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初的寻道者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九十章 活着与死去
    不过这时候早已经没有人关心那十多个,被散落到月球各地的可怜特派员了。

    因为天空中发生的异变,吸引了月球上无数人的注意力,包括原本是要来接应他们的人。

    落入到月球人工大气层内的“流星”,它们绝大部分的力量都停留在了天空,只有堪堪一丝用到了保护“乘客”的降落上,使得他们不至于因为高空坠落而死。

    十多颗高挂天上的光球,开始以一种奇特的方式互相环绕旋转,并且跟地下正在举行仪式的大教堂共鸣。

    一种无法被大部分人观察到的特殊波动,以天上跟地下两者的连线为中轴,缓缓地散发开来。

    “吾在此宣告,以契约之神名起誓,建立光圣契约者,其言行将受神之监督,违者将受魔鬼缠身之绝罚!”身处神国当中的刚铎,几乎是一词一顿地,说出了自己向全世界的宣言。

    除了他本人以外,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要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

    为了在联席议会上通过这个决议,他在其它地方做出了大量的让步与利益交换,以至于教内的反对意见都快压不下去了。

    但在最后,他还是跟联邦内部其他掌控最高权力的人达成了一致,光圣契约得以使用官方的渠道进行全面宣传。

    ……

    “光圣契约的使用方法:

    根据契约双方的实际情况,订立契约前需要向光圣教廷方面购买相应数量与质量的特殊水晶,或者直接向神明献祭价值对等的东西作为祭品。

    ……”

    在仪式进行的同时,获许以官方形式推广的光圣契约,它具体的使用方法也开始在各大媒体上轮流播放。

    担心过于抽象有人可能会不理解,官方还很贴心地附上一份价目表,彻底地将光圣契约宣传成了一份宗教保险。

    只要买了保险,而对方又违约的话,神明就会代表月亮消灭他。

    “好像不贵呀,我们签个一生一世永不分离也才十二万联邦元。”

    仅仅是在第一轮的宣传里,就吸引到了大批感兴趣的人。

    联邦的出轨率一年比一年高,要是十来万联邦元就能让伴侣不再出轨的话,对很多人来说其实还是蛮划得来的。

    “契约期满,没有任何一方违约的话,还可以退还百分之九十五的祭品……”

    “这光圣教干脆改名叫神明保险有限公司得了。”

    “……”

    一般人更关心于光圣契约的定价,但修炼者们更关心的,其实是它的杀伤力。

    魔鬼缠身听上去可怕,但如果实际只是普通怨魂的话,随便一个三阶的修士都能用灵术轻松灭杀,根本起不到多少作用。

    “上面发话了,契约的有效范围是零到四阶。

    其中零到二阶基本没有生还希望,除非契约发作的时候身边正好有高人救命。

    三阶能坚持半天时间,到四阶就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

    从高层传出的声音通过互联网,以极快的速度传递到了手下的大批修士耳中。

    当初他们能让刚铎这个决议通过,最大的原因还是契约根本影响不到自己。

    高高在上的六阶修士,即使是被效力最强的特殊光圣契约惩罚,所受的伤也顶多是相当于留下一条须臾恢复的小伤疤,完全不值一提。

    要是契约能够真正约束到他们,那无论刚铎愿意许诺多少东西,这群人都绝对不会同意。

    死亡约束到三阶的结果,他们还算能够接受。

    ……

    “为什么?”光球中传出了白墨的声音。

    他虽然同意了协助完成这个计划,但也不理解刚铎选择这么做的原因。

    相较为此付出的代价,刚铎本人的收获简直可以说是少得可怜。

    “早在八十年前,早在她违背诺言的时候,我的心就已经死了。”鬓发皆白的教宗淡淡回应道。

    高阶的超凡者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重塑自己的外貌,即使原本是垂垂老矣的老人,也可以逐渐恢复到壮年的外表。

    唯有特立独行的刚铎,一直保留住这副老人的面孔,未曾变改。

    八十年前,教会孤儿院长大的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买一束玫瑰花都需要从饭钱从抠的穷小子。

    好不容易追到了心中的女神,结果偶然发现,对方这头与自己海誓山盟不离不弃,转头又在忽悠别的男人。

    女神的人设崩坏以后,心被伤得太深,对一些事情彻底失去信任的他,选择了投身宗教这条一生孤独的路。

    灵气出现前的几十年里,他一直活在自我欺骗的世界,扮演着一个犹如道德圣人一般的角色,对待一切都井然有礼。

    倘若不是乱入的灵气,刚铎也许会扮演这个老好人的角色,作为一个人人敬爱的老头子,直到静静地死去都不会褪去虚假的面具。

    哪怕他真正的心其实早在多年前,就已经消失不在了。

    “值得吗?”相比起仍被蒙在鼓里的其他光圣教徒,白墨看到的要更多。

    刚铎为了将光圣契约的效果最大化,甚至是连自己都给献祭上了!实际上加料后光圣契约的最大惩戒威力,足以对五阶强者产生威胁。

    众多微弱的光点已经在无声无息中从他的身体渗出,以旁人难以察觉的方式流入到神国中央的非人格神当中。

    待到这场仪式结束的时候,他的生命也将走到尽头。

    “有的人活着,但心已经死了。

    只愿后来者,再无负心背约之人。”

    几十年过去,当年的细节,包括初恋女神的音容笑貌其实刚铎都忘得差不多了,剩下的不过是一股执念。

    灵气使他的身体变得年轻而强大,但却无法复活那些早已死去的,携带着相关记忆一起消失的神经细胞。

    他在觉醒力量的时候,终究已经是个六十出头,身体并不怎么好的老人,大脑的记忆系统早被岁月侵染得颇是厉害。

    可惜此刻唯一听到这话的白墨,是个利己主义走到尽头的人,为了一个信念牺牲生命这种事,他能接受,却无法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