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1975 > 正文 第68章
    那天谭笑聪依然在下洼号子下工之后就匆忙的冲了个凉水澡,骑着破破烂烂的自行车来到柯家给柯兰补习。

    这些天柯兰对他的态度一直在软化,谭笑聪是一个很敏感的人,自然不会错过这点有利的地方。他都恨不得能长住在柯家,好把柯兰的心给捂热了。

    赵招弟在之前得知柯兰想要上大学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你疯了?虽然咱们家是贫农,不是资本主义阶级,有那个资格被提名。可是你能做出啥重大贡献来?这工农子弟学校可不是谁想去就去的,我都知道的道理,难道你还不知道?莫你又被那个知青给迷惑了?”

    柯兰是一个很执拗的人,她决定的事,很多时候都是一条筋的走到底的,否则也不会有上辈子和邓轩举同归于尽的结局,归根到底是她的性子太过于极端了。

    这辈子她一直在努力的学习生活,努力的收敛自己,可是上大学学医术这点她还真的是被谭笑聪给勾起了心思,“妈,我不是养了两头猪吗?听说把猪给养好就有推荐名额去。假如我们家真的出了一个工农子弟大学的大学生,那岂不是光宗耀祖的事?”

    赵招弟不知道怎么想的,最后就是睁只眼闭只眼了。

    等王土庆上门的时候,就看到柯兰和一个男人有说有笑的在屋子里,然后那个男人还用手摸她的头发,柯兰低头露出羞涩的神情。这一幕深深的刺激了王土庆,他嗷的叫了一声上前就把谭笑聪给扑倒了,然后拳头就上来。

    谭笑聪开始的时候真的蒙了,实实的挨了一拳之后就还手了。他从来不是一个愿意吃亏的人,何况是这莫名其妙的亏,他更加的不愿意了。

    “别打了,别打了……”

    柯兰见怎么都阻止不住,周围听见声音的人都围了过来。恨得柯兰扭头冲到水缸那舀了一瓢子水,直接给泼到两人身上,看到他们停了下来,冷冷的说,“这位大哥你倒是说为什么动手打人?”

    柯兰不知道是不是谭笑聪和他有什么仇恨,可是她已经把谭笑聪归为自己人了,这就由不得别人欺负他。

    谭笑聪见柯兰问都不问就站在自己这一边,虽然被打得冤枉,可是这心里火热热的,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滴,“对,这位大哥你我近日无仇往日无冤,素不相识的,怎么上来就是拳头的?必须说清楚的,否则咱们武装小队也是干吃饭的。”

    谭笑聪不是不认得王土庆,他是故意这样说的。这个心眼不是很大的家伙,面对情敌的时候那可是如秋风扫落叶般的冷酷的。

    王土庆完全不理谭笑聪的话,直勾勾的望着柯兰,“柯兰同志,难道你不认得我是谁了?我,我之前来你家帮忙砍过柴的。”

    “哟,某不是阿兰始乱终弃了?”

    “这不是秀琼娘家弟弟吗?我之前见过他给秀琼家送豆腐咧!”

    “这是找上门了?让我我也选那个白脸的小子。”

    “黑脸的好,这身板一看就是地里的红旗能手,干活肯定是积极向上的……”

    柯兰皱起了眉头,认真的说,“同志,很抱歉,我刚才的确是没有想起你来。只是不知道你为嘛一上我家门就把我的客人给打了,这个理在哪里都是说不清的。”

    这一副明显的捉奸夫的神情,让柯兰觉得反胃。尤其是知道自己被这样的男人惦记着,她一点儿虚荣感都没有。因为他的行为已经给她带来麻烦了,你看这不就来了。

    “柯兰同志,上次妇救会的会议,我已经严肃的警告过你,不能有不利于社会稳定的个人作风存在。可是你这转头就闹这一出,算是怎么回事?”

