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96章可敢一战
    秦笑揪着马鬃,听着周围呼呼的风声,眼角闪过街道上熟悉的建筑,思路逐渐清晰。

    柳瑶琴与路长风应该不是故意针对晴儿。他们的实力远远超过晴儿,没必要耍计策,更不会用这种有损声誉的策略。

    那么,爷爷出门兴许不是被设计。二者之间未必有联系。或者,某势力看中了小甜甜外出这个时机,趁老爷子势单力薄,要解决掉老爷子也不是没有可能。

    老爷子实力应该已经恢复。整个皇都如今能有把握战胜老爷子的应该寥寥无几。再说老爷子阅历丰富,经验老到,自保应该无碍。小甜甜也是如此。

    唯有晴儿,实力太差,落在柳瑶琴这个疯狂的女人手里,又撞上足以影响神梦侯门风的丑事,柳瑶琴岂能让她活着?

    晴儿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逐一清晰地浮现在秦笑面前。时而嫣然一笑,时而娇蛮无赖,时而狡黠多端……

    “少爷,你回来了……”

    “少爷,你有担当了!”

    ……

    秦笑似乎听到了晴儿脆生生的招呼声。

    他猛吸一口清新空气,按捺住心头是悸动,咬紧牙关,急速狂奔。

    得得得!

    谁若伤了晴儿一根汗毛,老子发誓,灭了他全家!

    一个不留!

    寸草不生!

    碎尸万段!

    还有一条街!

    最后一条街!

    只剩一千米!

    生死一千米!

    “轰!”

    一道澎湃的气势猛然在街心散发出来。一道强壮的身影,双手握着一柄几百斤的战斧,拦在道路中央。

    威风凛凛!战意十足!

    秦汉!

    化武境五重的秦汉!

    秦家本家天才弟子!

    “秦笑,我等你多时了!”秦汉涨红了脸,兴奋之情溢于言表。那日在秦府着了秦笑的道,居然被秦笑所伤,饱受秦家本家子弟嘲笑。秦汉早已愤懑在心,只等着有机会一雪前耻!

    终于,一个时辰前,七叔秦苍雨说了秦笑定然路过此处,让自己当众向秦笑挑战,造成失手的假象,趁机将之斩杀!秦汉顿时激动地一跃而起!

    等了多少天了?

    整整十天!

    十天啊!

    其他人十天来都外出逛逛,见识一番大都市的繁华与奇异。而秦汉则闭门不出。除了养伤,就在屋内修炼。他觉得若不战胜秦笑,则无法出去见人。

    秦笑明明只有凝武境九重修为,为何将我化武境五重的击败?还用棍子点着我的下巴问服不服!

    天啊!

    还有比这更欺负人的么?

    我秦汉活了二十五年,何曾受过这样的羞辱?

    七叔居然说要斩杀秦笑。秦汉想都没想立即深深点头。七叔好哇!知道我的苦楚啊!这是让我扬眉吐气,破开心中魔念啊!

    秦笑若死在我的手里,所有曾经的羞辱自当烟消云散。

    经过几日的日夜修炼,秦汉觉得气海内的元力膨胀不少,隐隐有突破到化武境五重巅峰的趋势。

    不过,这不重要。战败秦笑何需全力?

    那小子在府内弄古怪,大街上还能怎样?

    “秦笑,敢战否?”秦汉厉声高喝。

    秦笑无奈地呼出一口气。

    这小子也掺和进来了?老子就知道秦苍雨这个家伙迟迟不走,必有阴谋。不知道冷场能不能困住他。

    秦笑勒马停住,认真道:“秦汉,我今日没时间,改日吧!”

    “除了今日,任何时候都行!”

    秦汉当啷一声,将战斧往地上一戳,大笑道:“我就要今日与你生死一战,就在此处。你战也得战,不战也得战!”

    “由不得你了!来吧!”

    “力拔山兮!”

    秦汉抡起大斧子,飞身而起,朝秦笑劈面砍下。宛如一座山岳,烟黝黝地从天空坐落。铺天盖地的杀气鼓荡着漫天的风浪滚滚而下。战斧划出重重残影,一道道杀意凛然,全方位包裹住秦笑。

    秦笑逃无可逃!

    秦笑抡起大砍刀照着战斧直接轰上去。

    没有杀意!没有杀气!没有残影!

    只是那么一刀!

    锵!

    刀斧相遇,巨大的震动将战斧周围的残影与风浪瞬间覆灭,将秦汉震得蹬蹬蹬倒退十几步。

    秦汉虎口一麻,手腕酸胀不已。

    他有些骇然地看着秦笑。

    秦笑仍骑在马上,纹丝不动。不光是人,连大烟马都没有移动半步。

    怎么回事?

    秦笑已经强到这个地步了么?

    不行!

    我要战败他!我要雪耻!我还要趁机杀了他!七叔的任务必须完成,否则,回去如何见人?难道说,我又一次被秦笑战败了?

    秦笑骑着大烟马走到秦汉面前,轻轻说道:“我真的没时间了!我赶时间!请让一让!”

    秦汉漠无表情,双手握紧战斧。

    秦笑皱紧眉头,冷冷道:“请让一让!”

    秦汉也冷然一笑,喝道:“少废话,来吧!”

    “天昏地暗!”

    秦笑眼里杀机一闪,暴喝一声,大砍刀呼啦一声抡向天空,随即猛然转弯,唰的一声斩向秦汉。

    嗡!

