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先皇的定情物,闯祸了
    马车有一点高,管家似乎没有考虑到苏槿夕的方便,准备的马凳有些矮。苏槿夕有些艰难地爬上了马车。

    车内十分宽敞,陈设齐全豪华,苏槿夕在内心感叹了一声古代贵族的奢侈,低着头进了车内,坐在了边上,尽量离夜幽尧远远的。

    一路上夜幽尧一直拿着本书,脸色十分严肃地看着,苏槿夕静静地坐在车内,一句话都不敢说,甚至都不敢动一下。

    这个男人的气场,实在是太镇压人了,怪不得到现在还讨不到媳妇,严重的性格问题啊!

    苏槿夕在内心一阵阵的暗自感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边传来侍卫的声音:“王爷,我们已经到南苑大街了,前面就是南苑。”

    夜幽尧依旧低头看着书,没有抬头,也没有说话。

    但外头的侍卫似乎也没奢求夜幽尧的回答。

    苏槿夕一双小手在宽大的袖子里紧紧地攥着,手心里满满的都是冷汗。

    倒不是因为要见到辰太妃而紧张的,而是这一路上被夜幽尧周身无形的压力给震慑的。南苑终于到了,终于可以解脱了,苏槿夕深深地吐了一口浊气。

    但不知怎的,外面驾车的马忽然传来一阵惊愕的嘶鸣。紧接着,原本稳稳行走的马车一阵狂颠,疯了一样急速行驶起来。

    坐在马车门口边上的苏槿夕一个重心不稳,陡然朝着马车内的夜幽尧身上跌了过去。

    马车说小不小,其实说大也不是很大,夜幽尧根本就没有时间闪躲。苏槿夕的小腿磕在了车内的小几上,撕心裂肺的疼痛骤然传来,她手底下也不知道抓到了什么,软绵绵的,本能的就狠狠一攥,“哎呦”一声。与此同时,她很明显地感觉到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夜幽尧身体骤然绷紧。不过在那种慌乱的情况下她也没有过多在意。

    好半晌之后受惊的马被侍卫们降服住,马车也稳定了下来。

    苏槿夕似乎这才为发现自己趴在夜幽尧的身上,狠狠一阵皱眉。

    “王爷,那个……方才我不是故意的……我……”

    咦……苏槿夕极力地解释着,但似乎冰山邪王的表情有些不对劲,不仅如此,身体好像也蹦的跟木桩一样,好像很紧张的样子。她没有看错吧?脾气狂暴的阴邪王爷,竟然也会有这样的表情。

    忽然脑海中“轰”然一声,苏槿夕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缓缓低头朝着自己正抓着谋软绵绵物体的手上看了过去,竟然看到自己的手竟然就抓在夜幽尧的下身。

    “啊……”

    苏槿夕还来不及脸红或者多余的反应,下一秒就被盛怒之下的夜幽尧揪起来直接丢出了车外。

    苏槿夕狗吃屎一样狠狠地被摔在地上,全身都在震裂般疼痛。但是她不敢有一声抱怨。一想起方才自己的手不要命的攥着的某物,再想想夜幽尧带着狂怒的很不自在的表情,简直就是她的噩梦。

    “哎呦,这幽王妃怎么这么个德行从马车上下来了?”

    “幽王妃给辰太妃的礼数可真是与众不同啊!可惜辰太妃还没出来呢!”

    “就是啊,苏家七小姐果然与众不同啊!”

    也不知怎的南苑的门口早就围满了人,众人的指指点点和嘲笑声此起彼浮。

    “王妃娘娘,您没事吧?”

    一个侍卫上前来看苏槿夕。

    苏槿夕疼的小脸紧皱着,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确定自己没被摔的断胳膊断腿之后勉强笑了笑:“没事,死不了!”

    但这话却让侍卫的脸狠狠地一阵抽搐。王妃娘娘说话的方式,和别人怎么就这么不一样。

    苏槿夕爬起来刚站稳,就听到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

    “哎呀,嫂子,你闯大祸了,这可是先帝留给姑母的狗,你的马车竟然……竟然将它踩死了!”

