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官运 > 正文 第272章 升迁之后的枪声(四)
    武陵师范学院的食堂有三个。林锦鸿几人去的是西区食堂。专门供西区学生用餐。西区食堂也是湘省小吃的汇集地。因此西区食堂的人流量也相当大。林锦鸿五人到达西区食堂后。径直上了二楼。大嗓门介绍。上二楼是因为这里可以炒菜。味道要稍微好点。楼下的饭菜都是大锅饭里鼓捣出來的。能有什么味道才叫怪事呢。

    找了张桌子坐下。一个服务员上來。大嗓门也不拿菜单。扯开了嗓子就喊了四五道菜。甚是熟稔。显然经常來这里吃饭。酒是沒叫。每人要了一杯果汁或者牛奶。吃到一半。不等林锦鸿和黄婷问起。其他三人便主动说起前几日静坐示威的事情。林锦鸿和黄婷两人对视一眼。倒省了一番盘问。说话的主要是那个大嗓门。说的很大声。林锦鸿听了一会儿。心中已然有数。和朱政和跟自己说得沒有什么区别。看來是确有其事了。而且听那个大嗓门说。那些参加静坐的大四学生个个都受到了学校的处理。几个组织者甚至被借机开除了学籍。其他的人则被取消分配资格。这些处罚是不是真的。林锦鸿还不知道。林锦鸿要想确定。还非得去找校方或者是那些学生本人了解才行。

    林锦鸿默默听完后。稍稍的询问了几句。那大嗓门回答了几句。然后四处看了下。压低了声音道:“嘘。小林。这件事千万不要传出去。现在学校下了封口令呢。谁在谣传就要处理谁。”林锦鸿无语。刚大嗓门的大喊大叫。估计整个二楼的人都已经听到了。现在却装模作样的跟自己说要小心一点。学校估计也只是吓唬吓唬谁。难不成还真的要处理学生吗。

    林锦鸿又问了几句。迂回问了几个大四学生的住处。林锦鸿对付几个还沒出校门的学生來说。实在是小菜一碟。三两下间。他已将所有的问題都弄得一清二楚。

    吃过午饭。林锦鸿表示要付钱。被大嗓门义正言辞的拒绝了。说林锦鸿沒把他当朋友。林锦鸿笑了笑。给他留了个电话号码。又告诉他如果今后遇到什么难題解决不了了。可以打电话找自己之类的话。尽管林锦鸿已经说得相当谦虚了。大嗓门还是不相信林锦鸿所说的话。不过林锦鸿给他的手机号码倒是收下了。

    出了西区食堂。林锦鸿称自己还有点事情。和大嗓门及他的两位同学分别。看着大嗓门三人离开。林锦鸿笑了下。向身旁的黄婷说了句。“很有意思的一个人。”黄婷沒有反驳。点了下头。两人慢悠悠的向大四学生所在的住处b区而去。來到b区。这里的人显然少了许多。这个时候的大四学生有很多已不在学校。而是在实习单位。或者是准备论文。留校的当然也有。一路过來。大多学生都是成双入队的。有的甚至是大厅广众搂搂抱抱在一起。林锦鸿已然见怪不怪。也懒得去评价这种事情。

    b6宿舍。稀稀疏疏的几个人进出宿舍。看到林锦鸿和黄婷两人出现在宿舍前。几个男生投來诧异的眼神。也有的是炽热的眼神直往黄婷的身上投射。上了二楼。逮了几个男生问清楚后。直接向四楼而去。林锦鸿两人站在409宿舍门口。林锦鸿伸手敲了敲门。

    敲了良久也不见有人应答。正当林锦鸿两人以为里面沒人要转身走开时。一个戴着眼镜双手捧着两个饭盒的男生站在两人的跟前。一脸警惕的看着林锦鸿和黄婷两人。上下打量了一阵后问道:“你们找谁。”

    林锦鸿忙道:“请问戴明得学生在吗。我们找他了解点事情。说不定能帮他解开目前的窘境。希望让我们见见他。”林锦鸿虽然沒有亮出身份。但说得比较诚恳。那男生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喜色。不过很快的。喜色便悄然掩去。继而便被狐疑所代替。

    他再次打量着林锦鸿和黄婷两人。两人虽然年轻。但是身上的气势却很不一般。那男生又悄悄的浮上了丝希望。淡然的向林锦鸿道:“跟我进來吧。戴明得估计正在睡觉。这几天他除了吃饭就是上床睡觉了。这事对他的打击太大了。眼看就要毕业了。却被开除了学籍。四年的就这样白白浪费了。落在谁身上都受不了。”男生唠唠叨叨的拿出钥匙开门。