    天地间猛然一颤,一股股阴暗的风浪从大砍刀周身漫出,眨眼间狂暴地喷涌,喷发……大街上立即隐去了日光,逐渐暗烟。

    长长的街道远远望去就像一条烟雾弥漫的峡谷,幽深,诡异。

    秦笑与秦汉的身影逐渐被烟雾吞没。

    秦汉大骇。

    这是什么刀法?

    他没时间多想,极力挥出战斧,砍出生平最拿手的一招“断海潮兮”!

    哗啦啦!

    一阵阵海浪声在烟雾里响起。一股股海浪从天边涌来,轰隆隆向着秦笑滚滚而下。遮天蔽日的烟雾立即被海浪冲出一条大口子。海浪咆哮着,奔腾着,宛如被激怒的巨狮,张开血盆大口,吞吐出无尽的杀气。

    “雕虫小技!”

    秦笑感受到海浪的挣扎,像要随时挣脱烟雾的束缚。当即刀锋一划,元力激增,一团团烟压压的雾气呼呼从刀身涌出,刹那间完全罩住了自天而降的海浪。

    海浪扭动着,翻腾着,像一条白色巨蟒,做着最后的挣扎。

    嗤!

    一声轻响。

    街道上早空无一人。所有的行人都在战斗伊始逃得无影无踪。都是本分生意人,安分守己的平头百姓,谁敢见这样的战斗场面?

    几位有限的修炼之士,也早早避开。眼看着就是杀人场景,谁愿意将自己掺和进去。

    敢在大街上杀人的,谁是普通人?

    驾!

    一声大喝。秦笑骑着大烟马从烟雾中奔出。

    呼呼呼!

    阵阵风来,长街上烟雾逐渐散去。

    秦汉兀自站在街道中央,双手拄着战斧。

    许久,又是一阵风过。

    秦汉扑通一声仰面摔倒。圆溜溜的人头骨碌碌滚落几丈远。血液缓缓从颈项处流出。

    秦笑一路疾驰,直到看见一座气势宏伟的建筑。门头上雕刻着四个大字“神梦侯府”。

    秦笑勒马停在门口。七八个小厮排列在门口晒太阳聊八卦。一见到秦笑杀气四溢地停在门口,顿时都愣住了。

    “秦笑?”

    有两个小厮曾经随柳瑶琴去过秦府,被秦笑让罗不弃带人一路杀跑。至今对秦笑心有余悸。

    “柳瑶琴在哪里?叫她出来!”秦笑朝小厮们吼道。

    “切!你以为你是谁?让我们小姐出来?小姐是你随便叫的?”小厮中的首领拨开众人,朝秦笑迎过来。

    秦笑轻拍大烟马。大烟马领悟,立即撩蹄子当胸将这家伙踹倒,随后一只前蹄踏在这家伙的胸口。

    “说!”秦笑漠无表情,声音里透着一丝焦急。

    “老子偏不说。你能奈我何?”小厮嘴硬,倔强地望着秦笑,嘴角弯出一个弧度,带着浓浓的不屑。

    秦笑正要一巴掌拍向大烟马。大烟马已提前一步知晓秦笑的心思,狠狠一蹄子跺下。

    卡嚓嚓!

    鲜血从小厮胸口迸射而出。小厮双手捂着断裂的胸骨,惨嚎道:“杀了老子吧。老子不说。打死也不说!”

    大烟马抬起前蹄,猛踢小厮下巴。小厮哀嚎一声,晕死过去。

    大烟马上前一步,面向另一位小厮,喝道:“你说不说?”

    “我……我……啊?”小厮猛然醒悟起来,蹬蹬蹬连续后退,不小心撞到台阶,一屁股坐倒在台阶上,眼珠子差点都掉下来,指着大烟马骇然道:“你……你会说话?马也能说话?”

    “我滴天啊!”

    嗷呜一声,小厮晕倒。

    其他几个小厮哧溜一声慌忙朝府内奔逃。连滚带爬,一路上几十级台阶摔了七八跤。

    秦笑朝着神梦侯府邸高声吼道:“柳瑶琴,滚出来!”

    “柳瑶琴,滚出来!”

    声浪一浪高过一浪,层层叠叠,朝侯府涌过去。整个神梦侯府邸为之一颤,占地几十亩的十几栋建筑立即鸦雀无声,落针可闻。所有柳家人都触目惊心地听着这个突如其来的大吼!

    什么人这么大胆?

    知道这是什么所在?

    堂堂青龙帝国二品侯爷府邸!

    整个青龙帝国才多少侯爷?

    多少二品侯爷?

    吃了豹子胆么?熊胆?还是耍酒疯?

    难道是幻觉?

    “柳瑶琴,滚出来!再不出来老子把你侯府给砸了!”

    又是一声震天大吼!

    好家伙!

    还敢砸侯府?

    神梦侯不在家。管家立即招呼众人,各干各事,少管闲事。他自己则带着几个侍卫朝门口奔来。

    秦笑吼了三四声之后,神梦侯府邸的管家匆匆赶了出来。

    “哪里来的嚣张小子?想死不成?知道这是什么所在么?大呼小叫,找死!”

    管家五十多岁,满脸横肉,指着秦笑就是一顿呵斥。他认识秦笑,此时故意装作不识,愤怒的唾沫差点喷射到秦笑脸上。

    秦笑身子一转,从马上飞旋而下,落在管家面前。他一把揪住管家的衣领,眼里凶光毕露:“说,柳瑶琴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