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官运 > 正文 第252章 陈尚文
    第二天。林锦鸿驾着那辆奔驰來到省教育厅。刚停稳车子。从车中钻出。见车旁也停下一辆银白色的宝马。黄婷以及前次见到的那个男人也正好从车子中钻出來。黄婷看到林锦鸿的大奔明显的愣了下。黄婷打了个招呼道:“林主任。你好。”

    “黄副主任。早啊。”林锦鸿也点了下头。然后向她身旁的那个男人稍微点头。算是打招呼。那男人也点了下头。优雅的伸出手。向林锦鸿道:“林主任。您好。我是黄婷的未婚夫郑子墨。听黄婷说。你们将要下去实地调查。她就麻烦您照顾了。子墨感激不尽。”

    “您好。”林锦鸿也伸出手和他握了下手。“黄婷同志是改革办公室的副主任。如能帮得上她。倒是我的福气。郑先生尽管放心。”

    郑子墨看了眼手表。道:“恩。不打扰林主任工作了。婷婷。我先走了。”说完转身欲离开。但被黄婷叫住了。黄婷让他将车开回去。本來她是怕林锦鸿沒车。两人下去考察怕有些不方便。现在见林锦鸿有车子。而且他还会开车。因此她让郑子墨开车回去了。郑子墨看了眼林锦鸿。“林主任。您不建议黄婷坐您的车吧。”

    林锦鸿微微一愣。郑子墨这话问得看似彬彬有礼。但怎么听怎么感觉别扭。郑子墨不像是黄婷的未婚夫。更像是黄婷的老爸。郑子墨真的有这么博大的胸怀。丝毫不在意自己的未婚妻黄婷跟自己这个男人在一起吗。这是胸怀博大。还是根本不在乎黄婷。抑或是郑子墨根本就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伪君子呢。反正林锦鸿自认自己是做不到郑子墨那样坦然的。“当然不会建议。郑先生说笑了。这下去考察如果车多了。反而被人认为是讲排场。不利于形象。”林锦鸿微微一笑。道。

    “如此甚好。麻烦林主任了。”郑子墨坦然一笑。转身跟黄婷打了个招呼后钻进银白色的宝马。启动车子离开省教育厅大院。林锦鸿向黄婷做了个请的姿势。两人并肩进了大厦。來到九楼跟几位领导打过招呼。又回到改革办公室向所有人交代了一番。这一耽搁下來。已经过去了一个半小时多。两人匆匆下了大厦。來到奔驰车旁。林锦鸿拉开副驾驶座的门。向黄婷道:“黄副主任。请上车。”黄婷呆了下。淡然的说了声谢谢。钻上车子。

    林锦鸿关上车门。自己也上了车。示意黄婷系好安全带。然后道:“黄副主任。有沒有行礼。如果有的话。我先送你去拿行礼。”黄婷摇了下头。林锦鸿便启动车子。估计这黄婷也要随地去买衣物吧。反正自己也沒带什么东西。就只有一台笔记本电脑。等需要什么东西的话。再去买也不迟。带着一个行李箱。实在不怎么方便。

    “林主任。这第一站准备先去哪里。”等车子启动。出了省教育厅大院。黄婷忍不住问道。在这些方面。林锦鸿并沒跟自己通过气。而上车这么久了。林锦鸿也还沒动静。她虽然说过这次考察自己充当林锦鸿的副手。但她还是不怎么喜欢林锦鸿真的将自己当做副手來看待。女人有时候的心思是很奇怪的。黄婷也不例外。

    林锦鸿闻言笑了下。“不好意思。刚在想些事情。沒及时跟黄副主任交代这件事情。我的打算是这样的。湘省改革的试点有两处。一是潭州。二是省城。因此。我想先去潭州市那边看看。我是从潭州出來的。对那边相对來说要了解一些。也好入手是吧。这次考察的时间不是很久。不可能每个地方都去看。这样走马观花似的考察根本看不出什么东西來。我们就选几个比较有代表意义的。这潭州就很有代表意义。离开潭州后。前往武陵市。最后返回省城。这三大地级市经济发展不一。其中省城最为发达。武陵次之。潭州经济发展较差。三者代表性。们只要抓住这三处的共性。从中找出个性。结合各种资料。对整个湘省的教育系统有了大概的了解。今后的教育改革工作便会有很强的针对性。黄副主任认为如何。”

    黄婷听了林锦鸿的一席话。点了下头。悠然道:“林主任心思慎密。考虑问題周全。不愧是从基层上來的。我该向林主任学习啊。”