    是卫美佳。

    苏槿夕皱着眉头转身,顺着卫美佳惊愕的眼神看去,果然看到方才马车走过的地方躺着一只雪白的宠物狗。那狗身上的毛都被鲜血染红了,全身抽搐着躺在地上,一看就是活不了多久了。

    “呀,原来是先帝爷和太妃娘娘之间的定情物啊?怪不得看上去和别的狗不一样。”

    “幽王妃这下可闯大祸了,听说辰太妃可宝贝这条狗了。”

    “登婆婆的门第一天就做下这种事,看来幽王妃以后在皇家的日子别想好过了。”

    “可不是吗?麻雀飞上枝头想变凤凰,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何况幽王妃以前还是个傻子。”

    “我看啊,说不定这苏家傻子就是个灾星。以前在苏家克死了亲生母亲,现在又到夫家来克人。要不然这一大清早的,辰太妃的狗好端端的,怎么就被踩死了呢?”

    “哎呦,这话你可不能乱说,人家现在是幽王妃,说这种话可是要杀头的!”

    人群里一阵狂热的议论声,苏槿夕紧紧地攥着拳头站在原地。

    卫美佳对方才众人的议论声十分满意,走到苏槿夕的身边:“嫂子,你别听他们的,他们都是胡说八道的,回头你好好惩治惩治他们。”

    卫美佳的声音不大,但也足以让方才议论的众人都听到。大伙吓的顿时变了脸色。一个个的都不敢开口,这苏家傻子果然是要杀人的。

    苏槿夕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卫美佳,这种棒杀的计量她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她也不搭理卫美佳,走到雪白小狗的身边,仔细检查了一番。

    原本是想看看还有没有救的,但是方才在混乱中驾车的马一脚端端的就踩在了狗的胸部,如今是大罗神仙下凡也无回天乏术了。

    卫美佳嘴角得意一笑,又朝着苏槿夕走了过来:“嫂子,你别担心了,只不过死了一条狗而已,回头你好好给姑母陪个不是,姑母一定会原谅你的。再说了,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啊?可是幽王妃!是姑母的亲儿媳妇,难道还比不上一条狗吗?”

    苏槿夕此刻恨不得撕烂了卫美佳的嘴巴再缝上几针。

    这不仅是心机婊,还是白莲花,甚至是白莲花精啊!

    这能是死了一条狗那么简单吗?

    在场的众人谁不知道这是先帝留给辰太妃的东西,辰太妃能因为他是幽王妃就饶过她吗?

    卫美佳这是当着众人的面在说她其实还不如一条狗呢!

    苏槿夕抬头朝着人群看去,果然在众人的脸上都看到了“不觉得辰太妃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你”的表情。

    卫美佳脸上虽然十分亲和地笑着,但是内心早就幸灾乐祸地将苏槿夕骂了好几遍。

    苏槿夕,你这个贱人,看这回你还如何嚣张。

    随行的侍卫们对于此刻苏槿夕的处境也十分担心。

    他们回头看马车,但是马车的帘子纹丝不动,马车里他们家王爷也不知在想什么,竟然一直都没有下来。

    这件事情似乎不应该由王妃娘娘一个人承担吧?若说要怪罪,似乎王爷和他们这些负责驾车的侍卫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如果王爷肯出面,这件事情应该没那么难的。

    此时苏槿夕也回头看向了马车。在意识到夜幽尧竟然让她闷声不响的背了这么半天的黑锅时忽然就忘记了之前在马车里自己对夜幽尧做的事情。

    内心狠狠一阵咒骂。

    靠,老娘是这个世界新来的,但又不是病猫好吧!不是你们想怎么捏就怎么捏的。

    卫美佳瞧着侍卫和苏槿夕都往马车看着的神情,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笑容渐渐不见了。

    接着苏槿夕那张气死人不要命的绝美容颜之上带着一抹及其无辜的笑容,朝着卫美佳看了过来。

    “表姑娘,太妃娘娘的狗被踩死了,我也十分痛心。但这件事情的结果貌似不应该我一个人承担啊!要不你问问你表哥的意思?”

    说着,白皙修长的手指还十分嘚瑟地朝着纹丝不动的马车指着。

    什么?

    表哥竟然也陪着这个傻子来了?

    可是姑母就召见了这傻子一个人啊!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