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白墟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太乙山上
    重牙都·太乙山

    “叫什么名字?”一个看上去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坐在那里,穿着一身青袍。

    他面前摆着一张桌子,其上堆满了竹简。

    此时他正坐在案前,一笔一墨地在竹简上勾勒着什么人的名字。

    在他周围,一群群少年人有次序地站在他旁边,从左往右,从山下往山上,缓慢地挪移着。

    今天是太乙山择选新弟子的第七日,也是择选阶段的最后一天,虽说比之前几天的人少了许多,可依旧是人满为患。

    “蔡武。”那个少年答道。

    “蔡武”年轻人在竹简上写下这么一个名字,“多大了?”

    “十二岁。”

    “十二岁”年轻人在竹简上勾勒几笔,“去丁四组吧。”

    他话音刚落,背后站着的一个十多岁的女孩便踮起脚,从身后的箱子里拿出一个牌子,递给了蔡武。

    “给你,丁四,拿好。”

    蔡武伸手去接,指尖相触,他有些触电般地伸回了手,红晕从耳根蔓延至了脸上。

    女孩见他如此,先是微微一愣,不由又觉有些好笑,便笑了出来。

    蔡武只觉面颊更加发烫,他偷偷瞄了一眼那女孩,只觉那女孩明眸皓齿,比自己大不上几岁,浑身却散发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很想再多看他几眼,却又不大敢看。

    这感觉端的十分奇怪,在他十二年的生命里都未曾感受到过。

    “楚婉,你把这几叠给我收拾一下。”那个年轻人温和地对女孩道。

    “哦,好。”女孩赶忙回应道,看上去显得有些局促。她很快就动了起来,再没看蔡武一眼,这让后者心中不知怎的有些失落。

    “这位朋友,还有事吗?”年轻人的声音将蔡武唤了回来。

    蔡武摇了摇头,再也不敢看那女孩一眼,转身就拿着牌子往前面走了去。

    “楚婉”他感觉自己的脸像是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烫过。

    “下一个。”年轻人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渐渐被人声所淹没。

    蔡武走出几步,吁了口气,他虽然不知刚才那种感觉究竟是什么,但毕竟是少年心性,很快又被面前的场景所吸引了注意。

    漫山的小路上此时都挤满了人,连山路两端的草坪也都没能幸免。

    那些人大多都是与蔡武差不多的少年,远近闻名来到太乙山参加今天择选之日的考试。其中有一部分离得远的甚至从好几个月前就出发了,等到了太乙时已是衣衫褴褛,风尘仆仆,但是也正因如此,这些人的阅历和耐力却又要比普通人要强上不少。

    蔡武不太喜欢人多的环境,这让他有些头晕目眩,六神无主,胸口甚至还有些发闷。

    他皱着眉头,擦着一个个肩膀过去,找了许久才找到写着“丁”字样的木牌。

    “这个”蔡武走到那牌子下面,同样穿着一身青袍的人面前,只不过这个人比方才那个要老上许多了。

    “丁四,这边。”那人面色淡然,声音也是云淡风轻,他抬起手指了指,给蔡武指了指身旁的一个方向。

    蔡武点了点头,微微致意,然后便随着那个人指的方向走去,他走着走着,却发现周围的人都是和他一般大小的,恍然原来这个牌子的分配是按年龄来的。

    太乙山的择日考试按年龄分组,招收标准在十二岁至十八岁之间。

    共分甲乙丙丁四大组,每组又有七个小组,参与的考试难度和考核标准也是也各不相同。

    说起来,其实蔡武正是今天才满的十二岁。

    为了和父亲再多待些时日,他拖到今天才不得不动身出发,而村里面的其他少年早在第一天就迫不及待地出门了。

    蔡武找到“丁四”,那里此时已经站了几十个如他一般大的少年,大多都还面露稚嫩之色,脸上跃动着奇异的光彩,像是相信自己必定能通过考试,却不知道在这之后的日子那些温暖的弧度还能在他们脸上僵持多久。

    蔡武正要走过去,背后却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哟,这不是村里那个怪物吗?”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蔡武捏了捏拳头,没想到还是来了。

    刘永康刚走到蔡武面前,忽然从“丁四”的人群中又冒出一个声音。

    “永康哥!”