    林锦鸿也不懒得去管黄婷说得是不是真心话。只是幽幽的笑了下。便不再多说。黄婷见状也将头转向车外。看着路上车來车往。一时间车里陷入静寂中。

    潭州市金御俱乐部二楼。还是九号包厢中。五人默然而坐。五人分别是陈尚虎、凌宇明、金易、新康县县委书记徐勉以及市委副书记宋坚的儿子宋晨。五人好像在等什么人。以至于个个都不时的拿眼睛往门口看着。谁也沒有心情说话。

    终于。金易忍不住叫道:“他到底來不來。还得让我们这么多人等他多久。他不來。老子要去找女人玩了。”在众人面前。金易从來就这副纨绔子弟的样子。反正这里谁都知道。

    陈尚虎冷冷的看了眼金易。“你最好给我安份点。等下他來了。说话客气些。他不像我这样好说话。还有。这次事情我们还沒查出结果。如果让我们知道了结果。定然让他生不如死。他妈的。哪只猪竟会想到开车去撞马晨的。全他妈的沒脑子的猪。”说到后來。越说越气。眼光也越來越凌厉。破口大骂不已。

    金易冷冷的笑了声:“我也想知道是哪只猪这么不长脑子呢。有点力气干嘛不去玩女人。非要弄出这些jb事來。害得老子等在这。”一旁的徐勉看看这个。又看了眼那个。低着头默然不语。在这里。他还沒有说话的份。虽然众人中也就他一人是县委书记。其他的都不是官场上的人。但眼前这四人个个在官场上都是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比当官的更恐怖。

    凌宇明手拿着杯子。悠悠的笑道。“既然你们都说是猪了。哪还会有脑子呢。这听着不是让人哈哈大笑吗。现在追究这件事。已经太晚了。还是安心的等他來吧。现在他的人可是被双规了。辛辛苦苦安插在新康县的一枚钉子就这样被人轻而易举的拔掉。我倒是很好奇。他此时到底是怎么想的。会不会连肠子都悔青了呢。”凌宇明的话五分调侃。五分看热闹。

    陈尚虎眼角微微一抽。正想说话。门口正好响起敲门声。接着门被推开。一个服务员带着一个跟陈尚虎有几分相似的中年人进來。他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看上去温文尔雅、风度翩翩。他进來后。房子的众人各自住了口。那个服务员出去后拉上门。

    陈尚虎缓缓的站起來。叫了声大哥后。肃立在一旁。完全沒了刚才的乖张。神韵内敛。此时的陈尚虎才是真正的他。他也只有在他大哥陈尚文跟前才会露出如此一面來。

    刚进來的中年人。也就是陈尚虎的大哥陈尚文扶了下眼镜。优雅的在沙发上坐下。然后向陈尚虎道:“你也坐下吧。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刚和老朋友见了个面。讨论了点事情。不知不觉间时间已悄然流逝。说点題外话吧。我那老朋友是省教育厅的副厅长薛文秋。想必大家也有所耳闻。很强势的一个人。有希望在四十岁之前步入正厅级别。自从林锦鸿到了省教育厅后。他的日子并不好过。好不容易累积起來的威信正在被林锦鸿猛烈冲击着。在昨日省教育厅的党组会议上。他首度和林锦鸿正面交锋。本想好好挫挫对方的锐气的。反而被林锦鸿顶得兴不起一点脾气。听说林锦鸿从今天开始要到湘省各处考察教育状况。估计这潭州市他必來无疑。之所以说这个題外话。只想提醒一下大家。林锦鸿的能力是有的。大家经受一次挫折实在算不了什么。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

    “好了。说完題外话。再來说正事吧。梁君被双规的事情是由驾车撞马晨那件事情引起的。现在新康县所有的动荡也都是由那件事情引起的。这个想必大家都沒有异议吧。我认为。这件事情应该是你们五人中的其中一人干得。即使不是。也逃不了关系。现在这件事情还不算真正大事。也还只损失梁君一人。还有补救的机会。我想你们是谁干的就自己出來跟大家打个招呼。这事儿也就这么过去了……”

    “陈……”金易刚说了一个字。陈尚文凛冽的眼神向他射去。悠然的道。“不要过早否认。那是心虚的表现。”

    他话音刚落。金易腾的一下站起來。煞气腾腾道:“草。老子否认个屁。心虚个屁。老子什么时候想要承认。什么时候想要否认了。你他妈的拿顶大帽子随意扣下來。想玩我是吧。”

    “你最好给我将嘴巴擦干净点。”陈尚虎突然冷冷地道。一句话。一个字一个字的从牙齿缝里蹦了出來。仿佛金易是他杀父仇人似的。

    金易一看他眼神。顿时萎靡下來。耷拉着脑袋。乖乖的坐在一旁。陈尚文见状愣了下。微微摇了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