    进了宿舍。里面跟别的男生宿舍沒什么两样。整一个猪圈似的。到处都是垃圾。无处落脚。大学男生的宿舍如果在沒有女生的光顾下。基本上就这个德行。林锦鸿当初也经历过。黄婷一进入宿舍便被那股臭味熏得掩鼻不已。秀眉微蹙。

    那男生不好意思的一笑。忙去打开阳台的门。放下饭盒。“老大。老大。快点下來吃饭啦。有人找你。他们说能帮你解决问題。”随着他的喊声。上床的随即传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接着一个看上去烟烟瘦瘦的男生伸出头。看了林锦鸿和黄婷两人一眼。慢条斯理的下來。

    他默然的下來。坐在桌前打开饭盒。眼睛都沒看下林锦鸿两人。另一个男生讪讪一笑。也沒有说话。林锦鸿四周打量了一眼。寝室里三张上下铺。能住六人。其他的床铺都已经收去被褥。只有两张床还铺着。估计整个寝室也就这两个学生住着了。他的视线落在默默吃饭的戴明得身上。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眼前的这个男生竟是那次静坐示威的组织者。这也再次论证了人不可貌相这句话。

    “戴明得同学。我们是省教育厅改革办公室的。这次來武陵就是为了调查你们学校发生的静坐示威事件。有几个问題希望你能如实回答。这不但是帮助我们。也是帮助你自己。还有其他的那些同学。”林锦鸿在一张空床上坐下。开门见山的报出了自己的身份以及來意。

    那个男生一听到林锦鸿的话。顿时慌得一下子站起來。手足无措的看着林锦鸿两人。他沒想到。看上去这么年轻的林锦鸿两人。竟是省教育厅的领导。这世界还真的有微服私访这样的事情吗。他们身边沒有一个学校领导跟着呢。以前省教育厅的领导下來。哪次不是身后跟着一大批人呢。

    戴明得也不由自主的停下了手中的筷子。缓缓的站起身子。省教育厅的牌子在一个学生的心里。其分量可想而知。尽管他有勇气对抗学校的政策。但是省教育厅领导显然不是他能够对抗得了的。林锦鸿见两人还是有些怀疑。遂将自己的工作证掏出來。递给戴明得。“这是我的工作证。我是真心想要帮助你们的。毕竟我也刚从学校出來沒几年。心还是贴近你们的嘛。”他说完自我笑了下。

    戴明得小心翼翼的接过工作证。见上面盖着钢印。写着改革办公室主任林锦鸿几个鲜红大字。触目惊心。主任。戴明得不知道这改革办公室主任到底是什么级别。但想必是领导沒错了。戴明得的心一下子活起來。刚才冷淡的表情一去无踪。转而是一副讪讪的表情。面对林锦鸿和黄婷两人。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戴明得同学。听说学校对你做出了开除的处罚。”林锦鸿接过工作证。问道。

    戴明得点了下头。林锦鸿见他有些紧张。另一个男生也低着头。一声不响的摆弄着衣角。微微一笑。道:“你们两人都坐下來说吧。就把我们当成是本校的学生。刚我们就这样招摇撞骗的进学校的。还跟一个同学蹭了顿饭吃呢。”戴明得两人闻言又是闪闪的一笑。不过脸上的紧张之色倒是去了不少。各自依言坐下。

    林锦鸿见状。知道自己也该进入正題了。遂问道:“戴明得同学。刚才你确认学校对你做出了开除学籍的决定。如果抛开各种原因。学校的这种处理倒是可以理解的。我想问下。你到底为什么要进行静坐示威。干扰学校正常的运作秩序。”

    “我们将近大四毕业。照理现在这个学期已经进行分配实习单位。这个实习单位基本上就是今后的工作单位。我们读了四年的大学。自然想要找个好点的单位。于是学校的有些老师暗示某些学生。想要进好单位需要活动。当然也就少不了活动资金……”戴明得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些紧张。说话也断断续续的。越到后來说得顺。林锦鸿也发现了他的能力。说话很有条理。详略得当。从他的讲话中可以看出。他还是有些组织能力的。

    十几分钟。戴明得将事情发生的原因、经过和结果说完。林锦鸿听后陷入沉思。良久。林锦鸿悠悠道:“恩。这件事情我基本上明白了。我现在也不能给你个承诺。需要多方查证才能给你个答案。这样吧。你先给我个联系电话。四五天内应该有消息。”

    戴明得闻言略略有些失望。但沒多说。找來纸和笔。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递给林锦鸿。林锦鸿安慰了他一下。面无表情的出了b6409宿舍。林锦鸿和黄婷两人在走廊上悄悄的交流了下各自的看法。然后继续寻找下一个学生。不可偏听偏信。这是调查的最基本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