    有一段时间没出现的张金娥又活蹦乱跳的出来了,看她脸的苍白,也知道王大富的死给她带来一定的打击了。只是未免生命力太强悍了,又来作妖了。

    柯兰刚想开口,就被谭笑聪给打断了,“这位可是妇救会的主任?你们的女同志受到莫名其妙的伤害,按理说应该维护妇女的权益的。这位男同志上来就揍了我一顿,我不是你们鳌村的人。如果真的闹开来的话,我只能去请我所在的村书记过来评理了。”

    柯兰见谭笑聪一心维护自己,心里对他的好感又上升了些。

    张金娥看到谭笑聪的模样,在心里唾弃柯兰一番,这都勾搭上了,还在这装模作样的,“王土庆你怎么把这个同志给打了?”

    王土庆打人的时候就是一时的勇气,这回过神来这么多人在围观,加上柯兰给他的打击,早就焉了。喃喃的就是说不出个为什么,像只被水淋到的鸡没精打采的。

    王土庆这屁都放不出的孬种样让张金娥都有气没地方出了,只能对着柯兰念了半个小时的语录准则,转头朝谭笑聪发难,“这位同志你和柯兰同志是什么关系?”

    “我是下乡的知青,为人民服务。我和柯老爹是人民子弟朋友,他不在家,就托付我过来帮忙。”,谭笑聪在没有得到柯兰认同的时候,自然不会把关系公开。再说了这个时候的人就算是光明正大的搞对象,也不会直接对人家说的,只会说这是在共同进步。

    赵招弟从她的屋子走出来,扫了张金娥一眼,“主任不准备开动员大会吗?”

    王土庆的嘴里挖不出东西来,张金娥被赵招弟看得心惊胆战的,无奈只好回去。她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找到柯兰的证据,她不会让她好过的。

    周围的人都知道赵招弟是怎样的人,知道没有热闹看了,就纷纷跟她打个招呼散开了。

    王土庆蹲在地上不起来,看得谭笑聪都翻白眼了,“婶子,阿兰这件事你们别管,我自有主意。”

    这正合赵招弟的心意,就这点事她一点儿都不想插手。也就是现在,早两年的话,这肯定得坐牢去。

    也不知道谭笑聪和王土庆说了什么,他第二天拿着两斤小米上门道歉。在这之后就再也没有上过柯家的门,就算是远远的看到柯兰就像是看到老虎一样掉头就走,看得柯兰直愣愣的,她有那么可怕吗?

    这件事没多久后,鳌村又发生了不大不小的两件事,那就是有一个女知青还有一个寡妇先后跳地窖了。只是前一个死了,后一个活了。倒是让柯兰身上的话题少了很多……

    “妈,难道她们都在地窖里藏了粮食?地窖不是有木梯子下去的吗?犯不着跳啊!”,正在家里做绣活的柯兰听见这话题都停了下来。

    赵招弟嘿嘿的笑了两声,笑到柯兰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才说,“哼!现在谁家有多存粮的?不过是一些管不住裤带的女人罢了。我告诉你如果你也管不住,我还不如趁早一条绳子把你给勒死算了。”

    柯兰摸不着头脑,“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赵招弟也不跟她解释,柯兰只好问谭笑聪。

    谭笑聪无语的看着柯兰,就连他都知道的事,她居然不清楚。他只好把缘由给柯兰说了一遍,“虽然说现在的工农兵子弟有不少是觉悟高的,可是好些还是挺犯贱的。就算你只是个寡妇,可还是不要单独出工才好。”

    柯兰拍了拍心窝,这都是什么世界啊!

    八月初柯兰把绣活给交了,得到一笔出乎她意料的收入,“妈,我想要去城里看看爸,然后去一趟上海。”

    柯老根自从去了城里上班之后就没有回来过,据说工厂看门的人少,本来是有轮班的,可是跟他一起看的人家里出了点事,就一直拖着,导致他都大半年没有回过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