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战帝 > 正文 第98章斜眼老七
    “放了他,否则,我们叫人了!”柳瑶琴威胁道。

    那位青年则委婉劝道:“路长风是我堂弟。我叫路长空。星辰门弟子。看在大家都是熟人的份上,有话慢慢说。晴儿毕竟只是一个丫头是不是?需要那么较真吗?不如我做主,让长风陪你十个丫头。你看如何?”

    “闭嘴!”

    秦笑朝二人大吼,随即盯着路长风。

    路长风依旧看着柳瑶琴。

    “孬种是吧?老子没时间跟你耗。”

    秦笑怒骂一声,一掌按在路长风的小腹上。顿时一股强劲的元气进入路长风身体。元气直接冲进路长风的经脉,在路长风体内肆意流窜,上蹦下跳,闹腾得不亦乐乎。

    路长风额头的青筋立即突突冒出,大滴汗珠滚滚下落。瞬间,身上的衣衫尽数湿透。

    剧烈的疼痛感让路长风哆嗦起来。

    他想张口大呼。可是,秦笑瞬间抓住一只盘子塞进他嘴里。

    路长风呜呜呜呜叫唤不停。

    滴答滴答!

    汗珠滚滚落下。

    路长风终于不再坚持。他的双眼饱含泪水,朝秦笑使劲地点头。

    秦笑呼啦一声拽掉路长风嘴里的盘子。盘子翘起的边缘拉下了路长风几颗门牙。

    “我……晴儿她……”路长风喘息着,就要说出晴儿的下落。

    “闭嘴!”柳瑶琴喝住路长风,杏眼圆睁,点着他的鼻子,“路长风,你还是不是个男人?秦笑他不敢杀你!这里是三高酒楼!”

    “去你妈的!给老子闭嘴!”秦笑拎着一只盘子劈面砸过去。

    柳瑶琴措手不及,被盘子砸了个正中。呼哧一声,盘子里的菜汤菜叶喷了一脸,顺着脸颊流经雪白的颈项,滑入衣服里面。

    柳瑶琴脸上瞬间红肿起来,半边脸涨起,鼓出半寸多高,像一条猪大肠耷拉在脸上。

    “啊——”柳瑶琴高声尖叫,“杀人啊!救命啊!有人在三高酒楼杀人啊!”

    路长风也趁机吼叫起来:“救命啊!秦笑杀人啊!”

    两个人的吼叫声立即从包间的门缝窗缝透出去,传向三高酒楼的上上下下。

    秦笑怒火中烧!

    老子还没怎么地呢,就大呼小叫。三高酒楼怎么了?能阻止;老子杀人么?

    他贴在路长风丹田的手掌就地一推一送,一股元力轰出。

    嗤!

    一声漏气声响起。

    “啊——你……你敢废我丹田……啊!”路长风惨绝人寰地嚎叫起来,“我,我不想活了,你敢废我丹田!啊……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柳瑶琴的叫喊瞬间止住。像一只被宰的野鸡被人一把捏住脖子。她瞪着一双茫然的大眼睛,张开碗口大的嘴巴,呆呆地看着路长风,像看着自己的宠物被人一脚踹死!

    废了丹田!

    秦笑真敢在这里动手?

    路长风没了修为?

    没了修为的路长风还能干什么?还能建功立业,加官进爵么?

    没了修为的路长风还能被神风侯重视么?

    路长空也呆住了。

    秦笑下手怎么这么狠?

    他不知道路长风的老爹是神风侯么?

    秦笑一把拽着路长风的头发,像拖死狗一样,将路长风拎起来,脚尖对准路长风的裆部,喝道:“给你两息时间,不说,老子立即让你成太监!”

    “啊——我……你饶了我吧!”路长风看了看柳瑶琴,发现柳瑶琴脸色铁青,当即惨痛地哀嚎着,“饶了我吧……”

    秦笑盯着路长风,冷冷道:“一!”

    路长风呜呜哭了起来。

    从小到大,他养尊处优,那曾受过这样的罪?

    在他眼里,秦笑并不在乎柳瑶琴,他这才鼓起勇气与柳瑶琴来往。柳瑶琴一直对他不冷不热,可最近陡然热情起来。路长风顿时感觉春天来临,万物盛开,将全副心思投放到柳瑶琴身上。对她言听计从,说一不二。但是,谁料到,今日凌晨偏偏就被晴儿撞到……

    怎么就这么巧?

    等到秦笑今日被杀,一切岂不完美收场?

    “二!”

    秦笑说罢,单脚悬空,朝向路长风的裆部,呼地一声直踢过去。

    “啊——”

    路长风柳瑶琴与路长空三人异口同声尖叫起来!

    轰!

    一股排山倒海的气息猛然当头罩下,将整个包间完全覆盖进去。包间内所有的物体,包括秦笑四人都瞬间如冰雕,保持着固有的姿势,一动不动。

    不是不想动,是根本动不了!

    秦笑的脚离路长风的裆部仅仅只剩一根小手指的距离。

    路长风已经做好了太监的准备!

    静静地,就这样沉寂无声,肃穆不动。

    强大的气息逐渐加强,缓缓朝四人几整个包间施加压迫。修为较低的柳瑶琴已经承受不住。脸色煞白,渐渐雪白,包括脸上被盘子砸肿的半边脸,也成了半块白色馒头,覆盖在鼻子边上。

    啪!

    包间四周的墙壁,实木所制,坚固无比,竟然同时朝外倒塌。

    哗啦啦!

