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魔本是神 > 章节目录 13·一路顺风
    然而,诅咒是把双刃剑,只有放下一切,心无旁骛,才能真真正正玩得转。

    而像嘉靖这般多愁善感,情牵万物,如一名看破红尘,却又世间挣扎的苦行僧。

    呵呵,想都别想。

    所以嘉靖摇摇头,一副不以为然的耸耸肩:“不需要,就算她没了魂魄,但她的身体还在,一旦赋予她意识,又能重获新生。”

    花猫哧哧的笑,“这种话从刘付嘉靖的嘴里说出来可真让人大跌眼镜。”

    “有吗?”嘉靖低头瞅瞅自己这身打扮,披风口罩短剑那些都忘在了车里面,听着警笛呼啸着由远而近,嘉靖坦然自若的站起身来,事情既然展到现在地步,早就回头无岸。

    他已经算是一条腿迈进了鬼门关。

    “一旦条子将她的脑袋带走,道士养小鬼的目的就实现不了,这样一来,我的任务也算完成了吧。”嘉靖有了离开的打算,这车都在这停好几个钟,停车费估计都得好几十了。

    嘉靖摸摸兜里那钱包,内心隐隐作痛。

    “有句话我不知该不该问。”月上静微笑着瞄向嘉靖。

    “什么话。”嘉靖也不知这花猫要干嘛,不过准没好事就是,他都习惯了。

    “你好像谈了女朋友,还是一个公务员。”

    嘉靖一惊:这家伙怎么知道的,明明我们平时都从来不联系……

    “别忘了,你是属于乱葬岗的,大家都在看着你,谈情说爱的俗事可跟你沾不上边。”

    “不然会怎样?”

    “……没有好下场。”

    嘉靖哼哼的笑了笑,依然那副不以为然,看到条子把东北佬押到警车的时候,他就这么大步流星的迈步离开。

    停好车,看着面包车上格外醒目的脏鞋印,嘉靖都情不自禁的勾起嘴角笑。

    “不是我在危言耸听,我是看你有两下子,想咱以后继续搭档,不想让你早早挂彩。”那只花猫窜上嘉靖车顶,一副居高临下的气势,不像劝说,更像逼迫。

    这小样,逼老子替它坏那道士的差事,又想吓唬自己赶快分手。

    “你们还是少盯着点我,我现在就一普通人,平平凡凡的混日子,攒钱买套十几平方的二手房,一辆几千块钱的二手车,娶个不用礼金的二手老婆,我又没向你们求保佑,没跟你们索求任何东西。”

    “你现在是没求,但以前是求了,求出去的福,泼出去的水,我们保佑不了你,但我们也一直从旁协助你。”月上静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说话都会玩押韵了。

    “协助过我什么?”

    月上静停在路边围墙上,抬头看星空,“保佑凡人原本就是一门大学问,过程就像拆了西墙补东墙。”

    嘉靖两道剑眉一撇一捺,“月上静,你这是在跟我泄露天机啊,要遭天谴的。”

    嘉靖原来是想坑回月上静一把,算是扯平。

    没想它又望向嘉靖,无所谓的说:“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你有见过谁窃取天机还能长命百岁?”

    看到嘉靖立马变作一副忧心忡忡,月上静又哧哧笑了几声,“放心吧,只要你好好的跟我合作,想活多久都可以。”

    嘉靖正想谢绝,就见一对母子好像瞧精神病一样盯着自己,那眼神又埋汰又害怕,看得嘉靖尴尬又想笑。

    他只得保持沉默,装作旁边没猫跟着。

    真的好想甩掉这只烦人的猫,虽然他也曾想养一只,但从今往后怕是再不想了。

    月上静在路边围墙上悠哉悠哉行走着,忽然低头冲嘉靖露出一抹诡谲的笑,“我先匿了,有人找你。”

    嘉靖用余光看到它从围墙另一侧跳了下去,就如释重负般的长吁一口气,“终于跑了,烦人的家伙。”

    “刘付嘉靖。”突然有妹子在边上念他的名字。

    “嗯?”嘉靖感到很奇怪,因为旁边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小姑娘,大冷天的,居然还没穿衣服……

    嘉靖看一眼她光溜溜的身子,又慌忙扭过脸去,“美女,这么冷的天,我……”嘉靖说着就开始脱外套,想给她披上。

    “不,不,不,你的衣服我穿不了。”

    “啊?”嘉靖听不太明白,又偷偷瞄一眼她的身体。

    “真的对不起,之前我不该嫌弃你的面包车,要不就不会变成这下场……”

    看到姑娘脸上苦涩的笑,嘉靖才顿悟过来,难怪看她有点面熟,像在哪儿见过,那个撤单的、遇害的、她,原来竟是同一个人。

    当时抱那死人头的时候没敢正眼瞧一下,但一眼带过怎么也会留下点印象。

    嘉靖左右瞧瞧有没人在看他,还真有几个路人又对他投来异样的目光,却没一个是看向前边这姑娘的。

    果然,她是鬼。

    “那东北佬我以前就跟他有过节,现在应该在牢里了吧。”

    姑娘摇摇头,“我当时怨得很,就想杀不了他也得杀了你垫背,真抱歉我居然会有那么自私的想法……真的很谢谢你大人有大量,还我魂魄,来生真想投胎做你女儿。”姑娘说到这时,已经几度哽咽,她只能纤手捂住小嘴,小声啜泣。

    这女鬼脖子处没有断裂的痕迹,也许人死后都会竭力保留自己最美好的一面。此时的嘉靖就像一名慈父,已经没了陌生男女之间那种芥蒂,微笑着揉抚她的长,看她眼眶泛着的泪光,乏力的说:“傻丫头,我就一三代贫农,什么都给不了你,来生你得去个富贵人家,那才叫吃好穿好,不用打黑车,出门就开私家车,左脚兰博基尼,右脚法拉利,成堆小鲜肉扎身边,全给你当保镖。”

    一句话逗得姑娘乐开怀,“时间到了,刘付嘉靖,我叫周思婷,你要记得我哦,我来生一定要投胎做你女儿。”

    看她笑眼里噙着泪光,身体慢慢往上飘,嘉靖也对她灿烂的笑,“那我等你哈,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一直目送她消失在天际,幻化成风,共长天一色。

    嘉靖才苦笑着枕起手,“可是思婷啊,月上静也说了,像我这样的人,谈情说爱是没好下场的,更别提结婚生子,我也没那本事。”

    嘉靖悲怆的摇头,自言自语:“恐怕我又得食言了吧。”

    呵呵,窝囊大半辈子,都习惯了。

    回头就见不远处站着几个路人正对自己指指点点,嘉靖那老脸“唰”的一下又红了,他只好窘迫的回转身,装作若无其事般往家的方向走,一路还吹着口哨哼着叼,试图缓解这尴尬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