕃人的兵器和马匹,可以让这些活着的吐蕃人彻底失去战斗力。

    与此同时,这六万多张嘴巴却不会闲着,他们每天都需要吃饭。将他们还给仓嘉措,正好可以给对方带去不小的粮草压力。

    刘驽心有感悟,道:“有时候‘杀’,不如‘不杀’的好。”

    耶律适鲁从身边的亲卫手中接过热茶,饮了几口,笑道:“你说的对,所以我故意放走了一小股吐蕃人,他们应该已经去找仓嘉措报信了。”

    刘驽听后眼睛发亮,“那么仓嘉措应该已经在率军赶来,我这就去沿途路上设伏兵。”

    耶律适鲁摇了摇手,“不用了,咱们直接绕过他们的人,去抢他们的辎重粮草。只有粮草才是我们所需要的,没有粮草,我们熬不过这个冬天。”

    他留下小股人马在附近盯梢,随后率领大部人马转向西边行军,进入了茫茫的林海雪原。

    在大雪覆盖的森林中绕了一个大圈后,大军又往东疾奔,出了雪林后,直袭吐蕃人的粮草必经之地——尕丘。

    尕丘之地多山,连绵不断的山脉挡住南下的寒风。是以眼下虽是冬季,这里依然有水有草。

    自从与契丹人陷入长期消耗以来,吐蕃人一直牢牢地占据着这块地盘,将它视作自己征服草原的根基所在。

    耶律适鲁率领大军登上了巍峨耸立的山脉之巅,居高临下地注视着下方山麓处吐蕃人的营地。

    在那里,吐蕃人的帐篷鳞次栉比,兵卒们出入有序。

    刘驽见此情形心中一动,他想道,夔王既然带着李菁进了吐蕃人的大军,那么他们会不会也藏身在这里?

    他竭尽全力,将目光投向了那些营房之间,努力想要寻找出可疑的痕迹来。然而事与愿违,一切皆是徒劳无功。

    耶律适鲁缓缓抬起他枯瘦的右手,咳嗽了几声。一时之间,全军将士的目光皆向他的这只右手聚来,等待草原上最伟大的可汗的谕令。

    “耶律选率领左军直接进击,缠住吐蕃人的先头人马不要放,刘驽带着右军从侧边支应耶律选。”耶律适鲁清了清嗓子,“剩下的事情你们不用管,交给我。”

    说到这,他又捂着嘴咳嗽了几声,掌心中乃是几缕血丝。

    刘驽在一旁看得真切,眼中流露关切之意。

    耶律适鲁见他看见,于是示意他不要作声。

    直至耶律选率军出动之后,这位可汗方才轻声与他笑道:“没事,不严重,切莫告诉他人,以免影响了军心。你们中原有句俗语说得好,‘小病不断,活到一万’。我不奢望能活一万岁,但一百岁总是可以的吧!”

    刘驽笑了笑,“眼下兵事胜负皆在于可汗一念之间,可汗能够身体安康,那下面的人万事皆可放心。”

    他从怀中掏出一贴丸药,递到耶律适鲁身边的亲卫手中,“可汗的病是由于这些日里劳累过度所致,并非汤药可以根治。此药丸有温补之效,可汗可早晚各服一粒,当有止咳润肺之效。”

    耶律适鲁示意亲卫收下,“如此便谢过刘将军了。”

    “可汗言重!”刘驽朝耶律适鲁拱了拱手,以作告别。

    他眼望着耶律选已经带队冲到了山下,便赶紧命令乃木器和噶尔海率队跟上,随时准备在两军交接之际从旁支应耶律选。

    山下吐蕃营地中的那些守军,面对从天而降的契丹人显得措不及防。短短一盏茶的功夫,他们的营地已被击溃,不断有兵士扔掉兵器,跪倒在地上。

    耶律选见此情形,率军直接弛入营地,准备接受这些吐蕃人的投降。

    噶尔海远远看见后,向主帅提议道:“右将军,咱们也跟着冲进去吧,争取多抢些人头!”

    乃木器望着眼前的情形,喃喃地说道:“这一切也来得太过于顺利了吧!”

    刘驽心中的感受与乃木器一样,他也觉得此事颇为蹊跷。他仰头望向山巅,只见耶律适鲁所率中军不知何时又退回了山后。

    “先等一等,吩咐下去,不要乱了阵型!”他下令道。

    此道军令下后,所有的右军人马在山脚下驻足等待了足有一炷香的功夫,直至山脉后方传来冲锋呐喊之声。

    听那声音,应该是耶律适鲁与吐蕃人接了阵,已经开始交战。

    乃木器是个聪明人,见此情形,他说出了自己的疑问,“为何吐蕃人要躲在山后发动进攻?”

    这也是刘驽心中的问题。

    他思索了片刻,“若是没有猜错,这些吐蕃人在得知此前的失利之后,并没有贸然急着去支援。他们一直躲在这里,等待我们自己来入套。他们应是想以这个营地作为诱饵,等我们进去后,他们再从山后发动突袭,好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所幸这一切都被耶律适鲁识破,吐蕃人丢掉了用作诱饵的尕丘营地,这对他们来说损失极大,同时他们也没能从契丹人手里占得任何便宜。

    乃木器皱着眉头想了片刻,“右将军,咱们要不要上山去支援可汗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