    靠窗的一面临街,墙壁摔下了大街。大烟马正紧张地注视着窗口的动静,冷不丁被破空而下的墙壁吓了一跳,慌忙一跃,躲开呼啸而至的墙壁。

    墙壁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行人都远远避开,注目远眺。

    三高酒楼怎么了?

    谁在这里闹事么?

    靠西的一面是大厅。墙壁倒塌,直接铺在大厅地面上。

    南北两面与另两个包间共用一道墙壁。倒塌的墙壁正好轰在两个包间的桌子上。靠墙壁坐着的几位客人被墙壁覆盖住。其他客人忙将几人救出来,所幸并无大碍,只是皮肉伤,都是被墙壁砸破了背部或脑袋。

    两个包间的人,大厅内的仆人们,其他一些被哄闹声惊出的人……纷纷看向秦笑几人。

    秦笑凶猛如狼,保持着一手揪住路长风的头发,一脚踢向他裆部的姿势。

    四人仍像木偶,静立不动!

    嘶!

    众人都忍不住后背发凉。

    秦笑?

    原来是秦笑在闹事!

    多少年没有见到三高酒楼有人闹事了?

    五年?

    十年?

    斜眼老七单凭气势便将一个包间压垮,想必是气愤难耐了!看着实力,恐怕这几年也增长不少。

    看热闹的人群里不乏高手。虽不敢彼此言语,但心里还是有所衡量的。

    斜眼老七呢?

    终于有幸一睹尊容了!

    斜眼老七名震皇都。可是,真正见过斜眼老七的至今尚无一人。就是亲历斜眼老七一拳打斜了杜庆阳眼睛的那一次,所有人也没有看清斜眼老七的长相。只觉得眼前身影一晃,战斗已然结束。

    但是这一次……

    秦笑打破了三高酒楼多年的记录,斜眼老七定然火气甚旺。否则,也不会将自家的包间压垮。

    秦笑凶多吉少!

    谁叫这个纨绔不长眼!闹事竟然闹到这里!这就怨不得斜眼老七震怒。

    秦笑心里也是震惊不已。斜眼老七果然非同凡响。一股气息便锁定了自己。这种实力,少说也得是地武境九重修为。

    数数自己认识的几大高手,恐怕唯有青龙学院副院长、汀香小榭的云大家、云大家的师姐云水仙三人具备此等实力。至于老爷子、秦苍雨、李霄汉等均稍逊一筹或者二筹。

    斜眼老七呢?

    怎么还不现身?

    就在众人惊疑不定之时,一位老太婆一手拎着垃圾桶,一手提着抹布走了过来。她直接进入了秦笑的包间,将桌上的狼藉一片的杯子盘子之类一一收进垃圾桶,随后,慢慢用抹布擦着桌子。

    从老太婆进门的刹那,秦笑便注意到老太婆的奇异之处。

    老太婆一直专注于收拾桌子,眼睛也只盯着眼前之物。可是,秦笑却感受到老太婆的眼光无处不在。她的眼光分明注视着整个包间乃至于整个可视空间内的一切。

    她是怎么做到的?

    难道……她就是斜眼老七?

    斜眼老七这么一个传奇人物怎么会是个仆佣?

    老太婆慢慢收拾,慢慢擦拭,慢慢转移位置……

    秦笑等得心都焦了!

    你到底是或者不是,总得有所表示吧?若不是,真正的斜眼老七在何处?

    老子等不及啊!

    庞大浩瀚的气息仍然定在四人身上。

    秦笑依然不能动弹。

    他暗暗抽调气魂海内的元力与魂力,想冲破这股气息的封锁。可是,元力与魂力一旦从经脉里运转到四肢,立即就停住了。外界的这股气息太强大。比秦笑自身体内元力魂力运转的动力强大不止十倍。

    秦笑气息难平。

    晴儿尚生死不知,自己却被定在这里。真是岂有此理!

    这个所谓的斜眼老七,老子问候你全家!

    晴儿要死有个三长两短,老子回来拆了你这酒楼,灭了你满门!

    老子不能干等着!

    老子要走!

    秦笑奋力运转元力与魂力,极力想冲破这层束缚。他瞪着老太婆,咬紧牙根,拼尽全身气力。

    啊——

    秦笑无声怒吼!

    嗡!

    气魂海内元力猛然动荡了一下。

    秦笑再次继续力量,进行着又一轮的冲击。

    嗡嗡嗡!

    气魂海内剧烈动荡起来。那只血红色的小龙从沉睡中苏醒。它睁开朦胧的双眼,瞅了瞅四周的动静。待发觉了元力与魂力滚滚而出,正与一股外界的力量相抗时,小龙尾部一动,一阵涟漪浮现。一道暴虐凶煞的血腥之力倾泻而出,推动者秦笑自身的元力与魂力,呼啦啦向前,一路畅通无阻,高歌猛进!

    冲冲冲!

    咔嚓!

    秦笑听到一声脆响,僵硬的身子陡然微微动了一下。

    能动了!

    老太婆愣了一下。

    秦笑借机一把掐住路长风,身子一转,夹着路长风掠到柳瑶琴身边。出手如风,疾如闪电,一只手迅速点住柳瑶琴几处穴位,同时掐住她的脖子。

    电光火石之间。秦笑控制住了柳瑶琴二人,退到靠窗那一面。后退一步,便是三楼下的大街。

    秦笑瞥见楼下大街上围满了看热闹的人,正朝着楼上指指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