    刘永康闻言回头,道:“曹狗蛋?哟呼,你也来参加考试了?”

    “是啊,我娘说不管怎的都要让我试试。”曹度跑到刘永康面前,抓了抓脑袋。

    狗蛋这个名字本是他们玩的时候叫的,没想刘永康在这么多人面前叫了出来,一时间他有些窘迫,后面那些人里面听了也都纷纷笑了起来,有几个身着华裳的还露出不屑之色。

    “行,试试也就试试吧。”刘永康撇了撇嘴,“不过我觉得你可能连初试都过不去的。”

    刘永康今年其实是第四次来参加太乙观的考试了,他已经连续落榜三年,如今年龄之限,却已经把他归入了实力最为强劲考试难度最高的甲组,可不知怎的,他面上却看起来异常自信,仿佛胜券在握一般。

    “我我也就是试试。”曹度陪着他讪笑两声,可来参考的谁不想着能考过呢?刘永康这话一出,可让他心里某处陷了陷,原本还算轻松的心态不由晃动起来。

    “嗯,告诉你吧,我已经过初试了。”刘永康见对方不问自己,只得自己说了出来,“我之前最怕初试,只要初试一过,后面可都是我拿手的比试!”

    “啥比试?”

    “打架啊!”刘永康翻了个白眼,“狗蛋,我问你,要论打架,我这个年纪的能有几个打得过我?”

    曹度连连点头:“是,永康哥你可真厉害,初试这么快就过了。嗯有没有什么诀窍啊?”

    他这话一出,在场的少年不由都竖着耳朵听了起来,像是想要听听是不是真有什么诀窍,一会说不定能用上。

    刘永康摇了摇头,道:“这初试是考核一个人习武的潜质和自身内力与玄气的调度资质,没什么诀窍,若是你资质不行,也就没必要花时间去后面几试了。”他说这话的时候,仿佛鼻子都能翘到了天上。

    “啊是这样啊。”曹度一听这话,心里突突了一下。

    “可如果是这样。”蔡武忽然开口,这是他第一次在刘永康面前说完这么多的话,“那为什么你前几年却考不上。资质这种东西,随着年龄也是可以增加的吗?”

    众人一听这话,都是静了下来,将目光投向刘永康。

    刘永康顿时一滞,心知自己失言,他恼羞之怒下刚想对蔡武动手,却又想到这是在太乙山上,只得忍了下来。

    “蔡武,你这个天煞孤星,休要乱说。”刘永康面容涨红道,“我之前那几次出了什么问题用的你说?你这个谁碰上就克死谁的怪物”

    他说到一半,忽然转向周围的少年:“我告诉你们,这个人天命犯孤,克死了爹娘,在我们村里所有人都当他是个怪物。你们若届时和他分到一组,可小心些!”

    所有人一听这话,看向蔡武目光不由都有些变了。

    蔡武的拳头陡然捏紧,他心里一沉,仿佛被一只巨大的锤子狠狠地砸中。

    砸了个粉碎。

    “喂。”一个穿着青袍的年轻人忽然出现在了众人眼前,他站在刘永康的面前,“这里不准挑事,后果严重将被取消考试资格。”

    刘永康见了那人,脸上一僵,转而忽然了颜色。

    “师兄说的是,我也没想着挑事,我现在就走,现在就走。”说着,他看了一眼低着头的蔡武,嘴角浮上一抹阴狠的笑容,转身走进了熙攘的人群。

    蔡武站在那里,半晌,才一言不发地走进了队列。

    可那些少年看着他走过来,仿佛都不约而同地向后退了退,像是要离他远一些。

    他忽然间感觉自己像是又一次置身于那个记忆中遥远的冬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