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巫师自远方来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读作“陷阱”(下)
    黎明时分,血骸谷营地。

    教会骑士和军团士兵们一声不吭的收拾行装,极有默契的朝着各自的方向离开了行营,从头到尾没有发出半点声响,只留下了一处空荡荡的废弃营地。

    即便是并肩作战过,双方的隔阂依然不会因为双方指挥官的和解而缓和多少——撮合几天就能绝对信任彼此,这世上还没有这种好事。

    圣十字的教会骑士们依旧瞧不起南方来的士兵,而萨克兰帝国的军团也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想让双方低头简直比登天还难。

    踏着脚下冰冷刺骨的积雪,在清晨呼啸冷风中艰难行进的军团士兵们背着行囊,一口一口咬着比冰块还坚硬的黑面包,排列成整齐的队形向着血骸谷东侧行进。

    攥着手中的缰绳,冷漠的爱德华看了眼身侧同样一声不吭沉思着的黑发巫师,心底十分的犹豫,但理智告诉他这样就是正确的。

    永远不要做多余的事,永远不要干预自己无法挽回的局面,最后……

    永远不要犯傻。

    “我还以为你会和布兰登殿下一起去断崖山的。”守夜人平静的开口道:“殿下在吩咐我的时候,不得不承认难免有些吃惊,但…也是理所当然,毕竟一个人的力量并不能改变什么。”

    “没错,一个人的力量并不能改变什么……”

    沉思失神的黑发巫师低声喃喃自语:“但如果他有成千上万的人愿意替他送死卖命,那就另当别论了。”

    爱德华扭过头刻意避开那双漆黑的眼瞳,他当然知道洛伦说的人是谁:“你发现什么了?”

    “是,也不是…不对,应该说只是有种预感。”回过神来,洛伦摇了摇头:“我总觉得我们似乎忽略了某些很重要的线索——还有那位康诺德殿下,他真正的计划究竟是什么?”

    像是本能般的扭过头,洛伦皱着眉头看向冷漠的守夜人:“你真的把所有事情都告诉我了?”

    “你提了两个问题,究竟想问哪一个?”

    “两个都回答当然最好。”

    这样近乎“耍无赖”的态度让守夜人叹了口气,平静的目光直视正前方:“首先第一个他不可能告诉我,因为我这是个无足轻重的小卒子,只能知道我需要知道的事情。”

    “至于第二个…我已经把能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洛伦——我不想再重复一遍,但如果有选择,我真的不想插手到这件事情里,你明白吗?”

    洛伦了然的耸耸肩,显然爱德华是不打算多说什么了。

    所以他有的仅仅是手头上的情报——洛伦讨厌假设,但眼下的局面却不得不让他自己这么做。

    假设,从他们抵达断界山要塞之后的一切都在康诺德的预料之中,那么接下来他会怎么做?

    或者说那位被康诺德“收买”的刺客,那位狂信徒又会是谁?

    可以肯定这个人绝对不是首席骑士长纳泽,因为他的身份和位置都太扎眼极其容易暴露,况且如果由他行凶出现意外也不好收场——最重要一点,像纳泽这样地位的人已经不太容易被这种“中二”的借口说服了。

    所以,凶手是那十二位教会骑士当中的某一位?

    洛伦仅仅在脑中思考了一遍,就很快放弃了这个想法。

    确实有这样的可能性,而且这些许下“誓言”的骑士也的确拥有在巨龙面前刺杀布兰登的可能,那种不讲道理的力量,一对一洛伦都很难说是否能赢他们。

    但实际上教会骑士只有十二人,一旦有人离开纳泽肯定会第一时间发现,结果就是康诺德要承担和圣十字教会为敌的可能性;他这样的人才不会让自己去背这个黑锅,否则为什么不干脆点儿在断界山就动手?

    不,一定有更隐秘的人选,一定有某个不为人所知却又能被他蛊惑和利用,事后还不会被发现的“刺客”。

    一个被自己下意识忽略的存在。

    “您想到什么了?”冷漠的守夜人试探着开口问道。

    “只有一点……”洛伦微微眯着眼睛,轻轻叹了口气:

    “虽然不想承认,但…也许我还是小看了这位萨克兰亲王殿下!”

    爱德华用目光的余角瞥了他一眼:“这没什么,‘永远不要小看一个德萨利昂’——这句话可不是没有来由的,在龙王家族吃亏的人你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况且…你真的有必要为这些事情担心吗?”

    听到这句话的洛伦警觉的抬头,缓缓看向身旁的守夜人:

    “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似乎太在意布兰登殿下了,和你在埃博登时的表现非常的不符。”爱德华摇摇头:“你已经来到了北方,距离尼德霍格只剩一步之遥;布兰登·德萨利昂的命运和死活又和你有什么关系?”

    黑发巫师没有回答,看向爱德华的表情越来越困惑,甚至带着几分诡谲。

    “爱德华,我需要你如实回答我一个问题……

    在哨塔的时候,你说康诺德曾经命令你给那位‘刺客’提供一切行动上的便利。”洛伦微微眯起了眼睛:

    “你照做了没有?”

    守夜人没有看他,冷冷的开口道:“洛伦,我已经把能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

    这样的答复已经和默认没有区别了!

    “所以说…你提的分兵建议,其实是康诺德的计划?”

    对视了一眼,爱德华干脆选择了沉默。

    下一刻,洛伦脸上的诧异逐渐退去,嘴角缓缓勾起了一个无比讽刺的弧度,漆黑的瞳孔死死盯着守夜人的表情。

    “啪!”头也不回的爱德华按住了洛伦的肩膀:“不要做傻事,我告诉过你康诺德殿下有多危险,该放手了,洛伦。”

    “说的没错,有你的帮助他肯定是战无不胜!”

    “就好像我还有选择的余地一样。”毫不恼怒的爱德华依旧冷静的开口道:“更何况,我们并不知道那个刺客究竟是谁,所有教会的军队都被调走,他们不可能接触到布兰登殿下的!”

    洛伦微微低下头,面色极其的难看。

    冷静,冷静…爱德华并没有做错什么,而且他已经在尽最大可能的帮自己了,这种时候再去埋怨对方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还需要一些线索,一点点的提示就好。

    强作镇定的洛伦抬起双瞳看向守夜人:“你有什么推测吗?”

    “如果是现在,就和你一样——我只能猜到那名刺客可能并不在教会的军队里,或者说他埋得很深。”

    爱德华平静的开口道:“但如果并不是那十二位教会骑士当中的任何一个,那又可能是谁?或者说他刻意隐姓埋名,躲在了教会军队里?”

    “不,要真是这样那他早就被察觉到了。”洛伦摇摇头否决了守夜人的猜测,低声喃喃道:“一定是某个早就出现的家伙,一个能够和康诺德合谋被我们忽略的人,而且……”

    话还没说完,洛伦猛地瞪大了眼睛!

    没错,不就有这样一个,却又总是被自己下意识忽略的人吗?

    抢在自己之前抵达了断界山要塞;

    对布兰登殿下和自己极其的熟悉;

    拥有誓言的力量,实力不可小觑,并且是对圣十字忠心耿耿的骑士;

    并且绝对不会被圣十字教会的任何人发现,因为他们完全不认识,甚至可能都从未察觉到这个人的存在。

    “法内西斯的护卫骑士……”洛伦微微一怔,瞬间好像什么都一清二楚了:

    “他就是那个与康诺德合谋的‘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